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许愿石还是什么

    139  

  “蓝家小子(又一个称呼),哥哥我长得这么帅气,你这是干什么?”说着就朝蓝若愚走过去,这前者进后者就退,退就算了还拉着玉无双一起走。两个人就围着玉无双开始转圈圈,可是苦了咱家小双子了。  

  本来没什么大碍的,他俩转就转呗反正他无所谓,可是这嘴巴一空下来就不行了,本来已经碰到嘴巴的食物就这么一溜圈的转走了,这一转又回来了,这一转又走了......“快把吃的给我!”第一句绝对不可能是你们俩个都停下来!  

  “你让这家伙别追我我就给你。”  

  “小不点(又一个)你不跑我哪里会追啊?”这个形象不改是不行了,他完美的人生可不能留下这个污点,坏了他唐九公子的名声!  

  “你不追我就不跑喽。”转转转...  

  “你不跑我就不追喽。”转转转...  

  “哎呀....”滚啊滚,滚啊滚,一个团子,两个团子,三个团子...排排滚...  

  “你!们!两!个!”玉无双一把抓住还在转圈的两个人,这下老油条唐希是暗叫惨了,至于不是很熟的蓝若愚呢,虽不熟但也知道情况不好了。“糟蹋粮食天理不容。”说时迟那时快,袖子中滑出小瓷瓶,朝空中一撒,“一闭嘴,而停手,你们现在只能直线走路了,现在先想好怎么走吧。”大袖一甩,帅气的走带前面去了。  

  剩下两个大眼瞪小眼的,不过这老油条就是老油条一早就顺走了唐希的解药,但是哪知道阴沟里翻船这家伙竟然弄了这种药这药也吃不了啊!无双啊,你倒是说个明白,这玩意啥时候消了啊?跑什么?完了怎么走路啊!  

  “对不起啊。”刚走就撞上人了。唐希一贯的惊艳气派,道个歉也是尽显妖孽本质。这不被撞的姑娘两眼桃心,“没关系。”如果没猜错的话,下一句就是多撞撞就更加好了。  

  至于咱们小愚儿就,就比较淡然了,反正他就是这么走了,而且还没了那个杀人狂,刚刚好,“小舞姐姐等等我。”哎呀,说不出话!很正常的蓝若愚就是更加的哑巴了,平常的缓慢版。  

  舞依炫和凤沐璃他们几个早就凑到人群里面了,“还好,故事刚刚开始。”  

  “舜粲哥哥,那个石头好漂亮啊。”蓝若昕第一次见到这种石头,好特别啊。  

  舞舜粲怎么也是有见识的人,这点东西还是知道的,之前前往月国的时候也没忘记去见识一番传说中的忘川河的石头,“这是月国特有的一种石头,只在月国叫做忘川河的河里才有的。”  

  “是吗?忘川河,似乎是冥域才有的河。”蓝若昕在杂史上看见过这条忘川河的记载。这是死人才会去的河。  

  舞舜粲本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前面的小贩的声音盖过了,“大家都过来看看。我们月国的泪石,千百年来只在那条上古年间就存在的忘川河里。这石头在月国虽不是稀罕物了,但确实不是寻常物。相传千年前一位女子所结下的泪水而落入这忘川河里的。”  

  “这石头大家也都看见了不和一般的石头一样,它通体晶莹,明亮如珠。而且最重要的是若是捡到了那女子结下泪水的那一日的泪石那便是一生福泽享用不尽。上有官拜高品一世显赫,下有百年长寿一生平安。基本上得到者,夫妻则恩爱一生,想权者则官名显赫,想寿者则长安一世,想富者则家财万贯。”  

  “当然,若是普通的石头也是能够辟邪挡灾虽没有前者的那么好但是也是不错的。不过这里这么多石头也必定有几块是那一日的,得到的便是有缘者。”  

  小贩说的也是天花乱坠了,但是这封建时代就是有人信的,不过也有人提出了问题,“那个女子是谁啊,怎么她的眼泪有这么大的神奇?”对啊,是谁啊?  

  这时候小贩倒是神色一凝,低声说道,“有人说她是神的主宰。”  

  一句话后又停了停,眼睛亮极了茂密的胡子下面的嘴巴又动了起来,“也有人说她是魔界至尊。”那神秘让人不禁心下一惊。“千年前,她被称为异类,一个不被接受的异类,可是却是这样一个异类拯救了天地。你们知道她为什么会流泪与忘川河里吗?”  

  “为什么?”男男女女都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舞依炫都想上去动用武力了,说话大喘气真是要人命啊!  

  小贩捏了捏胡子,“因为她身在忘川河了。”啥米?说的什么玩意儿?这会不是只有舞依炫想要动用武力了。“快说啊,别卖关子了。”  

  凤沐璃可是被他家炫儿的可爱心上轻快极了,又上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小璃子待会我要是要动手了你可得拦着我。”舞依炫说是这么说已经在撸袖子了,这老家伙倒是还想不想买东西了,本来准备买的,这说话断断续续得急的牙痒痒。  

  “好。”凤沐璃应完又说,“我动手就好了。”  

  舞依炫点点头,小璃子果然很上道,“不错不错,回家给你好吃的奖励你。”够不到头,舞依炫就简单拍了拍肩膀。做完就快速的回头听故事了,说归说还是比较想知道那女子怎么样了,尤其是他说那个女子是个异类的时候,就好像是之前梦里面的那个女子,脑海里突然显出了那个女子,那个女子的落寞,这不一细想就连带着感情也出来了,呀,鼻头都酸了!真是的!  

