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 初吻

    165  

  舞依炫想啊,凤沐璃到底还在背后为她做了什么?她不傻,但是她有时候会忽略...  

  他远在天边,却也如同近在眼前。他的生活不如她的安逸却也时时刻刻地为她着想着。  

  她不时地会害怕错过这些他为她着想的,她不想要错过这些“礼物”。  

  “你想要看看吗?我给你的礼物。”舞依炫问道。  

  凤沐璃有点傻掉的感觉,拦住舞依炫的手,“现在还不想。”  

  舞依炫那就想着下次生日的时候送给他好了,这样...话没说出口,凤沐璃像是驱使一样的,他揽过舞依炫的腰身,贴着自己,微凉的指尖探向她的脑后的小机关,啪嗒一声,面具落在了他的手上,“你怎么...”舞依炫有些心慌。  

  舞依炫倒是很惊讶,他怎么就开了她的面具,“会有点疼,忍一下。”凤沐璃摸到了她耳后的皮,缓缓地,轻轻地撕开但其实凤沐璃多想一瞬间就把这碍事儿的东西撕开,天知道,他打开面具的一瞬间,少女樱红的唇瓣似乎泛着光泽惹人采撷,而他指尖旁的耳朵粉嫩的不像话。  

  舞依炫那张祸水的娇容总算是露在了眼前,凤沐璃想着,炫儿一直说他的脸是多么的妖孽祸水,在他看来他是及不上她的。  

  少女正是豆蔻年华之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的靠近脸上格外的娇艳。他又近了一步,弄得少女小鹿乱跳却无处逃去,眼睛无处安放只得盯着自己的脚尖,他想要做什么?  

  他攥紧了少女的腰身,低头贴着少女的额头,总算是让少女的眼睛看向了他,男子轻声道,“我觉得我们两个今天都有点发烧的样子。”  

  “是你,我才没有。”女子否认这个事实,她没有,才没有因为凤沐璃的靠近而脸红心跳!没有...  

  男子轻笑出了声,“炫儿...”  

  “嗯?”  

  “我很喜欢看你的脸,因为你的表情和害羞让我觉得你很喜欢我。”  

  “你你你...你个大笨蛋。”舞依炫羞愤难当,立马要抽身,更是直接上手拍在了凤沐璃的身上,“放开我!”  

  凤沐璃倒是更加的收紧了,“我不,就不。”  

  舞依炫似乎怎么推都推不开,这家伙看着这么瘦怎么像磐石一样重啊!  

  “炫儿,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不对我说错了。”  

  舞依炫听见前半句那叫一个羞怯,这后半句一处心里就咯噔了一声,什么叫说错了?是不喜欢吗?这家伙真是个...  

  “不是好像而是真的很喜欢。”  

  “砰”宛如烟花一样的绽放,美丽的就像那棵杜鹃树,盛大耀眼。  

  舞依炫有点晕眩,“你...确定你是凤沐璃?”她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今天的凤沐璃很不一样,很不一样。他不是个擅长说这些的人,“小璃子是不会说甜言蜜语的,你说,你是不是假的?”  

  舞依炫突然板着一张脸,一脸的怀疑,上下打量着。这让凤沐璃倒是觉得很可爱,上一秒还是害羞的晕头转向,这下一秒立刻防备严肃起来,这张脸到底还藏了多少他没看见的,他真的该考虑到底要不要该让舞依炫再戴着面具了!  

  舞依炫一把扯住凤沐璃脸皮,“是不是有什么面具啊?”  

  “感觉好像是真的,那是不是贴在脸上了,是不是太紧了,这技术比骚年的都好!”  

  “很疼的!”凤沐璃哀怨道,小眼神翻得可是又俘获了舞依炫的心。  

  舞依炫立马住手了,“哎呀,真的是小璃子了。”  

  “哎呀,痛不痛啊?”舞依炫一脸的内疚,她可是知道自己下手不轻的,这脸上都掐红了。“不过也怪你,说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话。油嘴滑舌,甜言蜜语的话你从哪里学来的?”送了个白眼过去。  

  “原来这就是甜言蜜语了。”凤沐璃一脸的恍然大悟,不过拧着眉头问道,“我只是想这么说了,这样是不是不好啊?”  

  看舞依炫听到他说这话反应好像很大,似乎有点不开心的样子,“那我以后不对你说了,你要是不喜欢听我就不说了。”凤沐璃有些着急,他可不喜欢炫儿对他生气。  

  “说你是笨蛋就是笨蛋。”这个大笨蛋,真是什么都不懂!原来由心而说的话比甜言蜜语还要好听啊!  

  “你要是以后不说了我就再也不理你了,我就会很生你的气。听到了没?”要不是凤沐璃揽着舞依炫的腰还没松开,她一定会是掐着腰指着他。  

  凤沐璃真是不明白了,怎么这又要说了?不过还是乖巧地点点头了。  

  “其实我喜欢听的。”舞依炫不好意思的瞄了一眼,凤沐璃微低头想听清楚。  

  “你刚刚说的话。但是以后要说这种话一定要是你自己说的话说实话,别人叫你说的一定不要去学。知不知道?”  

