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向日葵戳记的少女

    167  

  踏着暖阳而来的男子,仿佛和这初晨的光芒融为一体,不,在蓝若昕的眼中,男子的光芒与生俱来,直径地照亮她的世界。  

  “若昕。”似是呼唤,但是男子却直直地朝着她走过去,很快,女子连两步都没迈出去男子已然到了她的面前。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一字阁了?”他不是先去驿馆了吗?怎么着也得和他们说些事情吧。来的这么快。  

  “怎么不希望我早点来?”舞舜粲可是恨不得连驿馆都不去,这一大早就被断了说话的机会,可不得补回来啊!而且现在真的是没有人来打断了,怎么叫他不快点过来?  

  “就她这样子如果说不的话,我的脸都要红了,言不由衷臊得慌。”记吃不记打说的就是木薇,这又插上话了,瞧这意思大概是“报复”。  

  蓝若昕一眼瞪过去,吓得木薇连笔都拿不住。  

  赫连娜可是等了好半天也没瞧见粲哥给她介绍一下,看来这智商直线下降,辨识度估计也是。“小嫂子,你也别害羞了,粲哥刚刚到驿馆放下信没说几句话就匆忙的过来了。可怜我脚力差,就差一路狂奔过来了。”临了还不忘捶了捶小腿。  

  “小嫂子?”舞依炫、木薇俩人急冲冲地跑了过来,舞依炫手里还拿着工具——筷子长短的刀具明晃晃地举着,木薇简直就是跛子中的战斗机,起起伏伏就凑了过来。  

  赫连娜被这“热情”的两张脸,不,一张脸和一张面具真的有点弄得腿软,轻轻推开舞依炫举在她面前的刀子,“你你你们好。”  

  “别客气,都叫了若昕嫂子了,客气啥嘛!”舞依炫拿着刀对着空气划拉着,接着一副捉急的表情,虽然看不到不过参详木薇的就好,“这位妹子,和我说说这称呼来的呗!”  

  “是啊是啊!”木薇手上没东西直接挽过人家的手,“这边这个疏忽了,我叫木薇,她叫小舞,来来来,这位美女和我们好好聊聊。”  

  蓝若昕总觉得这俩人有种人贩子的赶脚,准备给人家一根糖葫芦然后对其“绑架”哄骗所有的信息,而这信息这是她本人。  

  “美女,我跟你说你要是说的有奸情有生动,我可以跟你打包票,今天你买的所有东西可以有五个半价,怎么样?”舞依炫简直是锦国好闺蜜,为了得到闺蜜的“一手资料”就连钱都放下了!蓝若昕现在高兴地牙根都有点痒痒了!  

  木薇也抛出橄榄枝,“美女,我跟你说这里只要是我所做的衣服,要是你看中了那一套我白送。白送,真的白送!”  

  呵呵哒,这是不是说明她智商朝群!蓝若昕就知道这两个家伙会这样!  

  赫连娜哪里经得住这般的诱惑啊,“为了我粲哥和嫂子的幸福就和你们说了吧!”冠冕堂皇,不过她们喜欢!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  

  “知道,你叫赫连娜!”  

  “我是...”  

  “明白,你是北国公主。”  

  “都清楚了,能说了吧!”二人再次异口同声。赫连娜只想再说一句,你们连她都清楚了,这种事还用得着她说吗?可是看着两双贼亮贼亮的眼睛,看来这是真的不知道也是真的想知道,那好吧,她就大义凛然说了!  

  赫连娜就开始从舞舜粲多少岁开始宣称自己喜欢蓝若昕开始,说道舞舜粲宣称这是她媳妇儿开始,说道舞舜粲怎么让他们把称呼改过来开始...  

  这蓝若昕嘴上说着这帮损友,害她还害她舜粲哥哥,但是诚实的身体,搬着小板凳就过去竖起耳朵开始听故事了,要是这时候来两斤瓜子的话就更加的完美了!然后...  

  “瓜子,有没有人要啊?”作为一名合格的吃瓜群众这么少得了这种神器傍身呢?舞依炫直接从怀来掏了出来,还有些小余温。美其名曰,吃着热乎!  

  舞舜粲只觉得今天是不是没看黄历就出门了,他觉得他家若昕这种抄起木薇手里的画板就开始记笔记这种事情,他很有必要去抢夺一把!但是架不住,这四个女人凑在一起谈笑风生而且谈的还是他的八卦!  

  他真的觉得还不如去逼问赫连曦的来的痛快,本是来见心爱的女子的,结果演变成了这般光景,这算谁的?难道是他舅父用意念?  

  赫连曦也是好好地穿戴了一番,换了一件骚包紫出了门,不过穿戴在他身上还是体现了紫色应有的贵气。  

  他一向知道天下第一阁的消息很灵通,没想到舜粲真的给他查了出来,那个五年前在北国的盛典上带有向日葵戳记的少女。  

  当时的天下第一阁已经坐稳了商界的龙头老大,他和舜粲情同手足,虽为皇室人但是舞舜粲毫不介意,对他很是放心。而且他北国太子的身份很多事对“天下”来说都是有利而无一害的。  

  不过一字阁作为商界的新星,赫连曦倒是好奇这个一字阁到底有什么本事?还有那一次的盛典竟然派了两个女人过来,其中一个还是像是十三四岁的少女,虽戴着面具但是稚嫩还是遮不住的。  

