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凤阳

    58  

  塞不下了,哎呀,塞不下了,好可惜,这边的玉无双忙的不亦乐乎,完全“塞得”忘乎所以,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他可是很有良心的,剩下那么多不带走,以此对主人表示谢意。碎碎念念完抱着肚子往唐希他们那边走,远远望去就和一孕妇似的。在朝他的身后望去,一片狼藉,有果实的就剩下花和叶子,有花的就剩下叶子,就只有叶子的连同根一起拔了。  

  白净的小脸因为采摘后挂上两朵红晕,咧着嘴笑得可欢了,怕是一时半会都合不拢了,“大家,我弄好了我们走吧。”玉无双妥妥地拖着大肚子,可小心了,生怕掉了一株。  

  这位大哥,你是来打劫的吗?众人看着这位,都莫名的想着,以后都不要和这货出门了。那竹屋的园子完全就和被野兽给袭击踩踏了一般,三个人同情的摇摇头。“走吧。”  

  这几位浩浩荡荡的朝着山下走了。  

  数日之后,竹屋的主人回来后,看到此场景,怎是“呆”字一字足以形容?就和被雷击中一般,心中直冒问号,他家是肿么了?他是不是走错地儿了?  

  舞依炫一行人按照霄留下的地图,一路顺利地走下山,不得不说要不是有地图他们可是又得过五关斩六将。  

  “不会吧?”唐希眨了几下眼睛,这是...怎么纸会自动燃烧了,看着飘散的灰烬,真的有些不敢相信。其余几人也看到了,眼中也是透着不可思议。除了舞依炫眼中饶有几分兴趣,没想到这里竟有类似于“火纸”这种玩意。她猜想大概是纸上面掺杂了磷粉,这山外的温度自是要比山里的要高些许,这便使得纸自燃了。这么快燃烧,看样子有不少的磷粉。  

  凤沐璃也是一脸的诧异,他虽看过不少的书,但是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知道,他微微侧过脸,余光撇到舞依炫,发现舞依炫竟是没有半点的惊讶惊慌,甚至是好奇都没有,那不成她知道?“好了,我们走吧。怕是纸上动了什么手脚,想来是不想让人发现这山林的路线。”  

  一旁的“大肚婆”玉无双插到,“哎呦”抬了抬一肚子的货,“可是这纸上的路线呢都被看过了,我们可以临摹一张。这样不就可以顺利的上山下山了吗?何必在纸上独此一举呢?”  

  “那如果这条路不会一直存在呢?”凤沐璃收起眼敛,眯了眯眼。  

  唐希说,“沐璃说的不错,无双我说你笨你就是不信。”玉无双当下就不服气了,唐希又立马说道,“你难道忘了,这山上有阵法,就和迷宫似的。我们俩晃了好久呢。”这山上的阵法是那些他见过的阵法不可同日而语的,若非有人在昨夜指引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的来呢?  

  “再来就是,你根本不可能临摹。因为虽然只是一条路线,但是画错一点那就踏错一步,那之后就是步步出错。是怎么也不可能出的来的。我们不是刚刚走错了一步吗,你不是见识了后果吗?”凤沐璃说。  

  刚才因为有一个细节忽略了,一不小心踏入了沼泽地,那沼泽地不同于平常的只是深泥,这地下竟然还有一种藤蔓生长在下面,一旦陷入不仅仅是旋泥还有缠人的藤蔓。这种生长在黑暗中植物生命力何其顽强!还好只是一个人踏入了,三个人还能够救得出。  

  “不仅如此,你没有时间临摹。”舞依炫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几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她,为什么没有时间,难道这张纸还会到时间就燃烧了。  

  舞依炫装模作样的摸了摸光滑的下巴,一副老者的模样,“且听我边走边说。”  

  “你们知道磷粉吗?”  

  几个人相互看看,摇摇头。舞依炫一副不成才的样子,“就知道你们才疏学浅。现在开始请叫我学霸。”三个人又开始冒问号了,神马是学霸?  

  “这张纸上面有大量的磷粉,这是一种达到温度就会自动燃烧的物质。就是你们俗称鬼火的玩意。森林里面的因为树木众多,很凉爽,不足以使它自燃。但是我们越往山下走温度越高,而且本身这张纸上的磷粉就不少,很快就会自燃的。如果你想要临摹,估计没等到你画完,纸就没了。”  

  “好了,快叫我学霸。”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更添了几分活泼。  

  这几个人也是聪明的,知识吸收的也差不多了,倒也是更加好奇她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的。要说他们不相信这姑娘吧,可人家说的头头是道,不信都不行!  