  舞依炫拱了拱鼻子!敲了敲自己的头,瞎想什么呢?  

  不过这边上的凤沐璃被“撩”的晕晕乎乎的,心里痒痒的,酥酥的,感觉很奇怪,比不上在阳城的但是也够轻飘飘的了。光线不好,也没多少人看见这少年的脸上的粉红。心里只想着回家以后了....(所以果然还是舞依炫的等级略高一些)  

  “忘川河上的人都是要去重生再来的,那个女子亦然。但是那忘川河边来往的人,前世缠身,死亡临身无一不是愁云惨淡,喝了孟婆汤前尘尽散,踏入忘川河铅华洗尽,犹如初生般纯粹,等着投胎,哪里会有什么表情感情啊。”  

  小贩又顿了顿,不过这回是不敢停的时间长了(估计是不少人已经开始光膀子了,手上比较沉重——有板砖),“唯有一个人却始终是微笑的,忘川河边都是前世冤孽而伤心,她却微笑着流着泪水,眼角滑过落入这忘川河了,那时候的人都以为是什么宝石落入了河里,在冥界的人亦然。等到了月国忘川河有浣衣女发现河里多了不少的如宝石的石头,才知道那泪水化作了的石头留存于忘川河。”  

  “而后不少人捡到了石头,一夕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了不得了的人,各自的心愿一一实现,所以这石头又叫做心愿石。所以月国上下发生了忘川河抢石事件,月国上下的人几乎全去了那里捡石头,发现这石头怎么捡也捡不完,但是有许多没有那么大的神力,很多人也就放弃了,也说谣言毕竟是谣言。但是每一年又有不少人因为捡了石头而心想事成的,便知道不是谣言而是真的。这才发现原来有神力的石头只在某一天才有,但是奇怪的是捡到的人谁都不知道是哪一天捡到的。”  

  “所以后来我们月国人也就顺其自然了,毕竟这石头既好看也能够辟挡灾,所以几乎人人都有一块泪石。当然也总有些人碰到心愿石。怎么样,各位客官不如买一块回去,说不定下一个幸运的人就是你。”  

  不得不说这小贩还真是有头脑,说故事之余就把石头卖了个精光。  

  “若昕想要吗?”舞舜粲看着旁边的小妮子倒是兴趣很大的样子。  

  蓝若昕其实不是特别想要,不过单看这个石头倒是好看的紧,还有就是,“我觉得这种销售手段还真是不错,下次我也要叫人想想小故事加进去。”原来思考了半天,这小妮子就想来这个了,看样子得好好培养一下,低头凑到脸边,“若昕要不要买一颗,许个百年好合的心愿呐?”  

  “你!”几年不见怎么舜粲哥哥就变成了这样子啊,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很正直的人,那里会说这些油嘴滑舌的话。其实想想,这一次舜粲哥哥来京都真的很让她措手不及。  

  因为,来的第一天他竟然就告诉她想要和她在一起,他是来兑现三年前的话的。两年前,爹爹又去了一次北国,这次他们全家都去了,祖母很是想念姑姑所以也就去了。祖母也就问起了舜粲哥哥的婚事是否有着落了,舜粲哥哥竟然说有了意中人。当时的她躲在柱子后面偷听到了,姑姑也高兴坏了忙问舜粲哥哥是哪家姑娘。她盯着舜粲哥哥的脸,没错,是真的,是真的有了喜欢的人,那样的高兴,从眉毛眼睛,嘴巴,都好像是在诉说这是真的。  

  她没见过舜粲哥哥说起一个人来这么的神采奕奕,她听到他是这么说的,“我在等她长大,放心吧,她一定会是我们舞家的人。”未及弱冠的少年说这话那么的自信,他每一方面都很优秀,但是很明显在这一点上面势在必得。  

  祖母和姑姑调笑道,说他真的和他爹一模一样,惹得一众哄笑。但是她却没有任何想要笑的意思,一点都没有。  

  第二日,她就见到了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少女,那个少女很明朗,很美丽,很自然地和她的,不,只是舜粲表哥,打闹谈笑。  

  “这位是?”少女见到了突然闯入的她,一脸笑意的问着身边的男子。  

  没等他开口,她自己就说了,“我是他表妹,你们聊我就先走了,姑姑有事儿找我。”他一皱眉头,似乎看出来有些不对劲,拉住了她,“若昕,这是赫连娜。”  

  他没问她而是介绍了那个少女,对呀,小舞说了她是最沉稳的了,她脸上的一切应该早就藏了起来,他哪里会看出来?她用了自以为最为沉静的嗓音说道,“表哥,姑姑还等着我呢,就先走了。”不轻不重地褪下抓着她手臂的手,向着那个明朗少女点点头,端着手自以为很端庄走了。  

  五官似乎都闭塞了,只留下耳朵,拉长了一般的听着后面传来的轻声低笑,那些的自以为不过是狼狈。  

  “她就是蓝若昕。”  

  “是啊~”

第一百三十九章 许愿石还是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