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人心难测

  “对不起,我太粗心了,竟然……没注意到……您放心,以后……我一定注意,决不允许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我诚恳地扯出一个笑容,满含歉意地看向杨俊达。

  李思棋是我进入这个公司以来真心结交的朋友,杨俊达这么关心她,这么在意她,我为她感到高兴。

  可是,基于杨俊达平常对我阴晴不定的态度和捉摸不清的敌意,为她感到高兴的同时我的心里也产生了几丝忧虑,因为目前我还无法猜测出杨俊达对李思棋的这种关心是基于一种什么心理。

  “以后?你的意思说还有下次?”俊美的脸神色变幻,杨俊达难以置信地瞪住我,声音中带着难以抑制的怒意,“你难道不知道你来这儿会让林……”仿佛意识到了自己失言一般,他倏地住了口,带着一抹紧张,神色复杂的看着我,看了好一会,才继续道:“会让人……担心的!”

  “你……”我不知所措地看着杨俊达,思绪一下子全然混乱了。

  因为按照前面的推论,他那样指责训劝我,是因为关心在意李思棋的安危,可现在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是因为有人担心我的安危他才那样劝训我的。

  弄清这一点,我顿时紧张不安起来。

  因为,在这个城市里,没有我曾经熟悉的同学(林宇浩除外,心底深处我并不认为杨俊达和林宇浩会互相认识),也没有与我有着深情厚谊的友人,所以我自认,在这个城市里,除了我的父母和小珊会关心在意我的安危外,不会有谁还会在意我的安危。

  担心我安危的人会是公司的某位同事么?

  这似乎也不太可能,因为我进公司的时间不长,又不喜欢结交,所以和公司里的人根本就不怎么熟悉。

  可是,对于彼此关系并不熟络的我,我相信杨俊达也不会毫无理由地说出那些模糊不清但却会让人产生歧义的劝训话。

  莫非……

  身子蓦然一僵,我的呼吸几乎凝滞。

  莫非杨俊达从侧面在向我暗示着什么?

  我小心翼翼地朝四周望了望。

  舞池里正播放着激情地乐曲。

  男男女女自由地放纵着身肢,没有人注意到这边,也没有人关心这边。

  咽了咽唾沫,我惊惧不安地看向杨俊达。

  可能吗?他话里的意思……他很关心在意我的安危?

  不可能,不可能,我急速否定掉这个天方夜谭般的想法。

  这个男人,在他人面前,像丛林中的狮子,看似慵懒随意好亲近,实际上却隐藏了身上让人不寒而栗的厉芒。他的真心,他的真情,像冰封的眼泪,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展现于一个人面前。

  何况自我进公司以来,就没看到过他对我“亲切和蔼”过,所以他话里那个关心在意我的人绝不可能是他自己。

  不可能是他,又会是谁呢?

  暗暗捏了捏手指,我压抑着满腔的疑虑,不动声色的将李思棋扶到旁边的沙发上靠坐好。

  “会让人担心,这点我倒没想过。”慢慢走回杨俊达面前,迎上他暗沉的目光,我努力忽略掉那目光中传来的压迫感,故作淡然道:“不过,我觉得,来不来这里,去不去什么地方,应该是自己的事,和他人应该没有多大关系,”说到这里,唇角一勾,无视杨俊达已经难看了不少的脸色,我绽出一抹满含深意的笑,“夫妻之间都不能过多地干涉对方,何况是……陌生人!您说,是不是?”

  我的话一说完,杨俊达的脸色已是铁青,。

  他双拳紧握,立在那里眼神阴霾地看着我,好半晌才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冷声道:“和我是没关系,可和我身边的人有关系,我看着就不能不管!”

