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他大概是疯了

    126  

  “要知道,掀开我头纱的人,”女子莞尔一笑,  

  “是要娶我的。”唐希的手此时便悬空在了那女子的面纱前,立即地又给收了回来。天哪,他竟然想要摘下这女子的面纱,他可不是主动接近别人的人,尤其是女人!他是被这蓝花楹的香味给迷惑了吗?亦或是那股蜀葵花的味道?  

  “是在下唐突了。失礼之处还请姑娘见谅!”唐希立刻退后一步,刚才发现他离着女子只有一拳之距。但他没发现的是脚步却是硬生生的退了半步而已。  

  “无碍。公子不是也还没有摘下我的面纱吗?”女子倒是大方得体。  

  唐希突然对这个陌生的女子来了兴趣,“姑娘,是为这花而来还是为这宅子的主人而来?”虽不是深夜但是雅居所在之地不是什么繁华喧闹之地,人迹罕至。  

  “这蓝花楹本是春末夏初之时所开在这京都是没有的,闻有花香便被引了过来。倒也好奇这府上的主人怎么找来的。”女子又伸向那垂下的蓝花楹,“开花时叶落尽,倒是罕有。不是吗?”  

  “是啊,是很罕见。”这棵树的确在京都里没有,甚至是皇宫都没有。原本宫里面是有的,但是后来有人说,这树开花时,叶子落尽了,不吉祥,便给移出了宫。大皇子看其花开的甚是美丽,而且叶子落尽而繁华盛开倒是奇特便留了一棵树,说是很罕见,有种洗尽铅华的意味。  

  “洗尽铅华的味道。”唐希也伸向了花朵,不由自主的说了这句话。  

  “洗尽铅华的味道。”不谋而合的,那女子也说了相同的话。  

  唐希今天倒是愣住了好几次,这下又是,本是桃花眼的,愣生生地睁大似杏仁眼。“你...”  

  女子倒是没有半分的不自在,反倒笑道,“初见的人便可同赏花叶,又说了不谋而合的话语。倒是缘分了。”  

  女子爽朗的笑声但是让略显拘谨的唐希有些尴尬了。他真的是疯了,竟然在想那种事!见女子倒也是个直爽的人,唐希也就丢掉尴尬,“是,称得上缘分了。在下唐希。”不明所以,他想要认识这个女子。  

  “唐萧。”女子敛其笑容,“我的名字。”  

  唐希倒是小惊讶一番了,看样子,她是不知道他是谁吗?不存在之前的和木薇的那种心理,他其实不享受什么虚名,他也只是看木薇小姑娘罢了,既然她好奇和崇拜,自己也想要细细听听这些年小舞和玉无双的事情,这小姑娘既然主动说了,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这个女子听到他的名字没有半点反应,他心里竟然出现了挫败感。  

  “看来我们是本家呀。”她不会是唐家的人吧?  

  唐萧再次笑道,“不敢高攀。我也只是寻常百姓家的女儿罢了。”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女子朝着唐希微微颔首。“再见!”  

  “唐九公子!”  

  原来她知道!唐希回过神来才发现女子早已不在,只留下陌生的蜀葵花的香味,很淡及不上蓝花楹的浓郁,但是依旧可闻...  

  "呵,哈哈..."他是真的疯了吧。  

  才会那么想的,想象一个死去的人,又,又,重新......  

  "快去看看,谁在外面吵吵。"  

  "谁啊,谁啊,谁在外面?"几个身影从大门那边走了出来。  

  "唐希少爷?真的,真的是唐希少爷。唐希少爷!"  

  "少爷回来了!"  

  "少爷您回来了,快点进来。"几个人一齐的去迎上唐希,看起来甚是激动。  

  "大家过的可还好?"唐希早已换上了祸人心弦的笑脸。  

  雅居的人也是听说了唐九公子,唐希回来了。琢磨着主子不日就回来了,正想着,便见着人了。可惜沐艾少爷不会再回来了!  

  璃府  

  "无双啊,你过来帮我看看,小璃子是不是有什么病啊,就这脸色不是有暗疮就是有痔疮啊!"舞依炫实属不明白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这一会功夫脸上的换篇身为女人的她也是及不上的。  

  "你再说句话,我估计你可能要让玉无双给你看病了。"笑脸盈盈,威胁多多。  

  "小璃子好凶啊!"舞依炫也算是知道凤沐璃的厉害,慌忙躲到餐桌上的玉无双身后,"无双啊,他估计是每个月的那个病犯了。无双你肿么看?"不见棺材不掉泪说的就是舞依炫。不过现在她缺的是副柯南眼镜,需要假推一下!  

  "你还不还(烦不烦。嚼着东西口齿不清),我可要纠正你,你得管我叫哥的,别牡丹没笑(没大没小)的。一边玩去,哥哥正吃着呢!"舞依炫拍打了一下他的背,重饭轻友!  

  "咳咳咳,小舞!"上好的鸡块就这么浪费了!败家妹子!玉无双这背上突得猛击,这刚塞进嘴里的东西悉数吐了出来,好不可惜啊!  

  倒是玩的挺高兴啊!凤沐璃这脸色是愈变愈臭了,“木氏那几个都回去了,我也要就寝了。”说实话他倒是还没看过炫儿给他准备的房间呢。有些好奇!  

  木氏,“对了,小璃子,你还没告诉我木莲到底怎么样了呢?”舞依炫跟了上去。“对了,还有唐希,他去哪里了?”唐希也真是的,这里都准备好了,怎么还不在这里住下呢?  

