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四章 关于脸红这件事

    104  

  “干杯!”木薇笑眼弯弯,站了起来,“来来来,都拿着杯子,大家一齐举杯干杯。”小舞说高兴的时候就要大家一起庆祝,一起举杯碰杯这叫做干杯。  

  “今天我没看见木薇的演说,还真是遗憾。不过还是替你们高兴的。”木蘭率先说话,举杯,“祝贺你,今天干得漂亮。”  

  其他人也一早站了起来,凤沐清他们和小舞厮混久了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大家一起干杯。”  

  “干杯”,“干杯”,“干杯”...一声声喜悦的夹杂着清脆的碰杯声。  

  “真的希望小舞姐姐也在。”蓝若愚笑意的说,“嗝”一个小酒泡打了出来,他这是一杯的酒量,不过幸好今天喝的是浓度很低的米酒,不过也让他晕晕的了。  

  蓝若昕吃味的拧了蓝若愚一下,惊得蓝若愚醒了大半,“啊,有蜘蛛咬我。”不停地在自己身上拍打寻找,“哈哈哈哈...”引得大家一众哄笑,这孩子真是可爱,醉呼呼的半眯着眼,小手在身上乱拍。  

  蓝若昕戳了一下他的脑袋,“自家姐姐不叫,活该。”虽然吃味但是没丝毫嫉妒,转脸高兴地和大家说,“小舞下午传信回来说,三天后就回来。”死丫头终于要回来了!  

  “死丫头终于要回来了!”  

  “死丫头终于要回来了!”  

  蓝若昕发誓她还没来得及说呢!她怎么听着有两个声音,不对是三个。说完几个人相视一笑,这第一声是凤沐心,潜台词就是回来你就死定了,乖乖给我交代好了。这第二声是木薇,潜台词是死丫头终于要回来了,可是想死她了,这次她帮忙赚了这么多的钱,要奖励,要奖励!第三个好像是木葵,这难得一笑的面容没错了,就是木葵,潜台词就是...好像没有,就这么跳过吧。  

  “等小舞回来让她在请我们一顿贵的吧。怎么样?”  

  “同意!”这回大家一齐不约而同的答应。  

  夜色中,笑语里,月光下,欢颜上,他们正上演着最青春洋溢的自己,和左右陪伴着真实的朋友。  

  阳城  

  舞依炫把凤沐璃带回了店里,唐希也跟着,不过吃了饭后两个人就离去了,有点急事就先走了,依依不舍的,依依主要是舞依炫,不舍主要是凤沐璃。  

  舞依炫站在饰店门前送走了他们,“手可以放下来了。”木莲提醒着她还在摇着的手,“人家连半个影子都不见了。”  

  尴尬呀,舞依炫装的不急不慌的放下手,假模假样的理了理衣袖,“这袖子一天折了好几下,真是有点问题,也不知道谁家做的。”把袖子捋过来捋过去的,很是板☞的袖子愣是弄得褶皱一团。  

  这就叫做欲盖弥彰吧,木莲暗笑,“今天我听到有人说我们一字阁的东西质量不好,做工还差。”  

  “什么,谁说的,什么时候,哪件东西,谁做的?”一连串的问题巴拉巴拉的从舞依炫的小嘴里爆出来。  

  木莲一脸坏笑,“不就是近在眼前吗?刚才我就听见说什么有折痕的,有问题的。”  

  舞依炫算是听出来了,这是调侃她呢,一手拍打在了木莲的广袖上,“关店回家睡觉。”木莲收不住笑,隐约间她看见了她家小舞孩子微微泛着红,是耳朵,还是脸蛋呢她就不知道了。“等等。”  

  “哎呀,洗完澡还真是舒服啊。”湿发披肩,舞依炫在木莲房间的大床上懒懒的伸了个懒腰,木莲也洗漱好了正合上账簿,朝着舞依炫走过来,看着面前的可人儿,双颊泛红却晶莹剔透,小巧精致的面容却透着股灵动,尤其是那双眼睛,若是第一眼看到舞依炫的人最先注意的一定是她的眼睛,清澈明晰且流光溢彩,“啧啧啧,你说你还未及笄之年,就生的这般倾城。”木莲轻拧了一把她的小脸蛋,“这面泛桃花的,你是在想什么?”忍不住就想调戏一下小舞。  

  “啊...我这是洗完澡的被热的。犯桃花啊。真是!”都是什么毛病啊,她只要一拿下面具就被掐脸,她以后要是左右脸不对称是他们负责哦!  

