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还不小

    118  

  在舞依炫她们来一字阁之前,凤沐清就早早的来了璃府。“三皇子请稍等,小姐她们昨天,昨天挺晚睡得。您再等会吧。”管家说这话都觉得虚的慌,可怜他昨天晚上一把老骨头还得起来望望是不是宅子里来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哈欠~”一个瞌睡不小心打了出来,管家伯伯立马小可爱的捂住嘴巴。  

  “嗯。”凤沐清倒是一改昨日的邋遢样,神清气爽的定坐在厅堂。看样子昨天晚上她们几个闹腾得不小。端起白瓷茶杯徐徐饮下,而那杯脚也没掩了男子的笑意!  

  “三皇子一早就来抓人了。”木薇虽和凤沐清不疏远但是到底还是叫不起名字,“见过三皇子了。”  

  蓝若昕倒是一脸的不好看,“凤沐清最近离我们最好远一点。”这一句话倒是甩的凤沐清莫名其妙的,只得看看木薇。  

  木薇一时之间也没反应过来,不过小小润过也就了然了,眼神立马也不对了,“三皇子,记得回去给你家妹妹看看身体是否康健。”都怪这三皇子要不是他说了要沐心要联姻的话,凤沐心也就不会离家出逃了,也就不会来小舞家,也就不会大家一起喝了酒,也就不会她和若昕两个人昨晚深受欺负了,想多了都是泪啊!  

  “?”一向灵光的凤沐清也不大明白怎么回事了?他好像没有得罪她们俩啊!“她们几个人呢?”怎么妹妹,小舞,还有木葵,木蘭都没出来。  

  “待会就来了。”蓝若昕头也没回的径直就走了。“若昕等等我。”  

  半盏茶的功夫,“我说大家忘记了就忘记了呗,反正都过去了。”  

  舞依炫没好气的说,“是啊,我们几个喝多了忘记了,怎么你几乎没喝酒的人怎么也不记得多少啊?”  

  “谁说我不记得的。我现在就告诉你,昨天晚上木葵抱着你就亲...唔唔唔...”木葵哪能让凤沐心这家伙说出来啊,立马凭借身高的优势反手扣住了凤沐心的嘴巴,“这家伙饿了,该吃饭了。”一副很为凤沐心着想的样子。  

  不过这倒是让木蘭和舞依炫面面相觑,不由得觉得这猫腻足足的,奸笑了一阵,“看来昨天晚上木葵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  

  木蘭也帮着腔,一脸的坏笑,“木葵从今天早上起来这脸的温度就没下去过,莫非昨天晚上的事情是记起来了。”  

  一根簪子稳当当的定在了舞依炫和木蘭的眼前的柱子上,钉上时还发出清脆的响声,“还说吗?”  

  “呲~”倒吸一口凉气,俩人连忙摆摆手,讪讪的笑道,“不说了不说了。”才怪!  

  木葵果然还是那个高冷妹纸,真的又高又冷!三个人暗自说道,一定要长高,然后俯视她!  

  咦,木蘭,你来插上一脚干嘛?你已经没多少机会了,边玩去!  

  就是!木蘭姐姐,您老,我数数,双十年华了,别和我们掺一脚了!  

  你们,哼!还好我比你们俩高!  

  你......两个人暗自说道,一定要比木蘭高,然后蔑视她!  

  以上纯属不靠谱的心灵交流,如有雷同纯属磁场混乱!  

  “三皇子!”一贯的木葵风格。简单明了。  

  “你们来了。”凤沐清起了身,“好久不见,小舞。”这么长时间不见了。  

  “嗨,倒是变回来了,一会子犀利哥的邋遢样,一会子温润公子的模样,你这是玩魔术呢!”舞依炫砸吧了几下。  

  “你也就现在敢这么和我说话。你不还是一如既往地吗?”凤沐清说道,“丑丫头!”  

  “你你你,死毒舌!”敢说她丑,拿下面具吓不死你(说的好像怪怪的)。奈何她却不愿意摘下,有理说不出。  

  “心儿。”一声的凝重,一声的叹息,一声的幸好!  

