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九章 盛典七

    149  

  “OMG,OMG,OMG!”  

  舞依炫真的不敢相信玉无双就这么跑了上去,她被震撼到了,她的认知里玉无双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绝对!完全被吓得不知道怎么表现了,现在舞依炫完全是呆滞,一切像是被定格了。  

  当然,唐希也绝对是这里面的一员,不过他表现得更多的是他似乎错过了什么,不像是舞依炫除了惊讶还有欣慰,但是他更多的是惊讶,疑惑还有担心。二话没说唐希就站了起来要向舞台走去,舞依炫自然也站了起来,凤沐璃也被拉了起来。第一个最先出去了当然是凤沐清。  

  台上的人,玉无双大概也是有些混乱,不知所措,或者更应该说他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不是顾及场合的人,或者说顾忌。  

  之前他坐在后面一早就看到了凤沐心的到来,或者说要比其他人更早,她看到小舞很开心,相互调笑着,但是他看得到,他看得到她的不舒服,不情愿,他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他不喜欢看到这样的凤沐心。但是...至少当时还是有生气的,他本来踏出去的右脚还是缩了回来。  

  可是看到她站在台上的那一刻,他知道完全不对劲,且不说她弹奏过给他听,她的状态她的表情她的手法完全不对,他只看到了她的迷茫,害怕,当琴弦断掉的一刻他心里的弦也崩到了极限,脚下生风一样,他希望去看看她......  

  “不要怕,没事的。”玉无双一上台就开始找瓶瓶罐罐了,对,他一早就发现了,凤沐心那些被割下的小口子看得他很是心烦,出了一身的汗,找了好久才找到,但其实不过十秒之余的时间。拿过凤沐心的手就开始涂擦也没再说任何,只是认认真真的擦药。  

  凤沐心本就是惊慌了,看着台下的人,他们有失望的,有厌恶的,有嘲笑的...不停的议论着她,嘴巴上和别人说着话但是眼神却是不时看向台上的她,评头论足。她没有听清过他们的言论,但是不会是好话,她清楚。环顾四周,看着一张纸面容精致姣好的脸庞,此刻她却觉得是那么的可怕,那么丑陋,他们的脸似乎都在朝她冲过来,压住她。  

  她更加不敢看她的正前方,母妃的表情她不敢看,也不想知道,她希望有人来救她,把她从这个台上领走,因为她似乎走不了了,她只能抓住一些东西确保着扑向她的都是假的。  

  或许是心底的祈祷成功了,她似乎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那个“朋友”的声音,她原以为会是...抬起头来却是,一个,一个完全没见过的面孔,可是声音?这副陌生的面孔又说了一句话,她可以很清楚的确定这不是幻听了,真真切切地是那个声音,但是这张脸?  

  她的手被他牵了起来,他不再说话了只是很认真的给她擦药,她似乎也没有了之前的情绪,很安静,她注视着这个男人,脑海里却萦绕出另外一副面孔...“你...”  

  “妹妹,你没事吧?”凤沐清一把拉开玉无双丢在后面,凤沐心完全怔住了她依旧看着那个男人。凤沐清则是护妹心切,抱住凤沐心哄说着,“没事了,没事了,哥哥带你下去。”  

  “父皇,心儿似乎受了惊吓,也受了伤。还请准许儿臣把心儿带下去。”凤沐清扶着凤沐心,重点咬字受伤这一点,回眸看了一眼玉无双。  

  “恩,快宣太医看看。”锦皇也是爱女心切,他哪里会看不出自己女儿的不对劲?何况她还有这个娘亲?“你也快去看看吧。”低头就看见淑妃素白的手绢上浸染了“朵朵红梅”,又是一份叹息。  

  “臣妾谢恩。”淑妃依旧是优雅有礼地退了席。可是这刚刚离开众人的视线立马撩起裙摆赶向内殿,这种事情一次足够了!对她来说真的足够了!  

  “心儿,心儿?心儿呢?”失了冷静的淑妃也只是个担心子女的母亲。  

  “娘娘,公主他们在那里!”宫女完全追不上淑妃,看着判若两人的主子也是吓了一跳,看到六公主立马反应指向内殿的一个房间。  

  淑妃立马顺着宫女的手跑到凤沐心那边,“心儿,娘亲在这里,别害怕,别害怕...”她抱紧了自己的女儿,一丝缝隙都没有。其实真正害怕得是她。  

  “娘亲?”凤沐心傻眼了,但,下一秒抱住自己娘亲痛哭流涕,原本还是打转的泪一涌而出。  

  凤沐清也算是欣慰了,他就在旁边,拍拍她们的肩膀,“好了,都别哭了,不是什么生离死别的。”  

  舞依炫可算是见识到了,毒舌这家伙这时候还要投一把毒是吗?  

