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灵魂里的恐惧

  “……唔……是个女的……被困有一会了……怎么可能……你还不了解我……唔……不知道……”黑色小巧的手机放在耳边,幽微的光芒淡淡地印投在杨俊达俊美的侧脸上,印得他俊美的脸庞曲线仿佛古希腊神话传说中的美少年纳喀索斯一样圆润完美,犹如软玉一般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他嘴角微勾,微敛着眸,碎发微垂,另一只手插在西裤口袋里,整个人散发出儒雅干净的味道。虽然东一句西一句地在与对方闲扯,他的目光却偶尔有意无意地从我脸上逡巡而过,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光芒闪烁。

  我的脸上涌起一阵热意,因为他的目光,让我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偷听别人电话的不道德人士,虽然是无意的。

  为了降低他讲电话时我的存在感,我颇为不自在地转开打量他的目光,安静地蹲在角落里。

  我垂下目光,感受着身边一地的灰暗,无聊地数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因为没有了打发时间的乐趣,先前隐蔽的各种负面情绪开始冒出,之前因为与他斗嘴而远去的恐惧也慢慢地回到了身体里。

  我努力地不去想那些电梯事故报道,可却控制不住放大身体的一切感官,一个轻微的声响,一个轻微的颤抖,都让我心惊肉跳。

  而更可悲的时,我正胆战心惊时,电梯似乎微微的晃了一下。

  我的心一下子绷得紧紧的,忍不住开始剧烈地害怕起来,害怕电梯突然会掉下去。

  我在心里暗暗祈祷,祈祷神灵保佑。

  就在我屏气凝息紧绷神经仔细地感知任何的风吹草动的时候,电梯似乎又轻微的晃了一下。

  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我的手心开始冒出冷汗,身体也开始哆嗦起来。

  突然,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

  紧绷的神经一下子被拉到极致,昔日被困电梯噩梦一般的经历引发的剧烈的恐惧情绪一下子淹没到了我的极点。

  “啊——”

  再也忍不住,我大叫一声,跳起来,出于求生的本能,猛地扑向杨俊达。

  “怎么啦?怎么啦?”正讲电话讲得热络的杨俊达不明所以地伸出手接搂住我。感到我全身哆嗦,冷汗直冒,他微微皱起眉,俊颜在微弱的手机光下显出一丝温和,“别担心,我们会出去的,没事的,别害怕……”

  “它会掉下去的,它会掉下去的……”顾不得与他的罅隙和生疏,我紧紧地攀附于他胸前,揪着他的衣襟,哆哆嗦嗦,颤不成句,“这么高……掉下去……一定会死的……”

  “不会的,”估计从未见过我如此惊惶恐惧,杨俊达迟疑了一会方伸出手,轻轻抚过我的头顶,轻声细语地安慰道:“电梯槽有防坠装置,它夹着两边的钢轨,不会那么容易掉下去的!”说完低头看着还处于通话状态的手机,眼眸漆黑,目光一片幽深。

  几秒后,他将手机举到耳边,对着听筒淡淡说道:“从声音上已经听出来了罢……对……是她……”不知对方说了什么,杨俊达苦笑着摇摇头,挂掉了电话。

  举起手机四下照了照,见没什么异常,杨俊达低下头,看向还在轻微哆嗦的我,沉默片刻,他牵起嘴角,语气轻松地说道:“好啦……再等一会……我们就可以出去啦!”

  “真的?”惶惶不安地抬头望向他,我不敢相信,“你怎么知道?”

  “刚才……打电话的人……说的。”黑眸滑过笑意,朝着手机努了努嘴角,杨俊达一脸坦然。

  看他一脸平和淡定,我地心稍稍平静了些。

  “你打电话给修理工了?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我愕然而疑惑问,从开始到现在,杨俊达一直都在我眼前,我没看到他给谁打过电话,只看到他刚刚接过一个电话,所以很不相信他的话。

  “刚才啊!”眨巴眨巴眼睛,杨俊达唇角轻勾,划出一抺意味不明的弧度。

  “刚才?刚才和你讲电话的是电梯修理工?”我惊诧不巳,非常的不明白之前那个和他闲聊得很起劲的人怎么会是电梯修理工。

  “嗯……”杨俊达没有立刻接话,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恍若烟云的笑带着意味不明的暧昧味儿,“那个啊……应该是……比修理工跑得更快的人吧!”

  “呃?”我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直到他眸中幽光乍起唇边的笑意变得愈来愈浓,才蓦然惊觉自己正揪着他的衣裳,依在他怀里。

  “对不起……那个……我……”缩瑟着松开揪住他衣襟的手,我颇为不自在地转过头,尴尬地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只觉得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怎么也压住脸上火辣辣的感觉。

  “干嘛做出一副被我非礼了的样子?”手指摩挲着下颚,杨俊达俊眉斜挑,对着我俊朗一笑,澄澈的明眸中掠过几丝光芒,“能抱一下我这样的极品帅哥,那可是很多美女求之不得的好事!”

  “是吗?”定定心神,我璀璨一笑,正想借用刚才他的话讽刺他几句,却突然从电梯外面传来了问话声,“里面有几个人?”

  “两个。”我和杨俊达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去大声答道。

  那人听见我们答话,安慰道:“你们放心,我们已经叫电梯公司的人过来了,你们等一等吧!”

  知道快有人来救我们了,我松了口气,但想到电梯公司的人过来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我便安静地靠向电梯墙壁,决定好好地保存体力,不再花气力去与杨俊达斗嘴。

  见我突然沉默下来,一副不想再说话的模样,杨俊达也转过头去,静静地看向电梯墙壁上那没有亮起的楼层显示屏幕,眸光平静又幽深,一副为什么事情烦恼深思的模样。

  电梯里再次恢复成静谧一片。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我们谁都没有再说话,只是一味沉默地站着等待,等待救援。

  可随着被困时间一分一秒地加长以及偶尔响起的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嘎吱嘎吱的声响,杨俊达的身体越绷越紧,电梯里的气氛越来越沉闷,我也越来越恐惧,越来越绝望。

  “好难受……”不知道是因为心理上的紧张还是因为生理上的原因,我渐渐感觉昏沉,额上渗出冷汗,开始出现了胸闷头疼的症状,不得不顺着电梯墙壁滑座到地板上。

  见我眉头紧蹙,呼吸粗重,杨俊达连忙坐到地板上,用没举手机的那只手揽过我,让我靠在他的肩膀上,不自觉地放柔了语声,低低安慰道:“快了,就快来了,再坚持一会就好。”

  他的声音在氤氲的手机浮光中带着一丝让人安心的暖意,可我却像溺水之人在茫茫大海里紧紧地抓住浮木一般,尽管又一次紧紧地揪着他的衣裳依靠着他,恐惧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半分。

第三十九章 灵魂里的恐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