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九章 想要辞职

  女人之间的战争很多时候是兵不见血的,否则也不会出现那么多的高质量宅斗宫斗文学作品。

  我喜欢看小说里的宅斗宫斗虐恋情深,但并喜欢在现实生活中经历那样的事,何况还是在公司上班期间,一个从心里给人感觉是很正式很严谨的时间场所,所以发生被人恶意关卫生间里半天的事件,直接引发了我一直压抑的诸多情绪。

  被人从卫生间里放电梯出来之来后,我直接冲进了杨俊达的办公室。

  没有任何解释与说明,我提出了辞职。

  “你想一走了之吗,柳小姐?”杨俊达头也不抬,专注地看着白金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修长如玉骨节分明的十指击键如飞,,“因为一些没有价值的谣言或者一些私人关系的恩怨,你想违背你当初进公司时签订的合同,做个懦弱地逃跑者吗?”

  一些没有价值的谣言或者一些私人关系的恩怨,做个懦弱地逃跑者。

  我没有吭出声为杨俊达给出的定义辩解。,因为他恐怕还不知道公司有人对我的排挤已经上升到了差点危及到人身安全的地步。

  我是一个不求进取的人,对生活没什么高的追求,一份安稳塌实的工作,就能让我安于现状,胸无大志。当初在进宇昕广告公司签订合同时,看见合同中所有条款都是对我有利的,被人看作人才和着“天上掉馅饼”美好想象以及不求进取喜欢安于现状的心态,让我直接忽略掉了那条也是唯一一条对我的限制——必须在宇昕广告公司工作满一一年才能有辞职的意向,而丝毫没有深思地签订下了合同。因为,依凭自己的心性,我压根就没想到过自己会有在这个公司工作不到一年就提出辞职的行为。

  没想到,如今,这唯一的限制竟然真的变成了我离开宇昕的拦路绳索。

  “辞职的话,你不但必须一次性还清欠公司的那笔赔偿款,还必须对毁约做出赔偿吧?”见我不作回答,杨俊达将手提笔记本电脑推到一边,抬头望向我,沉声道。

  “我知道。”心头涌起酸涩人肺腑的憋屈,我苦涩一笑。

  “知道还做出这么不理智的决定?”目光炯炯地凝视着我,杨俊达皱起眉头,“能给我说说你想辞职的原因吗?”

  “我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我面无表情地道。

  “累了可以休假,这不是你想辞职的真正原因。”眸中闪过一丝犀利,杨俊达双手交握,置于桌面,凝声道:“能告诉我造成你想辞职的真正原因吗?”

  我摇摇头,垂下目光。

  “是因为林总吧?”良久,杨俊达咳嗽一声,淡淡开口,“你还喜欢着他?!”

  询问的语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我大吃一惊,慌忙抬头,对上他凝注在我身上的眼眸。

  他微微凝着眉梢,一双幽深的黑眸里面满是深深的探究之意。

  “不,”我摇摇头,凝眉思索片刻,坚定地看向他,“以前喜欢过。”轻轻说完,怕自己的话,给他留下遐想,我接着说道:“但现在我已经有了男朋友,我爱我现在的男朋友,我和林总现在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

  “哦——”唇边勾起一抹似讥似嘲的笑意,杨俊达挑挑眉,似乎是早已看透了我狼狈的内心,幽幽道:硬生生地吐出这句话,“柳小姐,我之所以没有经过试用而直接录取你,是因为你给我的印象是一个责任心强性格坚毅有独立意识品行非常优秀的女子,可是现在,你满口的谎言让我极度地怀疑自己看人的眼光!”然后

  我心中一滞,杨俊达是如此聪敏,我一瞬的犹豫,竟引起了他的猜测。可是,我又能说什么呢?

  难道告诉他因为林宇浩,我受到了公司很多女同事的排挤,甚至被人恶意关在了卫生间里。不,那样丢脸的事情我还不想闹得人尽皆知,更不想传进林宇浩耳朵里,所以唯一能做的只有闭口不提想辞职的真正原因。

  杨俊达是我的上司,想来怎么也不能在我的私人生活方面过度询问,所以无论我说是什么原因,他都不会深究。

  我沉默不言,倔强地看着杨俊达。

  一时之间,室内的气氛有些凝重。

  双手交握,置于桌面,终于,杨俊达率先打破沉默,叹息道:抬头望向我,冷冽地目光如六月的山泉水,汩汩划过我的面孔,“柳小姐,我之所以没有经过试用而直接录取你,是因为你给我的印象是一个责任心强性格坚毅很有独立意识的女子。可是现在看来……说实话……“你看你现在在工作中的表现,泄露公司资料那件事就不说了,单就谣言这件事,那也是因为你的原因,因为你自身不注重形象造成的。现在你想懦弱自私地一走了之,用逃避的方法来解决问题,说实话……你的这种处理问题的方法还真的挺让我失望的!你的表现让我很失望……””

