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沉溺?清醒?

  屋外,隐隐响起滚滚闷雷声。

  屋内,两只头颅紧紧靠在一起。

  那一刻,没有家恨,没有旧怨,没有过去,不考虑未来……

  不知过了多久——

  我用手推了推林宇浩的胸口。因为身高关系,我大半个身体的重量都依挂在林宇浩的手臂上,但踮着脚的感觉还是不好受,何况林宇浩手劲又大,箍着我腰那力度似乎欲将人嵌到身体里去。

  “怎么了?”气喘微微地睁开眼,他放开我的唇,哑声问。

  “你勒疼我了……”无力地依在他臂弯里,我弱弱道。

  林宇浩立即松了松手上的力道。

  “乖,第一次,难免力度把握不当,再多练几次,就好了。”贴在我耳边克制地喘息了一会,他亲了亲我的鬓发,低哄道。

  我的脸忽的一下变红,随即又一下子变得苍白。

  再多练几次!

  林宇浩,你可知道这唯一的一次也是暂时屏蔽了心里的枷锁我才……

  滴答,滴答。

  不知从哪里传来细微的声响,我恍惚地转过脸,是窗外的天开始下雨了,仿佛老天湿潮的心开始流泪。

  我心里难过起来,想起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天下大雨,班里一个男孩子恶作剧,用我心爱的水杯去接雨水。那个男孩子是班里出了名的孩子头,小霸王,很多孩子都怕他。看他糟践我心爱的水杯,我又气又急,想扑上去争抢,又怕抢不过,只得急匆匆地跑去办公室寻老师。待我拉着老师走进教室,几个同学急匆匆地跑来地告状,小霸王和林宇浩争抢水杯,水杯被打碎了,林宇浩还被小霸王揍出了鼻血。老师生气了,拿尺子让俩人各挨了十下手板,责令俩人一人出一半,凑钱买个水杯赔偿我。

  以前在一起上学的时候林宇浩总是欺负我,可一旦遇到别人欺负我,他又总是站出来,以保护者的姿态回护我,为我与别人打架,弄得浑身上下不是挂彩受伤就是脏兮兮的。

  初二的时候,有个男生坐在我后面,总喜欢用铁皮文具盒趁我不注意地时候夹住我的头发,一旦我转头或起身时,头发总被拉住,扯得生疼。林宇浩知道后,不但将那男生的文具盒摔到地上踩成铁皮,还狠狠揍了那男生一顿。那个男生不服气,从职中专门找了几个人到校门口堵林宇浩,不但将林宇浩揍得鼻青脸肿,还将一个和林宇浩一起走的男生也打了一顿。那件事影响很大,直接惊动了两个学校的领导,最终以林宇浩和那个男生在集体朝会上念检讨在班里跪了两节晚自习作为惩罚结束。

  那时候的我根本不懂为什么林宇浩明明和我像仇人一样,却总喜欢帮我去揍那些爱“欺负”我的男孩。

  而现在,我明白了,可正是因为明白,才更难过、更不舍……

  雨很快地下大起来,如织如梭地打在房屋雨棚上和树木枝叶间,簌簌有声。本来是初秋的季节,可是因为这雨声,却叫人想到寒冬,凉意沁人肺腑。

  看着歪倒在床上的毛绒玩具和空瘪下去的背包,我想开口,想对林宇浩的调哄说点什么,可唇角僵硬如石,怎么也扯不出弧度,心底深处母亲讲过的那些秘密的陈年旧事像背包上有着金属质感的拉锁,冷硬的光芒映入眼帘,慢慢扩散开,然后沁入肌肤,沿着七经八脉,一寸一寸的,钻进心底深处,在心底翻出疼痛的绝望……

  该怎么办?

  心里从来没有这样矛盾、纠结过……

  ………………

  “……你的姨娘,你妈妈的姐姐……为了一个抛弃了她的男人……她疯了,然后死了。”

  ……

  ………………

  “……他现在活得很好,有钱有势,有头有脸,有儿有妻……”

  ……

  ………………

  “……李绣莲,你家尽出不要脸的东西吗?大的不正经,小的也不正经……”

  ……

  ………………

  “……就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我家妞儿也不会看上你家那个脓包!……”

  ……

  ………………

  “……林家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妞儿,这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也别与林家的男人有任何瓜葛!”

  ……

  ………………

  “……别再让她纠缠我儿子,否则我让她成为下一个李绣兰!”

  ……

  ………………

  成为下一个李绣兰!

  李绣兰……

  目光在背包和史努比上滞了滞,长长地吸了几口气,最终我缓缓地推开了林宇浩。

  我一直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对林宇浩要避开,我从来都可以镇定地把握自己,理智地操控自己,虽然在某一刻……感动于他的赤诚深情……可一时的感动……并不能抹去往事……何况我的母亲和他的母亲……那么的互相仇恨。

  所以我……不能给他希望,更不能和他重归于好。

  我抬起头,迎上林宇浩长出了点青色胡渣的下巴。

  映象里,林宇浩一直是一个比较注重个人清洁卫生和形象的人,不修边幅衣衫不整的情况基本没有,而现在,为了来给我过生日……

  心里划过一丝不忍,但这丝不忍很快被随即而上的理智抹去。

  “这只史努比是我在一家商场偶然看到的,直觉告诉我你会喜欢,所以就买了来。”看我目光在毛绒玩具上转了转,林宇浩轻声解释道,一双墨黑眸子凝着我,似冰泉般明澈,似寒星般璀璨,又似寒潭般深幽。

  我干干地笑了笑,有些不知所措地转过身,因为不忍面对他的目光。心里麻木地泛上疼痛,我清楚地明白自己不能再这样沉溺下去,应该尽快想办法斩断他对我的情丝,可内心又实在不忍心伤害他。若说不知道姨妈的故事之前,我或许会因为有一个男孩对自己如此情深而欣喜,但是现在,因为知道了那些秘密,他的喜欢,就算令我感动,令我震撼,我也不能接受……想到这里,脑子清醒了几分,心绪也镇静了下来。

  整理了一下面部表情,我抬起头尽量对林宇浩自然地笑,清声说道:“林宇浩,坐了这么久的车,你肯定累了,休息一会吧!我先回寝室,等你休息好了打我寝室电话,我尽地主之谊,请你吃我们学校最有名的特色菜。”

  剑眉一拧,林宇浩的眸光瞬间变得幽深。

  “你要走?”伸手抓住我的手腕,他抿了抿唇,沉声问:“你先前不是答应了陪我说会话后一起吃了晚饭再回寝室吗?”

  “没有啊,我先前只是想进来看看这旅馆的条件,现在你安顿好了,我就该回寝室了嘛!”我浅浅一笑,想抽出手腕,他却不放手,手指刚劲有力,将我的手腕捏得微微发疼。

  “真的要走?”幽深黑眸中显出一片墨霭,他缓缓地问,暗哑的声音里,有着压抑不住的愠意。

  “当然是真的!”僵硬的扯动嘴角,我灿然笑道:“谢谢你啊,林宇浩,作为老同学,你这么远地来看我,我真的很感动呢!”

  “老-同-学?”一字一顿冷声重复,他垂下眼睛俯瞰我,半眯黑眸渗出冷峭锐利,莫名给人一种压迫味道。

  我唇角的笑意倏然凝住。

第十四章 沉溺?清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