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章 什么鬼

    160  

  “啊啊啊...”不少几位夫人小姐都尖叫起来,女人是最重视自己的外貌形象的,这在众人面前又是在皇宫搞成这样子,可不的尖叫吗?  

  男人们倒是冷静些,至少没有大叫起来,不过也有不少人大喊质问是谁干的?不过很可惜,这不少的宫人过来查探也没发现个什么痕迹,除了在各位大人和家眷身上脸上的黑色粉末。  

  这些被整蛊人都是有一个共同的特征,蓝石探了探目光,深思了一番,这才放下帘子。看着坐在对面的儿子,一脸的单纯样,崇拜地看着他那个侄子舞舜粲,半点没受外面的影响的样子。不由得眸子暗了暗。  

  除了有两匹马受惊,其中一个跑了出去,其他的都没什么大碍,也没有任何人受伤。不过就这事也不可能就此罢休的,公然在皇宫里面戏耍恶作剧,而且这明显就是有针对的,这叶家本就是受害者之一,而作为丞相的叶宏怎么可能会就此罢了!  

  拿着手帕擦着脏兮兮的脸,叶宏厉声道,“这件事关系到戏耍官员和不尊重官员的问题,一定要彻查到底是谁干的,否则这风气如何得了!”该死的,这么多车子偏偏只有几辆车出了问题,可是距离离得又不近,而且出事的车似乎和他叶家都是交好的。不知道是不是针对他的?  

  “在皇宫就敢这样要是胆子再大一点估计都敢在陛下面前放肆了!一定要严查。”叶宏真的怒了,环视四周,官场上多得是对他不满的,这口服心不服的也不敢这般张扬。叶宏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蓝石这边,很快的扫开了,按照蓝石的脾气这种事情怎么也不会做出来的。难道也只是普通恶作剧?  

  这下面的人也着手去调查,而这等事也自然有人去向锦皇报告了,怎么说也是在皇宫发生的。  

  这几辆马车也是不能用了,只好这些人等着从皇宫里找一些马车了。至于其他没受到牵连的人就乘着自家的马车走了,不过这马车里面倒是笑声连连,无非是笑话这些出了事的人。  

  可是把叶家气到了,而慕家也是受害者之一,慕升倒是没什么起伏,只是交代好儿女夫人把自己弄干净,也不是多在意这件事儿似的。可是这慕升不在乎但这慕思思就不是了,她这一身衣服在一字阁可是花了大价钱的,还有珠宝首饰这些都沾上了黑色的玩意,估计也不能用了可是气死她了。要是知道谁干的她一定叫她好看。  

  这件事她不会罢休的,慕思思转眼看向叶家那边,叶家也受到了波及,那么叶筱柔的父亲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夫人这边脸上还有。”慕升细心地给自家夫人擦了擦,倒是自己还没有擦。  

  慕升虽然奸诈诡谲,但是对待家人,尤其是发妻那是始终如一。不像那些个升官发财的人坐上了高位就开始纳妾,流连花丛,就冲这点蓝石也是对此人倒也是欣赏的,其他虽不敢苟同但是这点算是点头了。不过慕升是比不上蓝石那般的护妻,至少公众场合下不会太过,相敬如宾应该是最好的词了。  

  “思思,淼儿,收拾好了就走吧。”慕升直接走到新来的马车那边,一家大小便上了车。慕思思还想着和叶筱柔说上几句的,奈何爹爹发话了,她也只好跺跺脚作罢。  

  “爹爹,你怎么就这么不在意啊,这很明显就是玩针对啊!”慕思思是有些气愤,这一上马车就立马说了出来。她爹又不是什么低阶官员,怎么就这么不吭声呢?  

  慕升饶是意味的看着三个儿女,“那你想怎么样?”他这大儿子越来越沉默了,从踏入皇宫起就没半点声了,不知道旁人还以为是哑巴。其他两个倒是精神的很,他有时候还真是怀疑他这大儿子到底像谁。  

  慕淼也忍不住说了几句,“爹,妹妹说的是,您刚才怎么也应该说点什么,您可是当朝的太尉,这就是有人成心捉弄啊。”一身的秽物,慕淼不停地拍打身上的脏东西。  

  慕升没搭话,转而看向沉默不语的大儿子慕狄,“你呢,觉得爹也应该掺一脚?”  

  慕狄放下手中的书,“如果要我来说,爹可别介意。”慕狄其实也不想着说些什么的,但是这被点名了不说也不好,“我认为这件事还是免了的好,就算是查估计也是查不出什么的。”  

  “今天且不说宴会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大家的注意力全都在那些他国的人身上,有几个会关注这点,何况明公子的出现,这皇宫各处的人估计都来朝阳阁了吧。”  

  “再来这朝阳阁进进出出的人光是宫女太监就不下百人了,何况还有其他人。像是今天晚上的事情,像是恶作剧,而且是有针对的恶作剧没错但是很明显他的意图仅仅是戏耍,估计是这些人之中都说了什么不得体的话叫人听了去。”慕狄抬眼看了看慕思思和慕淼,弄得这俩人不自在,像是有些心虚。  

  “刚才不是有侍卫查了,这什么都没发现,看来这人是没留下什么痕迹的。而且这马车来来往往的,这会儿估计真的一点痕迹都没有了。还有这出事的几辆马车的主人和咱们家不是很大的关系,倒是和叶家关系都较为密切。不然这叶丞相也不会发这么大的火了。不过...”  