  “真没想到杨经理还是一个这么热心的人!”我的内心深处隐隐生出一丝恼怒,不过面上却依旧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看来能在您这样热心的上司手下工作,那可真是我们的——福——气——!”“福气”二字的音我发得特别长,有种特意强调的韵味,我想杨俊达那么聪明的人,一定能明白我的意思。

  “谢谢夸奖!”回答我的是杨俊达咬牙切齿的声音,但他却没有如我预想中那样拂袖而去,所以我只得强作镇定地继续站在那里。

  “杨经理,我心里有个疑惑,需要人解答,既然您如此热心,就请帮忙解答一下,好吗?”几分钟后,我一脸严肃的对杨俊达开口。

  “你说。”估计杨俊达是真以为我要请教他问题,脸色缓了些,眸光幽深地看着我。

  “有这样一个成语,是哪几个字我一时想不起来了,但内容是关于一只猫抢了一条狗的工作,请问杨总知道这个成语吗?”唇瓣轻轻勾起,带着一抹深意的笑,我一本正经地看着他。

  “你……”如我所愿,含沙射影的讥诮终于成功地将杨俊达的火气助燃到了顶点。

  他猛地上前,失去理智一般,粗暴地抓举起我的手腕,桎梏住我,脸上的怒意宛如翻涌的骤雨。

  “柳小姐,”他恶狠狠地瞪着我,眼中几近冒出火来,“在你眼里,也许我是多管闲事,可在我眼里,我觉得你是把别人的好心当作了驴肝肺。实话告诉你,我今天这么劝你,并不是我想怎么怎么关心你,在意你,而是我不想看到我的朋友因为你的堕落而痛苦!”

   “您……什么意思?”对上他几近狂怒的目光,感受着他言辞间几近压抑不住的恨意,心里虽然为他无礼的动作和不堪的用词而产生了几丝不快,更多的却是惊愕与困惑,“您说您这样是因为……您的朋友?您的朋友是……?”

  杨俊达眼底闪过一抹阴霾,却很快隐藏了下去。他死死瞪着我,没再说话,但复杂的眼神和抓着我手腕的手力显示了他内心情绪剧烈的矛盾和挣扎。

  过了半天,他松开抓我的手,身体向旁边一转,摸出香烟点燃,狠吸起来。

  “杨经理……”看他这样,我轻咬嘴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也许是香烟让心绪得到了控制心态得到了调整,待将一只香烟吸完,他再回过头来看我时,目光变得冷静多了。

  “柳小姐,你不能喝酒,最好别来这种地方!这地方你也看见了,乌烟瘴气,鱼龙混杂,居心叵测的人多得很。今天我救得了你,不能保证下次也救得了你,所以我觉得你应该……”他没再继续说下去,只阴郁的看着我,墨黑的眼底,冷寂一片,如先前那般没有温度,那般深不可测。

  “应该有自知之明,洁身自爱,是吧?”我干笑几声,接下他的话。

  杨俊达闻言,面部微微抽搐了两下。

  “如果你要那样理解,也不错!”他直直的伫立在我面前,单手插进裤袋里,语气淡淡的,就像是在和熟人聊天一样,可即便是这样,也依然掩盖不了眼底深处那抹深沉的冷意,“我只是觉得你可以拒绝这些无谓的邀请……有时候拒绝也是好事,不是吗?”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以一副别有深意地目光扫过我,淡淡道:“不留情面地拒绝别人心意,狠心狠意地挫击别人情意,这不是你很擅长的一面吗?”

  俗语说,泥人尚有三分性子。

  我想,纵使脾气再好的人,被一个并不熟悉的男上司莫名其妙地拦住去路,这么罗里吧嗦明讥暗嘲的挖苦刺激,都会忍不住生气的,何况还是一个有着“炮仗性格”的人,所以……

  心里堵着的不悦衍变成愤怒,我爆发了。

  “杨经理,您不觉得您这样拦着一个你并不熟悉的女下属,说一些莫名其妙几乎可以算作是‘骚扰’的话,很过分吗?”攥紧拳头,我冲杨俊达低吼出声。

  不要怪我如此暴躁如此经不得刺激,虽然我的确暴躁也经不得刺激——曾经有人形容我“炮仗性格,一点就着”“不发火则已,一发火惊人”。

  像一头被激怒的恐龙,我呼吸急促,嘴唇颤抖,脸红脖子粗地瞪着他,明显喷火的目光似恨不得在他的脸上烧出个洞来:MD!我到底哪里惹你了,拦住我这么来刁难!

  “过分吗?”杨俊达僵滞了一下,面无表情的问:“你觉得我刚才对你的评价过分了么?柳小姐?”

