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 盛典五

    147  

  五国之中除了锦国的发展较为繁荣之外,另外一个强国就是北国了,位于大陆的北方,天气严寒四季不明但是却有着铁骨铮铮的男人们,亦有着巾帼不让须眉的铁娘子们,北国的民风较为锦国和其他来说不得用开放只能用豪放来形容了。男人们虽不是油头粉面的白面小生但是绝对不会是多么粗犷邋遢的糙汉子,女人们虽不是胭脂水粉的娇柔淑女但也绝对不是面容不堪的男人婆。  

  而北国最为其他五国虽传颂的就是一夫一妻,且不说寻常百姓家的夫妻乃是白头偕老,就连皇族的赫连氏亦然。北国的人豪放对待爱情非常的坦率和坦诚,喜欢上了那就是喜欢上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绝不含糊,最重要的求爱豪放但是嫁娶却是“拘谨”得很,你我要是决定在一起那就是一辈子的事,不离不弃。帝后之间也有不少,历代赫连氏的皇帝若有妃嫔最多的不过也在五人以内。  

  重点是这一夫一妻制可没有规定过而是自然而然的风气,所以人们都说这北国的女子是最幸福的因为有一个男人此生待她一人好,男子也是幸运的因为有一个女人今生伴他风雨路。  

  北国的使者是北国丞相舞清之子舞舜粲,而这次随同的还有北国的皇室,太子赫连曦,长公主赫连娜,二人乃为同胞为皇后所生。这二人借此机会算是在锦国游玩一番了。  

  “北国使臣觐见锦皇陛下,愿陛下万寿无疆。”说者是舞舜粲。“此次前来锦国参加盛典不胜荣幸。为了表示两国邦交友好的诚意,我国的此次特意派遣了两位特别的人前来锦国拜访。”不卑不亢,有条有理,舞舜粲退后一步交给那两位。  

  “北国赫连曦见过锦皇陛下。”  

  “北国赫连娜,愿锦皇陛下安康长寿。”  

  这两位那是皇族自然是不用跪拜的,舞舜粲作为使者也是不必的,毕竟两国那是友好国。  

  “哈哈哈,原来是北国的太子和长公主,二位的到来真是令我锦国蓬荜生辉。”锦皇一展笑颜,威严倒也是不减,“太子挺拔俊朗男儿气概,公主亦生的倾国倾城英姿飒爽,看来北国的水土真是养人啊。”  

  “陛下赞誉了!”赫连曦答道,这北国人独有着自我的骄傲,这话虽有几分谦虚可是却透着七分的骄傲。  

  太后也插上了话,“可不是吗?这北国的使者也是生的俊俏得很。”这北国的孩子倒是不必咱们北国差啊!她的几个孙儿个个都是拔尖的,这今日一看没想到这北国男女倒也是不输啊,尤其是那个北国的使者倒是看的有些眼熟。  

  “太后娘娘谬赞了,这在场也都是灵气之人。”舞舜粲可不是有着特权多大的人该是谦虚还是略微谦虚的,但依旧不卑不亢。磁性的声音,欣长的身姿倒是迷住了不少的在场女子,蓝若昕看着上面的男子心里自然是骄傲的,眼里全是舞舜粲的身影,脑海里全在回放刚刚的场景。  

  是这样的,使者觐见,必定是从阁外走进来的,势必经过蓝家的席座,舞舜粲不是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这点事情也是分分钟上手的,镇定自若,故此在这么盛大的宴会上,舞舜粲公子最大的重点不是觐见锦国皇室而是“调戏”若昕妹子。  

  舞舜粲远处走来,目光只聚集在那个青衣女子的身上,一颦一笑尽收眼底,当然免不了因为他炙热的目光而露出的害羞,眼睛不时地看向别处但是却一秒不过的看向他,他不用手去感受都觉得他家若昕的脸是有多么的烫了!  