  可就是有着多的好玩的,刺激的,它就惹得舞依炫还想要再来,她可是记得那个霄说他们所遇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想来这山上大概还有什么更加神秘的东西了。  

  京都那边也是打得火热。一位高官的女儿失踪了,恰好这位官员正是刑部的要员,女儿失踪,自是要找的,这一经搜查,竟引来不少的老百姓纷纷报案说是自己的女儿,孙女什么的也不见了。  

  其实之前也有不少百姓向官府报案,可是硬生生的被拒之门外,说是只是孩子丢了,又不是死了。一次两次三次,百姓也就放弃找官府,只是自行寻找。谁知道这会子官府派人出来找人,那那些丢了孩子的人可不一窝蜂的申诉。不少人说世风日下,竟如此厚此薄彼。可是对于那些丢了孩子的人来说,不管做官的是不是只为了自己的孩子,只要可以找到自家孩子就好。  

  据不完全统计,刑部就收到近二十余孩子丢失的状纸,原来真的是个大案子!刑部尚书立马下令彻查此案,并派官兵搜查失踪幼儿。整个京都人心惶惶。有女儿,孙女的都藏在家里不让出去,京都大街上不免的冷清不少。  

  那一行四人也浩浩荡荡的走进了街市  

  “我觉得我快要臭了。”舞依炫嫌弃自己道,在巫山上面可谓是摸爬滚打都试了一遍,身上那叫一个味道。她虽然没有洁癖,但是也是爱干净的,先下只觉得浑身难受。  

  凤沐璃亦是,只不过没怎么表现,可其实心里面早就有无数的草泥马奔腾而过。  

  但是几个人中最难看的还是玉无双,虽说几个人都是有些衣衫褴褛的意味,但是玉无双这就是泥菩萨,还是个挺着大肚子的,不过相比之前,肚子小了不少。没错就是他掉进沼泽的,进入沼泽的一瞬间,玉无双整个人都不好了,立马一嗓子嚎出来,“快,救我的宝贝。”立马把肚子里的宝贝掏出来。  

  岸上的三个人也只有嘴角抽抽的事儿,大哥,是不是不用救你啊?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你怀孕了呢!  

  “你们有没有发现,街上的人少了好多。”唐希皱起秀气的眉。  

  凤沐璃点头,“你也发现了,还不止,莫名的多了官兵。”一进城就发现有好几拨的官兵,而且守城也森严了不少。  

  但大家也都没怎么放心上,因为重要的是路人看到这几个人都会退避三舍,一身的污秽,连样貌也识不清,只当是难民乞丐。谁会想到这里面有皇子,有唐九公子,都捂着鼻子快速走过。搞得几个人不免有些尴尬,就想着赶紧回到雅居洗个澡,换身衣服。不由得加快的脚步。  

  不过就是有那么一个人,一脸的泥块,还咧着嘴巴,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玉无双今天走的极快,不过不是因为尴尬,而是要让他的宝贝赶紧回到安全的地方,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下,拖着肚子飞奔而去。  

  于是乎第二天京都又传出一个爆炸性的传闻,有一男子怀孕有五六月之余,而且行动自如,快走如飞。  

  回到雅居,舞依炫麻溜的要去洗澡,还特地让人加了花瓣。现在香喷喷的,可算是好了。不过一晚上没睡,着实让她有些困了,再加上年纪小,硬是撑着洗完澡,一下子扑到床上,三两下就呼呼大睡了。  

  凤沐璃也是洗了个澡,先下神清气爽的,但是不免有些虚弱虽说毒是清了但是也让他身体还是有些损耗的,也是很累。可是偏偏收到了信,必须及时处理。  

  这刚回来信就送来了,凤沐璃进了书房,拆开绑在信鸽上的字条,越往下看,凤沐璃的内心越是复杂。“看来要提前了。但是...”目光望向他的房间方向。叹了一口气,便提起笔写下了“俗事尽,归期时。”吹了一声口哨,一只黑色的信鸽落在的文案上,凤沐璃把纸条插上去,信鸽也扑腾两下飞走了。凤沐璃也离开书房。书房里只留下点点火星。  

  “陛下,之前说的出使北国的事,微臣准备一个月后就出发。”  

  “好。”  

  “蓝石,这几年你可有怪过朕?”端坐于龙椅上的男子,天生的帝王象,哪怕周遭无人也是一身的威严贵气。  

  蓝石不卑不亢的回答,“陛下,微臣衣食丰足,家安和睦,微臣理应向陛下叩谢,又怎会有怪责陛下之意?”  

  “哎,罢了。若是日后你改了主意,哎...”堂上的帝王走下来,来到蓝石的身边,节骨分明的手拍了拍蓝石的肩膀,他虽有责任,可是蓝石执意如此,他又何必勉强。  

  “那孩子,应该都知道你了吧!”锦皇背手仰望天空,天,真是蓝啊...  

  蓝石也松了松神经,“是啊。”嘴角挂起淡淡的笑容。  

  “阿石,日后,还是要你多费些心神。”刚毅的脸上,那两叶眉始终是舒展不开。  

  “阿阳,你何苦呢?你不是让他恨你吗?你就甘心...”  

  “阿石,我放不下...”不是朕,是我,是凤阳这个人,短短的几秒收敛的心绪,“好了,朕也乏了,你也退下吧。”  

  见锦皇如此,蓝石也只能行礼退下。  

  蓝石知道那个人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望着这高墙朱门,金碧辉煌,只不过是一个华丽的牢笼罢了。  

  就好像是昨天的事一样,他第一次见到的凤阳,张狂,自在,任性,他活的潇洒,可今日的他丝毫不见昔日的影子,他残忍,善谋略攻心计,宽大,知人善用,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却也有着高处不胜寒的孤独,的君王。  

  他知道他的痛,知道他的孤寂,但是他直觉的觉得那个帝王深藏了太多他不知道的东西,他不敢探寻,因为他也知道这个秘密太沉重,沉重的或许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欣长的身子立在门前,仍旧仰望着天,盛夏的到来,使得万里无云,什么时候他的世界也可以这么的干净纯粹...

第五十八章 凤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