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 盛典九

    151  

  木蘭也收敛了些情绪,抹了抹脸上的痕迹,“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你可以考虑这件事。不要让我不再庆幸你还活着。”说完木蘭抱了抱男子,便离开了。  

  男子似乎沉默了许久,随后也离开了。  

  假山后面的木葵真的搞不清情况了,木蘭是最温柔贤淑的,你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竟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撇开这件事不说,木葵觉得木蘭说的什么陷害栽赃就是前些日子一字阁被闹事的事情,很显然这件事如果吻合那么就是刚才那个男子做的,至于幕后黑手就在今天的宴会上。  

  今天的信息的简直太多了!  

  赫连曦也在旁边听了半天,毕竟这姑娘没走他也不知道怎么走啊!不过看情形这姑娘似乎认识那个叫画儿的女子。赫连曦这会儿回过神来看木葵,这姑娘还真喜欢出神,他走上前一步,“我说你在想什么,现在可不可以帮我个忙?”带我出去啊?  

  木葵本是在消化中,突然觉得脚上一疼,才感觉这个烦人精就这么踩上了她的脚,这么长时间居然都没反应过来?故意的吧!  

  木葵抽回脚,这时候赫连曦才惊觉,糟了!  

  她可不是什么会一点小事就尖叫的人,她喜欢沉默地静静地解决。木葵淡定地回过头...但是这然后,就...  

  赫连曦本来是想说道歉的,可是这,这这这是什么情况?  

  赫连曦离木葵太近了,说话的的时候又低了头,本来还好木葵没有回头,但是这木葵一回头就亲上了...对,亲上了。  

  该怎么形容心里的复杂呢?  

  赫连曦第一次接触女子的唇瓣,因为他只会对自己的妻子才会做这种事情的,而他的妻子还没有寻找到。但是他竟然觉得这个女子的唇给了他一种愉悦感,这是他从没有过的。  

  北国美丽的女子可以任他挑选但是似乎都没有让他产生有过追求,更没有进一步的打算,但是似乎这个女子从一开始就让他产生了兴趣。但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吻上了的关系,他没有体验过或许只是一时的错觉,或许换个人也一样呢?他不大确定。  

  木葵自然也是惊愕了,本就是个大大的杏眼这会儿似乎有些像是要剥离的弹球,可是这面上她还是装着冷静无比,才清醒的一刻后退一步侧开脸。但是这下一秒木葵又向着赫连曦前进了一步。  

  这倒是让赫连曦不解,心里也泛起不屑原来是个外表高贵却是个如此不堪的女人吗?  

  但是没想到的是,木葵离着他耳朵不远处说着,“这是还你的。”脚上的重劲可不是一般大家闺秀踩得出来的,怎么着木葵也是练过的,舞依炫若是不使针的话几招下来必输无疑。所以木葵是冲着把这位脚挤压到成为纸片的目标踩的。  

  踩完说完,木葵正准备高贵冷艳的走掉的时候,杀出来个蓝若愚。  

  蓝若愚似乎心情不错,“姐,你这是在干什么?”这男的看着眼熟啊?木葵姐在这干嘛?  

  木葵冷酷地说,“踩小强!”借着点烛火木葵才看清蓝若愚的身上多了不少的灰尘还有些不明的黑色,“蓝若愚,你去干什么坏事了?”他看样子是从外面窜过来的,这家伙一定没干好事!  

  蓝若愚?赫连曦从疼痛中缓和了过来,一听这对话,蓝若愚不是蓝若昕的弟弟吗?这少年是蓝若愚,他叫她姐,所以刚刚他亲的人是,蓝若昕!  

  这个认知瞬间让赫连曦要比刚才更加的充血了,他吻了自己兄弟的女人,他吻了舞舜粲的女人!  

  重要的是他刚刚对这个女人似乎真的有些兴趣了!  

  这边俩人还在说话,“姐,你可千万别告诉他们。”蓝若愚现在只能讨好木葵了,他可不想再受罚了,毕竟木葵姐的信誉也是有很高的保障的。至少他老姐蓝若昕排名是这样滴,极度不信任是小舞姐姐(这个他就不予评论了),接着是木薇,接着是他,接着凤沐心(他猜主要是好猜吧),再来就是木葵和凤沐清还有木莲姐了。  

  “你先把衣服好好整理整理。”木葵上下瞅了几眼,就这样子不被发现才怪,“那你说说你干的事情大概是什么?”  

  蓝若愚一听就知道有戏了,立马眉开眼笑开启速度,不在拖拖拉拉的说,“偶就知道姐最好了。你一定会谅解偶的。事情是这样的...”  

