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七章 逃避与坦言

  “怎么会是你……为什么会是你?”

  怔怔地看着那熟悉的身影一步一步地走近,我仿若失了灵魂一般,滞于原地。

  …………

  ……

  “改天吧!今晚我有约了!”

  ……

  “呵呵……是位佳人……”

  ……

  “快了……改天介绍你认识认识……”

  ……

  …………

  我还以为……他是真的要去赴另一个女子的约,没想到……

  “为什么不能是我?”高大、挺拔的男人已经走到面前,他气势逼人地看着我问。

  为什么不能是你?

  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必要再纠缠,也没有必要再给出答案,所以我置若罔闻,直直地朝门口走了过去。

  握住门把手,用力一拧,门却没有被拉开。

  再用力。

  还是拉不开。

  我惶恐地抬头。

  冰冷的阴影笼罩着我,仿佛一张不可挣开的丝网。

  “想走,是吗?”右手压住房门上,他冷冷地看着我。

  我茫乱而慌张,像一只被逼得无路可逃的白鼠,戒备地看向他:“……是。”

  “就这么不想看到我?”淡漠的声音,低沉暗哑,却有着令人心惊的戾气。

  “……是。”我紧紧地揪着门把手,仿佛只要不松开,就能感觉到依靠。

  “很好!”他低低的笑起来,抵在门上的手慢慢紧握成拳,仿佛在逼自己不要笑出声音。这样的林宇浩是我不熟悉的,所以我不但没有松口气,反而心情变得更加沉重。

  我伸手想去推开林宇浩那只抵在门板上的手,不想还没靠近,便被攥住了。

  咔嚓!

  腰畔传来门被反锁的声音。

  “你……”我瞪大眼,还没反应过来他想做什么,铺天盖地的吻已猝不及防地落下,又急又密。我大惊失色,像一个垂死的病人,凭着残存的理智不断挣扎,却敌不过男人先天的优势,最终被卷入了飓风中……

  不知过了多久。

  林宇浩重重喘息着离开我的唇畔。

  我呼吸紊乱,脸颊滚烫,全身如同浸过沸水。

  “柳歆婷,”额头与额头相抵,他紧紧揽着我,手心滚烫,如同烙铁,让我的腰侧感到一种焦灼般的疼痛,“告诉我……为什么……总要推开我?”喉结艰难地滚动,他低低地问,声音苦涩。

  我的心瞬间缩成一团。

  如果可以,我也愿意跟着自己的感情走,跟着自己的心意走,可是……

  …………

  ……

  “别再纠缠我儿子,否则——”

  ……

  “……你的姨娘,你妈妈的姐姐……为了一个抛弃了她的男人……她疯了,然后死了。”

  ……

  “……林家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妞儿,这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也别与林家的男人有任何瓜葛!”

  ……

  …………

  记忆的黑洞,乌溜溜地流淌着不可逾越的过去。

  我的心被扯得一片生疼,却只能木然地看着他猩红眼底泄露出的不甘、委屈、无奈、痛苦、眷恋……

  “为什么?”见我默不作声,他又吻了吻我的嘴角,似乎多亲近一点就能多获得一丝心理安慰。

  “因为……”眼眶酸涩得几乎承载不了心里的痛,我扭动了一下身子,微微扬起脸,距离他的脸稍许。

  他直直望着我,目光滚烫热烈,呼吸仍旧急促,脸上是激情未褪的迷乱与企盼。

  我开始颤抖,心底泛起麻木地疼痛,可是我的声音很镇静,仿佛说过千百遍谎言一般的漠然冷酷:“……我不爱你。”

  林宇浩脸色骤变。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看得我几乎都要心虚了。

  屋里渐渐弥漫起令人畏惧的冷意,压抑住几乎颤抖的身体,我尽量平静地与他对视。

  几分钟后,林宇浩的目光变得森冷而讥诮。

  “你不爱我?”带着恶魔一样的笑容,他缓缓凑近我,一把扯住我的头发,在我控制不住的颤栗中,冷嗤出声:“不爱我,对我的吻会有回应?不爱我,那天晚上会喊我的名字?不爱我,听到我要去赴约会露出伤心……”

  明晃晃的灯光,照出明亮的世界。

  却也照出我无所遁形的苍白脸色。

  我哀求地看着林宇浩,像一条被逼跳上岸的鱼,重重地喘息出声,“求你别说了!”

  “为什么不说?”林宇浩猛地抓住我双肩,爆发出愤怒,“你到底在逃避什么?”

  我在逃避什么?

  窒息地握紧拳头,林宇浩的问话,像一把血淋淋的匕首,直直戳进我心底,疼痛却又无言。

  见我还是沉默不答,林宇浩更加暴躁了。用力摇晃了一下我的肩膀,他急促而破碎地大吼出声:“柳歆婷,我TMD在问你话!你听到没有?”

  听到没有?

