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眼拙之人

    125  

  “小璃子,毒舌快过来坐啊。”舞依炫也不管那边了,招手让俩个人过来,“毒舌,你这几天估计是累坏了,我独家秘制的汤药好好喝喝,你看你现在都面无二两肉了。”早上匆忙,舞依炫也没仔细看,现下一细看,凤沐清真的消瘦不少,脸上的骨头都凸显了些,真的是太过棱角分明了。  

  吵归吵,但是这也是革命感情不可动摇的,这么多年交情的!早上凤沐心那么快原谅了凤沐清,估计是一眼就看出了自家哥哥的劳累,抱着就哭了起来。还算这家伙有良心,她还是站在凤沐清的一方的,毕竟凤沐心真的没什么心思。希望她能够躲过这一劫吧。  

  眼神溜到了站在大快朵颐的玉无双身上,不着痕迹叹了口气,这俩个人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说是天生一对,可是两个人都没承认过,或者说只是由着心性来的,没多想过这方面的事情。但是对方有任何一点事比谁都要着急,唉!看造化吧!就算是他们可以吐露心声,想在一起也是不容易的。  

  凤沐清和凤沐璃一左一右的坐在了舞依炫的旁边,这脸上挂着不同以往的笑容的便是凤沐清了,“多谢了。我不会客气的。”  

  而脸上“结霜”的自然就是凤沐璃了,“我昨天马不停蹄地赶了一天的路,而且还让飞流照顾了木莲一夜。”只是平叙的把事实说出来,没有半点起伏在里面。但是大家却不约而同的听出了:这孩子是在邀功争宠吗?  

  “照顾一夜,木莲怎么了,是不是又宿醉了?”木莲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从她晕倒之后就不知道怎么夜夜喝的酩汀大醉,第二天问她怎么回事有死活不说的。  

  “怎么,想知道?我饿了。”哼,明明先提的他,怎么就问起了别人呢?凤沐璃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使小性子。  

  其他人不知道,唐希哪里能不知道啊,风雨同舟这么多年,凤沐璃除了执行任务就是下达任务那里会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和心情呢?但这是部下的所见,他不是一般人见得自然要多得多,比如此刻别扭的样子。他不想点破,静静地看戏就好!  

  “木莲姐姐宿醉?不会吧?”木薇看了看木葵,木葵也是不可置信。  

  “你说不说?”舞依炫立马狠了起来,可是接着又柔了下去,“小璃子说说嘛!是不是木莲说了什么?”看这家伙样子,他一定是知道了什么!真是的怎么她前脚走,后脚事情的真相就浮出水面了呢?  

  “都说了我饿着呢,吃完再说。”凤沐璃这会子可是傲娇着,让你惦记着别人,“然后看我心情。”夹起一片竹笋吃起来,味道不错。  

  这家伙故意的吧,肯定是。小璃子可是从来不会拒绝她的,一定是学坏了!一定是唐希,骚年净教小璃子坏的东西,以后得提防着点。  

  唐希本是看戏的,这莫名其妙的被舞依炫给望的发毛,怎么这么看他,他可是什么都没做,这小眼神搞得好像是他的错了?是他的错觉吗?  

  收回仇视的目光,舞依炫立马屁颠屁颠的给凤沐璃布菜,“小璃子我给你夹菜,好好吃,记得以后别乱听乱七八糟的人的话,要是别人和你说了什么肮脏的东西,千万不要相信,一定要和我说。”  

  “我来告诉你,免得你三观被带坏了。我可是不会骗你的。来多吃点。”舞依炫说着一边不免剜了一眼唐希,一边夹着各种菜到凤沐璃的碗里招呼着快点吃。  

  不一会凤沐璃的饭碗就堆成山了,可是凤沐璃那里注意这些了。刚才那算是保证吗?她永远不会骗他的,她会一直和他说真话的。这么想凤沐璃心里面的牙苗开始攀长,迅速...  

