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八十三章 亲吻

    183  

  那是大概三四年前了,蓝家挑了个炎热的月份去往北国。  

  那一年,蓝若昕从舞依炫那里抢来了刚刚做好的一支发簪,她说,依依,你觉得这只钗是不是很适合我?  

  舞依炫撇撇嘴,说道,我刚刚被抢劫了,所以拒绝回答抢匪这个问题。  

  她咯咯直笑,转眼她舟车不足一月来到北国,踏上她去往另一个最多次数的国家。那里有姑姑,有姑父,还有舜粲哥哥...  

  她擦拭着手中的簪子,看起来匀净清润,沁心纯正。娘亲也在一旁说道,这很漂亮很适合她。她笑若朝霞,她还没有戴过,她想第一次戴的时候有另一个人在。  

  她第一次听闻舞舜粲有了意中人,他是那样的自信,自信那个女子会成为他的新娘。  

  但是她心碎了,如同一切被碾碎了,事情永远来的太过突然。  

  她见到了一位那样高贵优雅的女子,那一瞬间仿佛自己是地上的淤泥,怎么抵得过天上的云彩?  

  她紧了紧手心的温润,不漏痕迹得藏入了广袖中,第一次庆幸她的袖子宽大的好处。  

  她想哭,很想!但是她很争气的忍住了,她露出了大方得体的笑容对他,对那个女子。或者高傲些走开才能掩饰些她的狼狈不堪吧。  

  是夜,她哭了,哭了整整一夜,母亲轻轻地拥着她,她没有和母亲说什么,只是说了身上有些痛,让她忍不住哭了。她很少哭泣的。  

  后来的日子,她去了北国她之前未看过的风景源地,但是她没有心情,明明色彩斑斓的事物,在她眼前都是灰色的。接着,她病了,一连病了几日,他来看她了,每一日。这让她的那堆早已熄灭的篝火还闪烁着点点星火,但那个女子又出现了,在她的房间外面。  

  她决定了,这篝火是时候彻底熄灭了,她要把这堆灰尘清理干净好好地收藏在一个匣子里,锁好,或许有一日她会把这个匣子扔掉的,或许吧...  

  父亲很宠她,在北国的事宜忙完后急急忙忙地就回去了。因为她说了,她想家了。  

  虽然蓝若愚不高兴,但是拗不过她,拗不过娘亲,更加反抗不了父亲。姑姑一家也是很舍不得,毕竟很少有机会全家一起来到北国。或许因为她是在这里病得太重了,或许她是蓝家的宝贝丫头,祖母,姑姑也都应着她的要求了。  

  总算是要回家了!  

  一切归于从前,归于她在锦国的日子。她有很多人陪伴,她有家人,她有舞依炫,她凤沐心,她有木莲,她有木薇,她有木葵,她有木蘭,她有凤沐清,她有很多很多...  

  可是她似乎不再拥有...或许她从来没有拥有过...  

  ———————————————————————————————————————  

  “怎么哭了?”  

  舞舜粲看着面前女子白净的脸上多了泪珠,轻轻地拂去她的泪珠,“是喜极而泣吗?”  

  蓝若昕重重地点下头,“是啊,太高兴了。”泪雨下的蓝若昕似乎更加的动人。  

  “我也是。”舞舜粲接到,“很高兴。”  

  “你是怎么拿到这个的?”蓝若昕没有忘记正事儿。  

  舞舜粲浅笑,“算是个缘分吧。你呢?”  

  “也是。”  

  “你说刚刚我们撞上是不是因为这发簪?”舞舜粲深深地觉得这就是小舞说的秘密和惊喜,“你刚才有没有被人推着或是拉着一样的感觉?”  

  “恩。”蓝若昕吸吸鼻子,“若不是这样,我就走了另外一边了。”  

  “那还真是感谢小舞了。”若昕咯咯笑起来。  

  “不然我们也不会这么快遇到吧。”  

  “看来这两支发簪是被动了什么手脚了。”舞舜粲看着早就紧贴在一起的两只发簪,尾部闪闪发亮,如同是亲密的爱人,如胶似漆。  

  “说的这么难听。难道你不喜欢这个惊喜?”她可是很惊喜来着,她都不知道原来她的良缘竟然会和这支发簪有关。这家伙要是敢说不的话,她不介意暴露本性(反正也暴露很多次了)。  

  “自然,但更喜欢同样给我惊喜的你。”舞舜粲满眼的柔情,“看来若儿注定是我的夫人了。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连定情信物都有了,你说这不是命中注定是什么?”  

  “我还没答应呢?”  

  “信物都在了还想反悔啊!”舞舜粲一把揽住蓝若昕,强势的霸道惹得她不小的惊呼。  

  若昕又低喃道,“那是我家依依给我的,又不是你!”她撇过头。  

  “依依?”  

  “就是小舞啦!”  

  “可是拥有和你一样的东西可是你眼前的男人,舞舜粲!”  