  他玩心大起,扮作“天下”的人混到了宴会中,他怂恿旁边的人去试探一字阁的能力,他倒想看看她们如何应付?难题是这样的,出题关于账簿的问题,挑出一家一月的账簿,在一柱香的时间得出总账,盈余,亏本都是那些方面的一并说出来。为了不显得针对,场上有十余家都参加这场比试。  

  在这场北国的盛典中,木莲和木葵是代表一字阁参加的,木葵年纪尚小应了舞依炫的要求戴了面具,最重要的是学习如何面对这种场面面具的帮助就是更好的观察和掩饰。  

  木葵当仁不让的参加了这场小比试,这种事情对她来说简直不算什么,她天生就对数字敏感再加上舞依炫亲自教了她一些更加的简便的方法处理数字、账本。一炷香未过,其他人还在用着大算盘打得响亮的时候她已经完成了比试。  

  最后的答案是要在白纸上写下来的,而她写下来的不仅仅是数字,还有趋势,对这家店这一个月来的账簿做了大致的分析。舞依炫对她说了,对于一个管理账簿的人来说,不仅仅是要知道每日每月每年的数字,要通过这些数字看到些什么,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木葵只觉得舞依炫说的真的很对!(舞依炫只想说:要是有电视的话就好了,她就不用多费口舌了!哎~妹子,改明她再回忆几部宫廷剧里的大道理,和你讲讲!)  

  这种程度,在场的没有一个人完成的了,除了天下第一阁在一炷香之内完成了计算,不过还是拿着大算盘算的。所以木葵带来的震撼不仅仅是让赫连曦叹为观止,更是商界的人叹为观止,不拿算盘算出一个店铺一个月的账目,算出来的结果还分毫不差,而且还加上了注解,这种人才实属难得,看来这个一字阁真的不容小觑。  

  赫连曦只觉得,那个鹅黄色衣裙的女子就如同她面具上的向日葵戳记一样,如同向日葵充满能量,很耀眼。他钦佩这样的人才,人皮面具下的脸不禁有些臊得慌。  

  木葵像个高傲的天鹅一样退回了自己的座位,她知道这件事不过是试探,试探他们一字阁的,她很清楚!所以她怎么也不会让一字阁丢脸的,而且更要让一字阁大放异彩!  

  “做得好,看来小葵,不久的将来你就能主持大局。一字阁看来会大展宏图。”木莲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对于十三四岁的木葵来说,冷漠的性子早就是她脱不掉的,但是热烈的心亦是她摆脱不掉的,也是她不会丢掉的,“一字阁只会更好!”  

  木莲笑而不语,暗道小舞的眼光还真是独一无二。  

  赫连曦坐在对面隔岸相望,明明是一身暖色的装扮,他却感觉到那个有着向日葵戳记的少女有着相反的,强大的,冷冰冰的气息。(赫连曦:现在想想倒是和某个人很像!)不过愈发好奇这个少女了!也很欣赏她!看得出那个少女以自己的才华为一字阁赢得了荣誉,并且以一字阁为傲。  

  不过很可惜,没等到他去拜访,一字阁就先行离开了北国,他连少女的名字都不知道。那个少女在大殿上只自称是一字阁的人但那时未说自己的姓名,让舜粲去查却没什么收获,这也成为了一个遗憾,毕竟他之前抱着那种瞧不起的心态,他缺了那个少女一声道歉。  

  “...”本应该有着一声“呀”的叫声,却迟迟未来,只是一声,“道歉。”冷冰冰的一句话。  

  赫连曦本想着这下糟了,他想得太入神,这一不注意就踩了别人的脚了,本就是低着头的,一看还是个女子。说来奇怪,一般的女子被踩到应该会娇喊一声才对,怎么迟迟没来?却等来了清厉的一声。  

  “是你?”这个结果也是让踩人和被踩的二人有点哭笑不得。  

  木葵收起账簿,蹲下身子擦了擦鞋面,然后起了身,收起了手帕。她是被踩的人,怎么踩她的人还愣住了?“你是不准备道歉了吗?”惊讶不过半秒,木葵自然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仿佛旁若无人。  

  “啊?哦!”赫连曦才从震惊中回过来,不过半条魂还在外面飘着,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对不起,不好意思不小心踩到你了。”  

  “没关系,反正不是你第一次不小心了。”木葵说完就准备走人了,毕竟她说完这句话心思不禁想到了不该想的处。  

  赫连曦有点生气,她怎么像是不认识他一样?连忙跟上去,“你怎么好像不认识我了,我们昨天见过面的。”而且还亲了嘴巴,后半句他没胆说,但是还是架不住回忆中唇瓣的柔软而红了脸,倒是看不出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生气红的脸。不过他不希望这个女子忘了他!  

  “你我不过一面之缘,应该不熟的。”木葵定了定心神。  

  “...”是啊,好像不熟!赫连曦搔了搔脑袋,突然顿住了。  

  他只是在干什么,这可是舜粲未过门的妻子,他怎么能对她有非分之想呢?赫连曦,醒醒吧,人家对你不感兴趣的,而且之前的事情不过是个误会。人家看到舜粲的时候都是眉开眼笑的,看到你的时候只是冷若冰霜的,这对比(好伤心!)看不出来吗?  

  木葵已经走到了一字阁的大门前,回头才发现这家伙竟然一路跟过来了,  

  不过,他在干什么?

第一百六十七章 向日葵戳记的少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