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加深的误会

  啪。

  扬手打开那只胳膊,我的郁火不但没消,反而燃烧得更烈。因为一个在我心里已经认定是有妇之夫的人,在与我发生过那样不该发生的亲密后,拿出学生时代哄小女朋友的方法来安抚我这个曾经的恋人现在的下属刚被亲近过的女子,这不但不能让我感觉到半分美好被记得的喜悦,反而让我生出了明晃晃被现实扇耳光的那种被怠慢、被轻视、被嘲讽的屈辱感。

  鬼谷子曰:怒者,妄动而不治也。意思是说人在带着情绪的时候,很容易说出冲动或者恶毒的话。

  而我,恰巧是这类妄动怒者中的典型。所以在被心头塞满的屈辱感和愤怒烧光了理智的这一刻,我脱口而出了一句能最大程度伤害刺激林宇浩的话:“你真让我感到恶心!”

  “你真让我感到恶心!”说出这句话的瞬间,我只感觉到了仇恨般的痛快,却浑然忘了……争吵其实是把双刃剑。

  听到我的话,林宇浩眼底倏然涌起大片墨色。

  “恶心?”好半响,喉结滚了滚,他喃喃地重复出这两个字,语气听起来很轻柔。

  但我,却感觉到了一股凛冽地森寒。

  我惶惶地睁大眼,果不其然……

  “柳——歆——婷!”一字一顿地声线冷得仿佛淬了冰渣,他暴怒地盯着我,眼底的墨色阴鸷得几乎就要沁出来。

  好久没看到怒到如此极点的林宇浩了。

  英俊的脸庞因为额头暴起的青筋而显得狰狞,而周身笼罩的阴寒气息,又让人感觉脖子好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掌攥住了一般,紧得呼吸都有刹那的凝滞。

  我的嘴唇微不可觉的颤抖起来,连带着身体。

  我脸色发白地看着他,看着他慢慢逼近,看着他慢慢抬起右手,然后——

  “啊——”像一个即将被处决的囚犯,挨打的恐惧压倒一切,我凄惶地发出一声尖叫,猛然用手捂住脸。我死死地用手捂住脸,死死地闭着眼睛,战栗地等待着那预期中的怒意发泄袭来。可是等了半天,既没等来他的巴掌,也没等来他的其他动作。

  我小心翼翼地睁开眼,怯怯地透过双手缝隙,对上那双翻涌着滔天暗涌的幽深黑眸,仿佛有硬物插入,心脏猝不及防地收缩了一下。

  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形容那一刻林宇浩的眼神,似恨到了极点,又似痛到了极点,却比任何言语都更加锐利地刺入人心底的柔软。

  “你真的是……”看到我畏惧戒备的模样,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可那笑意怎么看怎么伤感,“很清楚怎么才能……伤到我!”说完,他慢慢垂下眼眸,半晌未动。长长的睫毛如黑翎羽般低垂,映在他大理石一般的脸上,显得格外的有弧度,但我却感觉出错了一般,竟从那完美的弧度中看到了一丝脆弱,也不知道是眼花还是多想。

  气氛一时陷入沉谧。

  看着那只撑在我耳边门板上的手,我的心里划过一丝内疚,原来如此……

  想到昔日的恋人,竟走到如此光景,唏嘘感叹却又忍不住眼眶酸涩,连心底也不可抑制的生出某种委屈,也不知道是为他,为自己,还是为一去不复返的年少青葱。

  就在我和林宇浩都沉浸在沉重地伤感中时,一阵悦耳的音乐铃声突然从他裤兜里响起。

  左手继续搁于我腰侧,林宇浩用先前撑在门板上的右手,掏出电话。似乎他本来的目的只是想挂断电话,可瞄清来电人的姓名,犹豫一刹后他按下了接通键。

  “静蓉,什么事?”

  静蓉!

  苏静蓉!

  我全身一僵,霍然想起他有妇之夫的身份!

  …………

  ……

  “喜欢就买吧!”

