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这一晚

    129  

  舜粲?完了,这本来想着和祖母说会话心里的小鼓就会平静一些好让她看起来自然一些,这下好了,真的是说起来了,形象全毁了。舜粲哥哥一定觉得她是个骄纵爱撒娇的人!完了,这下心里面更加“打鼓”的起劲儿了!  

  她得端正起来,对,稳住。她偷瞄,偷瞄,偷瞄,咦,怎么黑了,这不是灯火辉煌来着的吗?谁啊,这么碍事儿!眼睛一上,脸上不爽的表情一扬,“干嘛?”死蓝若愚,挡她干什么!  

  “老姐,以后别和木薇姐老呆在一起!”这蓝若愚一副嫌弃的样子。  

  “怎么了?”若昕还没听出来,为什么?  

  “我知道粲哥好看,你也要收敛一点吧!”说完还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副很失望的表情。这一转头立马阳光灿烂,“哥,咱去那边吃饭。”如果说蓝若愚像一种昆虫的话,比较像鼻涕虫,超粘人。  

  蓝若昕可不是像舞依炫一样,遇到这种事装作失忆就好,除非她在意的人当面说出,否则旁人说出只有一个下场。“啊~,我的小腿肚子!”蓝若愚左腿一虚,痛的差点跪地,当然火冒三丈,可惜这是在又一个让他生理反应急剧回升的人面前,忍住,不发火。私下处理就好!  

  “蓝若昕!”小爪子偷偷地递了过来。  

  蓝若昕一个转身,“舜粲哥哥,我们去吃饭吧。”叫你多嘴,踢不死你!  

  蓝若愚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姐姐嘴巴动来动去的,“你!”奈何自己一个字虎不出。只好小脚一跺,面上却显着笑容,蓝若昕你记好了!  

  “走吧!”要是几年前她还会一把揽住舞舜粲的臂弯里,她本是顺势自然的准备揽上去却在最后一秒收了回来,她长大了,不能像以前一样了!  

  “怎么了?”  

  “没事!”蓝若昕正准备把双手叠加放在腹前,却突然被一双大手给握住了,“怎么停住了,舅舅还在等我们呢!”  

  “啊!哦!”蓝若昕目光可是一直在手上,这是怎么回事,舜粲哥哥牵了她的手!牵了真的牵了!不对她的反应,不对啊!  

  “小迷糊想什么呢,走吧。”舞舜粲直接牵着蓝若昕往前走了去,心情似乎大好。她这是长大了,知道害羞了!回想以前,可是见到他恨不得粘住他不放,就像是升级版的若愚,几年不见倒是害羞了?他可不喜欢小若昕害羞,至少在于他保持距离这一点上不允许,其他的倒是乐见,当然是对他的!  

  蓝若昕完全是被动,小鸡啄米的点头跟着舞舜粲过去。至于后面就是若愚小朋友不知道是先顾得那只腿比较痛了,都欺负他,他要和,和,和...  

  没人能告状了!呜呜呜...小舞姐姐,若愚心里苦啊!  

  这个晚上注定不是平静的一晚,对任何人都不会是。  

  京都唐家  

  “爹,这个事八九不离十了。”唐家家主唐庭威看着面前的人说。  

  唐家老爷子这几年身体也是大不如前了,因为以前的伤病发作现在不得不坐在轮椅上,但是心境倒也是想开了不少,“嗯。”  

  “要不要...”  

  “这个事你就别管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希儿如果还愿意承认你是他爹也就罢了,若是不承认你也别多计较什么。毕竟你没理。希儿这些年也肯定是受了不少的苦,我们本就没在他身边照顾过,也就别去给他添麻烦了。”  

  “让你那妻房最好别惹事生端。最近的五国盛典即将举行了,你把这皇宫还有各使臣驿馆的防护措施做好了。这是你的本职!好了,我这老身子骨也受不住了,我要歇了。”唐家老爷子调转轮椅朝着里边过去,没在和唐庭威说半句。  

  唐庭威见状也就作罢,给老爷子带上了门也就走了。他心里也想着罢了,还是五国盛典为先。这来的人估计有不少的皇族子弟,这下保护安全又是个大问题。哎,头疼啊!  

  唐府其他地方也是乱作一团,这些年府里就没消停过,唐府这里边的大大小小都不是个省事儿的,但是这要是遇上两个字一定是炸遍全家——唐希。  

  在一字阁所发生的事情一早就传遍了整个京都,唐家家主就是想拦着他们家这些人不知道也难啊。不过这些年过去了,大家对唐希的认识原本就是初步的,加上这些年没来往的,各家的孩子也都是皇族的护卫了,倒也只是当个大的名人出现的消息了,感触倒也没之前的深了。可是这大夫人估计这辈子也不会把这个人当做局外人来看待。  

  京都皇宫  

  椒房殿  

  “娘娘,千真万确,说是今个有很多人在宫外的一字阁里看见唐九公子唐希在那里。”叶荷,也就是皇后叶芙自小的贴身丫鬟说道。  

  “是吗?”皇后叶芙还是美貌依在,岁月倒是在她的脸上没有多少痕迹,加上年龄本就不算很大这几年估计保养得也是很好。  

  听到这个消息,唐九公子公子出现不就代表着五皇子的出现吗?怎么娘娘不着急呢?这些年虽说五皇子没再出现,但是皇上对娘娘的态度依旧不好,对,只能委婉到用“不好”这个词儿了。按道理娘娘不该是这么平静呐!但是她也知道自家小姐自家娘娘善敛情绪,尤其是进了宫后她就很少看到娘娘情绪多么的波动至少除了对皇上之外。这次听到这个消息怎么连个皱眉都没有?  

