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慌了

    124  

  凤沐璃站在那树下,这是种在雅居后面的一棵树,没有移进雅居,因为当时这棵树好似快要死了虽然粗大壮硕可是枝丫间花叶几乎没有,正是盛夏的季节它却如同冬季一般凋零。舞依炫却偏偏看上了这棵树,在搬来璃府之前一直说要把这棵树给移过来,没想到真的给移了过来。当时他可不觉得这棵树会是怎么样的。他们还打了赌,看之后这棵树会怎么样。  

  但是他彻彻底底的错了,如果说人们看到璃府的第一眼那必定是这棵树,这棵树足有两层楼之高,但最大的特点便是它如烟花一般,极尽的盛开,极致的魅力,绽放着桃粉色的花,玫红色的花,由浅至深的粉色似乎在这里都能够找到,充满了浪漫的气息。  

  这是夏季最后的盛典了,这棵树似乎不愿意错过,绿色自觉地隐藏了起来,花骨朵也不愿意再羞涩了,盛开的花朵释放最后的瞬间,亦有凋谢者飘零于地面却汇成了最美的粉色海洋。凤沐璃似乎能够想象舞依炫在这棵树下的情景:  

  她推开门,惊奇地发现一夕之间,它开花了,如同烟火一样来的突然却绝对的美丽。她欣喜地小跑到树下,仰着头轻跳了几下,接着双手不自觉地背到身后,仰着头,眼睛扑闪扑闪的眨着,生怕错过哪一朵花绽放的瞬间,嘴角璀璨的笑容没有消失过。  

  少女走在树下仰以鼻息闭上双眼细细的感受它的花香,感受它正在绽放的过程。  

  突然一小片花瓣掉落在她的脸上,没有拿下这片花瓣,映入眼帘的是抹粉色,有着花朵的独特的温度,清清凉凉的。而后花瓣落下的愈来愈多,落在了少女的眼眸前,少女惊了一小下,而后却笑了起来,好笑着自己这样都被吓到了。  

  凤沐璃也随而笑了起来,男子本就有着俊美的容颜,褪下了以往的黑色长衫,一袭白玉色的衣儒,白玉冠束发,一缕黑发落在右额前长至肩上落下,本是谪仙气宇偏生让人觉得隐约着妖孽的妖娆。  

  一旁的风沐清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了,他知道这是他不知道的回忆。他也不止一次的为这棵树而惊叹,它的巨大,它的美丽,它的色彩,今天正是开的灿烂,但他却怎么也不觉得这棵树多么的美丽了。  

  “小璃子,看到了吗?我的杜鹃花。”舞依炫俨然穿戴好了,依旧戴着面具,“看到了吧,有没有被震撼到!”她可是记得那个赌的。也没回个身抬脚就把门给关上了,“小璃子,怎么样你输了吧?”走到廊前。  

  “凤沐清,你也在这等我啊。”舞依炫这才看到凤沐清,“哦,我知道了。咱们待会再说。”舞依炫立马知道了凤沐清在这儿的目的。  

  凤沐清喜忧参半,她第一眼看到的不是他,不是吗?但,他不用开口说她便知道了他的来意算不算是好事呢?面上还是一副清朗稳着的样子,嘴上还说着不相符的刺儿话,“本皇子没那么多时间,快点。”  

  “你这火气大的,谁招你了!”舞依炫也皱起眉头,环扫一下,这只有凤沐璃在这里了,估计是他了,小璃子气死人的本事也还是不俗的,看那家伙笑的。“我们先去前面吧,让大家等着总是不好的吧。”这俩人可都是不好惹得主,切不可以单独放一处。  

  “来次够,迈开你们的脚步。”舞依炫率先走了,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两个人不愉快而伤及她。  

  凤沐璃看着前面那只逃跑的小狐狸,真是一点亏都不会吃的!也走到廊上,“三皇兄,今日倒是很高兴见到你。多谢一直以来皇兄照顾我家炫儿。”  

  凤沐璃向来强势,面对这个人他有必要宣告主权,刚才那房间里所有的他都看的透彻,只有这个名义上的皇兄一进门,他感觉到气氛正在巧妙的改变,不论是他自己还是这个皇兄,他家的小狐狸也应该是感受到了,但是见她那一脸的懵的情况,估计是不大明白。  

  “这估计不用你来道谢。”  

  淡淡笑意,一直是凤沐清的标志,不是唐希的放肆乖张的笑,也不是凤沐英温润的浅笑,也不是蓝若愚的爽朗自然的孩子般得笑,而更不会是凤沐璃那种的,凤沐璃只会因为舞依炫而笑。“你让我感觉到,你,是慌了吗!”是疑问的口语却不是疑问的语气。  

  “不过皇兄也是很高兴见到你,欢迎回来。”至尾还是淡淡笑意。  

  如果这个人自信的话那不需要说任何多余的话,那么现在他似乎知道了一些,最起码对小舞他还有资格。他不会放弃的。  

  语罢,凤沐清先走了,凤沐璃愣了好一会儿才跟上脚步。  

  夏日炎炎却也是到底至末,秋季的风似乎迫不及待似的想要先行占领宣告主权,连累杜鹃花撒满一地,可也落的唯美!  