  ……

  “容易摔坏,等小辉大点了再买!”

  ……

  “……今天不行了哎……不是……不是我们大人说话不算话……是我和你妈妈真的都有事啊……”

  ……

  …………

  思绪从回忆拉到现实,我开始用力推林宇浩,一想到自己与个有妇之夫纠缠了半天,就感觉像吞了只老鼠一般又腻歪又恶心。

  本想拉开与他的距离,却没想到林宇浩反应比我更快,一把搂过我的腰,加强了禁锢在腰身上的力度。

  “恩,我在公司呢。”他一边用身体将挣扎着想往外滑的我更紧地抵在身体与门板之间,一边对着电话那头轻言细语,更过分的是,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薄薄的唇瓣若有似无地扫过我的耳廓。

  我浑身轻颤,气得心口最柔软的地方如同被细针尖锐地扎过,痛得怆然。

  他怎么能……以这样的语气,这样的姿态对我!难道……在他心里我现在就只是一个可以肆意亵玩的对象?

  手不自觉捏紧……难过与愤怒,几乎撑破我的肺腑,却苦于不敢发出声音,只能用力挣扎身体。

  “你在哪呢?健身房吗?我这个时候打电话是不是打扰到你啦?”电话那端隐隐传来女子连串的疑问。

  “呵……”林宇浩轻笑出声,挑了眉低头瞥过我,“我确实在……运动,不过没在健身房,在公司呢!”

  “噢,我就说嘛,你办公室那么大,平常累了完全可以……”

  林宇浩难得温柔的语气让我心中酸涩难当,而距离我耳朵不远的手机里传出来话家常般的娇柔女音更是像一把冰刃刺入我胸口。

  汹涌的羞耻,在心尖翻涌,我更加奋力地挣扎,竟然挣脱出了两只手。

  “这时候怎么突然想到给我打电话?”怕我真的挣脱,林宇浩迅速将手机搁在耳下,用肩膀顶住,然后腾出手来抓我挣脱出来正用力狠狠想推开他的手,强制反扣到我的背后。

  “噢,你不提我都忘了……是小辉啦,他想和你说他们学校开亲子运动会的事。”听筒里传出似嗔似娇的埋怨,就像一个幸福的妈妈在与丈夫谈论两人心爱的儿子。

  林宇浩愣了愣,对上我含恨带怨的眸光,本能地吐出,“那个……我现在……”想要拒绝的句子华丽地阵亡于嗓子里,因为在他发愣的那一瞬,电话那端换人了。

  “爹地……”稚嫩清脆的童音,似咒语似利刃,砰然刺进我们之间……

  我感觉到林宇浩的身子强烈地一颤,眼底清清楚楚地闪过一丝慌张,和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

  “爹地……”手机听筒里,稚嫩清脆的童音还在急切且亲昵的呼唤,“我们学校老师说……”

  “爹——地?”愤怒和羞耻汹涌得像要胀破心扉,心口泛起阵阵寒冷的锐痛,仿佛心脏被闪着寒芒的钢针一针一针地戳刺着,我嗤嗤冷笑起来。

  箍着我腰的手蓦然一紧,林宇浩眸底闪过一丝深沉的痛色。

  “小白!”死死地将我压制在门板上,他紧紧盯着我,语气中难得的出现了慌乱:“你误会了,小辉他不是……”

  淡淡的苦涩在唇角蔓延开,我知道他欲图解释,甚至也在他眼中看到了紧张,可是,多年前我就已经放弃我们二人在一起的可能,何况现在他已经有妻有儿,所以潜意识里我不想再听到任何与他私人生活有关的描述,尤其是他的妻儿。

  因为,那样只会衬托出我单身这么多年的可笑。

  “林总不用对我解释!你的老婆你的孩子,和你说什么,那是你的家事,和我这个公司职员无关!”用力别开脸,我冷漠地打断林宇浩欲出口的解释。

  听到我的话,林宇浩身形一震,眼瞳急剧紧缩。

  “我的……老婆……孩子……”他怔怔地看着我,脸色有些泛白,反问的后半句话似哽在了他的喉间,发了很久的音,才吐出来“与你……无关?!”

