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身份

    妈呀,速度啊,这杀得太快了吧,好歹留下一个活口帮咱们剥个兔子啊!不过话说回来,他们连问都不问就全部灭口,看来他们都知道凶手是谁了。彼时,凤沐璃看了一眼唐希,便快速地把目光放到杀手身上,是天幕阁的杀手,看样子那深宫之中的人花了不少钱吧。天幕阁是江湖上为数不多的杀手组织,很多人为其办事,但因其佣金昂贵让不少人望而却步,可是因为想要夺其性命之人的难度大,身份高,不然也不会出价高,所以达官贵人是这里常客,身价不菲自然要价不低。可谓官宦世家,皇宫贵族哪一出不是深池浑水,肮脏污秽。  

  “沐璃,我们必须快点回去了。”唐希望着大片的尸体,只是个五岁的孩子啊,便要如此大费周章要其性命吗,皇家啊...  

  “回去了,就能安然无恙了吗?”凤沐璃那张白净的小脸布满失望和不屑以及恨意。舞依炫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但让五岁的孩子露出这般的表情,说出那般的话,怕也是终生不会忘记的事情。舞依炫很是贴心的抱住他,抚摸着他的头发。每次她难过肖骁爸爸都会这么做,因为难过时,再多的言语有时抵不过一个轻微的拥抱,一个会心的微笑,一个证明有他人在身旁的行为,就好。  

  凤沐璃埋在舞依炫的拥抱中,拥紧了这个怀抱,亦是无言。唐希也退到一旁大树下靠着,而只有玉无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晓得为什么气氛突然不对劲,也只好识趣的闭口不言。  

  回程的速度加快了,而越是接近京都越是危险。  

  皇宫  

  朱红的高墙瓦壁,闪过一道人影,直直的越向那前面的宫殿,椒房殿。虽是夜,但宫殿内依旧红烛照人,四方的夜明珠也是灼灼生耀,使得殿中的金器打造之物更加明目,进入殿中,正中的青铜鼎上方环绕着袅袅青烟,女子素爱熏香,但此屋的主人焚烧的熏香过于浓烈,仿佛是为驱散些什么...  

  “来了,看情形,又是办砸了。”榻上女子虽画着精致的妆容,却也掩盖不了岁月的无情,望着面前的棋盘,执白子在葱白的指尖,思考着下一步,可对面...空无一人。  

  “皇后娘娘,属下办事不利,还请责罚。”黑衣男子跪守在殿下。“责罚,确实该责罚”皇后叶芙手中的白子已然落下,“杀一个五岁稚童大费周章,至今无果,堂堂天幕阁也失手了。你说本宫该拿你怎么办。”女子天生一副江南女子的温柔细语,任谁听了也是耳软身酥,可此般跪下男子已然俯身而地,“娘娘赎罪,娘娘赎罪...”“怎么,刚刚不是还请求降罪的吗”叶芙也无心下棋了,花了大价钱去请天幕阁杀手去杀那个小杂种,现在钱赔了,人也没死,真是一群没用的东西。“娘娘,皇子身边有高手,唐家唐希。”黑衣男子依然发抖,他主子虽为女人,可最毒妇人心啊,能做到皇后这个位置又岂会是一般人,何况这位娘娘的狠劲私下也是出了名的,为保小命,唐家也得供出,“娘娘,之前派出去的杀手也是并非顶级的,都不会是唐希的对手的,不过还好现在小皇子身边只有一人护着,不如再请天幕阁出手。”黑衣男子双眼一会看地一会看上面,生怕一个不小心啊。  

  叶芙思量了一会“唐希,唐家九公子啊”怎么唐家的人也在,“就按你说的办,只要把凤沐璃那个小杂种杀了,不论什么代价都好。”区区唐希罢了,少一个人而已,他唐家不会在意,更何况怎么也不会猜到她身上。“出高价,让最好的杀手去解决,若是再出错,你自行了断吧。”面容姣好的脸硬生生的扭曲了。“是,娘娘,属下这就去。”黑影往宫外走去。女子闭目于小榻上,雪白的狐皮掉落了几块丹寇,极为显眼。  

  盛夏的夜,也有几缕清风拂过,可吹不散满室的熏香,也吹不尽满心的寂寥...  

第十五章 身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