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寿宴

    64  

  “不是,我是舞蹈的舞。”又一个小正太。“你好,你是谁啊?”  

  糯糯的声音一向是让人对舞依炫最放下成见充满好感的的武器,“我是七皇子,凤沐英。”腼腆的笑容,羞涩的绞着手指。舞依炫觉得这凤沐英是个腼腆的孩子。  

  不和其他人一样,舞依炫总觉得自己对这个凤沐英有着莫名的好感,无关乎男女之情。“你好,凤沐英,很高兴认识你。”舞依炫向他伸出了手。  

  凤沐英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小舞。”这是要和他握手的意思吗?凤沐英试探性的伸了过去,舞依炫大概明白了握手礼在这里还没有。一把握上了他的手。“这是握手礼,表示初见的人相互问好。”  

  “嗯。”凤沐英只觉得手心一暖。  

  “凤沐心出场了。她拿了好大的一把琴啊。看来小姑凉不错啊。”舞依炫夸起来,往舞台那里靠近了几步,“凤沐心加油↖(^ω^)↗。”舞依炫朝着舞台大喊了一声,冲着舞台中央的凤沐心挥挥手。  

  “我会加油的。”凤沐心回应着。这台下的观众都是有点懵,几个回事?  

  演出开始了,两个作画,一个写字,风沐清吹箫,凤沐心抚琴。舞依炫看着台上认真的凤沐心这和刚才呆萌的孩子真不一样。她不大懂乐器,不过就这凤沐心的琴声来说,听着也是令人舒服的清泠悠扬,比起之前的弹琴的人是要好。而萧声也是好的,琴声和萧声配合的极好,至少就他们现在的学习程度和年龄是不错的了。  

  一曲终了。  

  舞依炫鼓掌叫好,也带动了其他人鼓掌。虽说舞依炫不是那种热情似火的人,但是在凤沐心身上她看到了,凤沐心是真的很想要一个好朋友的。那么些个官家小姐有谁是站在了她的身边?她看得出凤沐心的孤单。既然她是真诚的和她做朋友,那么她做一些朋友之间的事情也是无妨。再加上这小姑凉实在是有意思!讨人喜欢。  

  看着舞台上笑的灿烂的凤沐心,舞依炫也很高兴。不过凤沐心谢完礼便蹬蹬跑下了台,迎面朝着舞依炫扑个满怀,“小舞,谢谢你为我加油。我觉得今天是我发挥的最好的一次。”  

  “刚才哥哥也说我表现得很好。”立马臭屁起来了。  

  “是是是,你最棒了。待会我就表演了。记得给我加油。”舞依炫说。  

  凤沐心拍着胸脯,“包在我身上。不过小舞你要表演什么?”  

  “对哦,我要表演什么?”舞依炫摸着下巴,这还真是没想过,去问问小璃子。  

  “呀!”一旁的凤沐英终于要被注意到了,可是代价是被踩了一脚。  

  “对不起,我没看见你的脚。不好意思。”舞依炫一个不小心就踩到了。  

  “七皇弟,你怎么在这?我都没看见你。嘿嘿!”凤沐心确实才发现凤沐英也在这里。  

  凤沐英暗道,你这一路飞奔的那还顾得别人,他没被风旋走就不错了。“没事。”还好,不大疼。  

  凤沐璃一听便停止和唐希的谈话,往这边走了过来。他可不是因为凤沐英的叫声,他和凤沐英可不熟!他是被凤沐心的叫声给叫过来的,这凤沐心下来了,肯定跑到炫儿的旁边,可这凤沐英怎么也来了?  

  “怎么了?”凤沐璃说。  

  “奥,没什么就是我不小心踩到别人脚了。”舞依炫说,“先不说这个了,再等一会就我们表演了,我们表演什么?”  

  “可别指望我,我什么都不会的。我可是小孩子。”舞依炫一副你比我大,你要身先士卒的样子。临了,还撒了个娇。差点没把自己恶心了,不过恶心前又想到,这份尊容再怎么撒娇也不为过呀。瞬间就不恶心了。  

  “本来就没指望你。”凤沐璃说道,“再有一个就我们了,先回去坐着吧。我和你说一下。”  

  转而又对七皇子凤沐英说,“马上就到七皇子了,还不走吗?”一脸的冷漠。  

  七皇子倒是想说这个没见过的五皇兄好好打个招呼的,可是被这个一脸的冷漠给硬生生地憋了回来,“五皇兄...”  

  舞依炫看着这孩子一不下心就被小璃子的冰刀砸到,唉,默哀!  

  这边舞依炫正要被拉走了,又响起一个声音,“七皇子表哥,该轮到我们上台了。”叶筱柔看到了凤沐璃从那边走了过来,正巧七皇子也在,她也就过来赶脚了。  

  “见过五皇子,六公主。”叶筱柔行个礼还硬生生地把舞依炫给挤到一边去,这舞依炫的手还被凤沐璃拉着呢,为了不让叶筱柔碰到她,自己绕到了凤沐璃的后面去了。  

  “那走吧。”七皇子,“那五皇兄,六皇姐,我先走了。小舞,再见。”  

  对这个礼貌的孩子舞依炫好感又加了一分。“再见,七皇子。”刚说完,就被凤沐璃拉走了。  

  这叶筱柔面上波澜无惊,心里可不好受了。这才多一会儿功夫,又和表哥认识了。虽然她知道七皇子表哥性格好,但是还没有说随便和一个陌生人交谈的。小舞,为什么她从来没听过这个人?为什么和五皇子走的那么近?五皇子还拉她的手!  

