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想躲,没门

  从魏旭欧阳的婚礼回来后,林宇浩与我几乎再没见过面。

  追究原因,我想与每次在进公司的时候我勤劳地打听他的行踪,在将要碰上他的时候,聪明积极地寻找躲避路径的行为有关吧!

  是,我任性,我自私,因为不想与他有过多的纠缠。

  我要平淡地过自己的生活,给自己寻回“爱其他人”的能力。

  我要正常人的生活,要一名为我所能爱,并且也回报我的爱的男人。

  他已经有家室了。

  而我,也有自己要走的路。

  既然注定是两个不可触及的极端,那么,就这样吧!

  远远的看着……只远远的看着就好!

  两周后的一个下午,我正趴在办公桌上画广一个模型初稿,杨俊达的秘书陈小姐打来电话,让我去杨俊达的办公室一趟。

  经历过患难相共的电梯事件后,虽然我和杨俊达的关系已经不再那么生硬,但工作方面有什么安排或者要求的话往往都是他让制作部主任来传达,或者直接打电话在电话里说。

  像这样让陈小姐打电话通知我去他办公室的情况也不是头一回,所以接完陈小姐的电话,尽管内心很是疑虑,我还是直接放下手中画稿,没有耽搁的走出制作部。

  杨俊达的办公室在整个办公区的最里端,要进入的话,需要穿过整个办公区。

  假装没有看到同事们满含打量的讶异目光,我平静而淡然地走向杨俊达的办公室。

  秘书陈小姐坐在杨俊达办公室门前不远的秘书区,她穿着端庄妆容优雅却是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看到我过去,她赶紧起身迎上来,“柳小姐,你终于来了。”

  见她目光澄澈,看到我却有着打量探究的意味,我心里突然不安起来,忍不住出手拉住她的胳膊,“真的杨总要见我?知道他叫我来是因为什么事吗?”

  “那个……”陈小姐身形一顿,视线游移过我的脸,最后定在地上,低低道:“对不起……领导的安排,我没权利……”

  她没继续说下去,但我却已经明白了她没有说出口的意思。

  是啊,陈小姐不能说!她只是一个小小的秘书,没有权利干涉过问上司的安排命令,所以理解般的向她一笑,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放开她的手,暗笑自己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胆小不冷静了。

  见我有眼力地不再追问,陈小姐好似松了口气般地对我热情一笑,然后领着我走向杨俊达的办公室。

  来到杨俊达的办公室门口,陈小姐迟疑地在办公室门上轻轻叩了叩,然后礼貌而客气地向办公室里面的人报告道:“总经理,柳小姐到了。”说完,也不等办公室里传出应答,她自行推开门,然后侧过身让到旁边对我做出请进的手势,“柳小姐快进去吧!”

  一听柳小姐喊的是总经理,思索着果然是杨俊达,我的心便稳了稳,当下伸手推开门走进去。

  只听“咔哒”一声,陈小姐在我身后关上了门。

  室内顿时静寂一片!

  窗外,晴好湛蓝的天空下,幢幢高楼巍然直立,浅灰色的玻窗纹路清晰经纬分明,一团一团地反射着白花花的阳光,仿若一个个火球周围,撒置着弥天大网。

  因为只开了两盏射灯,没有开大灯,办公室里的光线有些暗沉。

  一道身影,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旋转椅子上,背对进门方向。

  我左等右等,始终不见椅子转过来,便微笑着礼貌地出声提醒,“杨总,请问你叫我……”

  椅子上的人影随着椅子徐徐转过。

  虽然逆光,光线不明亮,然借着顶上顶灯倾泻下来的微光,我仍旧看清了椅子上的人。

  一张高洁如冰雪的俊颜宁静莫测,狭长的黑眸深不见底,暗潮微澜起伏,莫名的摄人心魄。

  我呆呆地瞧着他。

  林宇浩!

  椅子上坐着的竟然是林宇浩!

  他双手随意地搁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高大的身材慵懒地靠着椅子背。一束灯光自头顶倾泻于他眉宇间,他的脸,刀削斧凿般俊美,半明半暗中,犹如神祗。他冷冷地睨着我,深遂的眼中波澜不兴,冰封般的脸上毫无表情。

  一瞬间,我通顺的言语,戛然而止,唇边的笑容,嗖的凝住。

  “怎么会是你?”我吃惊不小,心头划过丝丝慌乱,目光急忙四处搜找,自欺欺人地妄想着杨俊达会在这个办公室的某个角落。

  “别找了,是我让陈秘书叫你来的!”林宇浩淡淡出声,昂长的身躯从椅子里缓缓站起。

  搜寻的目光蓦地僵在空中,我呆滞的看着那个距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挺拔熟悉的身影,寒意终于顺着脚背爬上,蜿蜒到全身。

  是啊,还妄想着什么呢!