  舞舜粲和凤沐璃虽然性格完全不同但是这喜欢对心仪的人毫不吝啬的表露欢颜这一点倒是不谋而合,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目光只聚焦在她的身上。  

  这般想过来,蓝若昕倒是愈发的甜蜜了,甜丝丝的味道似乎都弥漫到了空气了,蓝石夫妇相互看了一眼,夫妻多年哪里会读不懂对方的眼神。何况刚才他那个侄子的眼神如此的直白露骨,就是想装傻也也装不过去!  

  蓝石:这小子不会是看上若昕了吧?  

  蓝夫人:咱们女儿好像是...害羞了!  

  蓝石:...嘿,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这小子藏地够深啊!  

  蓝夫人:什么小子的小子的,那可是你妹妹蓝枝的儿子。这俩孩子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呀?瞧这眼神有些日子了吧?(蓝夫人倒是看的挺高兴的,嘴角溢出不少的笑容。)  

  蓝石:夫人教训的是的!你说这小子怎么以前我就没看出来呢?还有这心思的!  

  蓝夫人:......  

  蓝石:梓嫣,你说咱家闺女不会被这小子占了什么便宜吧!这小子可是贼着呢!(可不是吗?这小家伙连他爹都敢对着呛啊!怪不得这次他回来的时候这小子一个劲的说道着若昕,原来藏着这个猫腻呢?)  

  蓝夫人:......(不知道你妹妹听见你这么说她儿子有什么感想?)好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这舜粲是我们大小看到大的你还不清楚他什么为人那!  

  “哼,过不了这关他就别想了!”蓝石一时没憋住就说了出来,这看着前殿的舞舜粲那可是泛着悠悠的绿光啊!  

  “爹爹,别想什么啊?”蓝若昕问道,爹爹说的这是什么啊?  

  蓝石刚想说点什么就被蓝夫人给推了回去,蓝夫人笑着说,“你爹他啊是想着若愚这几天的调皮事儿。”又给怼了一下。(夫人,轻这点,夫君这不是一堵墙。)  

  蓝石想着要捂胸口来着的但是鉴于场合不对只好舒展一下手了,一张一合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练九阴白骨爪呢?可这脸上还得配合夫人,一副严父的样子,“是啊,若愚要好好教育一番了。但是若昕啊,为父也得和你...(一声闷哼)”夫人,其实你用手拉拉袖子就好了,用不着浪费力气的!  

  “爹爹,你没事吧?”爹爹看起来身体好像有点不大舒服的样子。  

  “没事儿,看前面吧。”蓝夫人说道,“若愚啊...哎,怎么这一转眼就不见了?”  

  蓝若昕也四处找了一下,“估计是去如厕了。”怎么一扭脸就不见了?奇了怪了?  

  这盛典上哪里都是热闹的地方,言虽轻但是这架不住信息量大啊!诺大的朝阳阁处处透着“机密”。  

  在北国的觐见后,这南国和月国的使臣也相继拜见了锦皇,当然也都归为上座了。锦皇宣布盛典开始,大家也都稍微随意了些。锦皇这一边自然是和各国的使臣交流了,内容很是丰富了,这下边的大臣官吏、商贾公子的也都聊开了,说着正大光明的“客套话”亦或是见不得光的“知己话”。  

  要说商贾这边自然是木葵这一桌最为“热闹”。  

  “这是一字阁的木管事吧!”  

  “是啊,可不就是她吗?那个有名的冷美人!”  

  “这下谈合作可是碰到不小的钉子了。我说你啊就别想了,你又不是老主顾之前也没合作,估计够呛。”  

  “这冷美人出席看来只有等着她来找我们的可能了。”  

  “哎,是啊!”  

  “找找天下的吧,或者是...”  

