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哥哥你就别添乱了

    69  

  凤沐璃有些不知道如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亲情,如果说之前因为唐希的原因他知道蓝家没有遗弃他,他其实已经足够了,他没有奢望更多,也没有这份期待。而事实是蓝家不是只有蓝石还有所有蓝家的人都一直关心着他。  

  他不知所措,或者说是害怕,害怕像之前一样,发现只是谎言,是虚情假意,当满心欢喜的接受后,不知道那天一转身却发现他其实只是在谎言编织的网里面,想逃,很难。所以他现在害怕了。  

  看得到不知所措的凤沐璃,看得到不敢相信的凤沐璃,看得到害怕的凤沐璃,看得到有些期待的凤沐璃,可正因为看得到才让他们担心,隐藏就像他需要呼吸的空气,就算是亲近的他们,凤沐璃也不会忘记隐藏,只是多与少的问题。  

  可是现在他毫无防备,忘记了生存最基本的东西,怎么不让人担心?  

  唐希启唇,“如果一时间无法接受,那就放慢脚步,时间会证明一切的。”这孩子还有他不知道的伤痛吧1可是唐希自己心里也是复杂极了,他以为他听到这些会心如止水,可是风刮了过来,又怎么会不留下浪花涟漪呢?唐希不由得觉得自己好笑,怎么到现在自己还在对那唐家有所期待?真是个孬种1  

  舞依炫可能有点被传染了,她有些羡慕小璃子的家人的关心了,她有些想念肖骁,那个没老爸样的老爸了。  

  “那什么,都别装深沉了。咱们去哪啊,现在可别回雅居。去什么地方玩一玩把,我都到这这么多天你们都不让我出门看看。趁这机会,走吧要不?”舞依炫兴冲冲的说,说实话就去了一趟巫山后她哪儿都没去了?‘’我惨不惨那,每天关在雅居里哪都去不了。”  

  一说完,两道厉光就朝着舞依炫射了过来,这孩子还要不要脸了?说什么每天被关在房间里的。“是谁老是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睡觉雷都打不动,让她出门还老是说自己忙?让她出门还嫌我们烦。”凤沐璃一一数落过来,他知道一直待在雅居肯定会有些闷,想着带着这小妮子出去游玩一番,到头来还被嫌弃了。  

  “这个,那个,您老还记着这个呀。我不是看你们忙,让你们先忙完嘛。”舞依炫讪讪道。  

  凤沐璃一个斜眼过去,“我看您老比较忙。”  

  “哎呀哎呀,外面好热闹啊。”舞依炫撩开了帘子,小脑袋伸了出去,她听不见,听不见。这点小心思凤沐璃也只能挑挑眉。倒是唐希在一边笑了,这小舞倒是个活宝,这么一闹让心情也好多了。  

  “哎呦,我的妈呀。”舞依炫一下子撞了脑袋,不是她没好好的坐着,而是外面突然一个冲击撞到他们的马车,这让马车里的人都没稳住。马夫一把拉住缰绳,还好他们缓慢地行驶在市集,没让马车跑起来。撩开帘子,“主子,没事吧。”唐希点点头示意。  

  舞依炫晕了一小会儿后,站起来,往外面望去,“不会吧,怎么是个人啊。”舞依炫缩回头看着里面的二人。“我要下去看看。”没等凤沐璃喊住,人已经跐溜地下了马车。凤沐璃摇摇头,舞依炫就是在这种地方特别来劲。  

  他们的马车要是回雅居,就必须经过这繁华的街市。这还没到晌午,这街市上的人倒是很多。不似那些个封建的王朝,锦国的民风还是比较开放的,形形色色的人都有。名门公子,大家闺秀,布衣百姓,商家小贩,烟花女子,乞丐盗贼,他国人只在这街上鱼龙混杂。  

  舞依炫绕道马车的一侧,发现撞到马车的人是个少年,年纪大概和唐希差不多大,穿着倒是华贵,头束紫金冠,发插白玉簪,腰间配有羊脂玉,就是有那么点财大气粗的感觉,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公子。  