  “皇兄。”凤沐心只喊了一声,并没有上前。  

  “心儿,过来。”凤沐清再次唤了一声,这一声更多的是心疼。  

  他这般的毫不掩饰,凤沐心又岂会听不出来,小走几步接着就是小跑起来,“哥哥,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刚刚她才发现哥哥那一脸的消瘦,就像小舞之前说的样貌一夕之间倒是白净了不少,可是这苍白的脸庞哪是一个晚上就可以不见的?  

  “知道就好。”依他妹妹的个性,给她几天估计还是在牛角尖里面出不来,凤沐清抱着凤沐心,面向舞依炫,“谢谢。”很轻,但舞依炫还是听见了。  

  “好了,在朋友这里住了这么多天也是时候回去了。该向母妃问安了。”这要是再不把凤沐心带回去估计母妃那里就瞒不住了,凤沐清一向不拖泥带水的。  

  之前她是答应小舞要回宫,可是,“哥哥,能不能不回去啊。我在这里多住几天可不可以啊?”她真的不想回去,一点都不想。她虽然不聪明但是也不是多笨,这回去了估计是一时半会儿都难出宫了,至少也得等到盛典那一天。  

  “不可以,你这次出来我只是和母妃说你到璃府住下了。父皇那边也找过你几回了,我都给说你在练琴退了。父皇前日说了,这几日皇子公主不准再出宫了。你要是再不回宫,你是想要父皇亲自过来请你吗?”凤沐清微微抬高音量,到让人觉得更加的严肃了。  

  “没有,没有。”凤沐心当场吓得脱口而出。  

  “那就走吧。”凤沐清这下也不给商量了,知道凤沐心再拧也是拧不过他的。“小舞,先走了。”凤沐心也是怪怪的跟在后面,可是那脑袋倒是像不是原装的,和步调相反着,哀怨的小眼神看的舞依炫差点没笑出来。  

  “沐心,一路走好,过几日我就会去看你的。”舞依炫还伸出玉藕一个劲儿挥手再见。  

  木葵白了一眼,“没良心。”  

  “是啊,怎么沐心走了你还这么高兴啊。”木蘭也皱了皱眉。  

  舞依炫笑道,。“这你们就不懂了,凤沐心这是回去试炼去了,这要是通过了她也就不用联姻了。”  

  木葵和木蘭相望一眼,“真的吗?”  

  舞依炫收起了手臂,“希望吧,至少有凤沐清在还是有希望的。他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希望凤沐心过得快乐。”  

  “嗯。”  

  “咱们去店里吧,今儿个事情也要有个了断了。”舞依炫转身就看见管家在那,“管家伯伯,你可看见玉无双在哪?”  

  “玉公子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出去逛逛。他昨个就在厨房里睡着了,老奴一大早去厨房的时候正好遇见了,估摸着是回来的匆忙累着了。小姐你们昨天你们闹...那么玩都没吵醒,睡得应该很早,一大早就起了。”管家答道。  

  “要他的时候回回来这一招,怪不得唐希见他一回打一回。”舞依炫环起手来。  

  “找他干嘛?”木葵问。  

  “自然是有用。”舞依炫顿时有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算了!木蘭,你带人去找找吧,还是那些老地方。找到后就立马带到一字阁来。”  

  “小姐,先别走。早饭一早就弄好了,吃一口再走吧。”管家说到底还是心疼的,这么小的一个姑娘家,整日里忙得不停,昨天刚刚回来就忙着找人眼都没合过,今个一大早又要出门去,身体哪受得了啊,在年轻也不行。  

  “谢谢管家伯伯。可是我真的有事,一字阁这几天你估计也听说了摊上的事可不是小的。我得去处理。”舞依炫立马心里面暖暖哄哄的。  

  “不行,你现在不爱惜身体以后我这么一大半年纪估计还不如我。这一日之计在于晨,今儿不管怎么说您也得给吃了饭才放行。”管家也来了劲。  

  舞依炫看管家满脸写着“今个我就是倚老卖老了”,也是拗不过他,“好好好,拿食盒装一下吧,我估计那两个也没吃呢。”正好反正也是要去的,若昕他们估计也是没吃。  

  “好好好,小一,过来给小姐把早饭撞食盒给小姐带出去。”老爷子立马眉开眼笑,舞依炫也笑了起来,这老爷子!  

