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刨根的人

  越野车跟着我乘坐的出租车到了我父母住的楼下,一路无惊无险。

  “小姐,你先进去,我等你进去了再走。要是发生什么事,我也好帮你报警。”出租车司机是个难得的好人,停了车,趁我给钱时,热心提议道。

  我心里头有些不安,面上却很冷静。

  感激地向出租车司机道了谢,我推开车门。

  不远处的越野车已经熄了火,但却不见有人下车。

  打量了一会,发现没有出现异常,我快步冲上楼梯。

  回到家里,从阳台上看出去,楼下的出租车已经走了,那辆车却还静静地停在原地,没有声息,没有动静,安静得没有半点人气。

  开解着自己也许车主就住在这栋楼里,也许只是碰巧而已,也许只是一场虚惊,我拖着疲软的身体躺倒在床上,却因为这一晚奇怪的经历而辗转反侧,像烙烧饼一般,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直到晨曦初现,才迷迷糊糊地合上眼。

  天亮起床洗漱,感觉头脑昏涨,呼吸粗重,咽喉疼痛,竟然感冒了。

  “你这丫头,夜里回来得晚,也不晓得多带点衣服。这刚入春的天气,早晚还冷得很咧!”老妈一边给我翻寻家里的感冒药,一边唠叨。

  吃了几粒家里备用的感冒药,我下楼上班。

  因为这天起床比以往晚,怕坐公交车去时间会不够,我决定骑电瓶车去公司。

  老妈站在阳台上,看见我在楼下发动电瓶车,急忙嚷嚷:“别骑车!别骑车!柳歆婷,感冒了,不能骑车!骑车风大,会加重感冒的。搭公车去,听到没有?柳歆婷,搭公车去!我叫你请一天假,你不愿意,受罪的可是你自己……”

  父母住的这栋楼,属于很老式的当街旧楼,没有物管,没有绿化,没有健身设施,甚至没有物管。站在我家的阳台上,能把楼下的街道一览无遗,如果像我老妈那样大声嚷嚷,估计半条街都能听见。

  “知道啦!”随口答应着,我跨上电瓶车,没有遵循老妈的意愿,匆忙走了。

  尽管走得匆忙,我却没有忘记看一眼那辆让人误会为跟踪我的越野车停留的地方。那地方,仍然静静地停留着那辆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奔驰越野,只不过,它门窗紧闭,没有任何声息。

  初春的早晨,空气里残留着冬日的清冷。

  我骑着电动车,逐渐体会到了不听老妈告诫的后果。

  身上越来越冷,眼皮越来越沉,骑到公司大楼前,我不但头脑更昏沉,还出现了关节酸疼,手脚虚软,浑身哆嗦的现象。

  “柳姐姐,柳姐姐。”我寄停好电瓶车,半摇半晃地走进公司,李思棋亲热地迎了上来,“谢谢你昨天送我回去哈!”

  我摆摆手,朝我的办公桌走去。

  “柳姐姐……那个……我……”李思棋也跟着我朝我办公的地方走,一副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习惯于她坦率的性格,我不由得有些惊奇于她突然之间的扭捏。

  “你……那个……我……”李思棋轻咬唇瓣,面上很是纠结矛盾样。

  “说吧!什么事?”我停下脚步,抚上自己滚烫的额头,对于她的扭捏纠结,正要催促,却见她的眼神一个劲地在我脸上打转悠,时不时地还顺着我的脖子往下走,一副意味不明的神色。

  “你干嘛呢?”我不由得大奇。

  李思棋四下瞅了瞅,见没人注意,触近我的耳朵。

  “你和杨总,关系不一般吧?”她低声问。

  “胡说!”心中陡然一惊,我恼怒地瞪向她。

  这小妮子,竟然八卦到我头上来了。

  “昨晚,在酒吧,我都听见了……”她一眼不眨地看着我,似乎不想放过我脸上任何的表情。

  “你不是喝醉了吗?”我一脸疑虑地对上她探究的目光。

  “呵呵,”李思棋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干笑两声,一脸小心地看着我,“那个……还有点意识……”

  能听清我和杨俊达的对话,能理解话里的意思,这叫有点意识?

  心里一动,我猜测出了她的想法。

  “这么说……你昨晚并没有醉得那么严重……也没有到……不省人事的程度?”面无表情地看着李思棋,我问得很是平静。

  “那个……”李思棋的脸上划过一丝心虚,含糊不清地嘟囔,“只是我保护自己的一个办法……”见我神色不愠,立即用一双纯真的眸子看着我,很是忧伤地解释说:“我知道柳姐姐你是好人,我喝醉了的话会平安地护送我回去,可是……真喝醉的话,会很难受的……所以,不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一般不会让自己喝醉……”

  我顿时无语。

  好个聪明的女子,聪明得让我感觉到自己都变成二百五了了,聪明得也让我不忍苛责她的小心计。

  看我沉默不言,李思棋又接着解释道:“昨天晚上不那样的话,我根本就无法那么轻松地退场……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听你和杨总……”