  皇后哪会不知道这身边的人的疑惑呢,但是她手上握了一张王牌,一个足以不会让她觉得凤沐璃会是个多大的威胁的王牌。并且她现在的心思还没那闲工夫放在一个令她厌恶的人身上,她那个不争不抢的儿子也是个大问题。  

  “英儿在哪?”  

  “啊!七皇子这会应该在寝殿歇下了吧!娘娘有事儿找七皇子?”  

  “最近你让人多看着点七皇子,别让他出宫了。各国的使臣估计明天就会陆续到了,让他明天一早到本宫这儿来。”  

  “是。”叶荷恭敬道,“娘娘夜深了,也早些歇息吧。明日怕是会很忙的。”  

  “恩。”  

  揽月轩  

  “你怎么又来了?”慕容澈说到。  

  清风般的男子倒是又笑了,“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我不来哪里会有人来陪你啊?快点腾个地儿!”  

  “这么大的位置还不够你啊。还有谁要你个大男人来陪我啊!”慕容澈嫌弃道。  

  凤沐英一跃坐上了屋顶,“还是你这好啊。”  

  “多谢夸奖。接着请圆润的滚下去。记得出门右拐。”听着这话,他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这家伙把他这地当成什么,茶馆还是酒馆?  

  清朗少年凤沐英还是保持着微笑,“你这话倒是和小舞说的很像,她好像也说过这种话。”倒是很有意思。  

  “是吗?”慕容澈也挂上了笑容。“怎么了,你今天有出宫吗?”  

  “没有,母后看的我可紧了,今天又不知道增加了多少人。明天估计就包围了我也不一定!”虽然开着玩笑,但是清朗少年真的无奈。  

  “同情你。做人质也要好处,没人管死活。”这家伙真是,“听说了吗?今天在一字阁唐九公子出现了。”  

  “想不知道也难啊。这整个京都,或者说整个锦国有多少不认识唐九公子的。宫里面走到哪里都是这个消息。”凤沐英捡了块碎石朝着树上扔了过去,“看起来我五皇兄也回来了。不过这轮不到我担心。”  

  “你母后,还有德妃比较担心一些。你舅舅等等。”慕容澈对这锦国皇族的情势了解的不是一星半点,“要是真的数下来,估计你认识的全部的人有一半以上都是。”  

  “那我开涮很好玩吗?”  

  “恩~还不赖!”  

  “你个...”糟了,他不会骂人。“笑什么笑啊,明天我估计是困难重重,咱们俩得想个法子逃出去。”  

  “不是咱们俩,是你!”这家伙估计明天就是在人海中度过了。  

  “我不管,你得陪我出去。小舞回来都好几天了,我都还没见过她呢。”这几天真的被盯得紧。母后的人到处都是,想出个门都有人汇报。“明天趁乱逃出去,最好了。母后忙着迎接那些外使,发现了也不会大费周章的找我了。何况不一定发现的了我不见了。”  

  “这次的盛典,宴会上不仅仅会邀请达官贵人,似乎在五国显赫的商人都会被邀请的。那时候应该也会再见你所说的的那个小舞了吧。”慕容澈双手环胸,这点还没公布据情报来说是这样。  

  “你,知道小舞的身份。”凤沐英有些不可置信,不过很快的镇定下来。也是,这家伙也不是个什么善茬。  

  “嗯哼,我没说过我不知道啊。”逗逗这家伙也很好玩。  

  “那就好办了,你这么神通广大就帮我把这事儿解决了吧。”凤沐英也起了身,“交给你了,兄弟。”  

  “你...”  

  “别担心,明天月国的使者还不会到。啊,忘记了,您老一定早就知道了。我困了,先走了。”凤沐英就这么如清风一般的走了。  

  至于慕容澈就是被这这阵清风给撒了一脸的尘土,这家伙!说得这么中听他都快不生他的气了!  

  京都巫山  

  “混蛋,又被那个家伙捷足先登了!”高大的身影站在一团乱七八糟的花田里,手上还拿着有着剧毒的花草,却毫不在意,但是这语气足够证明他在愤怒当中。  

  “很少看你生气,这怎么了?”一个窈窕身姿也出现在花田里,不过没有前者淡定了,处处避着这些已经被采摘的不像样的东西,浅笑道,“不会又是被那个人弄得吧。”破坏的够彻底的,这确定是人干的,而不是某种野兽打群架的!  

  “别让我找出那个家伙。”喜欢这些是不是,到时候一定让他“欲仙欲死”!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这一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