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三章 蹊跷的道歉

  雨越下越大。

  车窗外的世界开始变得模糊。

  我坐在副驾驶,慢慢整理着镜子里那个狼狈的自己,心中空茫茫一片,怎么也想不明白生活中“正宫打小三”这种距离我生活信念八千里的事情为何会发生在我这样一个奉行“一生一世一双人”只会苦守着一口井喝水的人身上,且是大庭广众之下。

  昏黄的路灯在雨幕中发出模糊的光影,隔着雨帘,仿佛灰黯世界里引人向往的光亮,透出明妍的暖意。

  林宇浩冒雨绕过车头,快步走到车子另一侧。他拉开车门,带着一身湿气,坐进车里。

  车门啪的一声,被重重阖上,良好的封闭性瞬间挡住了外面所有的风雨声。

  车内静谧一片。

  我打了个寒颤,慢慢地,慢慢地,侧过头。

  他背脊挺直,神色冷漠,身姿僵硬地坐在驾驶位上,周身萦绕着一种透彻骨髓的寒意,仿佛车外的雨水浇走了他身上所有的热力。

  远处的花树在风雨中狂乱地摇晃,怒放于枝头或粉红或金黄的花朵在绿叶的保护中激烈地颤抖,一朵一朵努力挣扎,似乎要把生命中所有的美丽都绽放出来,才肯骄傲地死去。

  他面无表情,雕塑般一动不动地看着,仿佛透过重重雨幕葱郁绿植,目光飞到了一个我所不能到达的世界。他身上的西装大部分已经被雨水浸透,仿佛大片大片墨色的云团,盖去了衣服本身的颜色。

  我沉默地抽出纸巾,轻轻递过去。我知道他还在愤怒,为我莫名其妙的遭遇,为大庭广众的冷漠,但那已经发生,怎么生气也无济于事,唯一能做的估计只有我自认倒霉。

  “今天的事情……”察觉到我的动作,他扭头接过纸巾,看向我,眼中如一潭深泓,看不见底,“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

  递了纸巾正要收回的手背上,月牙形的指甲印映衬着或被抓翻或被拧乌的皮肤,即将凝结成狰狞的血痂。

  我胸口一阵涩闷,眼眶周围酸胀的感觉顺着鼻腔一直蔓延进胃里,一阵抽痛。

  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指着鼻子骂狐狸精,被捶了无数个拳头,被扇了数个巴掌,我一个性格温和与人为善的弱女子,能怎么看!

  “林宇浩,”强忍着委屈,我吸了吸鼻子,平静地看向他平静又冷漠的脸,“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要说,我不是小三!我没有勾/引那个女人的丈夫,我也不认识什么何总!”

  真令人惊讶,发生了这样匪夷所思的事之后,面对林宇浩,我居然还能控制得住情绪这样平静地说话。也许这真的是应证了一个生活常理:无论你是什么形状,无论你有多大的棱角,生活都将会把你磨平。

  一动不动地听完我的申辩,林宇浩自始至终表情丝毫无变,漆黑如墨的眸子,就那么幽幽地盯着我,被雨水冲洗过的面容如天神般俊美。

  “我知道。”良久,他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雨水,轻声道,低沉的嗓音,在沉寂的车厢里,有种震人发聩的厚重。

  “你知道?”双眼紧紧盯着他表情平静却又不乏认真的脸,我不由得慢慢红了眼圈。

  “嗯,”平静地声音,一成不变的眼神,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被传递,带着一抹春末料峭的寒意,“因为你的眼光不会那么差。”

  我的眼中缓缓滑出一滴泪珠,圆圆地,砸落在胸口,瞬间开出一朵晶莹水花。

  还有什么比全世界都认为你做了坏事你最在意的那个人却无条件选择相信你陪着你替你拦截伤害更让人感动的!

  林宇浩的态度,从他出现在大厅那一刻,一直是我最害怕的,最担忧的,没想到最容易吃醋最容易犯浑的人却……

  车外的雨水似乎全部渗进了眼眶,我的眼睛渐渐模糊,一片濛濛水光中,只看得见林宇浩温柔伸过来的手。

  “可那个女人拿出了我的工作证!”心头涌起数不尽的委屈,一瞬间,我再也忍不住眼眶中的泪水,哭出了声。

  “别难过……工作证的事情……我会派人去查……”抚着我的肩膀,他轻轻将我搂进怀里,温热的身躯瞬间驱走了我身上大部分寒意,“决不会让你白白受委屈的。”他安慰说,语气不急不徐,不泛丝毫波澜,只是在说到“工作证”三个字时眼睛微微眯起,瞳孔缩得如针尖一般细。

  “……”我抽噎着紧紧地靠在他怀里,虽然并不打算在这些小事上麻烦他,也已经做出了要与他划清界限的决定,可想起那个女人拿出我工作证时那副证据确凿不屑讥讽嚣张的模样,想起那一拳一拳挥在身上给心理留下的比生理更深的伤痛,想起围观的那一双双冷漠讥嘲的眼睛,强装的坚强和抗拒便崩溃了。

