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九章 威胁

    79  

  叶筱柔吓了一跳,突然之间坐在她身边的孩子就被抓走了,吓了得没神了,以为那个禽兽又来抓她了,心下立马慌了起来,身体蜷缩在一起。  

  而被拖走的舞依炫则是一脸的懵,搞什么?一回头原来是那个满是脓包的的人渣男,我靠!她还是有点洁癖的,居然被这种人抓着(小舞子,你先看一下自己从头到脚可有一处是干净的!)  

  因为这厮急吼吼的,动作变快了,一下就把她扔到了血池边。眼光四处搜寻着什么。  

  外面的凤沐璃看到舞依炫去和叶筱柔说话了,也就没管了。这何家的护卫家仆都过来了,而这何家老爷自然随后也到了,恰巧的是这叶宏也带着人进了何家。  

  “怎么回事?”何家老爷看着这园子里躺的四仰八叉的人,“唐家老九。你怎么在这?”何家老爷一眼就看到了张扬的唐希,“唐九公子来这里有何指教?”其实这何家老爷心里面老早就发慌了,可是也是在官场上厮混了多年,这阵脚还是站得住的。  

  “何大人,唐希有礼了。”说是有礼,唐希全然没有半分敬重的样子,随手拈起落在肩头的花瓣,连看都没看何家老爷。“晚辈没有什么和大人说的,只是你后面的那位大人有些话要对你说。”  

  叶宏在家听到有人报信说是他的女儿在何府,而后又求证了一番,不管是真是假,他的女儿的确走失了,而这个报信的孩子也是从那里逃出来的,他便火速带着京都里的搜查兵奔去了何府。  

  进来之后才知道这何府里面发生了不小的事,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大的阻拦,看着这些护卫家仆都往一个方向跑,叶宏也跟了过去。  

  何家老爷回过头去,他怎么也来了?这下可不妙了。“下官拜见叶大人。”  

  “何大人,看来你家还真是热闹!”叶宏从远处满满地走近。叶宏向四周探寻了一番,唐希也在?那门口的是柔儿吗?“柔儿?”  

  柔儿?这叶家老爷一听,这下糟了,怎么把叶宏的女儿抓来了?真是一帮蠢货,抓个人都能弄错。“叶大人,你再说什么?为何这么晚了,还要到我何家的府上,还带着兵,这似乎不大和乎规矩吧。”叶家老爷就是死命的拦住叶宏去那边。  

  “威胁我,你算个什么?”叶宏对这个何家完全不放在眼里,“柔儿?”怎么没有答应,这是柔儿没错。  

  凤沐璃没空看着两个人纠缠,可是他也有点奇怪怎么这叶筱柔不应她老爹,回头看了看,小舞呢?小舞去哪了?跑到叶筱柔前面,“她去哪了,她去哪了?”抓住叶筱柔问。  

  叶筱柔被凤沐璃抓得有些吃痛,也惊醒了,“被刚才那个人抓到里面去了。”好可怕,这个孩子的眼神好可怕。  

  凤沐璃丢下她就进去了。叶宏没想到的是凤沐璃也会出现在这。准备走过去的时候,这个何家老爷就这么站在他面前,“何大人,我女儿怎么会出现在你府上,她今日不见了这么巧就出现在你府上了,还有这五皇子怎么也在这?现在拦着我干嘛?待会我们有的是时间好好聊聊。”一把把何家老爷推了个踉跄。  

  “柔儿,你没事吧?”  

  叶筱柔惊讶道,“爹,你怎么在这里?”一脸的惊喜,可是下一秒就哭了起来,“呜呜呜...”凤沐璃窜到房间里,没有人,向着屏风后面走去。只见到那何子谦揪着舞依炫的领子,手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刀,直直的朝着舞依炫的胸口刺去。事情太过突然大家也都没什么时间反应,凤沐璃连思考都没思考冲过去正好那何子谦的刀落了下来,刺在了凤沐璃的背上。  

  “凤沐璃!”舞依炫惊呼。凤沐璃落在了她的身上。可是那个何子谦仍然不停手,又伸手去抓舞依炫。  

  不过这一次没得手,只听见细小的银针刺在何子谦的手上,何子谦立马手上一阵麻软接着抽筋巨疼,手上的刀只听见“Duang”的一声掉落。“沐璃。”唐希大步赶过来,先给凤沐璃点穴止血。听见了房间里面的喊声,大家也都纷纷进来。  

