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五章 关于嫌弃

    95  

  舞依炫真的有点想骂人了,难怪之前的肚子有些不舒服了,原来是一位亲戚来报到了1她都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女人会有月经这种玩意。她现在十三了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她要担心这玩意每个月来或是不来,啥时候来啥时候走,假如她五十五岁才绝经那么她还有四十多年的时间来伺候这位“亲戚”。想想她就有点心塞。  

  怪不得小璃子也这么说,“炫儿,你真的没事吗?”他让她不要这么悲惨,可是凤沐璃愈发的觉得舞依炫的表情要更要视死如归。  

  然后视死如归的舞依炫淡淡的说道,“小璃子,这辈子还要有四十几年都浪费在一个讨厌的亲戚身上了。”这个数字还能再短一点吗?早知道穿就穿个男儿身了,省了多少事啊!  

  亲戚,他怎么听得糊涂了,据他了解舞依炫可没有任何亲戚啊,这十年来也没有任何人来找过她啊,不行他得抱着舞依炫去找大夫,“炫儿坚持一下,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二话不说就抱着舞依炫轻点海面离开灯塔,这可是要比之前比试的时候快得多了。  

  先下舞依炫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她一直和一个男的在说生理上的事,而且这厮还摸到了那个脏脏的血,天哪,天啊,着急忙慌的说,“小璃子,别带我去看大夫。我没病的。”笑话,这要是给他带去看大夫那就死定了,那就不是一个人要笑话她了!  

  可是执拗的凤沐璃一心为她的健康着想,再看这小脸煞白的,明显是虚弱的表现,哪里肯听舞依炫的话,“好了别闹了,什么也比不过你的身体健康重要。可别再闹腾了,不然就掉进海里了。”话间二人已经到了海滩边了。  

  舞依炫真的是要崩溃了,这现在不说也得说了,万一小璃子真的领着她去看大夫她就要撞墙了,况且他的脚程这么快(小子,感情刚才还是放了水的是不)。拉下凤沐璃的耳朵,顶着个关公脸在凤沐璃的耳边低语。之间凤沐璃白皙的脸从耳朵根开始红一直到整个脸都被这羞红占领,舞依炫的红潮依旧没退,“懂了吗?”  

  凤沐璃大大的点了个头,原来是炫儿长大的意思,他是这么理解的!  

  舞依炫看到依旧这么纯情的小璃子心下大好,也没顾得什么害羞了,“现在快点带我回去吧。这可是等不得的受不得凉的,而且很丢人的。”女王似的指使着。  

  凤沐璃也懵懵懂懂的知道这点的三两事,赶忙踏着风离开。  

  倒是原本在礁石后面的蓝粲显得更加的焦急了,迎着月光的沐浴,他总算是看清楚那女子的容颜,不由得大为一怔,惊讶之余都忘记了迈步,愣是晃神的站在那里,一个大浪扑打在礁石上才让他醒过来,可是哪里还有半个人的影子啊。蓝粲也顾不得什么了点脚施展轻功离开海域。  

  终于遇见了!  

  蓝粲在阳城的每家每户的屋顶来回跳跃,在大街小巷了来去的搜寻,一整夜。直到手下天暗在某店铺的门口的柱子边找到他,“主子?”天暗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自家主子,“主子你怎么样了?”  

  蓝粲回到天下的住处,刚刚坐下,“天暗,我要你们在阳城全力找一个人。把阳城所有的人手都调过来给我去找。”  

  天暗不由得奇怪,什么人要这么兴师动众,难道一晚上主子都在找人吗?“是。”看主子这么累也没多问,随后退下。  

  蓝粲这一晚上真的有些累着了,闭上眼睛小憩一会儿。希望这次不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舞依炫和凤沐璃回到了木莲的宅子,舞依炫觉得还是有女人的地方靠谱一些,毕竟有那啥呀。这次凤沐璃没有走一直为舞依炫忙前忙后的,“现在好些了吗?”他想着平白无故地流了这么多的血肯定伤了元气,不过女人这种生物也是很奇怪,流了这么多的血只是稍稍虚弱一些。舞依炫竟然告诉他这样的“流血”还会延续好几天,多则半月的都有,而且每个月都要报到。真是奇怪1这才明白原来女人不只有这孩子这种特殊的能力!  

  “放心吧,我这些流出去都是废血,对身体没坏处的反而是在排毒。”舞依炫也是醉了,她竟然一个晚上都在和一个男的解说女人的月经这个问题,真的有些癫狂,这家伙还一个劲的提问题让她这一晚上“高烧”不断。  

  “来再喝一些红糖水。”记得炫儿昨晚说了女人这个时候就要喝红糖水,端过丫鬟盘子里的碗。  

  不要啊,昨天晚上就这么和他这么一说,他倒好可劲的让她喝了煲鸡汤的那锅的红糖水,搞得她夜里起了好几次的夜。“那什么,红糖水如果喝的太多会适得其反的。”对呀,她已经喝了太多了,再喝她就和茅厕捆绑了。“而且可能会让人肚子痛的,得盲肠炎的。”眼睛轱辘得转,小璃子这么疼她不会让她肚子疼的。装这样子的捂住肚子在那里装可怜。  

  凤沐璃猝不及防的敲了个蹦在舞依炫脑瓜上,“下次瞎扯的时候把你的眼睛给歇住让它别乱转。我可是问过大夫了,红糖水最好是每天都喝上一碗,而且晚上睡前也最好喝一碗。”舀了一勺的凑到舞依炫前,“张嘴喝下去。”  

  舞依炫乖乖地喝了下去而且还笑嘻嘻的,他竟然还去问了大夫,是在她睡着的时候吗?心下一暖“你,真的去问大夫了?”暖归暖,可是你一个大男人去问这种事真的很搞笑好吗?话说可以允许她问问细节吗,比如你们俩怎么开始谈话的还有大夫的表情是什么状况。  

  不过一会就不用了,小璃子的脸可谓是精彩纷呈,唯独那耳朵可谓是红的滴血,估计这厮是想起之前的对话了看这架势估计和她脑补的程度差不多。“唔唔唔,温柔点,我可是病人。”凤沐璃舀了一勺直接塞进舞依炫的嘴巴。  

  “你自己喝吧。”凤沐璃递给她,有些无措的感觉,真是怎么在她面前老是冷静不了呢?  

  舞依炫乐滋滋的接过碗很是豪迈的一饮而尽,“喝完了。”准备来起袖子就擦擦嘴,细想不大干净,扯过愣神的凤沐璃的袖子往嘴巴上一蹭,还振振有词的说,“我不嫌弃的你一晚上没换衣服。你可要理解我的宽容大度。再说了,待会你不得回去换个衣服呀。”  

  凤沐璃也是无言,倒是他被嫌弃了。要是旁人一早就被他一掌不知所踪了,也就是她了!  

  “主子。”一旁的飞若打破这份小温馨。  

  “什么事?”舞依炫不看不知道,这小璃子的功力到底是多么的强大,这换脸的速度,就连声线都冷了起来。  

  见飞若看了一眼坐在边上的舞依炫有些迟疑,凤沐璃说,“但说无妨。”  

  飞若低着头,“天下那边有消息了。有人说今凌晨看见有人带着一名男子进了阳城的天下第一阁而且是顶楼。连着掌柜等人都一同忙进忙出的去往顶楼。之后我们的人再去了解情况都一直统一口径说是看走眼了。因为是凌晨几乎没有什么人所以...”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把唐希叫回来吧。”  

第九十五章 关于嫌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