  知道舞依炫没生气而且很开心,更加的乖巧点头了。  

  OMG,要不要这么萌啊,这么乖,妈呀!真的有点想要犯罪的感觉了,这张脸简直神了,她可不是个会被美色迷惑的人!  

  “啵。”很清脆,很干脆。  

  “这是奖励,说实话的奖励。”完全的蚊子哼,可惜这奈不住某人的内力。  

  说完舞依炫没给凤沐璃半分说话的机会,直接把人给推出去了,其实如果可以比较想要把人给一脚踢出去这样比较快,但是舞依炫也不忍心啊。  

  就这样凤沐璃被推搡着出了舞依炫的房间,直到木门狠狠地关上才惊觉他已经被“赶”了出来。  

  门后面的舞依炫火烧云霞,她一向是矜持有礼地,刚才居然主动地亲了凤沐璃,完了,小璃子一定会把她看做比较随便的女生了。捂脸捂脸......啊啊啊O(≧口≦)O  

  舞依炫一路狂奔,重重的摔进自己的大床上面,撩起枕头就把自己被埋了起来。  

  这是她的初吻!  

  至于门的那一边,少年本想抬手敲门的,但是还是举起又放下,举起又放下,举起又放下...如此重复多次,不过倒是有一点少年一直没变就是那副如同白痴的傻笑,如果来形容的话就是你见过灰太狼逮到肥羊快到嘴边的样子,傻笑个不止,不过这次对凤沐璃来说这肥羊应该是自己送上门的。  

  凤沐璃想着以后一定要和、会和舞依炫说实话,因为这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这是他的初吻...  

  今夜似乎对谁来说都有点快,似乎闭眼睁眼之间便是新的一天了。  

  “早啊!”  

  蓝若昕冲走过来的舞依炫打招呼道,“早啊,不像你啊,今天居然来的这么早。”舞依炫憨厚的一笑,没说话。  

  “若愚呢?”  

  “在家闭门思过。”  

  “哦哦~”  

  后面一道跟过来的木薇叼着包子说道,“说得好若昕,小舞来得早一点是有两种情况。一则是阁里有重要的事情,但是显而易见应该没有。第二就是一夜没眠,瞧瞧这黑眼圈都要掉到胸上了。啧啧啧,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啊?”  

  这暧昧的语气,立马脑海里就浮现了那一幕,舞依炫皮薄的红了脸但是关键时刻面具给力啊,他们看不见啊!“瞧瞧你的思想,真该去水里洗洗了,腐女!”  

  “你别光说我,你也交代一下你昨天怎么没和木葵一起回来而且还跛了个脚?”舞依炫指了指木薇忽高忽低的脚法。  

  木薇拿起嘴上的包子狠狠地一撕,“我跟那个小子势不两立最好别再让我看见,否则姐姐我会加倍偿还。呵呵,呵呵,呵呵...”  

  “怪瘆人的!别这么笑了。”舞依炫搓了搓两个手臂的鸡皮疙瘩,这一看四周,原来不是她一个人在搓啊!伙计们的双手都动了起来!看来木薇大姐的笑声杀伤力依旧很大,看来这会是真的又有人惹了她了。  

  蓝若昕也有点受不了了,“木葵呢,怎么没和你一起过来,收账去了?”  

  舞依炫点点头,“嗯。昨天把账本拿回家里了。昨天折腾一天亏她精力旺盛。”  

  舞依炫突然拍了一下脑袋,“哎呀,真是的,我都要忘记了,木葵还没告诉我消息呢。”昨天说是有两件事来着,结果就说了一件事。还好先告诉了她做主要的目标,天下第一阁。这件事就等着凤沐清来处理就好了,省得他一天到晚的白拿钱不做事儿。(你确定?)  

  “若昕,木葵昨天发现天下第一阁的踪迹了。”  

  “是吗?可算是有点头目了,你上次没见成真是可惜死了,绕了这么大一圈。和我说说怎么回事?”蓝若昕对天下第一阁那也是绝对的有兴趣,她对这个阁主绝对是敬仰之情,绝对不是和她这个阁主一个格调上的。  

  舞依炫就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所以待会你就让小甲给毒舌传个信,让他做做事儿。”  

  蓝若昕一记白眼,这孩子说的凤沐清就和不干事儿似的,就不记得人家的好光记着人家的损了,“好,你写下来我让小甲捎过去。”  

  “你确定?我写下来?你是不是故意的?”真是一点默契都木有,好忧桑!明知道她的字儿太个性化了,不是一般人看的竟然还让她出手,真是没记性!  

  “我这不都告诉你了,真是的,给你表现的机会都抓不住。哎,可怜你家舜粲等了你这么多年!”舞依炫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摇了摇头,还很是语重心长的拍了拍若昕瘦小的肩膀。  

  留下一脸无语的蓝若昕,“什么意思嘛?”  

  “不就是自己字丑啊,还扯出这么多。”蓝若昕望着舞依炫走远的身影嘟囔道,明明是舜粲哥哥自己不说明白好吧!就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第一百六十五章 初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