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悲催的意外

  走近茶几,用手摸了摸水壶外面,感觉还是温的,我便拿起水壶,往水杯里掺水。

  水从壶嘴流出来,流进杯里,连滑明亮,恍如银线,撞击到杯底,发出瑟瑟的微声,听在耳里,有一种切切私语般的静谧。

  我手上抓着水壶掺着水,眼睛却忍不住瞟啊瞟,最终瞟向一动不动直直依靠在床头的林宇浩。

  晕黄的灯光中,他斜依在那里,微微敛着眸,脸上没有一丁点表情,两只手紧紧地交握在一起,似乎在思考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思考。

  看到他交握的手,修长宽大,骨节分明……我身子一僵,不由想起先前从梦中醒过来时的情景……

  虽说一直提醒自己要与林宇浩保持距离,可大学毕业后这么多年连和异性牵手的经历都没有,这蓦然的从零一下子跳跃到躺一张床上,心再怎么坚强也做不到保持平静。

  我的脸不由自主地烧了起来,羞窘难安却又暗暗庆幸。

  幸亏,比他早一步醒来,否则……

  滴答……滴答……

  脚背上突然传来一丝湿漉漉的感觉……

  我回过神,低头一看。

  原来,水杯里的水已经倒满,多余的正顺着杯沿溢出,流到桌子上然后又落到我的脚背上。

  “哎呀……”惊叫一声,我赶紧放下水壶。

  听见我的惊叫,林宇浩神色蓦然一紧。

  “怎么了?”他迅速坐直身体,神色一下子从面无表情变为紧张疑虑。

  “没事,没事。”侧头给他一个没什么大事发生的眼神示意,我低下头,抬脚用力甩了几下,想刷掉脚背上的水。可因为穿的是露脚背的高跟鞋,水已经顺着脚背流进鞋子里,所以怎么甩,也甩不掉那种湿漉漉黏哒哒的感觉。无奈之下,我只好脱掉那只鞋子和袜子,在林宇浩探究的目光里,单脚跳向立于床头的床头柜。

  床头柜上放着一盒纸巾,是先前喂林宇浩喝水时,我放在那里的。单脚跳过去在床沿坐下,我伸手扯出几张纸巾,先擦了一下脚背,再弯下腰去擦鞋子。

  “水倒进鞋子里了?”身后,传来林宇浩关切的问句。

  “嗯。”低低答应一声,我一心一意埋头擦着鞋子,完全没有意识到林宇浩与我之间的距离正在缩小,更没有发现他在问这句话时,放在我脚上的目光放肆而炙烈。

  “烫着没有?”他又问了一句。

  “没有。”用纸巾将鞋子里的湿意吸干了些,我抬起头,打算坐直身体后,再用纸巾将脚擦一擦,不想——

  “嗷?”头顶撞上某物的感觉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嚎叫袭入我的感观世界。

  我急忙回头。

  林宇浩捂着鼻子,一脸的痛苦和难以置信。

  我大吃一惊,完全没想到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床头那边挪到我身后,更没料到他还微微弯着腰,差一点就趴到我背上了。

  “我的鼻子!”瓮声瓮气地喊了一声,见我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他立马目露委屈,严肃指控道:“你的头撞到我鼻子了!”

  我蹙起眉头。

  撞到鼻子就撞到鼻子吧!

  用得着以指控犯人样的目光瞪我?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我后面……”心里划过一丝对他小气的不满,我看向他几乎与我没有距离的身体,口气不觉地带上一丝怀疑:“你什么时候趴过来的?干嘛趴在我后面?还离得这么近,你是不是……”

  后面的疑问我没机会再问出口了,因为,林宇浩捂着鼻子的手掌缝隙间开始沁出了一丝血红……

  虽然听很多人说过,鼻子是人身体上一个比较脆弱的器官,可没想到林宇浩的鼻子也会如此,脆弱到只是被我的头碰了一下,就……手忙脚乱地扯过床头柜上的纸巾盒,拉开他捂着鼻子的手,我跪到床上,硬着头皮开始慌里慌张地处理自己无意间造的孽。

  小心翼翼地给林宇浩擦拭着鼻子里流出来的血。

  “你这女人,练过铁头功吗?头这么硬!”林宇浩倒是浑不在意,一边仰起脑袋任我处置,一边用没沾血的那只手使劲在我头顶揉了揉。

  “闭嘴!”暴躁地呵斥一声,看着一团团被鲜血晕染的纸巾,我既心痛又歉疚,忍不住凶巴巴地斥责:“你是个笨蛋吗?看到我起身都不知道让开?!”

  “我哪知道你会突然起身啊?”林宇浩晃了晃头,居高临下睨我一眼,“自己做事猛女一个,还怪别人没眼力……门背后的弯刀——你也就只敢对我凶……”

  “……”我张了张口,本想反驳林宇浩的“弯刀”评价,可看着他还在流血的鼻子,最终只得悻悻地闭上了嘴。

  忍耐吧,他是伤员……

  虽然话说得不中听,可仔细想想,事实好像还真是那样,因为在其他人面前,我基本都是一副温柔娴静之貌,只有在他面前才会……本性暴露!

  这说明了什么?

  里面的深意我还真不敢去想!

