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冲突与平和

  挂断电话,我抬头,迎上林宇浩幽黑沉寂的视线。

  握住手机,迟疑了一下,我终究没忍住,轻问出声,“那个……后天……你是不是……要去?”

  “你说呢?”林宇浩冷声一哼,以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瞪住我,表情十二分地不悦。

  我不自然地笑笑,讪讪辩解道:“我一个公司职员,哪敢……猜测……呃……您的决定!”

  “你不敢?”冷冷一笑,凛冽的眼神泛起汹涌讥嘲,“几周前还胆大妄为地坐在出租车上目中无人地骂上司混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循规蹈矩尊敬上司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我不服气地想辩驳,可对上那黑沉的眼眸,一下子卡壳了。

  “我什么?”林宇浩似笑非笑,做出一副极有耐心等我说下去的模样。

  “哼!”感觉到那目光里流露出来的兴味,我默默叹口气,决定不跟他一般见识,“我可一直都是……循规蹈矩尊敬领导的乖孩子。”恼怒地瞪他一眼,我转过身,径直走到桌沿,将一直握在手心里的请柬在办公桌上放下。

  翻出林宇浩手机里欧阳倩的电话号码,我摸出包里的手机,输进去保存好。将手机放回兜里,我转过身,不期然地撞上一堵结实宽厚的胸膛。

  鼻翼间飘过清醇浑厚的男子气息和似有若无的淡雅古龙水味道,耳畔是浓重粗厚的鼻息,扑在脖颈间如婴儿的手轻轻挠动,我偷眼瞥向眼前的人,乌黑瞳仁,正一霎不霎地凝在我面容之上,深如潭水,犹如漩涡,要将人活生生地吸进去。

  原来在我埋头输入保存电话号码的间隙里,林宇浩已经不声不响地走到我身后,视线胶凝于我身上,不知站了多久。

  莫名的,我突然有些害怕,忍不住向后退缩,试图和他拉开些距离,谁知动作太过迅猛,一下子撞在了坚硬的桌沿上。

  后腰被桌沿猛磕得生痛,我脸色一白。

  “撞着了?”林宇浩一脸担忧,下意识地伸手想扶住我。

  要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遭这样的罪,所以怒火窜上头顶,我冲动地啪地一下打开了他的手,脱口而出,“离我远点!”

  气息突然变得森寒。

  这严重的抵触动作合着那“离我远点”四字如导火线一样使林宇浩的情绪在瞬间爆发。他面色倏变,幽黑的眸子瞬间收缩,看我的目光迅速冷凝成一片尖锐。而这片尖锐中隐去的那抹受伤,好似当空劈至的一道逼灼人眼的闪电,让我心头间猛然一震。

  不敢面对他眸光中惊涛拍岸浪卷千尺的失落、恼怒、伤痛、不忍和难堪,我讪讪地瞥开视线,讷讷地给出站不住脚的解释,“那个……对不起……我不习惯……人靠得太近……所以说话有些……”

  听到这欲盖弥彰的解释,林宇浩脸上神色更加变幻莫测。

  “……”他咬牙瞪住我,尖锐眼神中带着说不清的恨怒讥朝,仿似一把把冰刀锋刃,恨不得在我身上扎出几个窟窿。

  良久,久到我几乎感觉自己已经在他冰刀锋刃的瞪视下冰寒窒息,我听到了一句平淡不带任何情绪的问话,“你去不去?”

  “去哪儿?”我愣了愣,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你说呢?”林宇浩冷了声音,咬牙切齿的反问。

  目光扫过搁于桌子上的请柬,我不动声色地朝旁边侧移几步,“欧阳倩与魏旭的婚礼么?”

  “……”林宇浩的眼神闪了闪,“还有别的么?”

  我叹了口气,目光扫过林宇浩表情寡淡的脸。

  去不去?

  我倒是想去。

  可去的话……就得面对那些知道我和林宇浩昔日关系的同学!

  “不知道,可能……不会去吧!”心里划过矛盾的纠结,看向黑桃木办公桌上简洁却直观的“林宇浩总经理”名牌,我叹息道。

  见我没有给出应该给的答复,沉默一刹,林宇浩眸色深沉的看着我。

  “高中的同桌兼好友结婚,知道了却不去,你觉得,这说得过去吗?”他凌厉地问,神情瞬间变得阴冷吓人。

  我抬起头,对上他目光中露出的怨懑之意,想了想,“太远了……搭车不方便……何况……我又晕车……”

  “呵……”林宇浩低低地冷笑出声,笑意却完全没有达到眼底,“这些……都不是理由吧?”眸光一顿,他淡淡道,声音无波无浪,令人听不出情绪。

  我轻轻喟叹一声,有些无奈。

  这人,为什么就非逼得人说实话呢?

  都是当老板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的……任性?

  指尖无意识地划过桌沿,我想了想,诚恳道:“林总这么聪明的人,应该知道有些话……不能说得那么直白吧?”

