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六章 绝对不行

    166  

  被“冤屈”舞舜粲也是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喷嚏,看来是他家若昕在想他了!  

  “粲哥,你这么早啊!”  

  舞舜粲离开了蓝府就直奔着使臣驿馆来了,刚好赫连娜也下来了。  

  “粲哥你也别看了,皇兄他死活就是不出来。”赫连娜也是一脸的恼怒,这都过了一夜了她这皇兄愣还是没个精神劲的样子,问他吧就是死活不说,可不气死人吗?  

  她哥是这么说的,”如果舜粲来了我就不见了。今天估计会有从锦国皇宫来的邀请什么的,你就让旁人和我说一声就好了。今个估计应该也不用去锦国皇宫里,我就卧床休息了。“说完就缩回了被窝里。  

  赫连娜不傻,她估计猜得出她哥这样子呵粲哥估计有关系,“粲哥,我哥估计是真的不舒服了,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赫连娜也有些信以为真了,毕竟她哥脸色真的不好。  

  舞舜粲没接话,赫连曦这小子一定有猫腻,做个突然就和他保持了距离,这不就是做了亏心事的表现吗?说他二就是不三不四,也不藏住了!╮(╯▽╰)╭  

  “那就算了,刚刚接到信,明天被邀请去锦国狩猎场。”伸手把信交给了旁边的随从,“记得把信交给太子。”  

  “唉,粲哥,你今天怎么会来这么早啊?你不是回了蓝家吗?这一大早的你就舍得把你家若昕媳妇儿给丢下了?”赫连娜很清楚舞舜粲这一次答应来锦国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蓝若昕,最终目的就是抱得美人归。一大早的那会有闲情逸致过来和他们兄妹俩拔扯他根本不感兴趣的事情!看来不顺利。  

  舞舜粲这一被提出来,温润粲然的脸瞬间黑了,赫连娜只觉得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瞬间乌云密布。  

  怎么回事呢?  

  “老爷,到了。”马夫在马儿嘶鸣过后朝着后面的车里喊了一声,这车上的人自然也都陆续下了车。最外面的是蓝若愚,自然最先下去而后就是舞舜粲,不过下一个本应该是蓝若昕来着,蓝父硬生生的挤到前面顾名思义,蓝夫人不能呆在这不流通的地方太久。  

  舞舜粲只想说,那么,舅父刚刚你掀起的车窗帘是什么?  

  这样蓝父就顺手接了蓝若昕下了车,第一回合舞舜粲惨败。  

  舞舜粲和蓝若昕住的地方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但是舞舜粲就算是远也要和蓝若昕走啊!怎么料到......  

  “若昕啊,我和你娘想看看你说的...”蓝父扶着自家夫人挤到舞舜粲的旁边和自家女儿谈论着,还幼稚的挑衅了一眼舞舜擦。第二回合再次惨败。  

  这由着爹娘护送,他再怎么厚脸皮也是不行了,和莫名其妙就被罚到祠堂跪着的蓝若愚惺惺相惜的走了。蓝若愚是不懂舞舜擦的眼神,还以为是同情,一把抓住舞舜擦的手喊道还是粲哥心疼他!他一定是被姑父姑姑寄放在蓝家的!  

  第二天饭桌上  

  这一大早的舞舜粲和蓝若昕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这都是一大早的就起来了。舞舜粲这回可算是如愿以偿的和蓝若昕单独待在了一起。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啊?”蓝若昕疑惑道,而且还站在了她的院子里。她昨天和舜粲都没好好说上话,再加上在宫宴的时候他充满爱意的眼神可算是折腾她一晚上,一晚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他对她笑的面容,清亮的双眸格外的深情。  

  看着若昕还在迷糊糊地揉眼睛,“怎么?没睡好?”  

  “是不是想我想的没睡好?”直接上手点了点蓝若昕的眼睛下面的阴影。  

  还没吃早饭,蓝若昕就觉得开始消化不良了,白皙的脸蛋悄然爬上可疑的红云,“舜粲哥哥你瞎说什么呢?”轻轻地拂开了他的手。  

  舞舜粲也不恼,灿阳般的笑容比这东升的日出还要耀眼,修长的手朝着红云满布的脸蛋袭击,“瞎说的话,你这脸蛋的...”  

  话没说完,手没伸过去就被截胡了,突然出现的一只手横在二人中间,惊得二人猛地一抬头,只听那只手的主人说,“老人家年纪大了,睡不着出来散散步。”说完才放下舞舜粲的手。  

  “爹!”蓝若昕很惊讶的喊道,这回的脸可算是瞬间白了下来。不过爹,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房间伺候娘亲穿衣吗?散散步,这种理由亏得你老说的出口。  

  “一大早过来想和你一起吃早饭,这会儿你娘还没醒,咱们父女俩单独处处。”蓝父这边说完,又对着舞舜粲说道,“舜粲啊,估计这会儿就有人从皇宫送信来,你出去看一下,正好起得早,直接和北国太子、长公主禀报吧,误了事儿就不好了。去门外看看是不是有人找你?”  

  这小子,果然不出所料,一大早就在他闺女的房间蹲守,哼!姜还是老的辣!  

  这要是舞舜粲再听不出来,可就是真的傻了。“那侄儿先出门了。”看了一眼蓝若昕,很可惜被他幼稚的舅父挡住了,不过架不住蓝若昕要看哪!  