  “你并不了解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没有理由说出那样的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怒意,我没好气地说。

  懒散地伸开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杨俊达轻捋下颌,嘴角噙起一抹讥讽的笑容。

  “你用不着生气,”他淡漠地说,冷然的眼神中透出丝丝嫌恶,“因为我了解你比了解一般的人要多一些,所以才这么说的……而且我说的也是——事实,不——是——吗?”

  “你……”我努力做着深呼吸,一次次告诉自己不要激动,不要动怒,一旦动怒只会落了下称,更加只会让眼前这人的某种目的得逞!眼前的人,怎么说都是我的上司,即使我内心万分地想扇花他那英俊的脸,表面上我还是应该维持着我该有的风度,把“你算老几,凭什么这么说我!”这句气话消化在肚子里。

  深呼吸了足足两分钟,我才勉强恢复了平静。

  “杨经理,我曾在什么地方得罪过你吗?”脸上挤出了一抹僵硬地笑,我试探地问。

  “你觉得呢?”眸光一深,杨俊达一脸讥嘲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我摇摇头,迟疑了一下,小心道:“我感觉,你讥讽我,挖苦我,训诫我,好像就是为了看我发火……似乎我恼怒,我不开心,你就开心……”

  “呵呵,柳小姐,看来你还不算太笨!”杨俊达皮笑肉不笑地打断我的话,听起来像赞扬,可惜在眼前的场景中,我知道那是讽刺。

  “从进公司的第一天,我就感觉你不但讨厌我,还看不起我……”看着他没有暖意没有笑意的眼睛,我问出了心底长久的疑惑,“为什么?你以前认识我?”

  估计是我这问题问得直白,杨俊达明显愣了一下,不过马上神色就恢复了镇定。他没有做声,只深沉地看着我,眼中的墨霭却是越发地浓厚。

  我不由看得心中惊惶,以为他会说出什么让我大吃一惊的话,他却是忽地嗤笑了一声,仰着头闭上了眼,好半晌才转头向我看了过来,轻声道:“你想多了,柳小姐。面试我可是第一次与你见面……你这么聪明,这么能干,又这么漂亮……是个男人都会喜欢……又怎么会让人讨厌?”

  他的声音,低低的,冷冷的,语气很机械很公式化,却又奇怪地有一股言不由衷的压抑。

  “不对,我明明感觉到……”我认真地看着他,想说出自己心里的感觉,可话还没说完,被他猛地一挥手给打断了。

  “感觉?”他不屑地看着我,露出一抹冷笑,“你的感觉很敏锐?你经常用感觉来判定事情?”

  “也……并非全是……不过,我真的感觉到你对我……”就在我正准备用从脑海里搜刮出来的记忆想以事实指明杨俊达确实对我存在偏见时,一位穿着妖娆装扮性感的长腿美女走过了来。

  她瞪着一双“熊猫眼”像看待情敌一样上上下下地打量我一番,然后掂起脚尖暧昧而缠绵地在杨俊达的耳边嘀咕起来。

  杨俊达一边听着,一边抬眼望向混沌难辨暗晦不清的远处,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我心中一动,不由得有些好奇于那美女与杨俊达说了些什么,那美女与杨俊达到底是什么关系。

  相好?恋人?还是……

  这边我正胡乱猜测着,那边那美女嘀咕完却又像看待情敌一样上上下下地打量我一番,然后——居然直接转身走了。

  “唉!”待那女人摇曳着腰肢消失在暗处后,杨俊达叹了一口气,看向我,态度居然出人意料地变得温和了,“时间很晚了,柳小姐,你先回家去吧!”

  虽然这话我已盼侯多时,可是,在那美女出场之后杨俊达才说出来,这不得不让我有了一丝鄙视他的心。

  可他毕竟是我上司,还是一个与我并不熟的男上司,所以我内心再鄙视也没用,只能面上“善解人意”地顺着他给的台阶走,礼貌地道别:“那……杨经理,再见。”

  我缓缓扶起沙发上有些迷糊地李思棋,一步一步向酒吧门口挪去。

  “她……一处于窘境,你……就忍不住出手……看来你还是这么在意她啊!”没走几步,我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在我身后说道,似乎是杨俊达的声音,又似乎不是。

第二十三章 人心难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