  身形一顿,林宇浩脸上的淡漠似再也维持不住,翻滚起如暴雨将临时的暗色阴霾,眼里也迅速染上几丝刻薄的怒意。

  “自以为是的女人!”他慢慢走上前,脸上冰寒而危险的气息开始如波澜般涌动,如怒涛般随时要扑过来,将我吞噬得死无全尸,“柳歆婷,你终于让我再次见识到了你的自私无情狂妄自大,真恨不得……挖开你的心看看……”

  他伸出手臂,捏住我的下巴,冷冷地笑。

  “谢谢……能让你有如此看法……是我的……荣幸。”忽略下巴上传出的疼痛,我淡淡地瞥开眼,唇角忍不勾起一抹讥嘲笑意,这感觉,还真是……

  “无心的女人!”手指加劲,林宇浩捏着我的下巴似乎恨不能捏碎了。

  有人说,生理上造成疼痛能减轻心理上的疼痛。

  我不知道这句话有没有道理,但看林宇浩这势态,似乎把我下巴捏碎了也不足以熄灭他内心的愤怒。

  “我当初……还真是瞎了眼……”抬高我的下巴,逼着我抬眼看他,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眼眸中迸出零星火花。

  “后悔了?”心里一痛,为他对我自以为是的评判,也为那个在夹缝里想寻找平衡几乎失掉自尊的自己,“我也觉得挺后悔……我们以前的事……现在回想起来……感觉真的……很后悔!”

  “你……”掐住我下巴的手劲越发用力,林宇浩脸上的狂暴和愤怒越来越明显,眼眸中的零闪火星逐渐翻滚成怒涛一片。

  显然,我否定和他的过去和这一刻满不在乎的神情彻底激怒了他。

  “这么说来,”他咬牙切齿,一下子逼上来贴近我,恨毒地目光,似想在我身上烧灼出几个窟窿,“和那个姓沈的,你就不后悔了?”说完,捏住我下巴的手猛力一推。

  从前,关于男人力气比女人大多少,我并没有明确的感觉,可在林宇浩捏着我下巴猛力一推的那刻,我终于体会到了一个男人愤怒起来,出手的力气会是多么吓人。

  林宇浩猛力一推,我踉跄着后退撞在桌沿,由于惯性,竟然直接仰面倒在了办公桌上。

  “你干什……唔……”怒火扑涌而起,几乎烧掉我的理智,可没等翻身我坐起,倾覆而上黑影直接就将我所有的声音堵了回去……

  …………

  “……去不去?”

  “不去……”

  …………

  “再问一次,去不去?”

  “不去。”

  “……”

  …………

  反抗与压制,逼迫与拒绝,翻来覆去,直到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

  深吸了口气,林宇浩放开对我的桎箍,站起身。

  “我告诉你,柳歆婷,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由不得你。”蹙着眉头平复了一下呼吸,他丢下一句,转过身去接电话。

  “脚长在我身上,我想去就去,难不成你还能逼得了我?”嘴唇上传来微微的刺痛感,看着眼前霸道到几乎让人恨不得踹上几脚的某人,我狠狠地做了几个深呼吸,半天才憋出反驳语。

  舌尖舔了舔齿槽,林宇浩面无表情,因为手里正握着听筒听电话那端的人讲话,不好出言教训我,所以只能眼睛一瞬不瞬地瞪着我,幽暗的眸光似要将人凿穿。

  这无声的威胁,还是很有震慑力。

  因为我本想将桌子上的文件夹一股脑扔他头上,可对上那似能噬人的眼神,一下子不敢有啥动作了。

  “混蛋,就知道欺负我!”气呼呼地向着桌子上早已散乱的一摞文件夹推了一把,我忿忿骂道。

  啪!旁边传来电话挂断的声响,紧接着——

  一只修长的手抬起我的下巴。

  “欺负?”嗤嗤的冷笑声伴随着林宇浩漆黑幽暗的眼映入我眼帘,“看来我还是太宽容你了,以至于你到现在都没弄清楚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你!”

  “还能为什么?不就是恨我当初甩了你嘛!”被他一次二次的掐下巴动作弄得烦燥愤恨,我破罐子破摔,出言反讥。

  “你……”似乎真被“甩”这个字戳中了伤处,林宇浩看我的眸光瞬间从幽暗不屑变成嫌恶痛恨。他狠狠地做了个深呼吸,才面无表情地看向我,“我再问一遍,去还是不去?”

  冷嗖嗖的声音,像是结了一层冰。

  我不由得打了个寒噤,涌上一丝不好的预感,“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漂亮的唇角扬起一丝冷酷笑意,他俯下头,修长的手指将我的头发勾到耳后,脸一点点靠近,唇贴着我的耳廓,暧昧地吹出唇风,“你说,如果这一刻,我叫人打开门……让外面的人看到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你觉得……会出现什么情况?”

  “你……”一股惊惶怒意从背心深处冒出,我身子深一颤,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用这种方式威胁一个女子,你也不怕辱没你一个公司老板的身份?”

