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家人

    47  

  在大厅一个角落,暗的不行,还有一个小筐子,要是一般人都不会发觉什么。可是这里面偏偏藏了个人,就是本来被遣送回去的舞依炫。  

  至于玉无双舞依炫还不想拖个油瓶,那家伙进了厨房那还不撒丫子可劲的欢,她也就偷偷溜回来了。  

  这其实不能怪她,之前说的好好的,怎么这会就赶人走了,不带这样玩的,好奇心就驱使着她回来了。这偷听啊,信息量太大了,小璃子活着真是不容易啊!她还真是想知道怎么会和玉无双又扯上关系了?  

  唐希奇怪道,“之前你不是还说和玉无双几年前就有过渊源吗?”  

  “是,那又怎么样?”凤沐璃回想了一下,他第一次见到玉无双是在皇宫城墙那里,他在城墙里,玉无双在城墙外。他记得玉无双一直神神叨叨的,嘴巴里念叨个不停,低着头在找什么,一会傻笑,一会高兴地蹦起来。  

  至于他为什么会到城墙那边呢,他也忘了,只不过到有一件事记忆犹新,他拿了个石头砸了一下玉无双,本想试探一下这人是不是疯子,不料玉无双被砸后还挺开心,因为啊,他被砸完后就跌坐在地上了,低头的一瞬间仿佛是找到了时间至宝,那叫一个高兴,欢腾地把守城的护卫都给招过来了。  

  玉无双一见不对劲慌忙把手里的东西塞到衣服里,然后拿出看家本事---落跑,愣是把几个守城的大人甩在后面。玉无双临了也不忘扮个鬼脸,心里可嘚瑟了,和他比跑,他可是自打出娘胎就开始跑的人。(实际上是,每天闯祸,每天被他爹追着打,活活练出来的。)  

  凤沐璃把这事原原本本告诉了唐希,两人倒是逗笑了,让气氛不由得轻松了不少。  

  其实凤沐璃倒也是挺感谢玉无双的,那是他记忆里,至少是过去他笑的最欢乐的一次。  

  唐希又接着说,“倒是玉无双的风格。不过我说的不是这个,因为这件事我可是第一次听到。我想说的是无双他救了你。”  

  凤沐璃又蒙了,怎么今天这多人都救过他。唐希敢情你今天是来告诉他要挨个送礼的是吧!  

  “你是在逗我吗?”  

  唐希一本正经地说,“我说的实话。”  

  “那时候蓝伯父也不敢让御医给你治疗,可是也没个什么人能够治疗了。蓝伯父看到我后就想起来了,玉家。一把抓住我,问我玉家人的落脚点。不过说来也巧了,这时候玉无双就被蓝家家仆给抓进来了。大概就是你你遇见他的时候的情状,他在采药,找药草被提了进来。这不我就顺水推舟的说他是玉家的人。”  

  “可你也知道那时候无双年纪过小,蓝伯父信不过。可是我极力的说玉无双可以的,大皇子也附和了我。不过无双是要比玉家,不说是全部,但也差不多了,医术高明。所以救你的是无双。”  

  “也难怪你不知道。当时你昏迷了好几天。守着你的一直是你的亲人。”  

  凤沐璃倒是嘲笑了一番,但他嘲的是自己,他记得有过这事,两年前,他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躺在草丛中,可是宫里面就像是湖面般平静,没有人知道他失踪了好几天,他自己也不知道。后来有个每天给他送饭的宫女说怎么之前送的饭菜都没动过,搞得他当时一头的雾水,原来是这么回事。想来但是是肯定有人发现他不见得,只是没人敢上报,一个不受宠的皇子纵使是死了又怎样,大抵也只是一张草席卷卷罢了!  

  “所以,沐璃。”唐希看着这个孩子不由得心疼,看到他现在怕是又想到什么不好的了,“沐璃,你听我说,你不是被人抛弃的。我就是想告诉你,从前你有你的大皇兄,现在,不,你一直有家人,你还有朋友。可能我并不了解你所经历的一切,只是个外人罢了。但我还是想要多管闲事,不要把爱你的人当做了你恨的人。”  

  唐希能说的也都说了,原本遵守着对他哥哥凤沐艾的承诺,只是护他周全即可。以前都觉得这孩子是那么的难以相处,不近人情,待在凤沐艾的身边时总是捉弄他。可相处后才知道他不是,那么小的孩子怎么不想要别人去亲近呢?  

  他开始在意他,护着他,守着他,并不不仅仅因为是凤沐艾的弟弟了。他希望他可以快乐,漂亮的笑。  

  沉默了好一会...  

  凤沐璃起身准备离开了,唐希有些担心了他始终把他当做是外人吗?  

  一声轻叹没等落下,风过,一声谢谢,留下了凤沐璃仓皇的身影,唐希淡淡的一笑。  

  凤沐璃匆匆的走出来,也没注意到角落的舞依炫,舞依炫也是听得差不多了,唏嘘不已!一个晃神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跑了出来,连忙追了出去。  

  这小子腿脚也忒快了,刚刚还跟着后头的一下就不见了,舞依炫四下找,假山,草丛,亭子,房间里...哪哪都没有,可是舞依炫还是不放弃,继续找,天这么黑,大概是什么地方漏了,没发现?  

  舞依炫秉着站得高看得远的条例,呼哧呼哧地爬上了假山顶,做起老孙的招牌动作,小璃子你在哪里,小璃子你在哪里嘞,在哪里嘞?  