  这些都是商业场上有名气的,各个领域都有不小的建树,在本国有名的不少,五国通行的极少,盛典上人加起来不过二十位左右老板,这现在叽叽喳喳的都是那些在本国商界不错的,现在都想着抱那几位在五国通行的“大鳄”。木葵因为是唯一的女性所以立马就成为目标,但是偏偏一字阁这次的是这位冷美人倒是让他们有些棘手。  

  木葵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是跟来了,看着这花痴,木葵也是只能扶额表示很忧桑,“你是怎么想到躲在马车下的?”对,木薇这丫头就是躲在了马车下跟到了皇宫,她就不怕自己被颠死吗?  

  “用脑子想的!”木薇认真地道,接着更认真地说,“这里真的有好多帅哥啊!你看那个北国皇子好帅啊,还有若昕家的那个,今天看起来更帅了。对了,还有不少的公子哥也都挺帅的。”双手完全拖住脸盘(估计是怕眼珠子啥米的掉下来得支撑好),哈喇子那可是放肆的开闸!  

  哎~无药可救了,病入膏肓!果然小舞的选择是正确的的把她留在店里是正确的选择但是偏偏少个人看住这家伙,哎~是她的错,太“轻敌”!  

  “这位是一字阁的木葵木管事吧!”邻桌的一个短小精悍的男子向着木葵打上招呼,“真是好久不见了。”这是南国的一位丝绸世家的老板,木葵记得上次和木莲去往南国的时候见过。  

  “陆老板有礼了!”  

  “刚才我还想着如何和一字阁的人谈上话呢,正巧您就坐在了我不远处。”一字阁的商业地位也算是很高的,合作也是很多的所以不少的店都是很尊敬的。这陆老板说着就开始摩拳擦掌了。  

  “陆老板有什么事吗?”木葵记性一向好,她记得她们和南国的这家老店来往似乎并不是很多,当初去南国交涉的时候也只是订了他们老店的几种他们独有的布料,虽然不多但是也是长期的算是老客户了。因为在南国比较远所以在南国的分店直接接管了这件事,而且南国那边的事情一向是木莲负责的。  

  “因为布料的事情,我想要和一字阁的商讨一下,分店的人说是做不了主了,所以借着这次的盛典我就索性直接找您们谈了。”  

  木葵倒是看不懂这陆老板的面部表情了,“有什么困难还请直说。”  

  “事情是这样的...”  

  木葵越听眉头便皱了起来,沉思了一会儿,“这件事情我需要和阁主细究,暂时还不能答复您。而且我们阁主最近不在京都,要过几天才能回来。我想你们也会在锦国待上一段时间,我们阁主大概两三日后回来,三日后,还请到一字阁,会给你一个答复的。如何?”  

  陆老板连忙点头,“好的好的,三日后一字阁再见。”也是和一字阁合作几年了他还是很信任一字阁的,“那就劳您多费心了。也还请之后代我向阁主问声好。”陆老板话虽这么说其实他可是从没见过这一字阁的阁主,当然不只是他,几乎这个商业场都没见过,这是继天下第一阁的阁主又一个只闻未见的商业奇才了。  

  木葵和这位陆老板的讨论多多少少的还是给旁边的人听见一些重要的没有但是这一谈可就又掀起了话题,这一字阁的阁主是谁,继而新一轮的话题“天下第一阁的阁主是谁”。木葵也是在寻找着天下第一阁的阁主,毕竟小舞这回给了她最大的任务就是这个了。且不说阁主了,木葵现在只想找到这“天下”的人,关键是她这要求放得低成这样了也还是没半点风声透过来。好歹给个小卒吧!  

  当然不是只有她在找,几乎所有人都在找“天下”的人!一字阁她一早就暴露了,这找上她想要谈合作什么的自然不少,但是她在这圈子是出了名的冷美人,“冷气”释放起来也是冻死一大片的,重点是木葵这会儿偏偏还把“冷气”调到了最大,可怜了木薇娃娃,一边看帅哥还得瑟缩这身子,哈喇子都快冻成冰了!但奈何无奈啊,只能抱着刚上桌的热酒壶取取暖。

第一百四十七章 盛典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