  “对于非常人物,就得非常手段!”眼眸闪过淡淡讥诮,林宇浩放开对我的钳制,有些自恋地摸了摸下巴,“况且,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这么帅气,经常会受一些有不良想法的女人骚扰。”

  什么叫把黑的说成白的?

  目瞪口呆地看着某人比城墙还厚的脸皮,我手脚俱颤,几乎忘了已经获得自由。

  MD,都快被这个不讲道理的流氓给气死了。

  “流氓!”不想再与之多说一句废话,我蹭的一下从桌子上翻下。恨恨瞪他一眼,我转过身去整理头发和衣裳,心里不禁有些后悔自己过度地触拨了他的逆鳞。

  良久,待我整理好仪容,转过身。

  林宇浩夹着烟,站在落地窗前,正一脸深沉地望着窗外。

  心头一滞,看他一身寂然,猛然想起进办公室之前,他正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似乎心绪极度不好。

  怜悯的情绪迅涌而起,盖过先前的羞恼。

  我挣扎半晌,最终还是冷然的理智支配了大脑,控制住了欲上前陪陪他的旖念。我转过身,打算离开,可脚刚踏出去,便听到了林宇浩强硬的命令,“过来。”

  “干嘛?”脚步微顿,我气鼓鼓的回头。

  挺拔的身形,透着寂寥……

  英俊的脸上,淌着黯然……

  心一阵揪痛,我原地踌躇了一小会儿,最终情感战胜理智。

  转过身,我尽量想做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可脚却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般率先踏朝他站的方向伸了出去。

  我走过去,在他身边站定。

  窗外,斜阳正一寸一寸地坠下,绮丽眩目的余晖透过玻璃窗弥漫进来。远处,无云的天空,蓝蓝的,仿若琉璃般澄净,巍峨的高楼,在夕阳映照下,涂上了一层金黄色,显得格外瑰丽。

  我与林宇浩对光而立,夕阳将我们的身影拉得细细长长,仿若多年前我们常去的那片广袤原野上,同样是沉寂的夕阳,将我们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那时,我们都以为我们会在一起很久很久,因为那时,我们是那么的倾心,直到……我低下头,长长斜斜的影子倾投于地上,可因为室内明亮的灯光,几乎消融暗淡得看不清晰。

  “柳歆婷,”良久,双手环胸,林宇浩兀自开口,声音暗哑沉郁,带着一丝繁华落尽后的寂寥与疲倦,“你说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感觉是什么样?”

  “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我正一动不动,呆呆地瞧着脚下一分一分移过来的影子,突然听到他来这么一问,不由得大吃一惊,不明所以地抬头。

  略嫌灼眼的光亮,透过澄浅迷蒙的玻璃投入,房中的一切都灿亮得使人睁不开眼,林宇浩的脸在光亮中好似一道光滑如镜的冰面,轮廓清晰,却看不清神色,更看不清他那对向来含蕴了极多东西的双眸,此时又是怎样的波澜壮阔或点尘不惊。

  “为什么这么问?”我咬了咬牙,感觉喉咙有些发紧。

  “没什么,”扬起头,目光穿过厚厚的萤蓝色玻璃投向遥远的天际,他英挺俊秀的侧脸现出一股晦暗不明的忧伤,“只是突然想到这个问题而已!”

  “林宇浩……”我看着他,心口一酸,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表情。他是一个公司的老总,一个大集团的继承人,这世上很多男人还在为之苦苦拼搏奋斗的东西,他都已经拥有,更何况他这样的相貌气度,即使作为普通人,女子都难以抗拒。可是,他英挺俊秀的侧脸却显出了忧伤……真希望他只是因为眼前这无限美好却容易引人伤怀的夕阳而显现出这样的表情。

  也许察觉到了我目光中的忧虑,林宇浩从远处收回视线,目光灼灼地从我脸上逡巡而过,眼眸中似有风云际会,令人琢磨不透。

  “我只是想到了那句很出名的诗词‘高处不胜寒’而已!”他轻描淡写地说,幽深如潭的黑眸深处,因为夕阳的晕染,那些冷凝不可估测的沉郁似乎有了一层暖意。

  “……”我依旧不相信地看着他。

  他微微一笑,高大挺拔的身影立于晚霞之中,少了几分凌人的气势,多了几分晚霞独有的温暖。

  “真的,高处不胜寒。”眸内不动声色地闪过一丝微薄而复杂的暗芒,他重重地强调,然后径直转过身,走回座位。

  “高处不胜寒?”喃喃重复一遍他的话,顿了顿,我低下头,从三十六楼居高临下望下去:车水马龙的街景缩小得犹如小人国的世界,来来去去的车与人,犹如蝼蚁般大小,在一片红尘繁华之中成就着庸然忙碌的人生。

  我一阵晕眩,连忙收回视线,平复心境,看向旁边。

第五十四章 冲突与平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