  不管将来会怎样,不管……这一刻,我的心落到了实处,他会帮我……无论如何,他会帮我……

  林宇浩说决不会让我白白受委屈,我以为他顶多会派人查清事实真相,给我一个交代而已,没想到——

  怕父母过问脸上的掌印和伤痕,也不想费尽心思的编撰理由去欺骗父母,那天晚上,拒绝了林宇浩的邀请,我找了家酒店安顿自己。

  在酒店里窝了三天,我没有上班,没有回家,没有和任何人联系,所以我不知道公司里因为我工作证的事情在这三天里有人丢掉了饭碗,有人损失了工资,有人降低了职位。我更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林宇浩与他母亲之流的董事会在他提出的对泰华“杀敌一百自损三千”的收购案上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我只知道第三天中午,我接到了何太太的道歉电话。

  在电话里,她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谦恭,谦恭到了近乎讨好的地步。她说她那晚回去后才知道那个工作证是她老公在一场展销会上捡到的,她误会了我,对不起我。为那天在公司楼下大庭广众中让我难堪的事情,她愿意公开赔礼道歉,并给予物质方面的补偿。

  一滴泪,顺着眼角,流到耳边的手机上。

  温热的液体,带出心底酸胀得几乎窒息的委屈,我紧紧捏着手机,缓缓地靠在墙上,跳跃的阳光中,闭上眼睛。我很想告诉她,我接受她的道歉,但并不需要她物质方面的补偿,然而抚上那团少了簇头发还隐隐作痛的头皮,听着话筒里并不带什么真情实意的客套,最终我咽下了所有的言语。

  我知道她并不是真心实意地想给我道歉,她只是在完成一件事,给某些人一个交代而已。社会中,有些富家太太,总喜欢自以为是,表面装出一副亲和姿态实际内心一直高高在上。这位何太太,想必因为丈夫的身份和金钱,早已将这样的面具戴得炉火纯青。

  第四天早上,回到公司,一切都和平常无异,只是一些同事看我的眼神更加异样,隐隐带上了几丝莫名的敬畏。

  到茶水间去洗杯子碰到李思棋,她热情地与我打招呼:“柳姐姐,身体没事了吧?你这次可真是高人不露相,让那位阔太太狠狠地……”

  我一脸茫然地看她,旁边一女同事见状立刻伸手戳了戳李思棋,打断了她没说完的话。

  看着他们结伴一起离开,我的心里不知为何,多了一丝不安,而这丝不安在看到公司布告栏上和公司内部网站上张贴的诺大一张醒目道歉信后,终于明白了原因。

  “柳美女,面子不小啊!泰华的老板娘亲自给你道歉了!排场还弄得这么大!”旁边一女同事见我在对着网上的道歉信发愣,立即伸过头来,酸溜溜地开玩笑。

  我呆怔在原地,不知为什么,心里流过一股热乎乎的感觉。我机械般地拿起水杯抿了一口,茶水清香的味道瞬间冲散了笼罩在心头的所有阴霾。

  ………………

  “决不会让你白白受委屈的。”

  ………………

  平静无澜却又重若千斤的声音响彻在耳边。

  原来,这就是林宇浩承若的决不会让我白白受委屈……他,真的做到了……

  心头涌起胀到极致的暖意。

  无暇顾及周围打探、猜疑、不屑、敬佩、妒忌……各式各样的目光,我又快速地浏览了一遍道歉信,理由和前一天电话里的说辞基本一样。我拿出电话,正准备给何太太打个电话告诉她因为她如此舍得拉下自尊和脸面来道歉我决定原谅她的无礼了,没想到杨俊达打来电话让我迅速去他办公室一趟。

  无视周围探究打量的目光,我快速赶到杨俊达的办公室。没想到,他找我说的事情居然也与何太太有关。原来,何太太不止公开给我道了歉,还决定给我十万元作为经济赔偿,但因为怕我嫌钱少,所以特意找与她有过几面之缘的杨俊达来做说客,征询我的意见,看我还有没有其他什么想法。

  趁虚而为不是我的为人,善待他人一直是我处世的原则。何况,结合一些有钱男人见一个爱一个的心态,那些富人太太,估计有很多都只是表面风光,背后隐藏了无数辛酸的泪水,埋藏了很多日日夜夜独守空房的无奈和寂寞。想到时时都在担心丈夫会不会抛弃自己每天睡觉时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窥视丈夫一举一动的何太太,我几乎有些理解她在看到我这样一个年轻漂亮女人的工作证出现在她丈夫身边时以为那是丈夫小三的愤怒和无奈了。虽然大庭广众下我被打了几拳羞辱了一下,受了点委屈,可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会影响以后生活和健康的损伤。既然她已经如此大张旗鼓地公开道了歉,我想经济上的赔偿就算了。

  我将我的想法告诉了杨俊达,请他将钱转还给何太太并顺便告诉她我已经决定原谅她。

  杨俊达眼睛专注地看着我,仿佛不认识一般,过了很久,才展颜一笑。

  “很好。”他说。

  离开杨俊达的办公室,假装没有看见周围人探究疑虑怪异的眼神,也不回应好事者的打探,我回到办公桌边,打开电脑,埋首开始工作,打算此事就这样划下句号,只是心里始终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似乎有什么地方被忽略了,直到若干年后,在一家福利院里碰到已经只有半边身体能动的何国华和白发苍苍满脸风霜的何太太,我才明白那个被忽略的地方是那样的沉重,以至于造成了无数个人生活轨道的变更。

第八十三章 蹊跷的道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