  “玉无双快过来。”舞依炫喊了玉无双的全名,“凤沐璃中刀了,快看看,快点。”  

  玉无双已经跑过来了,“没什么大事,没伤到心肺内脏,只是刀伤皮外伤不会死人的。”从怀里拿了一个药丸,“张嘴,这是补血丸,吃了。”看了一眼凤沐璃的后背,还好不算深,“先补点血,点穴撑不了多久的。赶紧回去给你上药,这失血可大可小的。你这折腾了一天体力也跟不上。”  

  听到凤沐璃没多大的事舞依炫算是放了心。那个人渣可是瞄准了她的心脏,要不是凤沐璃她估计就凶多吉少了。“小璃子,没事了,你先休息会,马上回去给你上药。我会让那个混蛋生不如死的。”  

  “唐希哥哥你抱着凤沐璃,咱们回去吧。明天就去算账。”舞依炫说。“对了,唐希哥哥你在他脸上刺几针就像是他的手一样。无双哥哥,你带了什么好玩的药丸?”  

  唐希先是抱起凤沐璃,看到这屏风后面的情状不由得一惊,接着照办舞依炫的吩咐毫不犹豫,本来何子谦的脸很是恶心,现在又添了几分滑稽。  

  玉无双掏了掏身上,出来没带太多,“就这几瓶。”这些因为制得比较难,药材也是珍贵的,大部分药材是这次上巫山得来的,所以怕出现什么意外就随时带着。(其实是想试验一下效果)  

  “你找一瓶不会致死的,但是过程极其痛苦的一种药给他吃下。”舞依炫说。  

  虽然不舍的,但是玉无双还是让那人渣吃了,不为别的就为他伤害了他的朋友。“就这个吧,刚制的,没用过刚好试试效果。本想着在小老鼠什么身上试试的(对于这种药效狠毒的药咱们的小双子还没那么残忍在活人身上试试)。可能有点恶心,我觉得你们还是出去一下吧。”玉无双让他们都出去,“凤沐璃和舞依炫两个小孩子出去,这对你们的身心健康不太好。”他还是想的周到的,不能摧残幼小儿童的心灵(不知道早就摧残他们心灵多少回了?一众人鄙视!)。关上门,一人孤芳自赏!嘻嘻嘻,让他见识一下成果。  

  算了,就不管他了!  

  外面的人看见五皇子受了伤,这心里面哆嗦的。尤其是何家老爷,天哪,这都找的什么事?没当场晕过去就不错了。可是他家这夫人还是心心念念自家儿子的,就想着怎么过去看看。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可是什么都不能做,现在更加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何家老爷现在已经开始绝望了,这等事被人知道了他家算是毁了。  

  唐希背着凤沐璃走过来,身后的凤沐璃很听话的闭眼休息了。舞依炫说道,“你们先走,沐璃不能耽搁,我在这里等着玉无双出来。”唐希点点头,先走一步。  

  舞依炫扫视这一大群人说,“我与五皇子以及我们救出的二十多名少女被绑来何家差点命丧于此。何家少爷意图行凶,还好五皇子救了我,但是也被刺伤。”  

  “而之前的多名少女已经惨遭毒手,如果这位大人,应该是叶大人。叶大人想要知道详情进去一看便知。明日会有人去报案,那些都是我们所救下的少女,大人若是不信,问你的女儿便知道了。”  

  “还有,希望大人一定秉公处理。这件案子其中的厉害大人希望要好好的调查。还有就是这件案子的帮凶,知情者也希望好不姑息。”舞依炫看了一看何氏夫妇。何家老爷和何家夫人心惊,这个女孩的眼神竟然让他(她)心底生寒。  

  “我想在场这么多证人,大人一定还我们一个公道。大人告辞,我们还有事。”舞依炫冲着关上的房间喊了声,“无双哥哥,我们该回去了。”  

  “就来了。”玉无双开了门,细心的关上了门,“我们走吧。”  

  众人有些难以消化,这刚才还是冷若冰霜的言辞,这会儿立马变成糯糯的童音。叶宏也是,这孩子当真只有三岁吗?字字铿锵有力,条理分明。先是为五皇子树立了好的英雄救美的形象。接着说了让他必须去彻查这件案子的有力证据,让他不得不去做。他像是被一个孩子威胁了,而他却必须接受这份威胁。这个孩子不想在这件案子上放过任何人,有什么非要不可?他倒是想看看?  