  既然是计划好的,他怎么可能给外人在场的机会!

  专注的目光停留在我脸上,林宇浩慢慢地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慢慢地向我走过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挺直的背脊和深夜般漆黑的眼眸给人强烈的压迫感。

  一股难以名状的压抑,浓稠得仿若实质一般从空气里一点一滴渗透出来,逐渐缭绕地将我包围。

  我的四肢慢慢僵硬起来,可以感觉到他走过来的脚步,一步一步,紧迫沉重得让我透不过气。我惊慌地回过身,去抓门把手,想逃离这气场上的压迫,一只长臂倏然贴着我耳际撑上门板,拉开一丝缝的门被一阖而上,我也被全然笼罩进一抹薄恼气息里。

  “就这么不想见到我?”近于咫尺的声音在耳际低低响起,轻柔独特的气息随着说话浅浅拂过我的耳垂周围,好似小时候听过的风琴,压到最低,奏出的深沉低哑却震撼人心的声音。

  “我没有。”脸颊被他浅如兰馨的吐纳拂得微微麻痒,心不受控制地突突加速,半边脸连着颈上肌肤全都因为这暧昧的气息热辣辣地开始发烫,我反射性的想低下头,逃离形势上的暧昧,却又不得不挺直了背脊。

  不能被他看穿我的心虚。

  “没有?”林宇浩倏地扳过我的身体,黑眸微转,犀利地凝视在我身上,声音平淡漠然,脸上却流露出一丝难言的恼意:“那怎么需要我用这么迂回的方式才能召见到你?”

  他紧盯的目光须臾不离我的脸上,仿佛带着钩子,刺得我肌肤一阵生疼,我突然害怕起来,觉得自己成了那只关在如来佛祖手掌里自负又可悲自以为成功的猴子。

  我忍不住缩了缩身体,后背贴上门板再避无可避,“……呃……那个……因为……我工作很忙……”

  林宇浩不动声色地看着我的动作,眼瞳深如幽潭,看不清眼底的情绪,良久,他浅淡地勾了勾唇,弯身执起我的手。

  “几天没见,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力长劲了啊!”轻柔地感叹,温软呢喃的语气配上唇畔扬起的浅淡弧度与脸上慵懒的表情,仿佛我与他之间只是情人间闹了点小情绪而已。

  手腕被捏得生痛,我挣了挣,然而他钳得更紧,我只得道:“是,我是在躲你,我承认了,你放开我吧!”

  听到我如此直接,林宇浩微微一窒,目光倏然变得冷凝,连同抓执我手腕的那只手也变得僵硬起来。

  “这会说话倒坦白了!”目光须臾不离我的脸,他抬起另一只手,手指缓缓缠绕上我肩上的头发,动作温柔得仿佛情人间的安抚,只是那弯成冷月的淡幽薄唇与寒光冽亮的眸子,让我的心里直发颤。

  我别过脸,避开他夺人心魄的凝视,一刹那很是心酸,“别这样,林宇浩!我们……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只是你公司的员工!”虽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可看他脸色阴郁,嘴唇紧抿,一双眸子黑沉沉的如暗夜之海,就明白因为我的坦白,他的心情已经坏到了极点。

  缠绕我黑发的手指乍然一收,头皮传来的骤痛使我不得不靠至他身前,一股浓郁的男子气息窜入鼻端,我全身僵硬,心跳蓦然失律,变得紊乱疾速。

  “已经过去了……只是我公司的员工……”林宇浩抬眉,朝我冷冷地一笑,眸光流转间有种逼人的锐利,“旅馆里……睡在我怀里的时候怎么不说这句话?”

  温热的呼吸暧昧地扑洒至我的脸边,可凌厉的语气搭配着冷冷的字眼,任谁都能感觉得出他此刻讲的话有多么的咬牙切齿。

  “旅馆里……”心猛烈一跳,顾不得他手臂施诸在我腰间的力道强硬得不似只想拥抱那么简单,我惊惶地抬头,“你记得?”

  “不错,”冷哼一声,见我一脸质疑,林宇浩的神色顿时阴沉下来,冷冷道:“别以为我喝醉了没感觉,我们之间的事……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我们之间的事……”怔怔地听着他着重加强的“我们之间的事”,我开始心惊肉跳,莫非那不是做梦,而是……

第六十三章 想躲,没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