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入网

  由于房地产公司已经花高价在本市电视台的黄金强档里买了广告播出时间,且在广告播出的三个月后,将要举行新开发楼盘盛大的开盘仪式,所以与韩庚从房地产公司回来的第二天,我和韩庚的工作重心和主要精力都放在了这个广告上。

  我们一起构思,一起制图,一起做修改……

  浑然不知,一张无形的大网正悄然铺开……

  与宇昕办公大楼一街之隔,有一个店面不大,堂子干净,饭菜实惠的小餐馆。

  不知道是因为它有家常的饭菜和热闹温暖的气氛,还是因为它有普通的用餐对象和临近而又便利的地理位置……

  不想吃盒饭的时候,我经常去那里吃午饭,尽管它环境喧嚣,档次不高。

  这天中午,我又到这家餐馆吃午饭。

  在我点的菜刚端上来我还没来得及动筷子时,一个皮肤白皙脸颊精致的年轻小伙在我使用的这张桌子的另一端快速坐了下来。

  小伙子套着修身黑色呢子外套,配着格子休闲衬衫,烫着时下流行地二八造型,面目上看起来很精神很帅气很养眼。

  但我却总觉得他的出现似乎与周围俗嚣的环境有些不搭调,仿佛一只高贵的黑鹅掉于了一群平庸的鸭子当中。

  陌生人同桌用餐的情况在中国中低档的小餐馆里比比皆是,作为中层收入人群,这样的情况我并不是没有经历,所以,对于那小伙子毫不客气地在我的桌子另一端坐下来与我共用一张桌子吃饭,我一点也没感觉到唐突,只是对他的衣着和气质有些讶异。

  我暗暗猜测着小伙子的身份,小伙子却像以往很多陌生人一样用充满疑虑和探询的目光不断偷偷扫视打量我。

  我假装没有发觉小伙子的偷视,淡然平静地吃着自己的饭菜。毕竟,现实生活中我虽然称不上花容月貌国色天香,却也气质不弱模样不差。

  当服务员将那小伙子点的饭菜和啤酒端上来时,我用餐已经趋于结束。叫住正欲转身离开的服务员,我要求结帐。

  服务员扫视了一眼我桌上的碗盘,麻利清晰地口算着我的饭钱,我一边听着,一边伸手到旁边的凳子上拿我的手提包……

  对面的小伙还在不紧不慢地将啤酒缓缓地倒进他面前高大的敞口玻璃杯中……

  临桌的食客还在吆七喝八热火朝天地喝着啤酒谈笑着见闻……

  跑堂地服务员还在脚步匆匆表情平板地传递着饭菜增添着茶水……

  口算完饭钱的服务员也还站在我的桌子旁边礼貌而耐心地等待着我掏钱付帐……

  什么都没有改变,一切都还是那么清晰、自然、和谐、温暖地发展着……

  只有我,装着手机、钱包、身份证、银行卡和广告资料盘的手提包,不见了!

  心,仿佛一下子让谁掏空了。

  惊慌、愤怒、心痛、无奈,如同决了堤的洪水,浩浩荡荡,哗哗啦啦地从我的心里倾泻了出来。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团烈火,熊熊燃烧着,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吐纳出怒气与恨意……

  “该死!”我忍不住骂了一句,骂小偷,也骂自己。

  周围的人包括坐在我对面的那位正秀气如猫科动物进食一般的年轻小伙子齐刷刷地看向我,纷纷露出一副不可思议地神色,似乎我的表现很骇世惊俗。

  “我的手提包被人偷了。”按耐下内心的愤怒,我看向一脸莫名其妙的服务员,平静地说到。

  “丢了?不可能吧?你放在哪里的?”服务员嚷嚷起来。

  “刚刚放在这个凳子上的。”我尽量以诚恳的语气向周围的人问道,“你们有谁看见过我的包吗?”

  周围的人纷纷摇头。

  “没看见,没看见。”

  “我们都在吃饭,谁会注意你的包啊!”

  “这年头,小偷太猖狂了!你最好报警噢!”

  “她们这里有监控没有嘛?”

  ………………

  希望的曙光一点一点地在我眼前熄灭,周围的人七嘴八舌地说着议论着,却没有一个实质上能够给我提供帮助的人。

  “你们这里有监控没有?”我希翼地望向服务员。

  服务员同情而无奈地看着我,摇摇头。

  “那……我明天……来给钱……可以吗?”死咬住嘴唇,半天才吐出这句撕裂我所有骄傲和自尊的乞求,一瞬间,沮丧、郁闷和尴尬充斥满我所有的感官。

  “这……我可作不了主。”服务员转身给我招来了饭馆老板。

  “我的包被人偷了……可以……明天……来给钱吗?”我从来没有过杀人的念头,可是在卑微地乞求那一身肥肉一脸怀疑相的饭馆老板时,我却有了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求把那个小偷千刀万剐的念头。

  “这个……”老板拍了拍腰间颇为鼓囔地钱包,犹豫了半天才说:“不好意思啊!美女,不是我们不相信你。我们这儿,你也看到了,只是个小店,小本经营,利润微薄——我相信你一定有认识的人……我们可以借电话给你……”

  “我……”想说自己是个数字盲,身边人的电话号码,一个都记不住,可看到饭馆老板那一脸“你想吃白食没门”的模样,我只得硬着头皮接过老板“好心”递过来的手机,然后开始在头脑里苦苦搜索电话号码。

  “这位美女的饭钱,我来付。”就在我正绞劲脑汁地回忆身边一些人的电话号码时,一个在当时我的耳里听来简直就是天籁一般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抬头一看,坐我饭桌另一端的那个年轻小伙,一脸笑意地看着我,手里握着一张百元大钞的一端,悠闲地晃悠着。

  “好咧!好咧!小伙子你真是个好人咧!”一脸苦相的饭馆老板一听那小伙要帮我付钱,立刻转身迎了上去,脸上笑得比弥勒佛还开心。

  “谢谢啊!谢谢!”一种叫做温暖的感觉流淌过我的心,我感激地看向那个小伙,“请你把电话号码写给我,我一定还你钱!”

  “不用了,你吃得并不多!”小伙子接过老板找给他的零钱,笑意冉冉地看向我。

  “不行,不行,请你告诉我你的电话,我不只要还你的钱,还要感谢你今天的搭救之恩!”我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怕欠别人恩情,所以我执拗地要那小伙子留给我联系方式。

  小伙子见推辞不过我,便说:“钱,你真的不用还我!如果你实在要感谢我的话,明天中午十二点,在这个地方,你请我吃午饭就可以了。”

  后来,我一直在想:

  如果那一天,我没有丢掉手提包,事情的发展会不会不同?

  如果那一天,我拒绝了他的“帮助”,人生的轨迹会不会转弯?

  再后来,我终于明白:

  没有如果。

  因为,那是一张精心编制的网,一张专门为我而成的网……

  所以,即使那天我侥幸逃过那一次捕捉,也逃脱不了后面多次的捕捉……

第三十章 入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