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 奸情的味道

    133  

  “记住,今天把所有的新品全部上架。把之前的旧品...”蓝若昕正在和伙计说话,两个鬼鬼祟祟地家伙就闯了进来。  

  “啊,若愚啊,有新品上市。你说今天店里的味道,似乎不大一样,我好像闻到一股不太一样的味道。啊,你说说会是什么呢?”舞依炫站在蓝若昕不远处大声地喊着,小眼神不时地往那边飘啊飘。这姑娘果然满面春光!  

  蓝若愚也假模假样地站在边上,“这个问题有点难,我之前好像闻过的。一般只是在北国闻见过,今个小舞姐姐你一说我也觉得这股熟悉的味道在这里也有。”等着吧你,蓝若昕!  

  蓝若昕已经准备抬腿上楼了,这边一听这俩又闹幺蛾子了,不用问,死小子肯定是一大早就去了璃府。“你们两个给我上来。”趁着这俩货没闹出什么赶紧遣上来。  

  “是,大掌柜!小愚子上楼。”  

  “是,大掌柜!小舞姐姐,我估计一定是掌柜比较清楚这是何味道!”  

  噔噔几步俩人就跟着上了楼。这在楼下点数的木葵还有帘子后面的木薇也走过来,“这是怎么了?那俩人有闹腾什么?”  

  “谁知道!”这边正准备继续点清货品的,木葵转念一想也蹬蹬蹬的上了楼。  

  留下木薇还没反应过来,“等等我啊,这发生什么了,你也往楼上跑去。”蹬蹬蹬的也上了楼。  

  “说吧,你们俩想干啥。一切以蓝若愚所说的全都不会作为真实资料来处理。还有一切关于我的隐私问题拒不回答。开始吧。”蓝若昕一个转身,湖蓝色的衣裙打了一个漂亮的圆圈,高傲的下巴更为这女王范的拒不回答打了预防针。  

  “你表哥叫什么名字,他是哪的人,多大了,干什么的,长的怎么样?”说问就问,这几句完全符合要求。  

  “你确定这没从这混小子的嘴里得知?”她就不信了这小子一定是告状去了,家里的人都站在她的一边,估计也就只能找上小舞了,竟然还利用舜粲哥哥!  

  “这家伙,你也知道。说的不清不楚的。所以到底是怎么样?”刚拍了蓝若愚脑袋一掌,立马变脸“逼问”,这便是名副其实的八卦脸。舞依炫其实上面的问题也差不多知道个点,但是吧你介绍一个人的时候,正是最能体现一个人对这个人的评价和看法,不自觉的就会流露出重要的信息点,看似简单的问题而在回答的时候往往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说吧?你也知道不说我是不会放人的。”咱有时间耗着。  

  “这股奸情的味道越来越浓厚了。”  

  哎,完全被蓝若愚牵着走了,小舞你也有糊涂的时候。“他名唤作舞舜粲,是我小姑姑家的儿子,现在和我姑父一家住在北国,据悉比我大上三四岁。他是北国有名的青年才俊,很受器重。样貌的话如果形容的话人如其名,颜如舜华,粲然如斯!”想来这八个字足够形容舜粲哥哥了,不只是外貌。不知不觉得她的眼前就浮现出了舞舜粲的样貌,和她谈吐时的话,向她一展笑颜的时刻,还有牵住她的手的一刻,还有昨晚的...  

  “(*@ο@*)哇~”蓝若昕抚了抚胸口,这两张突然放大的面孔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吓死我了。”  

  “根据这位姑娘的病状,我来分析一下。”舞依炫起身假推了一下虚无的眼镜,怎么着也得先摆个柯南的样子啊,“瞳孔放大,眼含春水,嘴角上扬弧度在四十五度以上,鼻孔微张,毛孔收缩较大,整个脸色显陀红。加上有着不正常的放空状态。小愚童鞋你来总结一下。”  

  小愚童鞋也负手在后,一脸的假正经,“据上述分析,思春!”  

  ......倒是明了!  

  舞依炫这把不仅摸了摸下巴还顺带拖长了,“说得好,说得精辟!”  

  “您也分析的透彻啊,在下才总结的到位。”蓝若愚一个劲的拱手谦虚道。  

  只见面前的两个人倒是谦虚的火热,“你们俩够了没?”一眼被看穿的蓝若昕早已不是陀红色而是满江红,思春?是吧!  

  “我还有事,我家木葵叫我下去和她商量一下。”舞依炫脚底立马抹油要逃,这都得到想要的了还不走?这个倒是逃得掉了,另外一个就走不掉了。  

  “若愚你想要去哪里啊?”一把抓住蓝若愚后面的长缎带,若愚不喜欢束玉冠偏爱用缎带束发长长的托在后面,而舞依炫也是一贯的马尾示人而且不长这成为蓝若昕没抓住的主要原因。  

  饿狼似的眼睛不由得发光,“小愚童鞋,我们来讨论一下关于学堂老师有没有好好地教导你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能说。就思春二字来指点你一二吧。”  