  这四周早就已经围满了人了,这位躺在马车车轮边的少爷,迷迷糊糊地按着伤处,嘴上哼哼唧唧的。  

  舞依炫瞪着大眼睛,“你没事吧。”估计摔得不轻。  

  “吓死我了,什么玩意儿?”叶梓荣本来疼的眼睛都睁不开眼,扶着昏的头刚睁开眼,迎面一张酷似狐狸的面具,偏生这面具下面还睁着一双老大的眼望着他。“走开,走开,小屁孩,哪来的?大白天带个鬼面具,想吓谁啊!”叶梓荣准备起身,可是发现身体疼的起不来,只能四仰八叉的躺着在轮子边,这说是坐在地上靠着车轮吧,可是这身子怎么都是有躺着的意味,别提有多难看了。这引得围观的人都嬉笑嘲弄这。整的这大少爷叶梓荣脸是又红又绿,让舞依炫一度觉得他一定是便秘的症状。  

  舞依炫没好气的说,“你撞了我的马车,我都没追究。好心下车问你伤势,你反倒气势汹汹的。这还有理吗?”  

  这大伙一听这么个糯糯的小童音,又是个心善的好孩子,不免的有些指责这少年起来,“这么小个孩子,怎么忍心去骂呀?”  

  “就是,看着穿得人模狗样的。”  

  “什么呀,看看这是和人家打架把,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姑娘啊,你可得离远一点啊,可别被伤到了。”  

  这你一言我一语的,让着大少爷叶梓荣心里面饶是有些不好受,气就不大一出来,可是又有些觉得人家说的又对,这的确是他自己不好,对人家小姑娘凶的。这不,脸上就又多了些颜色。  

  “我就说小舞到哪儿可都是欺负别人的。”唐希摇着折扇说道。“哎哟,这不是叶家大少爷吗?”眼见的看到这地下坐着的可不就是叶家大少爷1凤沐璃不禁瞧了两眼。  

  舞依炫看得出这人,心眼不坏,就是有些浮躁。这刚刚被打趴下,又受到人家的奚落,她这面具又吓了人家一把,可不得发个脾气,换做是她也没什么好脸色。不过这人家说完后这少年似乎有些羞愧的意思啊。这憋屈的脸,看这时不时飘过来的眼神,八九不离十了。  

  这少年站了起来,他叶梓荣虽然是有些孬种,但是还是不能丢了自家的脸面的。就是硬撑着自己也得站起来,否则又得给他那小妹耻笑,老爹鞭打了。要说这叶梓荣虽说吃喝玩乐,不务正业,胆小怕事倒还是知道寡义廉耻的,他再浑还没浑到那个份上。刚准备和舞依炫开口说话。  

  “少爷,少爷,找着少爷了。”不知从人群中哪里冒出来一群家丁。  

  “少爷,你到哪去了,小姐可是急死了。”这家丁说道。  

  “急什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几岁大的孩子倒是急气我来了。”他那个妹妹整天一副以她为尊的样子,说说这四五岁的孩子,还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小姐在哪?”叶梓荣有些撑不住,一手扶着家丁的肩膀,撑着自己。  

  家丁说道,“小姐在前面的街。少爷,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上有伤啊?”  

  “你就别管了。”叶梓荣说道,然后面向着舞依炫,脸憋得通红,想张口吧,可又开不了口,“不好意思,刚才凶了你。小妹妹。”叶梓荣抓起了脑袋,男子汉大丈夫就得抹得开面。  

  舞依炫笑道,果然不是个坏家伙,“那我也就原谅你了。以后可别乱打架了。伤了自己还伤了别人。”  

  叶梓荣一脸的憨笑,“嗯。好的。”多好的小姑娘啊。自己怎么就给凶了人家?  