  "我有点事要说。"舞依炫到了大堂里面围到其中,几个人的头地下围在一起,围成团的形式。  

  舞依炫发话,"我可告诉你们,别给我悄悄地传信给沐心,这几天都记着了。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要告诉她玉无双回来了。"  

  "都明白不?"一脸的小严肃,显然这不是开玩笑。  

  "明白。"都了解的,就算是不了解也都老实的应下了。  

  但是不是说玉无双就是有那么个可能性的失散弟弟吗,蓝若愚就是这么个人,"小舞姐姐,为什么不能说啊…我觉得玉无双人还是蛮好的?"这自从舞依炫回来了,蓝若愚的速度各方面直线上升,就是某些方面还是负数。  

  蓝若昕还是面上温婉脚下狠辣,duang,"小屁孩多问什么呀,记好了就成。"这孩子估计真的不是他们蓝家的。  

  "小屁孩!你怎么好意思说的!还踢我,像不像小孩子啊你。疼死了,都叫你都别踢那个地方了。"蓝若愚也是可怜要是搁到平常早就和蓝若昕动起手来了,奈何为了保持小舞心中乖巧的男孩纸形象忍住,忍住。先揉揉屁股吧。  

  舞依炫也没生气,一副慈祥的模样,月牙笑眼,"若愚乖,这是你不需要懂得事情,以后姐姐好好和你再说。"舞依炫就喜欢这个小弟弟,任意的捏圆搓扁,哈哈哈,她就是大姐大了!  

  "嗯嗯,知道了。"家猫似的蹭了蹭舞依炫摸头的手。  

  这一副乖巧的样子惹得一众人恶寒,就连一向淡漠的木葵也忍不住一个寒颤。这孩子果然也就小舞收的了他!  

  蓝若昕顾不得这还是自家弟弟一说了,想想之前还有过他是自己弟弟的自觉性,可算是有些吃味(不瞒大家若昕妹子还是偶尔吃着点小干醋的),但是这变本加厉的恶心样子算是啥米,卖萌可耻啊!尤其是这种无良恶劣的孩子,不,不是孩子是个恶魔,完全延续了舞依炫的恶劣本质啊!  

  “小姐,宴席已经准备好了。”管家过来传话。  

  舞依炫也开口了,“来来来,都先入席吧。”这不知怎么的,睡一觉醒来她觉得快要虚脱了,有着元气消耗很大的样子。她这次才梦里面的确受到了很强烈的冲击,但是那不是别人的情感吗?不对,她的的确确亲自感受到了。好奇怪啊,怎么会呢?那不是梦吗?  

  “小舞,小舞,听到了吗?”蓝若昕喊了半天都没人应下,只好拍了拍她的肩膀。  

  舞依炫这才回过神来,“怎么了,什么事啊?”  

  “敢情你没听啊!”蓝若昕叹了口气,“发啥呆啊!我说,我们就不在这里吃了,我和若愚今天要回去,今天我爹回来我们得赶回去了。”爹爹出使回来,也有几个月了。她很想念的。  

  蓝若愚这次也很听话的要回去,“小舞姐姐,我就不呆在这里了。记得要想着我啊。”老爹回来了,不得不回去。  

  “恩,伯父回来比较重要,记得带我问声好。”舞依炫和蓝家一家人相处得都很好,蓝石自然也还不错。  

  “好的,我会的。我就先走了。”蓝若昕笑道,转而扭脸提溜着自家弟弟的后领就走了,“快点走,不然爹爹已经到家了。”众人只望见蓝若愚手舞足蹈的,要说蓝若愚最听谁的话,自然是舞依炫,但是要是蓝若愚最怕谁还真不是舞依炫而是蓝若昕。蓝若愚面上顶嘴,不当她是姐姐,但是还是怎么也抵不过蓝若昕,死死地被牵着。  

  这对活宝也走了,众下的都是住在璃府的别院的,木薇和木葵从到一字阁之后一直是住在别远的,和木蘭在一块住。  

  “木薇你给我快点过来,唐希你还要不要脸了,一大半年纪了欺骗无知小姑娘呀还!”舞依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对简直是脑残小粉丝遇上高傲大明星的节奏。  

  “谁一大把年纪了,哥哥我正风华正茂,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吃错过一次药眼睛就坏了。”唐希摇着扇子骚包的就过来了,“无双呢,无双呢,过来给她看看眼睛啊。真是没眼力。”  

  “就是就是,小舞一向没眼力。”木薇一边帮腔着。  

  舞依炫也不能说什么了,只能用力地抿了抿嘴,“开饭了。”  

  这边说完舞依炫就看见了一前一后的凤沐清和凤沐璃,还没开口说话,这饭桌上就多了一个人,“是不是有人说开饭了!”没人瞅见玉无双啥时候上的桌。  

  “妈呀,你这顺风耳也忒强大了吧。”舞依炫也没觉得自己喊得多大啊,这厨房可不近,“师傅还是你的轻功技高一筹。不知道你和小璃子谁强一些?”这倒是让舞依炫想起来了,之前比赛她还输了一个条件呢,还真想知道他们俩谁更厉害一些。对了,关于条件的事,小璃子好像也欠了她一个。  

  “说这么多干啥,开饭开饭!”玉无双哪顾得了谁谁说话。  

  大家也只是很想提一句,您老不是一早就开饭了吗?这过来还拖鸡带鸭的,这是给他们加菜的呀!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慌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