  木莲爬上床凑近舞依炫,“咦,这就不一定了。今天那个男子是谁啊?看起来样子高大有型,这也带了个面具,长相怎么样啊?不过我就是看着那个面具眼熟的很。”她今天看到那个男子第一眼就觉得一股压迫感,那双眼看得她浑身不自在,不过好在人家没多浪费眼神在她身上,让她喘息不少。不过再看的时候,那个面具真的很是熟悉。不过这人一定非富即贵,她这次可是没有按照小舞择交的“朋友”来看,只是人家一出场那个周身的气质和压迫就足够了。  

  “这你以后会知道的。”你都在人家住了这么长时间了,还不知道人家,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木莲:妹子,你倒是和姐姐说过呀!)调侃她,让你急死!等你知道小璃子是谁!哈哈!哼!小鼻孔又开始出气了,不过可惜是夏天看不见。  

  “睡觉。”舞依炫扯过被子给木莲盖上。一个翻身下去,“好好睡觉,明天再来看你。”  

  “不是说要和我彻夜长谈的吗?”木莲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突然想到一些事情,“是不是有人会来找你啊?”  

  舞依炫唰的羞红了脸,她平常可不是这样的,很会控制的,但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像是恋爱,糟了她不会是恋爱了吧。没有,没有,因为小璃子晚上来找她让她觉得难为情,对,她毕竟还是一个女孩子的(小舞你真的有这种觉悟吗),这种事情她还是会害羞的,没错。  

  “咦,你脸红了,难道之前他就这样大晚上的来找过你?是不是啊。”木莲戳了戳舞依炫的脸,看样子八九不离十。  

  “瞎说什么大实话,大瞎话。我回房间了。”滋溜就跑没影了。木莲笑了出了声,跑的倒是快。  

  回到房间,舞依炫钻回床上,一片黑暗。哎,清净了,终于听不到木莲的笑声了。小璃子今天晚上会不会来找她,他之前有事情好像挺急的,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会不会不来了?(⊙o⊙)啊!她竟然不自觉地想起了这件事,天哪!黑暗的房间了似乎闪着点红光。  

  好热,好热!舞依炫把头从被子拿出来,大夏天的她还不想被热死。对啊,这是夏天,她脸红,她很热是正常的,这年头又没有风扇,空调的!  

  但是她脑子里面还是有着小璃子的身影,是因为长得太帅了?不会她不是花痴。那是...  

  OMG,隔壁又怎么了?看来她的房间是没有人光顾了,舞依炫穿上鞋匆匆过去。大喊,“木莲,你的房间倒是有不少人来访!”  

  木莲可没什么心思回她了,不过这孩子竟然这时候还记着了,“快帮忙。”木莲身手不错,不过这次的来的人要更加厉害。  

  舞依炫也知道不是说什么闲话的时候了,从腰间拿出银针飞去,原谅在这个有着内力这玩意的时代,她的格斗术很大程度上被蔑视了。这些年舞依炫也就银针和轻功这点进步很大,不断地飞出银针,甩向杀手。  

  对是杀手,这次的人来势汹汹,一招一式毫不留情,木莲就被划伤不少,只是小伤不碍事。但是舞依炫见木莲似乎有些力不从心了,杀手却还剩下不少的人。她的银针也没了。慌忙地去拿发间仅有的银针,毕竟她知道自己武功不足但是准备工作还是要做的足够的。“小璃子。”欣喜之声不言而喻。  

  “躲到我的身后。”只见凤沐璃抽出腰间的软剑,瞬间变得直挺挺的,和杀手们周旋。不得不说凤沐璃的速度很快,很厉害,一大半的人都倒下了。“加油。”躲在凤沐璃身后好安全。  

  “小璃子,木莲那边。”杀手估计是看不是凤沐璃的对手,去木莲那边,想着至少干掉一个。凤沐璃也脱不了身被剩下的给拖住了,而体力不支的木莲已经成了俎上之鱼,明晃晃的刀直直的杀过来。  

  “不要。”舞依炫一个健步冲过去,反手一根银针过去,动作幅度很大,舞依炫的头发倒是飘逸得很,颈间的挂饰也掉了出来。“正中红心。”不过她好像也中招了。齐刷刷地杀手和舞依炫一齐倒地。  

  “不是吧,我的手。”为什么她要晕的节奏,不行了,她不晕血的,小璃子...舞依炫闭眼之前只见凤沐璃一个扫旋,软剑灌注了内力,四周的杀手都被震倒在地,口中鲜血洒满现场。“炫儿。”凤沐璃眼见舞依炫受伤倒地,愤怒噎在胸口,一个爆发解决了所有,本想着留个活口的,现在他也没什么心思想着这件事了。检查了一番,却只发现了手臂上一道剑伤,虽然有些深,但不足以致命,他也点穴止血了。  

  木莲连忙爬了过来,“小舞,怎么了,严不严重,伤到哪里了。我看见只是伤到手臂,没有其他的,怎么会呢。”木莲体力不佳,索性只是零零碎碎的小伤口,没什么大问题。在那把剑刺中小舞的手后,就被小舞银针刺中眉心,小舞到底哪里还受了伤?如果小舞因为她而,而...他不回原谅自己的,她已经欠了她很多了。  

  “你确定?”粗喘着声音,凤沐璃又检查了一遍,还是只有那道伤口。  

  凤沐璃抱着舞依炫回到房间。没人注意到舞依炫颈间的挂饰沾染上了赤红的血,也没人注意到那挂饰闪了几下,很亮但很短。

第一百零四章 关于脸红这件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