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章 盛典八

    150  

  凤沐桐到底是有些惊讶的,不过到最后微张的嘴巴还是变成了迷人的嗤笑,“原来是这样!原来是那个大名人啊!”她可是记得当初这个孩子脸闹得是有多么的热闹!  

  据说那可是“难得一见”的脸,宫里面那时候也是一阵疯传那张脸是有多么的恐怖!当初她也是想着自己永远也不想看,不过现在倒是对那张脸很感兴趣,不知道到底是毁到了什么程度?  

  “四妹,今天你的风头可是被占足了。八妹的表演虽然美但到底是缺了火候,至于这六妹...呵呵呵!”  

  “呵呵呵!”这二人倒是默契地笑起来。  

  “多谢二哥的夸奖了,在这我也代妹妹先谢过二哥的夸奖了。”凤沐桐她自然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她可是看不上那些庸俗的男子,她的夫君必定要文韬武略亦必定要权势一方。她还怕这次的盛典各国皇子不会出席,没想到四国除了君国未到场,这其他三国的皇子也均有出席。  

  权衡利弊这是她自小便要学习的课程,月国难听点说还是称得上锦国的附属国虽然实质上不是,南国的发展一向不是五国中拿得出手的,所以北国太子赫连曦成为她的第一人选当然重要的因素不是这第一印象而是多年前的第一印象。  

  她每一个舞姿,每一个步伐,每一次旋转,每一次跳跃,每一次微笑她真的做到了极致,她怀抱着最大的喜悦完成了这支舞蹈。她和男子的眼神触碰的一瞬间似乎让她开始飘飘然,让她不真实但是她知道这支舞是为他而跳的,为赫连曦跳的。所以她做到了极致的美,她相信,也相信每个人都看到了,他,也看到了。  

  脑海里有很多思绪但是目光却早就看着对面谈笑的北国男子,他看上去是那么的完美,迷人!  

  赫连曦和赫连娜算是被舞舜粲和蓝若昕在一起的消息吓到了,可是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这小子总算是把事情给办了。原本他还以为这小子会和他妹妹在一起,还想着招揽当个妹夫给他喊喊一声哥的,看来这个愿望是不成了。月老不作美啊!他这一声哥估计是这辈子都没戏了!  

  “看来这愿望是难以实现了!哎!待会我可得好好认识这个蓝若昕。”  

  赫连娜也是对这个哥哥无语了,“哥,我看你还是不要和蓝若昕太多接触了。不然粲哥会把你弄得很惨!”哥哥一向是对粲哥有着一较高下的精神,她可以确定的是哥哥绝对的优秀不过可惜的是粲哥更加的优秀。不过好在哥哥没有敌视粲哥,她想这和粲哥的本身人格魅力离不开吧!当然重要的还是哥哥还是有着胜过粲哥的几项,不然估计真的会是“相爱相杀”了!  

  “我决定了,我准备让蓝若昕当我干妹妹。”看来赫连曦根本没听进去妹妹的话。  

  赫连娜冲舞舜粲摇摇头,“应该料到的。”他是不会听得,必须要尝试一次才肯罢休。  

  这个宴会他们这边确实很拘谨让赫连曦觉得有些无聊了,倒是对面的皇子那边看起来热闹不少,欢乐不断。敏锐的感官让他觉得对面总有人注视着他,之前虽不多但是此刻倒是很直白,赫连曦认出来了是刚才跳舞的一个公主,的确几场舞蹈中这位公主的舞姿确实是最佳的,他也不失礼节的想凤沐桐点头微笑。毕竟人家对他微笑了。  

  凤沐桐心里雀跃不已,果然他还是注意到她了!她看得出男子眼中的赞赏,所以她的舞蹈打动了他!这个认知让她更是开心不已!  

  赫连曦就有点坐不住了,“茶和酒都喝的有点多了。”  

  赫连娜转头和舞舜粲说道,“我哥一定是被你郁闷到了,水喝多了。”她哥哥最大的爱好不是别的就是喝茶,这次看来不只是喝茶,摇了摇面前的玉瓷瓶,酒也消了一大半,看来真的给郁闷到了。  

  舞舜粲道,“待会回来他估计还得继续喝,因为我还有没讲完的事。”  

  赫连曦已经起了身,这一肚子的水已经要放闸门了,这家伙竟然这时候还插上一刀,“你,哥哥我先出去先。”没时间和他反驳了,他得先出去了。走姿很是不正常的出去了。  

  赫连曦好一番功夫才找到茅房,但是不巧的是这回去的路就,额...不好意思他是个路痴。早知道就不让刚才的那个太监走掉了,虽然懊恼但也于事无补只能硬着头皮摸索着。咱们这位北国太子彻底在黑暗加点点烛光中艰难的前行着,朝着不归路一步一步前行。  

  “这是哪啊?”他好像走到了花园了,他可不记得过来的路上经过了一片水塘,完了彻底走错了,怎么这么大的皇宫连个宫女都没有啊!  