  家仆一听麻溜的就去照做了,当当当几下就好了。管家拿过来,“小姐,你说这一字阁又不是您的,这里面的老板还把您使唤来使唤去的什么都让你们几个姑娘家的干了。”璃府的人都不知道这一字阁是舞依炫开的,以为是哪个有权有势的或者富贾商人开的,毕竟舞依炫的年纪摆在这儿。除了蓝若昕和凤沐清这几个人其他人都不知情。  

  管家看这自家小姐这小身板,也还好在同龄人中小姐身体还可以,身高也凑合,幸亏是身体不错,“小姐,记得得把这吃了。”都送到门口了,还是不放心,这孩子自小看到大,也是算自己半个孙女了,哪能不担心那。  

  “我一定谨记管家伯伯的教诲,保证完成任务。”舞依炫调皮的向着管家老爷子行了个礼。老爷子也是哭笑不得,她家小姐就是古灵精怪。  

  “走了。”舞依炫和木葵挥手。  

  一字阁  

  “你们俩还没吃吧。我带了早饭。”说着,舞依炫踏进二楼的房间,把东西摆放好,还真是不少,难怪过来的时候那么重。期间她让木葵拿一会,可这家伙还在闷着气(不过就她看来是气着她自己,一路上颜色可谓是纷呈)不肯拿,这会她的手还酸着。  

  “多谢。”,“多谢。”若昕和木薇拿走了除粥以外的食物,放在自己前面。  

  “你们俩干什么?”  

  “这是被玉无双附体了?” 舞依炫恶到。 

  “好脏。”这么简洁的一定是木葵,端着粥就喝了起来。  

  昕薇二人把除了白粥以外的食物都给咬了一口,美其名曰,“你们昨天喝了那么多的酒,不适合这些。粥最适合了,白白净净的洗洗那些个色色的想法最合适了。吃吧,吃吧!”  

  舞依炫嘀咕起来,“这么明显的讽刺是想让谁听不出来啊。沐心现在又不在?”但到底还是端起粥喝了起来,“木葵,你说,她们俩是不...”  

  舞依炫估计木葵这一天都褪不了色了,又变成红色了。  

  木葵:  

  “小舞,我最喜欢你了。”抱着舞依炫就撒手不放。  

  “若昕那,你身材还是不错的,薇薇,看不出来你皮肤还是那么白啊。让我摸摸。”一手拿着蓝若昕的外衣,一手揪着木薇的领子。  

  “都脱了吧,我都看不清楚了。”刺啦刺啦,上好的绢布,上等的薄纱都碎的一如节操一般。  

  因为喝了酒,双唇格外的樱红粉嫩,可这启唇的字眼就,“昕昕,你的胸怎么变成四个了,我明明抓住了两个了,还不小诶。咦,好像不是你的?”  

  “薇薇,我之前觉得吧你脸老糙了,今儿仔细一看觉得咋就这么细皮嫩肉的呢。你这个东西粉嫩嫩的,好像小舞做的果冻,我可以吃一口吗?”纤细的手指,修长如玉,但是却轻抚着别家女子的樱唇...  

  “啊啊啊啊.....”木葵失常的尖叫起来,脸上的色彩倒是更加深厚了。这不是她,这不是她,这不是她...小跑着下了二楼。  

  这是怎么了?  

  舞依炫转头回来继续喝粥,“(⊙o⊙)!,你俩干哈?”贴这么近干什么,还好戴着面具。  

  “你就没想起点什么?”  

第一百一十八章 还不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