  叶筱柔被提及的时候,生怕那个小舞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而没等叶宏进去,何家夫人先冲了进去,叶宏皱了眉,他这脚还没踏进去就听见女人刺耳的尖叫。何家老爷连忙小跑过去,“发生什么了?”  

  “啊...”这这这这...  

  何家夫人当场吓晕了,而何家老爷也吓得瘫坐在地上。叶宏随后进来后面也随着几个小兵,他就奇了怪了,怎么这两位吓成这个样子?这何家少爷除了有些脓包,身上多了几根针抽抽之外也没什么好吓人的,怎么他们像是活见了鬼似的。  

  “把何家人都带走,关进刑部大牢。明日申案。”叶宏准备抬腿就走的时候,不小心有人碰倒了屏风,“大人,你快看。”叶宏听着手下声音回过头,“什么事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雅居  

  “所以你这次的药是没成功喽。”舞依炫看着正在给凤沐璃上药的玉无双问道。  

  “是啊,虽然药效是有了但是时间不长,好像出现了药量的配比不准确,我想是这样子。”在何子谦的身上下的药,产生的效果不错,但是不能持续也就是说只要被下药的人熬过去了那么不需要解药这毒也就自动解除了。  

  “无双哥哥,我一直想问你个问题,这个问题憋在我心里面好久了。”舞依炫一本正经道。  

  玉无双倒是略显不好意思的说,“哎呀,小舞,这种问题就不要问了。虽然我长得俊朗风逸,但是我的心里已经装满了药草美食,你就不要白费功夫了。”小舞对他表白还真是不大好意思(大哥,人家这不啥都还没说吗)。  

  “无双哥哥自恋是唐希哥哥的权利不是你的。”舞依炫真的无语了,“唐希哥哥你是怎么会认识这个人的?”  

  一边品茗的唐希轻酌了口茶,悠悠地说,“这就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累了几天终于能够坐下来喝口茶了。  

  “无双哥哥,你为什么喜欢把药材制出这些个稀奇古怪的药效,还制那么多的毒药。我的认知里面认为你们不是应该制解药的吗?”舞依炫这几句话问出了广大深受玉无双试药毒害的同胞们,比如说唐希骚年。  

  “因为我能做的解药我都做完了。”玉无双言简意赅。舞依炫无言以对,慢着,“你难道把这世上所有的毒,疾病的解药都制出来了?我不相信。”这可不是科技发达的时代。  

  “我没那个能耐。我只是把我所知道的在书中所能看到过的疾病和毒药,这些我都制出了解药。当然也有几种我还没制的出来。还有就是我不知道的病状我不会制了。至于你问我为什么制这些药,一来是觉得好玩,二来这些药材都是我没见识过的,自然要制成药来试一试到底有哪些作用和效果,三来就是因为偶无聊。”  

  “额...”  

  “好了,这几天凤沐璃你多休养,忌忌口,伤口别沾水,由于你还是小孩子所以可能会好的慢一点,不过没什么大事。”玉无双收了收药瓶,“这瓶是我独家秘制的专治刀伤什么的药比普通的药要好许多,我可没送过几个人呢。记得每天好好上药。”对于这种小儿科的药于玉无双而言洒洒水啦,而对其他人那就是抢手货了,尤其是习武之人,刀口上讨生活的人。“小舞,哥哥告诉你,我这瓶药可是曾有人千金一掷。”又臭屁起来了。  

  舞依炫一听可来劲了,哇塞,就这瓶小玩意儿值这么多钱啊,“来来来,无双哥哥,咱们一边谈。你可得和我好好说这千金是怎么么一回事?”  

  “唐希哥哥你就好好照顾小璃子吧。今天我就去我画画的地方睡了,免得打扰小璃子。”舞依炫拉着玉无双往外面走,“无双哥哥,我还有巧克力,就是那个黑色的方块,想不想吃啊?”  

  “真的吗,想吃想吃。”就这样玉无双就被拐走了,“哥哥顺便看看你的毒清了没?”  

  炫儿真的是只认钱不认人,刚才还为他担心的都快哭了,这转眼之间就变成钱串子了。他这以后是不是要赚很多的钱才能把炫儿给看住啊!(这孩子居然已经开始想这些了,小璃子你堕落了)  

  唐希也只是笑笑不语,反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放下杯子,“沐璃等到你的伤势好了,你就和小舞说吧。没多少时间了。”

第七十九章 威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