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 六脉神剑

    冰雨冷风见陈雨落燕生气了,呆了呆,才注意到自己情急之下失态了,这个事情自己怎么能怪陈雨落燕呢?还把一股子的怒火发她身上!想到这里,他歉意地朝陈雨落燕笑了笑:“对不起,我,我不是——。”  

  “狗咬李洞宾不识好人心,懒得理你这个人。”陈雨落燕见冰雨冷风口气有所缓和,也已向她道歉,但仍余怒未消,气鼓鼓地摔门走了,留下冰雨冷风一阵目瞪口呆,“这小丫头,也不给我解释的机会。”他苦笑地摇了摇头。  

  他倒了杯凉开水,灌了一大口,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折腾,酒劲也已消退一大半,这时他才有时间静下心来重新捋一遍,从与陈雨落燕她们一起出去宵夜,然后在她们的热情下,开始觥筹交错,引来小混混,然后就打架受伤就医。而他自从白天再次遇见郝幽佳后,可以说他一直在等她的电话,算不上目不转睛,也可说是机不离身了,可偏偏,偏偏在他受伤手术的时候来电,就那么点四十多分钟的时间!!!  

  冰雨冷风脑海里突然浮现清风飘扬888的那首《擦肩而过》,好像就为他此时的心境量身定做,哦不,是量身定“作”:

  曾牵一手,  

  肤如凝脂,  

  十指紧相扣,  

  甜甜蜜蜜,  

  欢歌笑语香满路。

  星转斗移  

  潮起潮落,  

  松手冰雨冷风中,  

  各自追云逐日去,  

  未料红线已勒翅。  

  人潮人海中,  

  觅你千年,  

  苦苦守候万年,  

  蓦然回首,  

  你我却刚刚擦肩而过。  

  回眸非一笑,  

  更无百媚生,  

  泪落梨花也带雨,  

  茫茫人海目无暇接,  

  仅仅只为这擦肩而过?  

  难道真的又一次要擦肩而过?冰雨冷风有点懊恼地用右手去敲了下自己的头,右手一阵吃痛,这才想起自己还受着伤呢。  

  别无他法,唯有苦苦等待。郝幽佳不是告诉陈雨落燕她还会下次打电话给我吗?佳佳,你倒是快点打过来啊?冰雨冷风不停在心里不停地催促着:“快打,快打,快点打。”希望借此能重新打通他与郝幽佳之间的那份心灵默契,可是电话铃声未能再次响起!  

  殊不知在海中山大酒店,郝幽佳挂掉电话并狠狠地骂了一通冰雨冷风后,此时的她仍觉得不解气,提起电话想要再次拨通冰雨冷风的手机问个究竟,可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也已无权利这样做,于是在心里不停地强迫着自己:“不打,不打,不能打。”  

  段誉的六脉神剑,时而灵时而不灵?不知怎的从冰雨冷风的脑海里蹦出这个话面,真是有点可笑,自己怎么会有连接起心灵默契的想法,可笑且不切实际,《山海经》看多了吧!

  注定又是个不眠夜,冰雨冷风索性泡上一杯茶,打开电脑。。。。。。

第四十八章 六脉神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