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现实与梦境

  我别扭地与床拉开了几步距离。

  虽然林宇浩躺在那里,什么动作也没有,可一想到他有妇之夫的身份,我就感觉心里像爬满了虫子一样又疼又不自在。

  我去洗手间里洗了脸,回到床边,林宇浩已经阖上眼睛。

  因为起得早,路上又晕车,我也很疲倦,很想躺下休息一会,可四下打量一番,发现房间里除了林宇浩躺着的那张床可以供人休息外,再没有其他任何沙发椅子之类的家具。

  望着呼吸匀称似乎已经陷入沉睡的林宇浩,我羡慕不已,过了一会突然想到自己完全可以趁林宇浩睡着的时机,溜出去重新开个房间睡觉。

  虽然这样做的话会违背其他人的嘱咐,显得有点不近人情,可违背嘱咐不近人情,总比站在这里活受罪,或者一不小心躺上林宇浩的床,受心理折磨要好吧!

  何况,林宇浩已经睡着了。

  睡着的人……恐怕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什么需求吧!

  动了动脚,见林宇浩躺在床上没什么反应,我悄悄转身,往门口移去,孰料,才走了两三步,便听见林宇浩开始呻吟。

  我大吃一惊,回过头。

  他还躺在床上,只是先前的安静没有了,取代的是眉头紧皱,十指蜷握。

  “你怎么了?”见他如此这般,我心头一颤,瞬间没了溜出去重新开房间的念头,急忙扑过去,摸着他滚烫的额头,焦急的问:“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

  “我……没事,只是……想喝水。”林宇浩眼睛半阖,仰面躺着,声音闷闷的,带着酒后特有的沉郁和沙哑。

  我松了口气。

  见他滑动着喉结,微微地喘着粗气,脸颊、脖子上的皮肤,因为酒意上涌而绯红一片,烫得灼手,我赶紧拿了瓶矿泉水,扭开盖子,递到他嘴边。

  “我要喝热水。”抬高脖子抿了一小口,他移开嘴,嫌弃地说。

  “……”拿着矿泉水的手抖了几抖,我忍耐住。

  这家伙……

  有得喝就不错了……居然还敢……挑三拣四!

  “我要喝热水。”见我没有动,他侧过脸,眨了眨眼睛,像一个要糖吃的小孩子一般,固执地看着我。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好吧!醉酒的人是老大!

  我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跟醉鬼一般见识!

  放下矿泉水,我走到桌子边,拿起电热水壶。去洗手间里接了水,洗了几遍内胆,我接满水,放到底座上,插上电源。等待水开的过程是无聊的,于是,我又把桌子上的水杯拿到洗手间里去仔细地清洗。几分钟后,听到热水壶里的水咕嘟咕嘟地响过了,电源开关也自动跳了,我回到桌子边,用刚烧好的开水把水杯又彻底的烫了一遍,然后,才端着开水到床边。

  林宇浩双目微阖,一动不动地躺在被褥间。

  褪去了平日的冷漠深沉嚣张跋扈,此刻他闭目休息的样子……嗯,很养眼!

  饱满光洁的额头,好看到无可挑剔的五官,睫毛浓密,鼻梁高挺,性感有型的嘴唇,线条流畅的脸颊,以及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的光滑结实的胸膛……

  我很不争气地吞了吞口水……

  呃……好想摸一下……那好看的五官……那微抿的薄唇……还有那……白皙结实的胸膛……

  天,我在想什么?

  猛地后退了两步,我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前一刻心里的那些念头:我竟然,对着林宇浩,起了传说中的……色/心!!!

  摇摇头,让自己恢复理智,我将水杯放到床头柜上。

  平静了一下扑通扑通跳动得很是急促的心,正要转身离开,一侧眸,对上一双目光灼灼的眼眸。

  我腿脚一软,差点一头栽到地上。

  这人……是清醒的?

  我眨眨眼。

  那双眼睛也眨了眨。

  眼中氤氲柔和,有朦胧醉意,但没有呆滞迷糊,显然已经睁开看了我好一会。

  房间里陷入一片沉默。

  “热水来了,起来喝吧!”勉强定了定心神,我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拿起水杯递过去,面上端着正经从容的神情。

  “好。”林宇浩双手吃力地斜撑着坐起,随后一只手支撑着身体,一只手颤巍巍地来接水杯。

  看他一副醉意懵懂浑然无力的模样,权衡了一下,怕他一时不稳将水倒到床上,我只得好心出手搀扶着他,半倚半靠地让他依在床头。

  端了水送到他嘴边,我缓缓倾斜杯子,岂料,这人两片薄唇将将碰到杯沿,便将头转向一边,嫌弃道:“太烫了。”

  我无法,只得将杯沿支到自己嘴边,吹了又吹,待水不复先前那般灼烫才又喂至他唇边。他皱着眉头,浅浅地啜了一口,嘀咕道:“味太淡,我要喝茶。”

  “你……”我瞪着他。

  “唉,好难受!”林宇浩抬手抚了抚胸口,声音低哑,带着委屈开始嘟囔:“太没人性了。开了一上午的车,又累又渴,也不让人歇息一下,就被灌下三杯白酒……唉……难受啊……”

  难得看到林宇浩如此幼稚地一面,我不由有些想笑,可听到接下来他絮絮叨叨地控诉,我就笑不出来了。

  “……要不是因为等人,我也不会出发得晚,要不是出发得晚,也不会因为迟到而被逼着喝这么多酒,哎,替人受过,真是天大的委屈啊……偏偏还没人心疼……”

  替人受过……

  没人心疼……

  我默默转过身。

  没办法!