  她要好好在这次的表演上大放光彩。  

  叶筱柔这一组是有七皇子凤沐英,叶筱柔,姚晴儿,还有两个世家小姐。三个人跳舞,凤沐英吹笛子,一人吹埙。  

  这叶筱柔和他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哥哥叶梓荣不一样,她自小就被自己那大家闺秀的娘亲教导着女子一定要琴棋书画,女工刺绣,舞艺乐器样样精通。所以三人舞中,数她的舞艺最好。虽技巧不足,但基础扎实。埙和笛的配合亦是游刃有余,不过埙中间还是出了一点的差错,还好凤沐英用笛声弥补了回来。  

  终了,皇上自是大有赞赏,也有着叶家攀附的人在一边起哄夸赞。  

  不过这会子,舞依炫那边就有了一个小计划。怎么说呢,鉴于这几位技能有点短缺。虽说皇子和世家公子会接受良好的教育。不过可惜的是,这二位都属于特例。再加上初来乍到的的舞依炫,组合在一起有点难。  

  “唐希哥哥会甩针,小璃子会暗器,其实你们两个差不多。”舞依炫掰着手指算着。  

  唐希立马不服,“本少爷什么叫会甩针啊。”  

  舞依炫说,“行行行,你还会甩剑(贱)。”  

  “炫儿,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凤沐璃,“我会的可是多着呢。”面对舞依炫的时候就喜欢一脸的臭屁。  

  “得得得,我知道你还会变脸。”舞依炫说。  

  “二位先别激动,这么大的个还准备站起来,干啥呀,要欺负我啊,我可是有凤沐心罩着的人。唉,对了,凤沐心呢?”舞依炫看着这俩人准备站起来欺压她,一看凤沐心怎么不见了,还准备让凤沐心和他们对话呛死他们呢。  

  “凤沐心被她皇兄拉倒一边进行思想教育去了。”唐希转着铁扇子,一副放荡不羁。  

  “对了,要不我们让唐希哥哥来个脱衣秀把,绝对的精彩。”舞依炫闪着亮晶晶的眼睛。  

  这孩子脑子是什么做的,尽冒出这些奇怪的点子。“小舞会画画,我们就是会是暗器。要不这样子组合一下。我们...”凤沐璃说道。舞依炫小脸一撇,她的点子明明很好的说!  

  “好啊,我们也可以...”  

  最后一组要上台了,其实底下的大臣就算是自家孩子有表演的,看到现在也是有些疲了。这最后一组出场,不管谁也是兴致缺缺了。  

  可是这搬上来的硕大的画布,足有一人高(成年人)。盖着的木盒,这其中一只木盒怎么看起来会这么重,抬个看起来不算大的箱子不至于这么吃力吧。接着随后宫女又拿上来画具颜料。这是要作画?至于这么大费周章的。一番好奇倒是让众人都看向台子,想看看究竟唱的是哪一出?  

  三个人陆续上了台,一众哗然。三人行了礼,便开始了,画布上先由唐希用水沾湿的特大号毛笔,在画布上写下一个硕大寿字。接着由凤沐璃快速地对着画布上打下弹珠,不多,九个,都是在寿字的最外边的点。然后有着唐希拿到石子,有他来继续给寿字加工打洞,毕竟由他写的字,他来最合适不过。  

  众下的大臣才知道那个盒子里是实心的弹珠,难怪这么重。看到台上的弹珠乱飞,不少的人都捂住了脸,生怕被误伤。可是一脸看着五皇子凤沐璃打了九个无一个偏向的,到了唐希出手时更是快准狠,才惊觉自己活像个笑话。  

  唐希以最快的速度,在水渍滑落,褪干之前打完了寿字的边角。用弹珠打使得打出的洞更加圆滑。而在画框的后面只有些许飘落的圆纸片。  

  唐希做完了,现在就在一旁站着了,哗得打开扇子,不知多少芳心萌动。天色也深了,他都有些困了。可是还有些事没处理。唉!  

  而舞依炫和凤沐璃一人执着只笔站在画布面前,旁边各有着张矮桌,不同的是舞依炫摆着七彩的颜料,而凤沐璃只有黑色的墨水。不过相同的都有一个装满了荧光粉的在边上。  

  就这样分工合作,舞依炫负责作画在这大的“寿”字下边边上作画,凤沐璃就在这寿字边周围写下小个的不同字体的寿字,不用很多,大概三分之二满就好。每一个寿字都掺杂里一点的荧光粉。  

  因为有了完整的构思完成的很快。在大写的寿字周围散落着一些小写的寿字,端正有力。在下方画了一幅山水画,寓意着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均已青色调为主,青色为基底颜色一步步深上去。再有两条鱼腾出水面,在白色画布处,一条金色,一条橙红色,在画布的四个大角上,舞依炫也细心的加上了红色边框,四个窗户一般,很小但是也是醒目的一笔,更添了喜庆气的色彩。  

  他们画好润色后,唐希来最后的收尾。拿起一小撮荧光粉对准中间的寿字打下去,然后散开了,但也只限在字体内,可见一斑。没几下,荧光粉便撒完了。整个画也完成了。因为荧光粉是是被要求是金色的,所以整个寿字是金色的。唐希用弹珠熄灭了照明的十几盏灯,瞬间阁内暗了不少。而这时的台中央的这幅画一点一点的亮了起来,最显眼的莫过于那个中央的寿字,其次便是两条鱼。而边上的小小的寿字微微发亮,依稀可以辨认出字的形状。而下方的画在大体的轮廓上是稍稍清楚的,这也是舞依炫的用意,让寿字更为突出一些,不论是大的还是小的。  

  整体的效果一出,果然震惊全场。

第六十四章 寿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