  杨俊达的办公桌头搁有一盆长势正盛的香雪兰。在温暖顶灯的照耀下,那香雪兰叶如翡翠,绿得发光,绿得鲜亮,纤弱袅娜的绿叶间,错落有致地开着洁白无瑕的花朵,花中嵌着黄金般的花蕊,散出阵阵淡淡的幽香,给这单调沉闷的办公室里增显了几丝活力与高雅。

  我固执而倔强地咬了咬嘴唇,将目光定格在那盆香雪兰上,继续不吭声。

  “柳小姐,‘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这句话,你应该听说过吧?”见我对于自己言语中表达出来的痛惜劝解痛惜之意表现得无动于衷,杨俊达半是叹息感慨,半是感慨劝解地柔放软了语气,“对于谣言……前段时间你表现得不是挺好的么?怎么现在……突然要用这么窝囊的逃避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呢?”

  我的心生生地痛了一下,眼前飞过近段时间与林宇浩的纠葛片段以及那个无意间上卫生间做好事放我脱困的女同事惊异的目光,心里有千万般句话委屈想要找人说出诉说,可想到杨俊达并不是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但却于是一个字都也说不出口了。

  杨俊达探究的目光在我身上来回的巡视了几圈,最后落到我有些凌乱的衣着上,深黑的眸内闪过一丝复杂的幽光。

  杨俊达的目光在我身上来回的巡视了几圈,最后将目光落到我的嘴唇上“你现在辞职的话,不正好表现出你的心虚,给别人机会落实那些说法吗?”他慵懒地将身子往椅背上一靠,淡淡说道,如墨般的黑眸中,闪过一丝讥嘲,。他慵懒地将身子往椅背上一靠,细长的眼里闪过一丝暗芒,“你现在辞职的话,不正好表现出你的心虚,给别人机会落实那些说法吗?有些时候,人们眼睛所看到的和自己身体所感受到的,并不一定就是事实的真相。柳小姐,你又何必去计较别人的言行呢!”

  “并不是因为谣言……”按耐住情绪,我微微撇过头去,顿了顿,淡淡地说道,“是我个人的原因……我……要结婚了……”

  “啊!”

  “砰!”

  一个女人的惊呼声与一个杯子掉地上的崩裂声一前一后从杨俊达办公室的门外传进来,仿佛就在我的身后一般清晰,打断了我的话。

  “结婚?”杨俊达微微一怔,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意外。

  “结婚?”他反问道,打量我的目光瞬间冷冽如六月的山泉水,透出汩汩寒意。

  我握紧拳头,面无表情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杨俊达揉了揉额头,想从裤袋里掏烟,不过像是想到什么,他又停下了这个动作,而。左手也就一直插在了裤袋里,然后在无边无际的沉默中,他怔愣地看着我,发怔发愣似有些吃惊我说到结婚的话。

  办公室里的气氛陷入了一股沉闷寂寥之中。

  一股劲风突然从半开的推窗呼啸着冲进来。

  香雪兰摇曳着纤弱柔美的身躯,宛如半醉半醒的凌波仙子,疏懒地在灯光底下媚眼如丝地曼舞着。

  “杨总?”我小心翼翼地看着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神色变得有些恍惚的杨俊达,犹豫着提醒他我还站在他面前等着他的批示呢。

  “嗯,你的辞职申请……我们会酌情考虑的……你先继续工作着,行吗?”沉默良久从恍惚中清醒,杨俊达表情凝重地看向我,轻缓的语气里透着一丝冰冷的坚定,微微皱着眉峰地解释道:“你与公司签订的合同上明文规定了你必须在公司工作满一两年才能辞职。你现在突然提出辞职,不但你要损失两个月的工资,公司也一时无法腾出人来顶替你的位子。你再继续工作一段时间,等公司找到顶替你位子的人后你再辞职,行吗?”

  合乎情理的提议,让我没有理由拒绝。

  在心里思索半天后,我答应了杨俊达关于等公司找到顶替我位子的人后我再辞职的提议。

第七十九章 想要辞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