  听到了,但我却不能回答,唯一能做的就是……

  看着那眸子里焚焚的火苗,想着不应该和他再有牵扯,况且肖庆丰那边估计也应该到了,我逃避地转过身,手伸向门锁。

  突然,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啊?”尖叫一声,惊慌失措中,我本能地寻找支撑一把抱住。

  看着逐渐向后倒退的地毯图案,我才意识到自己正倒栽葱头朝下地被林宇浩扛在肩头,而我正隔着柔软的西装,抱着他的背。

  “林宇浩,你干嘛?”使劲挣扎扭动一番,我用力捶了捶他的后背,他却无动于衷,没有感觉般将我牢牢禁锢着,径直往墙角的沙发走去。

  噗!像一只麻袋,我被精准抛进沙发里,随后,林宇浩猛虎扑食一般,覆了上来。

  “你疯啦?”大吃一惊,我难以置信地看着覆在我上方的某人。

  “我就是疯了,”林宇浩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面无表情地看向我,音调平平,却蕴含怒意,“你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楚,就别想走出这个房间……”

  他没有把话说明白,但我已经清楚他的意思。一想到这只是吃饭的包间,随时会有服务员进来,而肖庆丰那边又还不知道我在哪里,我的心不由得着急起来。

  怎么办?

  难道今天真的要……

  脑中闪过重逢初见时超市幸福恩爱的一家三口画面,耳边响起高速路上那充满温情的父子对话,以及不久前在杨俊达办公室里听到的那声“爹地”……心里的伤痕,终于迸发出被人撕裂的疼痛。

  “你真的想知道我为什么要逃避你,是吗?”冷冷地看着眼前强势、冷硬的男人,压下心底的恨意和沉痛,我平静地问。

  林宇浩直直看着我,面无表情。

  “因为我不想和一个有妻子有儿子的男人纠缠,不想插足别人的婚姻,不想当第三者。”抿了抿唇,我认真道。

  “什么意思?”林宇浩愕然了一下,眼底瞬间亮起光芒,“你把话说清楚,和我在一起怎么会成为第三者?”

  看他确实不像自己能想得出答案的样子,我想了想,坦言道:“公司的人都说你有老婆……”

  “胡说!婚都没结,我哪来的老婆?”眸光一沉,他粗暴地打断我的话,看我还一脸不相信,不由出言相讥:“脑袋不是很聪明么?人家闲聊的话,你也信!”

  闲聊的话?怀疑地看着他,“可我曾……亲眼看见你陪你妻子和儿子逛超市啊!”

  “我什么时候陪女人孩子逛超市了?你这女人,想拒绝我也不用扯上这种事关我人身清白的理由来诬陷我吧?”

  诬陷?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义正言辞的某人,声音不由低下来,“就是……那天……我第一次见到你……”

  “第一次见到我?你在哪里第一次见到我?我怎么不知道?”某人提高了声调。

  我一看他这要盘根究底的架势,大抵是我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他就会不依不饶,不由得犹豫起来:难道还真要把那天见了他就躲那么丢脸的事说出来?可……

  “好吧!不说逛超市的事……那那个苏静蓉和那个叫小辉的孩子和你是什么关系?我可听到那孩子叫你爹地……”

  “哟!”林宇浩扯了下嘴角,脸上没有一点被戳破的心虚,反而打量着我,饶有兴味,“名字记得挺清楚嘛!”

  “不说我走了。”用力推开他,我有些生气地坐起身。

  “好啦!好啦!”林宇浩有些好笑的摸了摸我的头,“我没有结婚,苏静蓉不是我的妻子,小辉也不是我的孩子,我和静蓉之间的感情,并非你相像的那般。虽然我也曾提出来娶她……但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答应我,况且……”

  “是吗?”不高兴地别过脸,我阴阳怪气一笑,“那么,你是被拒绝了,所以才回过头来纠缠我的,是吗?”

  林宇浩的解释没有让我有真相揭开的欣喜,反而令我心口闷得更加难受。

  原来,他和那个苏静蓉还真的有段过去。

  而且,他竟然对她还真的提到了结婚。

  “乱想什么?”看我表情不郁,林宇浩低斥一声:“我们都那样了……”

  “那样?”轻佻地用手抚了抚林宇浩白皙的面颊,我冷冷一笑,“拜托,那根本不算什么,所以……摆脱你别放在心上,行吗?”

  “原来你如此前卫!”脸色嗖然一冷,林宇浩一把捏住我的下巴,讥讽道:“看来比起你,我落伍了。”

  “林宇浩……”缓缓拉开他掐在我下巴上的手,忍住心底泛起的疼痛,我低不可闻地轻叹一口气,“我和肖庆丰……要结婚了……你……放了我吧!”

  “你说什么?”眸底结了一层寒冰,林宇浩瞪着我一字一句地问:“你要和谁结婚?”

  “肖……”我正要开口再说一遍,却见他眸光越来越阴沉,额上青筋都爆了出来,不由得弱了后面的语气,低低道:“即使不和肖庆丰结婚,我和你也是不可能……”

  大手骤然扣住我的腰,林宇浩猛地俯下头,直直地堵住了我后面想说的话。

  我羞愤不已,这人怎么又来这一招!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放开我,眼中一片灼热,似有焚焚欲燃一切的火苗,噬人一般。

  “柳歆婷,这一辈子,你都休想再逃开。”咄咄地逼视着我,他低低道,轻缓地语气里透着不可言喻的坚定,犹如宣判,犹如起誓。

第八十七章 逃避与坦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