  “你在那干嘛?”这时候舞依炫的上方冒出一个声音,差点吓得她没掉下去。  

  舞依炫定睛一看,凤沐璃坐在房顶上呢,便爬下假山边说,“小璃子你怎么跑哪了呀,可叫我好找。”  

  “找我干嘛。”  

  舞依炫不慌不忙的找到上屋顶的办法,到了上面再和他掰扯,一会后就爬上了屋顶,哎呦,没想到还挺累人的,“你还挺浪漫的啊。”这么小就喜欢上屋顶。舞依炫找个地儿坐好,得,还挺硌肉。  

  “你要干嘛?”小璃子又问道,一个人就在那里低着头,双手摊开着,大拇指时不时地滑动一下另外一个的指甲。  

  “不干嘛,就像陪陪你啊。”舞依炫抬头看了一眼天,有转身看着凤沐璃,还凑近了,慢慢地靠近...她只是想让她开心一下,可是“你哭了。”  

  是夜太安静了,舞依炫有意的凑近凤沐璃,她知道自己靠近他,他就会害羞的,可是这一次,她缓缓地凑近,除了彼此呼吸就只有水滴拍打着瓦砖的声音。  

  没等到舞依炫开口,凤沐璃就先开了口,“我觉得自己真的好笨,什么都不知道,谁都不清楚...”边说边啜泣,舞依炫真的没见过这样子的凤沐璃,认识不长也知道他是不爱哭的小孩。  

  “我该怎么面对呢?他们是不是已经对我失去信心了,已经厌烦了,疲倦了...”  

  “他们应该不会喜欢我了...呜呜呜...”  

  “我曾经对他们说过那种过分的话...”  

  “他们一定不会喜欢我了...”  

  没有同龄孩子的大哭大闹,只有低低的啜泣,细数着自己的不好,担心着他人的不再喜爱。  

  舞依炫看着揪心极了,拉过他的小手,“如果你觉得你想要他们做你的亲人,那就去争取。说了过分的话,就去道歉,不喜欢你了,那么就让他们再次喜爱你。”  

  “可是,既然是亲人了,有这么会失去信心呢,世界上会有无数的人对你失望,就只有家人不会。纵使是说的,那也不会是真心的。因为他们是打心眼里的疼爱你的,因为是家人。所以不会抛弃你。”  

  “他们为你做过这么多,如果不在乎你大可以不管不顾的,只因为做了这么多,只是因为爱你。”  

  凤沐璃抬起红肿的眼睛,“真的吗?”俨然没有小大人的模样了,只是一个受了伤的孩子。  

  “是,相信我,你相信我吗?”舞依炫看着凤沐璃。  

  凤沐璃看着这只一直握着自己手的小手,他相信她吗?“我相信你。”紧握这只手是他的证明。  

  舞依炫笑了,“我也相信你。”  

  凤沐璃也笑了。  

  岁月静好。  

  “我们该下去了,有点冷。”  

  “好吧。”  

  “小璃子,我们怎么下去,我下不去了。”  

  “那你怎么上来的?”  

  “我怎么上来的,对呀,我怎么上来的。我下不去了?”舞依炫很想跺脚可是奈何站在屋顶。  

  “我带你下去吧。”一众白眼免费赠送给小舞子。  

  ......  

  “炫儿你别踩我,好吗?”  

  “对不起,我屁股上又没长眼睛。对了,你可得扶住了我啊,记得。”  

  “知道了。”怎么相处得越多,对舞依炫就更加无语,他当初是不是看走眼了,刚才的温馨感人都是他的幻觉吧!  

  “你确定你接的住我吗?”舞依炫一个人挂在大树上,死抱着树,不肯跳。  

  “没关系的,我会接住你的,跳吧!”凤沐璃也有点头疼了,这孩子到底是来折磨他的吧。他就好奇了,之前她到底是怎么上去的?  

  “丫的,你说的倒是轻巧。你这小身板不比我大到那里去,这几米高的跳下去必死无疑,不断腿也得骨折。”舞依炫就是死抱着不下,她还这么小要是出什么事那就是一辈子的遗憾了。  

  其实呢要搁在以前,她怎么也不会这么怂的,纵身一跃完美落地,但那时她还是168的个头啊!小璃子你倒是好,会点武功就在妹妹面前显摆起来,看着吧,她一定会让他吃瘪的!  

  最后,这场闹剧还是又唐希来解决,唐希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舞依炫从树上抱了下来。  

  “唐希哥哥。你教我武功吧,像是轻功,银针神马的?”其实舞依炫早就肖想唐希的飞针很久了,第一次看到后,那就差没当场下跪拜师了。可咱说到底也是有节操的人,得挺住,坚持住,这不机会就来了!  

  “抱歉,祖传不外传。”折扇一打,扭头就走,这小妮子算盘原来打在这呢!  

  “炫儿,放弃吧。不早了,回去睡吧!”说完凤沐璃一个哈欠长长的飘出....  

  说实话,凤沐璃这一天信息量过于庞大,得好好消化,再加上刚刚那么折腾,真是累了。  

  舞依炫可是不会放弃的,哼,什么不外传,她就不相信了,凭她的磨人功夫会拿不下。话说舞依炫的确是有这么一项技能,不过呢,平常不这么拿出来用,场面效果和杀伤力是生人勿近的。  

  唐希你就等着吧!

第四十七章 家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