  “你听见什么了?”我微微不悦地打断她的话。

  李思棋怔了一怔,目光转到我脸上,小嘴张了几下却没说出话来。

  “作为一个关心下属的上司,杨总昨晚只是礼貌地问候了我几句,”瞥她一眼,我面上端起一片庄重之色,十分严肃地教育道:“我和他,没什么的,你可别乱说!”说完,怕长时间站在这里引起其他人注意,我急忙朝我的办公桌走去。

  “可他帮你解围,还劝你别再去酒吧,我总感觉他言辞间很关心你,好像对你有……”李思棋不放弃,跟在我后,十分肯定地说。

  “你误会了。”我霍然回过身,目光锐利地盯着李思棋,“他帮我解围,是因为他不希望你多喝酒!劝我别再去酒吧,也是因为他不希望你多喝酒!”

  “这怎么可能?”李思棋惊讶地大叫一声,一脸地难以置信。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伸手捂上她的嘴。

  回头看了一眼四周受李思棋大叫影响而抬头望向这边的众人,我赶紧拉着她找了个僻静无人的角落。

  “怎么不可能?”横她一眼,我咽了咽口水,没好气地问:“前几次咱们去参加同事聚会,是不是你帮我喝酒的?”

  “是啊!”李思棋乖巧地点点头。

  “昨晚他不帮着我解围的话,你是不是又得替我喝酒?”我轻咳一声,清了清喉咙,继续问。

  “那个……应该会吧……”李思棋眨巴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茫然地看着我。

  “什么应该会啊,”不满地瞪她一眼,我双手搭上她的肩膀,冲着她灿烂一笑,郑重道:“你这么热心,那是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啊——”

  “可是……”李思棋张了嘴似乎还要说什么。

  我急忙冲她挥挥手,示意她别说,自己则仿佛心里真的没有什么一般表情自然地继续强词有理,“人人都知道,酒喝多了伤身。杨总那么严厉地教训我,让我别再去酒吧,还说我去了只能给别人增添负担,这么明显的说辞,你还理解不出来他是在关心谁啊?”

  神啊,原谅我吧!为了我的名誉,我只能胡扯着把李思棋往“岔路”上引了。

  可是——看见李思棋的眼睛因为我的话划过光亮,我的心里顿时升起了不祥的预感。我突然有些担忧,有些后怕自己的胡扯了。

  “李思棋,你不会是……喜欢杨总吧?”我挤出笑意,试探地问。

  李思棋怔了怔,脸唰地一下子红了。

  “讨厌……柳姐姐……”她跺了跺脚,眼里的娇羞情态一览无遗。

  我顿时感觉到不可思议起来。办公室恋情,我见过很多,大部分都是以女性悲惨的被玩弄作为结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才出身社会,竟然短短数天就陷入了这种危险。

  我该怎么办?眼睁睁的看着她陷入危险而不拉她一把吗?

  “你了解他吗?”平息下内心的惊讶,我故做轻松地看向神情间还有稚气的李思棋,“你知道他有没有老婆?有没有女朋友?”

  “我问过其他人,听他们的口风……好象没有。”李思棋咬了咬嘴唇,轻声回答。

  我忍不住苦笑,“那也不能代表什么啊!你才出身社会,有很多事情你不了解,这个社会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美好的……”

  我开始苦口婆心地劝解,希望她悬崖勒马,回头另觅良人。

  “我觉得他人很好啊……”小姑娘羞赧地辩解着自己的判定,丝毫没有听进去我的劝告。

  我的头开始疼了,不知道是因为感冒的缘故还是因为眼前这个女孩的缘故。

  我很想告诉她,小姑娘,你还太年轻,还不懂人性的复杂,不管什么样的人,都可能在某方面好,在某方面不好,对你好并不代表他就适合你,是你的良配,可想到自己还是“孤家寡人”,这么多嘴,如果这二人真的是“郎有情妾有意”,那么我现在正在做的就是“棒打鸳鸯”。

  “柳姐姐,别担心,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边我正纠结,那边李思棋却一副知心大姐姐以示安慰地模样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就好!”揉了揉额角,我叹息着坐下,瞬间没了继续说下去的兴趣。

  “柳姐姐……”李思棋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扭捏半天,似乎鼓足了勇气才问:“你……喜欢他吗?”

  我身子一僵。

  好啊!

  终于问出来了,恐怕这才是她今天最想知道的吧!

  “不喜欢。”没有犹豫地回答,我给了她想要的答案。

  “那你以后会喜欢他吗”估计是察觉到了我情绪不高,她小心翼翼地追问,问得有些不自在。

  “不会。”心里涌起淡淡的失落,我无力地趴上桌,第一次对这个坦率开朗的小姑娘生出了厌恶。

第二十五章 刨根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