  走到门口的舞依炫身子已经在外面了,只露个头在门缝,两只手抓着左右门,蓝若昕一个“慈爱”的眼神扫过来,“您忙,我会带上门的。”说完,啪的把门关上了。  

  “哇哦,你们俩干什么?”出门就遇见正在门上偷听的。  

  “你摔门摔得那么重干什么?脸都痛了。”木薇揉了揉脸颊,“你们谈了什么,那个舞舜粲是谁啊?”又是一张八卦脸,不过这张明显来的自然多了,看来熟能生巧啊!舞依炫觉得自己还是不大能表现的出木薇这副眯眼奸笑的嘴脸。  

  “干你的活去。在老板面前胆敢如此旷工。”舞依炫拽一把,“别怪我没提醒,里面正进行家庭教育,有本事你继续再呆这里!”别怪妹子我没提醒啊。  

  “...”一阵风旋过门口的两人,“好快!”果然若昕的残暴大家都知道。  

  舞依炫也推搡着木葵赶紧下去,以免若昕一个门打开抽了一个人过去。不过她倒是好奇木薇过来就罢了,木葵怎么也会过来?  

  “别想了,我对这种事情本是没兴趣。”撂下这句话,打开手中的本子继续记录。  

  额,好吧!“小舞,说说呗什么事?”木薇又飘了过来。  

  “待会吧。”她得鉴定一下小愚童鞋的伤势如何。“其实我也是听若愚说的。不是很清楚的,不过绝对是你想的那样!有奸情!”抛了个眼神,八卦大神迅速领会。  

  楼上的小屋,“好了,有什么感想现在可以做一个最后的总结了。”这边翘着二郎腿,下巴微抬,眼神却是瞄向下面的一副女流氓的样子。  

  “作为一个好孩子是不可以说这等污言秽语的,更加不可用来说家里的人。对姐姐要尊重,对粲哥要尊重,最重要的是不可以向任何提起蓝...”  

  “恩!”上扬的语调。  

  “姐姐和粲哥的事情。除非他们自己说明,否则今天的惩罚会是十分之一。”白面小生这就变成了青紫人儿(都藏着呢),别看蓝若昕弱不禁风的闺中女子其实不然。  

  “对了,别想着再耍小心机。你今天前脚一走我就让下人把你的房间的东西归置了一下。这也算是前几天你把我房间前的花圃和院子毁掉的一点点回礼。对了,还有就是小舞不在的那几天,你在家胡闹的事情我因为不想让爹娘烦心就没说了。”  

  臭小子,真的得好好的治一番了。看着单纯无害,实则狡猾至极。对,她这弟弟是不谙世事,和别人相处也有些困难,有什么事大家也都护着帮着解决。但是做得过了,利用自己的无知而去一而再再而三的那就不得不理了。虽说不是什么大事,他聪明能把控好,但是万一那天疏忽了,又怎么办?  

  还好,他也只是单纯的觉得心里委屈,做的事没有什么恶意。但是这拿东西乱实验就有些不好了,真怕那天他把自己家给弄没了。所以昨天趁着他在祠堂,把那些个东西都收了起来,至少这些天不准在家弄了。她可不想在这几天还给父亲添乱子。  

  “有异议吗?”  

  “没有。”很明显不甘不愿。  

  “唉,姐姐知道你委屈。但是你自己想想你是不是有错。我今天就借此机会好好说说。我说了多少回了不准在家里面做实验,不准拿人来做实验。这很危险的,一旦你把控的不好,是不是要别人陪葬啊!你喜欢这些但是在一字阁地下室不是有给你试验的地方吗?”  

  “再来就是不准再把你这种和喜欢的人说得快一般的人就说的慢或者是置之不理的毛病拿出来了,这是对别人的不礼貌。不喜欢你可以不接触,但是你不准再有这种古怪的表现。这会给很多人带来麻烦的。”  

  “还有像这种利用小舞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没有人喜欢被利用。”没有造成多大伤害的利用,利用本身也是一种伤害。  

  “懂了吗?”娘亲身体不好祖母年迈,父亲因为官职经常在外奔波。自从她遇见小舞之后,愈发的觉得自强自立很重要,所以她决定管理蓝家事物,替家人分担。而弟弟的教育也成了她的头痛的问题,虽然本性纯良可是性格古怪确实让人头疼。  

  “恩。我以后不会在家里面实验了。也不会利用别人了。”第一次和蓝若昕这么的认真谈话,蓝若愚着实有些被威慑到。其实蓝若愚的潜意识里蓝若昕的辈分远远高出姐姐,很多时候他都会听。虽然很多时候都是嘴巴上应着心里反驳。看得出这次她真的有些生气了。  

  “但是其他我只能尽量了,这个已经成为了我的本能了。再说了没了,我就不独特了。”蓝若愚还是要抢回一点权利的,“小舞姐姐说了,独特的我才是最好的。我要做独特的自己。”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倒是亮晶晶的。  

  说到底也还是个单纯的家伙,“好。就做你自己吧。”这希冀的小眼看的蓝若昕差点噗嗤就笑了。“因为我是你亲人,他们是你朋友才会忍让,对你友好。但是身为同样境地的你也应该做到如此。”  

  “论聪明我还是不如你,所以这些你应该都懂。”蓝若昕也站了起来,“走吧,估计外面那几个生怕你快被我打死了。”  

  蓝若愚显然还在缓冲,微愣,“哦。”

第一百三十三章 奸情的味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