  男子声音凝重了不少,放开了蓝若昕,而是执起她的手,他的手和她的手之间放着他们的发簪,男子丝毫没有掩饰他的深情,对,就是深情。  

  “若儿,我问你,你蓝若昕是否愿意成为我舞舜粲的妻?”  

  蓝若昕同样看着他,这个面前的男子,这个她曾经一直想要在长大后嫁给他的男子,亦是遮不住的情意,“愿意。”  

  男子像是等了一个世纪一样长,呼出一口轻松地气,看得出他很紧张,“若儿,我的若儿!”男子紧紧地抱住了她,似乎喜悦是控制不住的,在不太宽的桥上抱着女子转起了圈,哪里管得上有没有人在周围啊。  

  “若儿,再说一遍。”  

  “我愿意。”  

  男子放下了女子,脸上多了一抹潮红,女子同样。  

  看着如斯美眷,明眸皓齿,温婉可人,那任人采撷的樱唇...男子有些口渴,喉咙不自觉地轻吞了口水,轻轻地拉近与女子的距离,一点一点...  

  蓝若昕似乎是被喜悦冲昏了头,男子之前已经说过类似的话,但是这一次她看得出他的慎重认真,她很高兴他是如此。看着男子慢慢地靠近,她一时之间有些混沌。  

  他是要干什么?是要亲她吗?在这里?这里不是只有他们,而是人来人往的?而她的手似乎没有要推开的冲动!  

  女子依旧是睁大了眼睛,有些紧张,有些害怕,有些激动...  

  但是男子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舞舜粲一脸的怒气回过头,蓝若昕也立马轻推了舞舜粲,使之距离拉开些,但舞舜粲依旧揽着她所以效果不大。  

  “怎么了?”  

  拍打舞舜粲肩膀的人是个年轻人,“我说,这位公子,你是找到了意中人,但是你这又抱又转的。能不能为我们这些还没找到意中人的留点余地?找个没人的地方秀恩爱行不?权当做善事行不?”  

  蓝若昕不禁臊的慌,好险啊,不然刚才就不是又抱又转了,还好有人阻止了,她这胆子也太大了!  

  后面不少人也附和起来。  

  舞舜粲脸色也好不到哪去,毕竟这个人一说话,这乌泱泱的一片也是一脸的“哀怨”眼神。不由得有些想要骂人。  

  蓝若昕一看不对劲立马拉着舞舜粲往前跑,她可不想再被人盯着看了,她怕待会昏过去。“快走。”  

  ———————————————————————————————————————  

  “哎,真是可惜了!本想着还能看到点吻戏来着的。”  

  “小璃子,好了咱们也该下去了。你说说,那个人是不是太不识相了了。正精彩的时候就给搅和了。哎,白白的害我蹲了这么长时间的树丫!(〃>皿<)。”  

  咻的,凤沐璃抱着舞依炫跳下了树。  

  舞依炫还是忍不住的撇撇嘴,“真是太可惜了!好不容易跟踪到的!”真是很不甘心。她本是想着她的曾经做的情侣钗到底经历了三年多的时间,会让得到它们的情侣起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呢?  

  这终于盼到了,各之发簪的男女就是这么的巧合,两情相悦。这催化剂已经起了作用,她可是就等着亲亲来着的,哪晓得杀出个程咬金!这看若昕小朋友的现场表演还是这种级别的也算是此生难求了!╮(╯▽╰)╭还想着回去直接口述直播来着,好歹观众费也是能赚个不少的!  

  舞依炫再次摇了摇头,挠了挠耳朵那里,似乎还是有点不妥,“小璃子咱们去湖心亭吧。”  

  “怎么了,还是不舒服啊?”凤沐璃看她都弄了几下了,“要不把面具拿下来重新带一下。”反正这里没有人的,也很暗。  

  地方是舞依炫选的,生怕偷窥的时候被桥上两口子瞧见。  

  “恩,好。”舞依炫按下后面的暗扣在系下绳子。  

  呼~面具拿下来,这个人都觉得空气清新了不少。摸了摸扣子,才发现面具的暗扣有个小缺口,大概是之前掉在地上弄得,怪不得有些挂耳朵。  

  “boom...boom...boom!”烟火瞬间照耀了天际,五彩斑斓的,很美,很梦幻。  

  也照亮了舞依炫那张精致的小脸,朦胧不清,但是凤沐璃还是看得清楚,因为她的样子早就刻在了他的心里。  

  炫儿眼角有着漂亮的色彩晕开来,之前他就看见那里似乎有些不一样。白皙的肤色上染着些许红晕,大概是之前戴着面具的关系。一吸一呼之间,樱唇有些小起伏,一张一合的,凤沐璃觉得有些热,嘴巴也有些干涸。  

  他想要喝水,从炫儿那微张的小嘴儿...  

  “唔...”  

  凤沐璃弯腰低头吻住了舞依炫。

第一百八十三章 亲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