  这是承诺吗?这么自然地就说了出来?凤沐清拿着汤匙的手抖了几下,啪嗒掉在了地上,碎成了几瓣,“不好意思。”或许是他想多了,小舞一向直来直去的。  

  凤沐璃余光扫过凤沐清,“炫儿,我要喝汤。”  

  “好好好,我给你盛。”二话没说舞依炫就拿起勺子盛了放在凤沐清面前的汤,“喝吧,小心烫!”心下莫名的心酸,明明是房子的主人,却第一次在自己家里用膳。  

  顺理成章的话,不知道几个人心里面又思量着什么?  

  木薇和木葵只能不时地相互看看对方,再看看这桌上的几个人,插不上话,看戏吧又不大明白。这木葵倒是看的七七八八,木薇就没那么明白了,毕竟她还要兼顾这唐希帅哥。  

  “唐九公子,你喜欢吃哪个啊?”  

  “你喜欢吃这个吗?我端过来给你吃吧。”  

  “唐九公子,这个很好吃的。”  

  “这个也很好吃的,我们一字阁的‘味’阁推出的新品呢。”  

  “唐九公子...”  

  这唐九公子就成了她的口头禅了。大家千万不要去探测迷妹的痴迷程度,你只会一遍一遍的被刷新对他们的新高度。至少木葵深有体会。  

  “小璃子,是不是唐希哥哥一直都是这幅德行?”原以为长了十年的岁数这毛病也会改了,没想到还变本加厉了。舞依炫眼睛瞄向那边和着凤沐璃咬起耳朵。  

  凤沐璃虽然会在舞依炫面前展现笑颜,但是不代表人多的时候他也会,更何况之前还...不管怎么说凤沐璃现在倒是露出了扬起的嘴角,看的舞依炫认定这孩子一定是被唐希给带坏了,一旁的凤沐清哪里会不知道为何?四目相对,两兄弟倒是看到了一起,不过凤沐璃先行移开了,“你不会很久之前就知道了吗?不过愈发的严重倒是还有些缘由的。”  

  几近无距的距离,他和她说是亲密无间吗?  

  舞依炫点点头,摸着下巴,“没错,这家伙向来如此。哎,我说有什么缘由啊说来听听。”以她敏锐的嗅觉这必定是一个不为人知的——八卦!  

  “下次吧,毕竟对面的那位看了过来。”凤沐璃收回了身体,优雅的继续用膳。  

  这么说舞依炫吓得,连眼睛都不敢往对面了,该死忘记了还有内功这一回事,,听别人说话分分钟的事!还是小璃子谨慎,不对呀!有小璃子还怕啥啊!挺直了腰板,笑眼弯弯的冲对面的骚年——唐希,笑了起来。“小璃子,咱家的饭菜好不好吃啊?”  

  舞依炫说着眼神也是在飘向唐希那边,凤沐璃哪里不知道小妮子打得什么主意啊,也配合的说,“恩,不错。”  

  “那就多吃点。”  

  一顿饭后,大家也都纷纷回了,木葵拎着木薇回了别院,就是有点费事!木葵一向简洁了事,一手劈下去了了事!淡然的向大家告辞,拖着走了。  

  “天色不早了我也就先走了。心儿那边我还是要去看看的。”凤沐清说罢也就往外走。  

  舞依炫喊住了他,大步走到他面前,“你也别太担心了,我相信沐心会没事的。我也相信你会处理好的,不是吗?”凤沐璃在他们几步开外,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恩。”她相信他!“我这次一来是想要...”  