  “就算我这么说了,爹,你应该也会私下去查的。”慕狄说完又拿起书看了起来。  

  慕升捻着胡子倒是微微有点头,这个儿子果然没看错,可是就这脾气...  

  这慕思思和慕淼可是其他没听进去就是这最后一句听到了,爹不会不管的!  

  皇宫这边的事情还没完呢!  

  “要不我和无双哥哥就在门口等着你们吧!无双一定不愿意进的,他没人看着也是不行的。”舞依炫总是不太想着掺和一脚,这临了到了门口还是不愿意进。“对吧,木蘭!”  

  “...”木蘭这点头吧,冲五皇子眼神她不敢,她不点头吧,这小舞很凶的!“玉少爷,我刚刚拿了不少好吃的过来。”她还是和玉公子待在一块比较安全。  

  “木蘭还是你贴心......呜呜呜,那群没良心的就这么把我拖出来了。啊呜,好吃。”掉了一地的糕点渣渣。  

  几个人一看玉无双这没出息的样子,都不由得笑了。  

  “什么事儿,这门外都这么高兴?”这寿康宫的红木大门突然打开了,迎面就是一位衣着华丽的人,太后。  

  “璃儿,怎么都呆在了外面,你是让祖母在里面干等着吗?”太后说话间充满了对自家孙子的宠爱,看起来太后对凤沐璃真的不同。  

  “皇祖母,沐璃本就打算进来了,只不过您恰好就开了门了。”凤沐璃解释道,他喊的是皇祖母,似乎完全没有生疏的样子。  

  太后也没有光在门口呆着,也走上前到这一群年轻人来,“刚才掩着门都听见了笑声,都在笑什么啊,让哀家也乐一乐!”太后今天的心情看起来是真的很高兴,看来凤沐璃的到来真的让她很欣慰。  

  “没什么事情,我在说笑而已。”凤沐璃也不想把玉无双给说出来,“皇祖母,这也快入秋了,还是进去说话吧。”  

  “好好好,进去说。”太后可是笑眯了眼,看了看四周,“这是唐希吧,从前跟在沐艾身边的,真是愈发的俊俏的,可是美过咱们这锦国的女子了。”  

  唐希一向听得起赞美,“还劳太后娘娘挂念了。”不过太后提到前一个名字的时候目光还是黯淡了几分。  

  太后又瞧了瞧正在极力挣脱凤沐璃魔爪的舞依炫,“这个小姑娘是?”看他们家的璃儿都牵起人家小姑娘的手了,看来关系匪浅。刚刚在朝阳阁的时候两个人就是亲密的样子。太后的目光转而看向凤沐璃又看向舞依炫,这凤沐璃倒是没什么,舞依炫就被看得脸上臊得慌。  

  凤沐璃捏了捏舞依炫的手,“这是舞依炫,皇祖母叫她小舞就好了。”  

  “小舞见过太后娘娘!”舞依炫都快囧死了,这凤沐璃弄得和见家长似的。手上不禁加大了力道回握过去。  

  这满眼的宠溺,看的太后也是一脸的欣喜,没想到这在外面这么多年漂泊,还没及冠就已经把妻子给定下来,不错,不错!“小舞,这个名字听得熟得很?”太后这细细捋捋愈发觉得这名字熟悉的很。  

  唐希解释道,“太后娘娘,就是十年前救过五皇子性命的孩子,一起破了少女绑架案的那个孩子啊!”其实唐希他们清楚,太后若是听得熟悉,这估计是周围旁人说的,今晚说道小舞的人可是不在少数。还有就是这凤沐心也是深受太后疼爱的,估计这凤沐心没少说小舞的好话,当然是一个劲的夸的那种。  

  太后一副惊醒样子,转而换过笑脸,这救过她家璃儿的孩子她是看着更加的舒心了,不过这会也想起来了,这孩子戴着面具,“哀家想起来了,孩子过来。”这是代她家璃儿受的苦,想着舞依炫招了招手。  

  “这脸上的伤,这毒可解了?”她还记得当初太医说的美人颜这毒的厉害,幸亏不是在她璃儿的身上,不是她自私而是她也不希望她的孙儿再多一份苦楚了。这牵着舞依炫的手更加的轻柔了,一脸的疼惜和愧疚的看着舞依炫。  

  舞依炫明白了是说之前她这代替凤沐璃中的毒,“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您不用担心,这是个意外。”  

  太后点点头,这孩子很懂事!  

  凤沐璃说道,“皇祖母不用担心,炫儿的脸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就是现在还不能见光怕伤害了恢复的进度。”舞依炫撇过眼看向凤沐璃,这说谎话可是不眨眼啊!  

  太后拍了拍舞依炫的手,“那就好。那么精致的孩子看来老天还是不忍心。”舞依炫的儿时样貌还是瞧见过的,这孩子的容貌也是没几个孩子能够比的。这伤好了看起来也是个倾城倾国的姑娘,配得上她的孙儿!  

  舞依炫这越发觉得不对劲,这是什么眼神啊,这是相中她的节奏?她怎么有一种就是她家童养媳的既视感,这太后蜷着嘴角的笑意和“奸笑”,还有这一副对凤沐璃表示有出息的眼神有什么鬼?

第一百六十章 什么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