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终于见面

  关于我“外泄”公司机要信息的处理意见书在我给林宇浩打了电话的第二天上午就下来了。曾以为,即使查不出真相,林宇浩说了合理处理,就会很合理。没想到,是很合理,合的却是某些人的理。

  我,既无显赫的背景,也无富贵的权势,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会忍气吞声,含冤莫白,委曲求全。

  所以接到处理意见函后,我直接来到了林宇浩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秘书说他正在开会,请我到一个会客室等候。我在会客室的椅子上坐了将近两个小时,一直等到过了午饭时间,他也没有出现。

  “请问林总还在开会吗?”见吃过午饭的员工已经三三两两地回来上班,我终于耐心用尽,走到秘书办公桌前问。

  秘书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真对不起,林总出去吃午饭了。”

  “什么?”我怔愣一刹,情绪猛然涨至最高点,“他知道我在这里等他,还出去吃饭了?”

  秘书小姐尴尬一笑,见我脸色忽地变得不好看,连忙给出建议,“要不,你也去吃了午饭再来?”

  “吃了午饭他还回来吗?”尽管眼冒金星,七窍生烟,我还是尽量语气平静地问。

  林宇浩那厮,分明是不想见我,借着开会为理由,故意整我,让我在这里干等。可悲的是,我竟然乖乖听话照做了,真是郁闷得让人吐血。

  “说不定,也许会回来,也许不会。”秘书小姐给了模棱两可的答案。

  “那好,我继续等他。”咬着牙倒吸几口气,按捺下内心的怒火,我走回会客室,倔着脾气坐下继续等待。

  哼,以为这样让我碰钉子,我就会退缩,林宇浩,我偏不顺你的意。

  一盏,两盏,三盏……

  一盆,两盆,三盆……

  林宇浩办公室门口旷阔的秘书办公区,强迫自己装出平静无异的模样,我从容地坐着,数着天花板上大盏的白光长灯以及装点室内和廊道大盆的绿色植物。

  因为中午没吃饭,下午的时候一个人坐在会客室里,感觉头昏昏沉沉的想睡觉,我便从会客室移到秘书区来等待了。林宇浩的秘书见状,好心给我端来一杯咖啡,但没起到多大作用,反而促使我在喝了咖啡后感觉胃更饿脑子更昏沉地睡着了。

  天色渐渐地由白转灰。

  “柳小姐,林总他出去洽谈业务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改天再来,好吗?”给林宇浩把关的秘书,苦着脸过来再次奉劝睡醒后仍坚持不懈等待的我。

  “没关系,反正就要下班了,我也没什么事,就在这里继续再等一会吧!”收回被灯光刺激得略有涩意的双眼,揉了揉后不经意地瞟了一眼林宇浩那紧闭的深棕色办公室大门,我笑了笑,从容地做出回答。

  “可是,我们……”秘书看了看手表,露出一副万分为难的样子。

  “李秘书,你要下班了吗?哎呀,真是对不起,耽搁你了……我这人吧,不撞南墙不回头,手上的事办好了才吃得下饭,睡得着觉……你有事的话就先走吧!我可以一个人在这里等的……”面露难色,笑里藏刀,棉里藏针,话里藏话,为了见一个人,我没想到自己也能如此“能言善道”地“殃及无辜”。

  李秘书哀叹着走回办公桌,背对着我开始打电话。见此情景,我不由得对着林宇浩那紧闭的办公室大门冷冷一笑:以为我打盹睡着了就不知道你回来了么?电话拒不接听,本人拒不接见,林宇浩,我看你能在那扇木门背后躲到什么时候?

  李秘书打了电话没几分钟,我的电话响了。

  如我所料,林宇浩打来的。

  “回去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接通电话那一刻,林宇浩淡冷无比的语气带着某种难于言说的不耐和疲惫骤涌而来。

  “我知道你在办公室里!”微笑着看向不远处神色焦虑走坐不安地李秘书,我刻意放缓语气,“如果……你舍得让你的秘书不下班的话,我还可以继续等!”

  “咳……那个……”电话那端的人清了清嗓子,“柳小姐,你还真是执着得紧哪!你说,我是不是该为公司有你这样性格执着,为了见老板而不上班的人才举杯欢庆呢?”

  “林总的话太抬举我了。俗话说‘不到黄河心不死’,我只是一个一心只想澄清自己清白的普通小职员而已,哪里比得上林总你这样的大人物,要见你的话,还得在门口等上个三年五载。”

  “听你这口气,是有怨言?”

  “不敢,不敢,只是期望您能快点接见,好让你那漂亮的女秘书早点回家休息。”

  “这句话我可以理解成你因为迫不及待地想见我而吃我那漂亮女秘书的醋么?”

  “林——宇——浩——!”深吸口气,想要按耐住全身的怒火,可是当我一开口还是忍不住低吼——

  “你到底要我等什么时候?”