  木葵就这么和蓝若愚边走边说了,木葵看这后面那个家伙还站着呢,倒是有几分好笑,不过重要的是解气。但是着看了一会儿就想起了刚刚发生的囧事,暗自庆幸没被蓝若愚看见不然小舞就得知道了那就是木薇要知道了,然后全世界的人就知道了。  

  甩甩头继续听蓝若愚讲了。  

  后边的赫连曦大概是感觉的到太安静了,也回过来神了,才发觉这边就剩下他一个人了。大概是因为蓝若愚太慢的原因,纵使加快了速度但和乌龟也是离不开的亲戚,这才让赫连曦追了上来,否则这位北国太子估计又得兜兜转转了。  

  不过事实是,赫连曦现在宁愿没跟上来,毕竟真的很惊悚,对就是惊悚这个词,最能表达现在他的心情了。打了这么多年的的光棍,好不容易终于要从良了,这让他有感觉的第一个人竟然是他兄弟的准媳妇。  

  没错,舞舜粲就是这么称呼蓝若昕,从小到大他可是在蓝若昕这个名字下度过和舞舜粲的时间,这小子从第一次去锦国回来就不停的说蓝若昕这三个字了,那是蓝若昕出生的时候他和父母回了锦国。  

  自从这以后舞舜粲的童年就开始绕着这三个念念念,一直到他七岁永远挂在嘴边。后来的日子倒是不大多提了,但是蓝若昕这三个字变成了他的准媳妇这三个字儿。  

  他那时候就很羡慕舞舜粲能够很明确自己的人生伴侣,只会是那个人。他倒是寻寻觅觅的这么多年却一无所获。可是现在这个突然地出现了,他还没有了解她的时候却发现这个人却是别人早已定下的妻子。多么的戏剧!  

  不过还好他还没有深入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情感大概也只是一时的想法错觉,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待会怎么办?他可是要见舜粲的呀,而且是每一天啊!  

  朝阳阁内,舞依炫也有些百无聊赖了,和他们耍嘴皮子也斗不过,一个人还是不要好了。这才想起来木葵那边的情况,伸长了脖子看向了末尾席。  

  我嘞个去,木薇这家伙真的跟过来了,本以为给了那么多的诱惑以她的性格应该在一字阁里翻了底朝天啊!还是帅哥的诱惑大啊!花痴的世界她不懂!  

  东瞅瞅西瞅瞅,舞依炫就快把木薇给想成是木葵了也没看见,看来木葵是有消息了,出去等着她了。这一想法一萌生舞依炫立马就坐不住了,一定是和“天下第一阁”有关的消息!大发了!  

  舞依炫这就坐不住了,“小璃子,我得出去一下。”  

  凤沐璃看着身边的女子上蹿下跳的,看来是有什么好事了,“怎么了,是发现天下的消息了?”炫儿来参加盛典最大的原因就是这个,除了这个就是凤沐心了,凤沐心已经解决了,这剩下的就是天下第一阁的事情了。  

  “木葵在外面等着我了。”舞依炫焦急的很,完全迫不及待。  

  “我陪你去吧。”凤沐璃看来也是没什么事了,至少现在没什么大事,对于皇后嫔妃和众皇子的眼神和议论那都不是事儿。  

  舞依炫也安定下来,朝着四周看看刚才她太高兴了,忘记这是哪了,小声地说,“你是皇子就别乱跑了,我知道你不在意但是还是要顾及一些的。”这里多少人盯着凤沐璃她是知道的,不说全部但是至少有半数以上。  

  “你就好好坐着吧。”舞依炫按住了他,舞依炫找找人,“木蘭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一转头就发现了她回来了。  

  “人家回来好一会了。”唐希插到。  

  木蘭微微捂住肚子,“好像是不大习惯这里的食物,有点肚子疼,估计是之前吃坏了有可能。”木蘭说完前半句才发现面前的东西自己都没碰过又赶紧补上一句。  

  “那现在还好吗?”舞依炫看着木蘭是有些憔悴。  

  木蘭笑着说,“好多了,你找我有事儿啊?”她生怕小舞看出什么端倪。  

  凤沐璃倒是多看了木蘭两眼,惊得木蘭都不敢抬头了。  

  舞依炫说道,“就是想让你陪我出去一下,木葵有事儿找我。”凤舞依炫看向凤沐璃,让木蘭陪着一起这样总行了吧。  

  木蘭巴不得赶紧离开,“恩,可以。”  

  木葵几个人已经走到朝阳阁门口了,“我说完了,听懂了吗?”  

  这么慢要是她再听不懂估计她就得找玉无双去看看了,“恩。总的来说,不错。希望没留下犯罪证据。”  

  蓝若愚自信满满,“放心吧,要不是我老姐和我住在同一屋檐下估计永远也不知道她的房间其实被我试验一下。”不过现在不一样了,粲哥来了,等他老姐嫁出去了他就不用愁了。  

  “快回去吧,不然就该被发现了。”  

  “恩,这就回去。”看来木葵姐只打算帮他瞒着了,蓝若愚立马脚步轻快了,等等等,蓝若愚,“姐,我才想起来,这后面的男的好像是北国太子。”刚才光顾着说他的的事了,他来的时候似乎这两人有点猫腻。  

  “我现在就和蓝家人去聊聊。”  

  蓝若愚一听立马就急了,敬个礼一本正经道,“我懂,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该插手。”  

  木葵无奈摇摇头,这孩子!两个人就这么进去了,赫连曦也紧随其后。  

  赫连曦不自觉的看了看前面的冷艳的女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不过很快他们三个人就站到了旁边,刚刚跨过门槛,准备顺着后座溜回去,却发现这大门这边倒是气氛不对劲了。  

  一身黑衣男子站在了前面,紧跟着就是一位男子和一位女子。后面的便是随从了。虽然这阵仗不大,但是这为首的三个人却是给了全场可怕的寂静。尤其是两位男子!

第一百五十一章 盛典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