  舞依炫插到,“我知道。你想要看看一字阁情况怎么样是吧,放心吧,都处理好了。还有就是想要谢谢我,是吧?”让毒舌说谢谢那可是机会难得,“现在我听着呢!”舞依炫假模假样地把手背到了身后,一副她就是这么的牛掰的样子。  

  凤沐清此时也是哭笑不得,“我早上也已经说过了,你不是已经点点头了吗?那还说个什么!说你这丑丫头不仅丑还笨。”说着就和往常一样的敲了一下舞依炫的小脑袋。  

  “你个没良心的,我帮了你。你还打我,你看看这里被你打的比其他地方不知道肿的多高,可怜我的头啊!你还嫌我笨,笨也是给你打的,我这么些年净给你欺负了。不识好人心!”舞依炫捂着脑袋上方的地儿,死毒舌,老是打着一块地儿,刚好了又起来了!  

  凤沐清倒是一笑,如沐春风,“好了,大不了欠你个人情。”这小可怜装的,就在这等着了吧!  

  这边刚刚说完,舞依炫立马接茬,“你说的不可以反悔。拉钩快!”就等着这一句话了。  

  “服了你了。”伸出小拇指,舞依炫也伸出了小拇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骗!”  

  凤沐清犹记得第一次和她打钩的时候也是这番话,她教着他,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他欠了她一件东西。其实他已经很久没有玩过这个了,却像是本能反应一样,记忆的驱使自觉地就伸出了手,勾上了她的手。  

  “好了,打过勾盖过章了就不许反悔了。”舞依炫知道凤沐清虽然嘴巴有毒,但是绝对的有信誉。  

  “幼稚。”面上显得一副鄙视的样子,“我走了。”却没人看见他的转身之后的容颜,便是盛世!  

  “一路走好!带我问好!”刚跨过门槛的人,心里咯噔了一下,辛亏是过了门槛。小舞说的话有时候比他还要“毒”啊!  

  舞依炫兴高采烈地回过身,一蹦一跳的到了凤沐璃的面前,“怎么样,我有免费赚到了。哈哈哈...”  

  可以面前的人压根不理会他的高兴,转身就走了。舞依炫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这是怎么了?”脸这么臭!  

  唐希神秘一笑,“你猜?”  

  猜你大爷啊,知道还问你啊。不对不对,这家伙是往哪边走啊!“唐希哥哥,你往哪边走啊,你房间我一直预备这呢!”不只是唐希的,凤沐璃的,玉无双的他们都一直备着的。  

  “谢谢妹子好意了,哥哥我有自己的住处。”有自己的家要回!  

  摆摆手,早已跳出了璃府。  

  夜静悄悄地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天色就暗来下来,没了傍晚时行人的匆忙,匆忙的回家,此刻更多的出行的人,夜市的热闹吸引了不少的人,加上五国盛典的展开,亦有不少的他国人来往,游走于京都的街头。  

  告别了璃府众人的唐希,倒是没有参与到这繁华中,他繁华早已看尽,最美的时光最美的人早已不在,他还有什么可观的?反身走入极少人烟的街巷中。  

  这是通向雅居的路,几乎没有人来往的路,而入夜之后的这条路,显然只有唐希一人。还没走到雅居的正门,唐希趁着月色大好,也看清了墙头上爬出了几枝夏花。看来夏园的花开得极盛!  

  走上前去看看会不会是那棵树所开的花!却发现,有一个人“捷足先登”向那枝叶伸出了手,“是蓝花楹。”唐希已然来到了那人的身边,墙头之下,树影婆娑,他看不清那人的样貌,但听声音是为女子。  

  他看不见女子的表情,但却感受得到女子笑意,没有露出皓齿的笑容,只是浅浅的但是却久久散不去,乌黑的眼眸或许正明亮耀眼。他怎么了,竟然在想象这女子的模样!  

  和白日不同的人,没了假意的笑容,冷声问道,“你是谁,你在干什么?”此刻的唐希真的有种疯了的感觉,他竟然会觉得这女子如此的熟悉。明明她的身上有着陌生的气息,不熟悉的蜀葵花味道。  

  “看不出来吗?公子不像是眼拙之人。”女子让人觉得浑身竖起了刺儿似的偏生声音干净如水。

第一百二十五章 眼拙之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