  但是走着走着赫连曦就逐渐的停下了脚步,这里的夜景很美,足够吸引人。池塘边有着昏暗的烛火摇曳在池水中,也能够看见蜻蜓还在起舞,几只交换飞来飞去或许在找最好的住处,当然少不了只在夜晚独开的睡莲,白色的花瓣看似更加的透明,安静的像个沉静的女子,可却是在夜中才释放自己故又透着神秘感。  

  就像他前方坐在池塘岩石上的女子,沉静又神秘,月牙色的衣裙看起来高贵优雅。女子就坐在烛火边,一览无遗,侧脸被照的很是清晰,独属于女人的柔美,就像是一副画,美不胜收!赫连曦一步一步地走近女子,他显得很小心翼翼似乎不太忍心破坏这“一幅画”可是又有着急切的心情想要靠近女子。  

  木葵本就是寡淡的女子,除了必要的交际她不太喜欢参与太热闹的场合待到现在才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走了一会儿才惊觉这里有着这么一块安静的地方,便停下脚步在这里倾听这片池水的一切。哪知道没安静一会儿,这就有人过来打扰这份宁静来了。本以为这个人立马就走了她也不用理会,可是听着脚步声分明是朝着她过来了的。  

  木葵还是坚决不予理睬,装作没听见没看家就好,美眸也合上了。  

  却...木葵突然觉得不大对劲,眼睛扑闪扑闪的张开,这人是想干什么!男子离她很近已然坐在她对面的石头上,烛光下还能看见他挂着的浅笑。  

  赫连曦这么一走进更加觉得这个女子的迷人,不过女子似乎有点受到惊吓,“姑娘不用害怕,我只是来问个路。”他这种举动可不得吓到了女子吗!  

  木葵也没了装听不见的必要,脸上的寒意也迅速来袭,完全看不到赫连曦刚才看到的女子柔美的一面。  

  木葵很白,样貌上逐个也不是特别的精致这也才让她脸色冷下来女子如水的形象看不出来,会是个永远和人疏离的“冷美人”。  

  但是事实就是这么的眷顾,五官拼凑在一起,只要女子愿意放下思虑心绪,会是像向日葵一样温暖人心柔美如水,可惜鲜少有人看见,不过正因为如此舞依炫才给她起名木葵。  

  “抱歉,我不是皇宫的人。还请询问别人。”木葵很喜欢这里还想多呆一会,毕竟和里面相比这里好太多。  

  赫连曦也是被女子的转变瞳孔有着不小的收缩,没想到是个“冷美人”,女子的正脸很好看,但是和刚才的侧颜一比较就稍逊色了,“姑娘,这周围我也是走了不少时间才遇到人的。真的希望姑娘能带我回到宴会。”  

  虽为北国太子,但是赫连曦半点骄纵的样子都没有。木葵不是没有眼力见的人,听声看人她一早就知道这是北国太子了,但是还是不想理他,“直走向右走出花园一直向前走就有人了。”收起手脚又开始假寐。  

  赫连曦可不是要怎么走,因为走上一会儿又会错了,他转头看看花园深处有说不出的迷失感,“姑娘看你应该也是宴会上的贵客,你现在出来了肯定有不少人出来找你的不如你和我一起回去吧。”看这姑娘还真是冷淡,说完就完全不理会他了,但是他一个人确实走不了啊。  

  木葵又重新睁开眼睛,她虽然和小舞说好她离开宴会的话就是有事情要说但是没确切说明地点,这会儿小舞不会已经出来但是没找着她吧?  

  木葵起了身,整理整理衣裙,完全旁若无人的姿态,接着端着手就准备走人。这可把赫连曦高兴坏了意味是要回去了,“姑娘这是要回去了!”  

  “...”,木葵半点眼神也没分给赫连曦,不过她的视线倒是全部给另外一处给吸引了。抬眼望去,那身衣裙好像是木蘭!怎么她旁边还有一个男人?  

  “姑娘,你在...”这姑娘怎么愣住了?  

  木葵一记冷库犀利的眼神,“别说话。”木葵踮着脚走过去。看这情形不大对劲,像是在争吵?  

  赫连曦是不知道怎么了但是他也发现了不远处的两个身影,私会?像是在争吵!还有这个姑娘真是凶。难道这锦国的姑娘都是这个样子?  

  木葵竖起耳朵听着:  

  “你到底是在干什么?我之前在一字阁的不远的小胡同看到你了。”这是木蘭的声音似乎很失望很生气,“还有我看到你和那群人在一起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黑衣男子沉默了一番,“各为其主。画儿,我看你还是离开那里吧!我不希望你受伤。”  

  木蘭开口,“不可能,我不会离开我的朋友的。还有我真的没想到你回去做这种事。”木蘭抓上了男子的臂膀,“答应我可不可以不要再做这些事情了?我之前知道你会做这些栽赃陷害的事情时候,我真的很害怕,害怕还有比这更加恐怖的事情你也做过了。你让我离开,那你能不能放开手?”  

  “不会,也,不能。”男子终究还是拒绝,“画儿,我希望你可以过得很好。但是这是我必须还的恩情。那些也是我不得不去做的事。这次再见到你我真的很开心。”男子抱住了木蘭很是激动。  

  木蘭也哭了,“可是这样不如让我觉得你...”已经死了好。因为现在她真的很难过,很痛苦,“我仍然相信你还是我曾经认识的那个人。所以你离开这里吧,你追随的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是彻头彻尾的...”  

  “够了。我的事轮不到你来插手。”

第一百五十章 盛典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