  “炫儿,这是我的房间?”和舞依炫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不过是也要跨一个园子的。凤沐璃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算是近呢还是不近呢?捻起挂在门柱上的写着唐希的小木牌,“我对面是唐希的房间,你对面的谁住啊?”这边的园子是一个小独立体,比不上别院的大,但是别院是几个房间在一起,但是一个小园子就有两个房间面对面的,之间有一个房间大的空地。  

  “没有人住的。无双在我们后面的那个园子比较靠近厨房。”对,是他自己选的,不用质疑!“不满意吗?我觉得唐希作为你的保镖应该要靠你近一点的。不过现在看来是不用了。”舞依炫摊摊手,“话说回来,唐希他去哪了?”  

  “别管他了。我要住你对面。”不是建议而是通知,这不迈着大长腿就过去了,那个挂着凤沐璃的小木牌的房间这厮可是还没进去过呢!  

  “别打开。”可惜已经迟了,舞依炫立马捂住了眼。说她为什么不上前去,还用问吗,里面堆满了杂物,进去要不是被灰尘味呛死就是给东西砸死,毕竟她去阳城之前可是塞了不少的杂物,门都是她踹上去合上的。(舞依炫很是不好意思,只是在那边对着食指对来对去的,以此略表歉意。)  

  “小璃子你没事吧!”灰尘会有点大,但是还不至于吧,忘记了上次人在门口的是荧光粉盒子。这下可是“亮了”!  

  “啪”的一声关门声。夜色中,凤沐璃显得格外的闪亮,“额,你还?”  

  “我决定了还是住门洞的这边比较安全。”本是臭臭的脸好歹是不复存在了。“来人,我要沐浴!”凤沐璃毫不犹豫的回了隔壁的房间。  

  “...”凤沐璃拍了拍身上的荧光粉,小妮子倒是了解他。房间格局算是大的,装饰的也很简约,但是一点也不显得空旷旷的。  

  “房间还满意吗?”舞依炫没敢推门进去,她知道这家伙的洁癖比她要严重得多,这会子估计已经脱了衣服了,光是想想就就觉得充血了,白皙光滑的肌肤同烧制出来的白瓷,还有肌肉(不好意思上次他在抱她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偷笑一会!),她敢打赌一定有人鱼线,一定有的。虽然她个人不喜欢那种肌肉大块的太过油腻的感觉,但是有一点点还是可以接受的。(不好意思暴露本质了!)  

  最要命的就是,他那张倾倒众生的脸了,这个时候再配上那个,哇!她害怕她可能会有点失控!  

  “还不错!”凤沐璃扯起嘴角。手上的动作也停了,毕竟再脱就没有了。  

  舞依炫立马接到,“那就说说,唐希和木莲呗!”小八卦时间。  

  “唐希住在雅居。”凤沐璃略显心情不错了,他打开了衣橱,一瞬间才想起来他没在这里住过怎么会有他的衣服?可是手还是打开了,男子瞳孔紧缩,满满的一橱柜衣服,从冬季到春季,而且好些衣服还有大小不同的号,不过多数是成年的尺寸。  

  凤沐璃拿出一套青色的夏装,这件有些大,他估计要再等些时段才能穿(作者:沐璃还小的,还在发育的说。),又拿出同款的稍微小一号的,比了比,这件似乎刚好。款式倒也算是耐看。她是把她向他要的这么多年的尺寸都做了吗,这些应该是最近的吧。  

  “殿下,小的给您送热水来了。”几个家仆提着热水还有浴桶过来了。  

  “小姐,你怎么坐在地上?”家仆一惊讶道。“怎么了,那么多的荧光粉?您又撒了?”家仆一也看到了这一路的荧光粉,每一次小姐拿出什么东西一定搞得到处都是!  

  舞依炫拍了拍屁股,“没什么。”又被无意间的嘲笑了!  

  恰巧这时候凤沐璃的房门也开了,虽然还是少年的瘦弱小身板,不过凤沐璃的算是健壮的了。“进来吧。”家仆们搬着东西就进去了。  

  凤沐璃顿了一下脚步,“炫儿,嘴角有东西出来了。很脏的。”些许嫌弃的味道,舞依炫拿起衣袖一擦,口水!丢人了!丢人了!不过她没看见的是,她家小璃子的“迷之微笑”。凤沐璃倒是对舞依炫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你别误会啊,我这是大脑皮层不太受控制了,额,额,额是糖吃多了。恩,一定是。你别多想啊。”作为被抓包的人,自然都会看向抓包者的,这一看就不自觉得解释起来了。  

  “我不会误会的,不会误会你是看到了我的上身而流口水的。”凤沐璃不介意继续逗逗她。  

  “瞎说什么大实话!额额额,我是说别误会就好。”这“煮熟的螃蟹”突然就出现了。  

  家仆们倒是成了最淡定的,“殿下,这浴桶以后就会放在您房间里面的浴室了。因为你房间的‘热水器’之前没用过所以今天就给您直接倒热水了,明天的话应该就能用了。而且排水系统也没连接好浴桶所以待会洗完了还请您在让我们过来弄一下。今天还请您将就一下。”  

  “恩,好的。”热水器是什么玩意啊?又是炫儿的杰作吗?他进来也看见了房间最里处的一个独立的小房间,那叫做浴室?  

  “那小的们就先退下了,小的就在外面候着。”小姐说了,殿下不喜欢有人在一边的。他们自然也听了进去。几个人都退下了,就剩下一个人在外面。  

  “炫儿,你是想要进来看一下吗?”凤沐璃还是不忘记再调侃一下的。  

  舞依炫摆摆手,“不用了,这种大事还是让您老一个人独处解决就好。”她家纯洁的小璃子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了?一定是唐希那个风流妖孽男!(唐希再次无辜躺枪)。不过“这只煮熟的螃蟹”看样子一时半会不能够退下了。  

第一百二十六章 他大概是疯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