  …………

  挂断电话,突兀地冲进林宇浩的办公室,我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正依在落地窗前悠闲看着窗外风景身资挺拔的人影。

  “林总,对不起,柳小姐……她非见你不可,我……”李秘书惊慌不已地跟追着我进来,对着那个人影急急忙忙地解释,似乎对于自己失职未拦住我,很不安很惶恐。

  “你先出去!”修长的背脊透出淡漠的气息,林宇浩没有回头,只是随意地挥了挥手,打断了李秘书的报告。

  李秘书奇怪又不满地看了我一眼,轻轻关上办公室门,礼貌地倒退了出去。

  “林宇浩,你们对我的处理,我不接受!”无暇打量这间气势宏大,装潢华丽的办公室,狠瞪着那个一直没回头的人影,我怒不可遏地低吼出声。

  “那你觉得应该怎样处理你才能接受呢?”那个身影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背对着我说话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自顾自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应该找出真凶,处理真凶!”

  “证据呢?”

  “……”

  “没有证据,你就只能认载了……”林宇浩慢悠悠地转过身来,打量我一眼后,淡然清浅的眸内浮上几丝讥色,“你不觉得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么?……难道你希望警察介入,上诉法院,判你几年牢狱?”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这样我很冤枉……你们……”有些懊恼自己在这一刻竟然会底气不足起来。

  林宇浩甩了甩胳膊,神色冷峻地走到办公桌边,点燃香烟,轻吁了一口,“不尽快做出处理没办法堵住众人的嘴,还请你理解我们的不得已!”

  “那也不能牺牲我做……那个啊!”看着眼前这张公事公办的脸,我小心翼翼地把“替罪羊”三个字咽进了肚里。

  “你好像忘了事情可是你引出来的?!”冷冷地瞥我一眼,林宇浩有些轻蔑地说。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讷讷地说,一阵沮丧涌上心头,自己怎么变得这么怯懦越发没有底气了?

  “很抱歉,没有看在我们老同学一场的份上包庇你。”默然半晌,林宇浩喑哑了声音说道。

  “包庇?”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他,“我不是这个意思的……”

  “你今天来,不就是想指责我没有顾念旧情包庇你吗?”林宇浩半垂眼眸,嘴角微抿,将烟灰弹进烟灰缸里。

  看着那在缭绕烟雾之中显得阴郁的身影,我胸口突然之间涨涨的,酸涩的感觉一直顶到嗓子眼。

  不加思索,我脱口而出,“你……误会了……”

  “难道你要见我是因为别的事?”林宇浩抬起头,饶有兴趣地盯住我,眸光微闪,一双黑瞳如清冷夜空闪光的繁星。

  还有必要说吗?我怔了怔:“不是。”

  “很好。”眼中掠过失望,林宇浩眸色黯淡下来。他移步到我面前,指向门,“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嘎?这么直接地赶我走?!

  目瞪口呆地看着林宇浩冷然无情的将我推出办公室,然后在我眼前轰然阖上那深棕色的办公室大门,我唯一的感触就是:这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不但不念旧情,还翻脸不认人!

  想过千次见到林宇浩的场景,冰冷,漠然,仇视,或者是尴尬,不习惯,彼此都小心翼翼地缝合着因时间的距离而产生的生疏,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被冷然推出门外的场景。

  这场景来得太过真实,太过突然,以至于我一时之间完全处于了一种懵懂的状态,没有了应对的心理。

  茫然着走进电梯,机械的按下按钮,思绪却始终无法从林宇浩推人出门那一刻转过来。

  有人说,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

  在“泄密”这件事上,我对林宇浩,妄生了错误的念想。所以,作为一个凡人,有着凡人应有的喜乐苦悲和嗔痴怒怨,对林宇浩的不念旧日同窗情,我萌生了强烈的愤怒,也感觉到了无以诉说的酸涩。

  可是愤怒也好,酸涩也罢,我心里充斥更多的却是不被人信任的憋屈与对青梅竹马相识多年却不相知地失望。

  他怎么能不相信我呢?

  韩庚,作为普通同事,相识不到三个月,接触不到一个月,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刻,都能态度真诚地站在我这边安慰我说:“我相信你。”

  为什么林宇浩,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相识了二十五年,不但不出言安慰,反而会如此无情地对待我呢?!

  为什么?

  为什么?

  因为那些已然的往事么?

  可那些往事,并不是因为我一个人的过错而造成的啊!

  唉!不想了,不想了!

  靠别人不如靠自己!

  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面对那份处理意见书吧!

  虽然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电脑中一下病毒,会给公司造成那么大——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天文数字的损失!

  对我的处理:赔偿公司损失——每月从工资里扣;写情况说明书(检讨书)——上呈公司高层。

  很宽宏,很人性。

  心头,却沉甸甸的,像压了一块石头,让我透不过气来。

  赔偿公司损失——每月从工资里扣,这意味着,最近五年,我都不能离职,不能跳槽,否则要一次性付清欠公司的巨额债务。

  五年,我每月收入的三分之二,将白白贡献给宇昕。

  林宇浩,用经济的枷锁,成功地将我栓在了宇昕。

第三十四章 终于见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