  “对,与我无关!”桀骜地抬头,目光如利刃,扫过他神情沉凝得近乎僵硬的脸,我冷漠地开口。因为理智不断地警告着我与林宇浩之间有无法跨越的宽巨鸿沟,所以此时我面上的神情冰冷得不带一丝感情,唯有胸腔里疼痛的知觉,提醒着自己,在刻意伪装的冷漠表象下,说出这番话情感上有多么的痛苦难过。

  禁锢我身体的力气越来越大,林宇浩眸光森寒地盯着我看,看了很久,久到我微微撇开头,几乎想要逃避开那样冷沉的目光,他才缓缓道:“可我偏偏想说给你听!”平平淡淡的陈述语句,却挟着破釜沉舟的执拗绝戾。

  “可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垂下眼眸,掩住心绪,我开始扭动身体挣扎起来,想要挣脱他的钳制。

  他却无一丝一毫的撼动,反而更严密地将我纳入怀中,在我耳边固执地解释:“柳歆婷,小辉不是我……

  “啊!!”怕心中沉寂多年已经隐隐有抬势倾向的那根弦会被撩拨复响,更怕他的解释会动摇已经不牢固的心进而让心生出不该有也不能有的奢望,我暴躁地大叫出声,“我不想听,不想听,不想听……”

  “柳歆婷。”林宇浩低喝一声,箍住我腰身的手,越箍越紧,力气大得近乎要将我的一肢腰骨碾做齑粉,“你到底怎么了?”

  “我不要你管!”想到他有了老婆孩子还那样对我,我简直愤恨到极点,气急败坏地嚷嚷:“你凭什么管我!你放开我!放开我!”

  我低下头,拼尽全身气力地去抓他的手,去推他的胸膛,去碾他的脚,可是全然徒劳,他如藤蔓生根一般牢牢地将我嵌在怀里,一厘一毫都不肯移动,唯有肩上的手机啪嗒一声,摔到地上,七零八碎。

  “冷静点,小白,你冷静点!”见我失了理智一般歇斯底里,全然不再顾是否会被办公室外的人听到,林宇浩不由放柔声音开始哄劝。

  “冷静点,小白,你冷静点!”

  ……

  我看着他,就只那么看着,刹那,心底锥心的委屈和记忆中刺骨的伤痛瞬时苏醒……

  这是一个我不能爱,也爱不得的人……可他却……偏要来招惹我!

  泪水如潮而涌,我该怎么办?

  他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小白,”林宇浩手足无措地抚上我的脸,有些紧张,“怎么哭了?对不起,我刚才用力太大了,是不是?”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心中的委屈而悲伤几乎将胸口淹没窒息,我仰起头,忿恨地盯着他,“就因为你是老板我是下属,现在就可以玩弄这样的感情游戏来报复我当年对你的抛弃吗?”

  抚着我脸的手重重一窒,林宇浩刷地抬头,眼神凌厉吓人。

  “你说什么?”他死死地盯着我,眸色黑得可怕,“玩弄?报复?你觉得……我做的一切……都是在……玩弄你?报复你?”

  心中一痛,荏绷而起的硬气霎那被抽得干净,再也挡不住心中汹涌的悲伤和委屈,我伸出两只手在他胸前胡乱捶打起来,眼泪顺着脸颊流过嘴角,硬咽不能抑,“混蛋……呜呜……混蛋……”越说越气,越气越恨,身上炙烫的愤怒,似能将周边的一切,都毁化了一般,我又歇斯底里地挣扎起来。

  也许是怕真伤着我,也许是看我情绪濒临崩溃,林宇浩叹了口气,眉间蹙紧,微微松开对我身体的禁锢。

  趁着这个机会,我一咬牙,隔开他手臂,反手推开他,趁他趔趄倒退的瞬间,拉开门,想也没想小跑着冲了出去。

第六十六章 加深的误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