  过了一会,擦干净流出来的那些血,我揉了个纸团塞进他鼻腔里。万幸的是几分钟后,没有再出现纸团被浸透沁红的现象。

  “没流了……”我松了口气,一下子瘫坐在床上。

  “这么点小事!看把你吓得……”这血刚一止住,林宇浩的痞性便开始复燃了。他身体略微前倾,低下头,近距离打量着我,像读书时代那个总以欺负我为乐的坏男孩,眼中有隐藏不住的戏谑,“这么心疼我啊?!”嘴角微微勾起,他似笑非笑道。

  “鬼才心疼你!”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我假装平静地转过身,将手中的纸巾盒扔回床头柜上。

  “口是心非!”也许过于随意的气氛让我和林宇浩几乎都忘了自己的身份,所以他不正经地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暧昧地撩过我的眼角,“刚才也不知是谁做出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粗粝的指腹,划过肌肤,浸起一丝酥麻的触感。

  心头一跳,我下意识地想躲开,情急之下对着他反手一掌推了过去。

  明明也没用太大力,可不知为什么,他却就势向后倒了下去,手里还拽住我的胳膊。

  一阵天旋地转,我们双双摔到在床上。

  可悲的是我还被带进了他的怀里,形成我趴在他身上的姿势。

  鼻尖撞到他脖子,钝钝的闷痛划过鼻腔。

  我忍不住眼睛酸胀:这还真是一报还一报啊!

  挣扎着抬起头。

  因为刚刚流了血,林宇浩身上还有一点血腥味,英俊的脸上镶着一团醒目的白纸,可仍然一点也不影响他的魅力值。

  他大大咧咧地躺在我身下,抬眼望着近在咫尺的我,俊美的脸庞挂着懒洋洋地笑意,宛如灿烂绽放的罂粟花,妖艳而魅惑。

  我扑腾着要起来,却被他一只手固定住腰,怎么动也动不了。

  “你干什么!”咬唇瞪着他,我仰起脑袋,想尽量拉开与他身体上的距离。

  “别动!”林宇浩抬起一只手,将我的脑袋用力按回他胸口。他微微抬高头,凑近我耳边,用略带沙哑的声音低笑着说了一句话……

  我不由一下子涨红了脸,羞恼得恨不能在那挂着璀璨笑意的脸上盖个鞋掌印。

  这个流氓!

  恨恨瞪他一眼,我又羞又急,却也不敢再胡乱挣扎。

  好在林宇浩语言虽然流氓,行为上却有着为人的基本准则,所以对我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只是抱了一会后,便松开了手。

  手忙脚乱地从他身上翻下,我脸颊通红浑身发抖,不过脸红发抖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生气……气自己还是像以前一样无力应对他的调戏……气自己还是会因为他受伤流血而心疼……气自己差点忘了他有妇之夫的身份……气自己还会被他美色所惑而起不好的心思……

  屋子里很静。

  只有几不可闻的呼吸声。

  林宇浩双腿交叠,双手枕在脖子下躺着,整个人有着说不出的慵懒和风流,一副皎如玉树翩翩潇洒的美男子样。

  可这一切的美好都不应该与我有关,所以咬了咬嘴唇,我翻身滑下床。

  “刚才的事……对不起……”整理了一下衣衫,也整理了一下情绪,我第一次尊敬而有礼地面对林宇浩。

  “又不是你的错,你道什么歉!”抬起眼皮懒洋洋地斜睨我一眼,林宇浩漫不经心道。

  “不……是我起身太快……才让您受伤……”头微微垂下,我看着地毯上污渍一般的花纹,感觉心情就像那花纹,暗沉、杂乱。

  “这时候又知道懂礼貌了!”头顶传来林宇浩似讥非讥似讽非讽的声音。果然,林宇浩很聪明,一下子便看出了我在试图用生疏和有礼来拉远彼此之间的距离。

  “应该的,”涩涩地咽下一口唾沫,我一动不动地盯着脚下,似提醒自己,也似提醒他:“毕竟……我们现在只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您是老板,我是员工……”

  “柳歆婷!”沉沉地喊了一声我的名字,林宇浩猛地翻身坐了起来,“你到底什么意思?”

  “……”抬头,莫名地看向他,我拧起眉头,“什么……什么意思?”

  “看我一次又一次地在你身上吃瘪,很好玩是不是?”隐忍地看我半天,最终他没忍住,指着我鼻子,吼了出来,“你TMD别这么吊着我,一次性给我个痛快,行不行?”

  我愣了愣,心头火起,别人怎么说我都可以,但我最忌讳的就是“玩弄感情”这顶帽子,更何况,我早已认清他是有妇之夫的现实,从来没有过要和他玩感情游戏的念头,所以饶是再好的脾气和涵养我也不愿委屈自己认下他这样的指责。

  “神经病!”冷冷地看他一眼,我本想反驳几句,可思来思去感觉说什么话都是多余,最终只得丢出一句“随你怎么想!”然后一身冷傲地走出房间。

  我只是想尽快地离林宇浩远点,想尽量不在他面前流露出情绪,想尽量不给自己和他吵架的机会,可我没想到……在发生了那样和谐温馨的共处一室后,在给了林宇浩我们之间有可能复合的希望后,这样决绝的抛下和对他无所谓的态度实际上已经等同于被他说中事实而默认了他的指责……

  而林宇浩也不知道我的真实想法。

  不知道我以为那缠绻的亲近是梦境。

  不知道我以为他的暧昧是调戏,是报复。

  不知道我早已误认他是有妇之夫。

  他只是以为我不爱他,不在乎他,所以……

  一切的恩怨产生于误会。

  我不知道我离开后林宇浩一个人在房间里是如何度过的,我只知道数小时后,坐在回程的车里,林宇浩看我的眸底像结了一层寒冰。

第六十二章 悲催的意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