  舞舜粲这才高兴点,对着口型说,待会去找你!完了配上冠以著名商标的粲颜,可是萌动了蓝若昕的少女心。  

  这蓝父一看女儿表情不对,立马要回头,可是舞舜粲已经走了,一脸的狐疑盯着远走的高大身影,转过身来一脸的慈爱,“若昕啊,走吧去吃饭。”蓝若昕也是乖巧的点点头。  

  总之这一场还算是舞舜粲再次告败立场。因为等着舞舜粲出门的时候真的有皇宫来的人给他送信,但是被死活拦在门口不准进,看这架势,估计是他那个舅父干的,,让他亲自过来然后让他直接出门!  

  现在他总算是了解到他家那个母亲的性子是被谁带坏的了!自小的环境熏陶,可是苦了他家老父亲!幸好他家若昕很是懂事让他很放心!(可不省心吗、这么大了还是没什么追求者,一一被斩断了。)  

  “粲哥,粲哥,你傻笑什么呢?”赫连娜在他面前晃了半天,这家伙沉思起来还真是要命,半点听不见人说话,刚刚还是眉头能够夹死人,现在倒是勾唇一笑了。  

  “说我什么呢?”舞舜粲一个犀利的眼神飚过去。  

  赫连娜立马摆摆手,“没没有。”她就奇了怪了,这粲哥不是她亲哥却偏偏让她对这个不是亲哥的人比对亲哥还要害怕,有时候严肃起来她真的腿会发软。  

  “我们走吧,我还想见见我的小嫂子呢?”  

  这话一说舞舜粲立马阳光灿烂,“走吧。”赫连娜就知道这一招最好使了,她得和小嫂子搞好关系,然后多告告状,然后再给她减减价!  

  舞舜粲瞧了楼上一眼,“走吧,我听说一字阁的阁主也回来京都了。对了还有一字阁第一次参加五国盛典的时候好像那个戴着向日葵花戳记的银色面具的人也在京都。”  

  这话赫连娜刚刚听时一头雾水,这听到后面的话也就明白了,掩面偷笑。她这抬眼望去,二楼的某个房间那里有一抹很黑很高大的身影在哪里,看身姿八成是附耳贴在门上的。  

  赫连娜望着舞舜粲摊摊手,她哥就是这么二!  

  舞舜粲说完也就随同赫连娜一起走了北国驿馆。  

  这而楼上的某个人,“衣服,衣服...”  

  “裤子呢,我裤子呢?”哦哦哦,在身上......托着下巴,一手拉着裤子,不行有点丑,换!  

  某个人总算是换好了一切,“来人。”  

  “太子,有何吩咐?”从外面进来一个侍卫恭敬道。  

  “你看看本太子这身衣服如何?”  

  ......“啊...”  

  一字阁  

  “今天是结花节,要不要去玩玩?”说来也巧,今年的盛典恰好就在锦国的结花节这一天,这也是锦皇没有急着把使臣们着急的第二日就聚在一起。  

  结花节,是锦国的一个传统的节日,结就是结束的时候,花是花期的意思,但是不是什么不好的意思,反而相反,这是盛夏繁华盛开的最后的时期,未婚的男女在这一天拿着花进行一种缘分的相遇,结束单身的时期。  

  而且若是幸运,真正有缘分的二人可以遇见只在这一天的盛开的结欢花,但是只会有一对情侣遇见而且这一对必会结成连理,白头偕老。  

  所以结欢花又称为情人花。  

  舞依炫正在调试首饰的宝石镶嵌问题,嫌弃地看向木薇,“就你这腿还想乱跑啊?”  

  蓝若昕正吩咐伙计把东西放好,嫌弃地看了一眼木薇,“今晚上那么多人你就不怕被踩死啊,还拖着一条腿的你!”  

  “难道你们两个不去?”  

  “有了男人了就不顾姐妹的感受了,果然是交友不慎!”一直坐在茶几边画图的木薇摇摇头,她还真是“好福气”!“单身狗的我也只是想一窥帅哥的容颜,你们两个刚刚脱离这个行当竟然就这么大胆的伤害,对得起你曾经勤勤恳恳在这个行当的十几年吗?”  

  舞依炫只能和蓝若昕二人肯定彼此的眼神,这孩子疯了!果然是昨晚受刺激了!  

  “要不然把你们两个家的帅哥哥借我看看,我也就不去了,我想啊...”这今晚的帅哥一定是比不上你们家的二位的。  

  “绝对不行!”异口同声,声势浩大,绝对的宣誓主权。  

  木薇愣生生地给吓到了,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凳子里钻,“我还没说完呢?”就是开个玩笑...  

  “我错了,非常的大错特错。请二位领导原谅。”不要啊,这狼性的眼神你们家二位知道不?  

  木薇已经把自己蜷缩进了凳子里,连带着用画板护住自己,明明那两个离得很远偏偏她觉得完全有种贴住她的脸的感觉。  

  一众的伙计和客人先是被两声怒吼吓到,随后又是被一直自言自语的声音惊得不轻,但是显然后者更让后脊冒汗。这孩子莫不是撞鬼了?这一字阁一向出的稀奇古怪的东西居多,没成想连带着人都是如此,真是长知识了!  

  不过最后还是来了一声灿然入心的声调扑面而来,这才消去了一众人准备逃跑的冲动。  

  “什么不行啊?”

第一百六十六章 绝对不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