  舞依炫倒是有些不大自然的,“那就再见了。”  

  这家丁又来了一波一波的,“少爷,少爷可算是找着您了。”  

  “小姐,少爷在这。”一家丁冲后面喊道。  

  舞依炫也瞬时上了马车,里面的两位也端坐着了。不过就是凤沐璃又摆着一张臭脸了。不过舞依炫懒得去想了,她的心情可是高兴着呢。悄悄地,拿过自己的小包,悄悄地把手塞进去,悄悄地把刚刚得来的玉佩放好,悄悄地把包放回去。悄悄地偷偷乐一会儿。她可是没偷哦,只是那个玉佩不自觉地就掉到了她的脚边,不自觉地就被她看见,不自觉地吧又没有人看到,不自觉地它主人也没有看到,不自觉地脚就踩了上去,手就抓了上去。不自觉地小玉佩的主人凶了她,她想还的时候,人家又被围住了,然后不自觉地她善心大发决定让孤独没人爱的小玉佩跟着她,让她吃香的喝辣的。现在马车一路畅通。希望那个少年也一路畅通。  

  话说这边  

  叶梓荣的妹妹叶筱柔在舞依炫前脚上车后脚就到的节奏来了。而这会子,人也都散的差不多了。  

  而叶筱柔只看到了一个晃影,怎么那个背影这么熟悉?  

  “哥哥,你这又是怎么了?”说回正事,叶筱柔头有点疼,这好不容易出来玩会,这败家哥哥就知道给她惹麻烦。虽说大家闺秀可以不用遵守不可抛头露面的陈规,但是叶家夫人还是不愿让自己的女儿在外面闲晃,她的目的是要让自己的女儿成为琴棋书画样样通大家之女。还有就是这最近的京都可不大太平,那失踪的孩子可都没找到呢。  

  可是这叶筱柔到底是爱玩的年纪虽有些收敛,但是看到那些寻常百姓家的女孩子在街市上笑的开怀,玩的尽兴就总想着自己也能出来玩。所以求着娘亲,让叶梓荣带着她去集市逛逛。当然少不了保航护驾的人,当然不是叶梓荣了。可是没一会儿她家哥哥就没影了。  

  “对了,还有点事没处理。”叶梓荣让两个家丁扶着他向前面的一个拐角处走去。  

  这是个斗鸡的摊子,本来有不少人的,不过因为叶梓荣被打了大家都去看看了,这摊子上的人也少了。老板一看这小子就是刚才的,立马一副恶心的嘴脸笑道,“你倒是胆子大,还敢来,怎么还想着给大爷我送钱呐。”这小子看来是个有钱的主,刚才他可是从哪里敲回来几百两银子啊!  

  不过看到这一帮子家丁涌了过来,脸色有些变了,“怎么,这是想闹事。”他也不怕,这么多人看着呢,还能杀了他不成,打了他也是有人看着的。可是这老板没想过这刚才他一脚把这叶梓荣踹出去的时候也是有人看着的。  

  “哥,你是不是被坑了钱,气不过反倒被人打了。”叶筱柔说,活该你乱跑,“这是赌博吧。”  

  “我说,这京都城里面可是不允许在这里斗鸡的,这位估计是外地来的吧。”开玩笑,她老爹是刑部尚书,这点子事还是知道的。就她这没用的哥哥还自己打自己老爹的脸在这里玩这种不合法的斗鸡。  

  叶梓荣有些挂不住面了,他这妹妹就不能不这么机警啊!还让不让做哥哥的做大的了?  

  “小姑娘,我又没犯法,怎么就不允许了。”这老板的确是外地人,这他又没偷没抢的可就有点不明白了。  

  “你坑了我那么多的银子,还敢说,出老千还有脸说。”叶梓荣立马就怒火中烧了。“你们几个给我上,让他把我的钱给吐出来。”  

  叶筱柔抚了抚眉头,“住手,哥哥你就别添乱了。”她快被这个没脑子的哥哥蠢哭了,“本小姐见你开设斗鸡赌局,还诈骗客人。甚至是动手打人。你们两个给我去通知衙门过来抓人,就说是有人涉嫌非法赌博。”叶筱柔指示这两个家丁过去。  

  他这妹妹是想干什么?

第六十九章 哥哥你就别添乱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