  “娘亲,我还以为你和哥哥都不管我了。”凤沐心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了,太让人窒息了。  

  淑妃擦了擦自己女儿的泪水,慈爱的笑了笑,“傻孩子,我们是你最亲的人,怎么会不要你呢?”不管怎么样她的孩子这一关过去了。  

  凤沐清扶起两个人,又朝着别人喊道,“你们几个先出去吧,太医来了就说不是什么大问题让他复命就这么说。”  

  “是。”几个宫女太监弯着腰低着头退了出去。  

  房间里面只留下凤沐清母子三人,还有舞依炫一行四人。  

  舞依炫率先开了口,“我想你们几位还有不少的私房话要说我们就不在这里碍事了。沐心好好听你母亲和哥哥说,他们都是为了你好的。千万别任性的误解了。”  

  “顺便提一句,我也是可别忘了!”舞依炫小俏皮了一下,“这是你的琴,我放在这里了。淑妃娘娘我们就先退下了。”舞依炫也稍微学着宫女的样子准备告退,当然没有那么卑微。她的主要目的是赶紧把玉无双带离现场,别误会,是要好好盘问一番。  

  淑妃想要看得人太多了。她是见过舞依炫的,这孩子的确是善解人意,她很欣慰他们兄妹有这么个朋友。还有就是这几日闹得沸沸扬扬的五皇子凤沐璃了,还有那个唐家九公子唐希。这最后就是那个率先冲上台上的那个男子了,淑妃回头看了一眼女儿,女儿正看向那个男子,但是精明如她一眼就看出女儿和这个男子似乎不认识。  

  但是心儿可没有对一个陌生人的触碰感到安心的,是她的女儿她自然了解,刚才她的视线没有离开过她,可以看出那名男子的一出现便让心儿平静下来了。可是事实又是这么的矛盾,她待会得好好问问沐清了。  

  “你是小舞吧,真是个好孩子。现在不方便你也理解,下回可要让心儿把你带到我的宫殿里来好好说说话。”淑妃真的是很喜欢这孩子。  

  “恩!好的,娘娘我们就先走了。”舞依炫很是理解,拽上玉无双就要往外走。  

  凤沐璃也向淑妃点头告退,唐希也拱手退下。淑妃也向凤沐璃点点头,这孩子和蓝可长的真是像!  

  母子三人也有了说话的空间,一行人也是回到了座席上,之前的骚动也被安抚下来了但是这人多口杂话题还是在继续。舞依炫这才发现木蘭不见了,“木蘭呢?”这是皇宫,她不放心任何一个人在这里掉队。  

  “大概是去方便了吧!木蘭可比你让人放心多了。”唐希说着把玉无双一把安坐好,一副审查的架势,“无双啊,还真是看不出来啊!”  

  舞依炫哪里会不凑这个热闹,一早就坐在了玉无双的旁边,和唐希左青龙右白虎的把玉无双放在中间,“无双哥哥,您今天可真是真男人!”当玉无双冲到凤沐心前面的时候真的是她认识这么多年以来最男人的时候。台上那个漂亮的女孩的窘迫和害怕谁看不见呢?但是在这种场合下玉无双竟然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而且抢在了凤沐清的前面,完全帅爆了好吗?  

  “你说的好像你和我不是一个性别似的。”玉无双显然心里的石头放下了,也开始撒开欢吃了起来。她的母亲和兄长在里面会好好的和她说的,看她的情况应该没什么事了。  

  舞依炫乍一听这句话还想没什么,但是这凤沐璃和唐希都笑了起来就意识到了,“我是穿罗裙的,你是近视一千度吗?”玉无双还是吃吃吃,完全不鸟她。  

  “炫儿,这个问题看来我会好好考虑让你穿回罗裙的问题。”凤沐璃点着下巴一副很认真思考的样子。  

  “我看也是,你的自觉一向不高的。”唐希自然不会落后,笑看凤沐璃又转而看向有些抓狂的舞依炫。  

  “你们,你们太坏了。”她是个妹子,是个妹子绝对的,板着脸看着他们。  

  接着转过头,苦巴巴的说,“凤沐英他们欺负我。”小英子是个好人不会欺负她的。  

  凤沐英也听见了谈话,“他们人多。”潜台词就是咱们不是对手,所以别反驳了。因为他觉得也是的!  

  “你你你...枉我多年对你如一,节骨眼上你居然缴械投降!”这个叛徒,“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砸吧声在舞依炫清晰可闻,食指指着这几个男的,果然男的都不是好人!  

  换好衣服的四公主凤沐桐也落坐在的上席,“二哥,看起来那边的那个女孩不简单啊。”她没见过这个孩子,不过竟然能让这么些男人绕着她不是简单的人。一向清雅的七弟还有连刚回京都的凤沐璃都扯上关系,到底什么来头?  

  “四妹看的精准。这个女子不止和这几个人有关系,和三弟还有六妹都亲近的很。”凤沐景放下酒杯,鹰眼看向凤沐璃这边。  

  “什么?哼,也不奇怪那两兄妹和这种低贱的女人会在一起来往。”凤沐桐嗤笑,“不过这女的到底什么来头?”  

  凤沐景晃了晃玉杯,“没有,没有任何背景。如果硬要说的话,就是和灾星有些关系。和父皇还有点关系。”  

  “不会是那个灾星的妹妹吧?”凤沐桐一惊,难道她也是父皇的女儿?还是前皇后的女儿?不会吧!  

  凤沐景笑起来,“四妹真是有想象力!她是十年前的在皇祖母寿宴上被毁容的孩子,代替灾星受刑的那个孩子。”

第一百四十九章 盛典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