  谁叫自己就是那个替人受过中的被替者呢!

  去洗手间将水倒掉,我重新泡了杯茶送到他嘴边。

  抿了一口,他又嫌烫。我无法,只得又将杯沿支到自己嘴边,吹了又吹。待茶水温度下降了一些,我喂至他唇边。轻啜两口,他又嫌烫。于是,我只得又将杯沿支到自己嘴边,吹了又吹,待茶水温度下降了一些才又喂至他唇边。就这样,在他嫌三阻四我努力迁就像给小宝宝喂辅食一般的过程里,一杯茶竟用去了半个多小时才喝下去。

  我扶他在床上躺稳妥,见他慢慢气息均匀、眉目缓缓舒展,想是睡着了,便站起身。我再次想出去开个房间休息,谁知这人这天好似知道我心里所想一般,只要我一起身离开床沿,他便开始不舒服地哼哼。我这人向来是奉行“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见他如此,想到其他人的拜托叮嘱,只好再次回到床边对他目不转睛地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生怕他喝多了酒,有个什么闪失。

  可在后面的时间里,我做梦也没有料到,他会变着花样的翻腾:一会要喝水,一会要开空调,一会又嫌空调温度太低,一会又嫌空调温度太高,一会又要上厕所,一会又嫌窗户外光亮太强……

  难道喝醉酒的人,都这么折腾人吗?

  忍耐着恨不得给他几巴掌的欲望,我像个陀螺一样应着他的要求旋转不停,直到他前前后后耗去了两个多小时喝了两大杯茶水去了五躺厕所调了四次空调才安生下来。

  真是让人心竭力碎啊!

  伺候林宇浩两个多小时,比做了一场高强度运动,还辛苦!

  等他睡着后,我感觉疲累到极点,懒得连脚指头都不想动了。

  打开电视坐在床沿看了一会,最终,抵不住疲惫,我身不由己地倒在床沿的被子上蜷缩成虾米状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刚开始我睡得很不踏实,有一种被拘困在弹丸之地上的束缚感,直到有人拉了我几下,帮助我舒展开因为有所顾忌而紧紧蜷缩的身体,我才顺势翻个身,抱着柔软温暖的被子,美美地睡过去……

  我睡得很香,很踏实,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做了一个很清晰地梦,梦见在一片隐隐约约的白色雾气中林宇浩竟然用一双有着说不出柔情缱绻的眼瞳凝望着我,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样,深深的,脉脉的……

  “小白。”他轻轻唤着我的绰号,小心翼翼地拉起我的手,轻吻着,幽黑眼眸中划过一抹哀伤的迷离,神情恍惚而执拗,“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留住你?”

  轻柔的叹息,带着淡淡的忧郁,响于我耳边,仿似那羽毛一般,撩人心尖。

  我心里一震,再也忍不住,反握住他的手。

  他的手,一片火热,似乎能生生溶化掉心底深处的那些寒冰。

  我拖到胸前,两只手掌紧紧相扣,忽然间,我只感觉心里异常的难过,仿佛心脏某个部位坏掉了……

  为什么这个梦的触感会这么真实?真实到那么地蛊惑人……沉迷……

  是错觉……还是我内心深处的渴望?竟然生出这么清晰却虚幻的梦境!

  其实,我只是希望像个普通女孩那样好好的谈一次恋爱,完完整整地谈一次恋爱,然后幸幸福福开开心心地与自己所爱的人也爱自己的人结婚生子。

  可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为什么……

  手指缓缓抚上那俊美的脸,从眼角,到嘴唇……

  这人是……

  “小白……”恍惚间,我似乎听见一声轻唤,嗓音轻颤,带着某种强烈的情感……

  鼻子瞬间酸涩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眼泪似乎也流了出来。

  只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可我却为什么会出现那种真实的脸上湿漉漉仿佛搭了块浸透水的抹布的感觉。

  有手指轻柔地拂过我额前的头发,然后顺着眼角擦去眼泪,如珍如宝一般地抚触,让我的心里划过被人呵护的暖意,我不由下意识地伸出手,勾住那人脖颈,贴了上去……

  那人却猛地僵硬住。

  “小白?”他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真是难得啊!

  他竟也会用这种语气呼喊我的名字!

  果然,在梦中,任何现实中的不可能,都能变成可能,比如:桀骜变成怯懦,冷漠变成温柔;分开变成复合……

  呵呵呵呵……终于可以放开心扉,没有负担地和他在一起了……虽然只是一个梦,一个让人悲伤却又忍不住沉溺的梦……

  但是,既然是梦,我想,那么就让我在这个梦里放开心扉地活一次吧!

  一次,一次就足够了……

第六十章 现实与梦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