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六章 迟迟不到的主人

  大约十几分钟后,去门口等待肖庆丰的“迎宾小姐”施施然地走回来了。

  我急急地站起身,迎上前,待看清她空荡荡的身后空无人影时,我的脚步不由得一怔。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心头闪过一丝失望,我疑惑地看向“迎宾小姐”,“我朋友到了吗?他怎么没随你一起过来?”

  “柳姐……”见我一脸急切,“迎宾小姐”礼貌地停住脚步,优雅地将双手合放于身前,笑眯眯地道:“你的朋友已经到了,他直接去了包间,叫我领你过去。”

  “他直接去包间了?”怔怔地愣在原地,我的心中划过一丝惊愕:带我来见他的朋友,却抛下我,一个人独自先进去,这不像肖庆丰为人处世的行为啊!

  “你确定那个人是我的朋友肖庆丰?”皱眉看向神情自然淡定地“迎宾小姐”,我一脸怀疑之色。

  “我敢肯定那个人就是你的朋友!”见我面露怀疑之色,“迎宾小姐”加重语气,耐心地解释道:“我问了他名字,他不但说出了‘肖庆丰’这个名字,还说出了你的名字和你的长相呢!”

  “是嘛!”打量一眼仪态自然到无懈可击且毕恭毕敬候着我的“迎宾小姐”,忖度一会儿,想着即使认错了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点点头,“好,那请你带我过去吧!”

  “好的。”“迎宾小姐”微微一笑,优雅地做出一个请这边走的动作,然后便从容不迫走到前面为我领路。

  拿了搁在沙发上的手提包,极力忽视心头涌起的异样不安,我跟着“迎宾小姐”,走出客人等候区。

  也许肖庆丰是想先避开我与他的朋友们先说些什么吧!

  穿过人声鼎沸的大厅,穿过一条灯光暧昧迂回静谧的过道,在一处装潢很华丽的包间门前,“迎宾小姐”站住了。

  “就是这间,柳姐。”回过头来礼貌地告知我一句,“迎宾小姐”转过身去抬手在门上轻轻叩了两下。

  里面的人轻轻地拉开了包间门。

  “请进.”“迎宾小姐”侧过身,看向站在门边上的我,微笑着热情优雅地抬手向我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谢谢。”礼貌地向她颔首致谢,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穿着,确认没有不妥之处后,脸上带上含蓄而优雅的笑意,我缓缓地,忐忑不安地踏进包间。

  包间装潢精美,陈设富丽。

  催促夺目的水晶吊灯,像千万颗数不清的名贵水钻镶嵌在一起,倚仗着通体晶莹的串串垂饰,绽放出耀眼夺目的光芒,浮现出富丽尊贵的气质……

  华丽而夸张的大圆桌,垂着缀着长长流苏流光溢彩的织锦,织锦上金色的花纹在明亮的光线下熠熠生辉……

  可包间里静谧一片。

  除了伫立在门边等候服务的服务员——

  空无一人。

  笑意一下子僵硬在我的嘴角。

  “怎么没人?”晃眼扫过空荡荡的桌子,我停滞住身体,回头看向伫立在门边的服务员,一脸惊异地问道:“其他人呢?”

  “来了一位客人,出去了,其他的客人还没有来。”服务员低下头,毕恭毕敬地答道。

  “……”我悚然一惊,心中惶然,不由自主地呆站在那里,心头缓缓涌上大片不安。

  不是说肖庆丰已经到了吗?

  不是说肖庆丰的朋友为见我而请客做东吗?

  这么华丽的地方!

  却……空无一人!

  已经超过预定时间!客人已经来迟,主人却还无影无踪!

  怎么会这样?

  见我停滞下脚步,一脸惊异,没有再向前走的意图,服务员连忙关上包间的门。

  “女士,请您先到沙发上坐会!”绕过我站的位置,她走到进门左手边的沙发茶几边,站定,一脸期待地看向我,热情地道:“出去的那位客人叫您坐着等他一会。”

  让人为难不是好受的事。

  拂逆别人的好意也不是好受的事。

  我不喜欢让人为难,也不喜欢拂逆别人的好意,所以一见服务员毕恭毕敬地站在沙发旁边,一脸期待地等着我过去坐下,即使心里万般不愿,万分疑虑,我也只是在心里默叹一声,便按耐下惶恐,慢慢地往沙发那边挪过去。

  深浅咖啡色相间的卷云纹羊绒地毯堆簇起柔软舒适的触感,一直延伸满整个房间,同色系带描金暗纹的墙纸烘托出整个包间的高贵奢靡,而缀着紫色晶莹吊珠的紫色布艺窗帘迤逦轻泻,将窗外繁华都市的车水马龙隔开,连同红尘的喧嚣也一并被婉拒在外。

  我一步一步地朝前挪进,心仿佛是吊在半空中一般不上不下。

  脚下的地毯柔软细密,弹性十足,抬脚放脚几乎不费什么力气,我却感觉好像踩在刀刃上一般,步履维艰,每一步都走得忐忑不安犹豫难决。

  一步三挪,好不容易走到沙发边。

  服务员见我终于在沙发上坐下,松了一口气。

  “这位女士,请您稍等片刻,我去给您倒杯茶。”她热情地出声,随后走进服务间,一会儿便端来茶水,很恭敬地给我轻轻放到茶几上,“女士,您请喝茶。”

  端起茶杯,轻啜一口,侧头看向站在身边的服务员,我想了想,问:“你知道订这个包间的人姓什么吗?”

  服务员有些意外地看向我,眸子深处难掩不安,“您……不知道……订这个包间的人……姓什么吗?”

  “不知道。怎么了?”将茶杯在茶几上搁好,我打量了一下面色有些异样的服务员,心头的阴影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扩散开,“有什么不妥吗?”

  “没……没有……”迟疑地看了看门外,服务员讷讷道:“……那个……我也不知道……订这个包间的人姓什么……要不……我帮你去外面吧台查查……你看行吗?”

  “哦……好……”我点点头。

  服务员给我掺满茶水,放下水壶,拉开包间门走了出去。

  屋子里恢复静谧。

  除了空调轻微的嗡嗡声,只余下我清浅的呼吸声。

  我站起身,走到包间墙上挂的油画前,伫足观摩,可观摩了一会,便感觉到一种被人窥视的战栗。

  我猛地回过身去。

  棕红色的包间门,炽烈而阴郁。

  璀璨的水晶灯,华贵而刺眼。

  看清那个身影,我呼吸猛然一窒,目光惊愕地灼热起来。

  居然是他!

  整个人一下子傻了一般,我呆呆地站着。我怀疑自己看错了,可是明明那样清晰,是我前不久才见过的再熟悉不过的身形。虽然中间隔着大大的桌子和长长一截的距离,但灯光明亮,他静静地伫立在那里,斜斜地倚着包间门,目光直直地盯在我身上。

  透过暧昧而灼烈的灯光,他的眼睛黑漆漆地像深冬的黑夜。

  我的手按上胸口,因为胸腔里的那一颗心跳得那样急,那样快,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迸发出来一样。

  他目光如胶,只是凝在我的脸上。

  我脑中一片混乱,所有的思绪都变得紧张而慌乱。我怔怔地望着他,想大声开口质问,可发不出的声音却遥远得不像自己的一样:“怎么会是你?”

第八十六章 迟迟不到的主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