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噩梦回忆之冲突

  那一天,阳光明媚。

  学校花园里花木扶疏,郁郁葱葱:姹紫嫣红的花圃,枝叶繁茂的树木,喷珠吐玉的水池,高大葳蕤的榕树……

  那是一个万物显现出无限生机的季节,一切都那么生气勃勃,充满活力……

  然而……

  馥郁的花树旁……

  我,呆呆地看着……

  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了那一刻看到的场景:扭曲的面孔,仇恨的目光,厮打的女人……

  一刹那,我所有的思绪,一片空白。

  我想要呼喊,可是,仿佛有一只手紧紧地掐着嗓子,声音窒息地卡在了喉管里,于是,我只能僵硬地站在那里,如同一只失了灵魂的木偶。

  僻静角落里,那两个头发凌乱衣裙破裂的女人彼此瞪着血红的眼睛,还在相互用力,推搡着,拉扯着……

  春日的风携着明亮的阳光,煦暖得如同婴儿般温柔的触拂,可是我,在那一刻却感觉到了森寒的冬意。

  因为,那两个厮打在一起的女人,是我的妈妈和林宇浩的妈妈。

  “………………”

  “……李绣莲,你家尽出不要脸的东西吗?大的不正经,小的也不正经,告诉你,再打我儿子的注意,我没你好果子吃!……”

  “……我呸!呸!呸!李玉莲,你莫仗着有几个臭钱了,就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就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我家妞儿也不会看上你家那个脓包!……”

  “……你这贱货,敢说我儿子是脓包!我撕烂你的嘴!…………”

  “………………”

  两个女人,没有了往昔的淳朴憨实与高贵美丽,像两个无知的山野泼妇,用着最低俗最恶毒的语言,用着女人之间惯用的抓、掐、扯、拉,相互攻击着对方的心理和身体。

  我完完全全地吓呆了,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们,就像不认识她们一样。是的!我根本不认识她们!她们不是我的妈妈,也不是林宇浩的妈妈!她们怎么可能是我的妈妈和林宇浩的妈妈?

  紧紧地抓住身旁粗糙的树枝,我仿佛用尽了力气才可以抑制住心底深处受到强烈震撼而引发的身体惊颤。

  她们彼此对骂的声音并不大,甚至有刻意压低的生硬,可女人嗓音特有的尖细,仿佛含着极利的一根尖刺,把每一个字都戳进了我的心里。

  我急促地喘息着,感觉心脏在胸腔里揪得很紧,很疼,仿佛就快要窒息地破裂。

  林宇浩的妈妈和我的妈妈竟然是认识的!

  震惊、羞耻、愤怒……无数纷繁复杂的情绪,像迅疾狂奔的猛兽,席卷而过,我死死抓紧手里的枝条,直到手心里传来黏糊的滑腻,才脚如注铅地走过去,一字一句地吐出:“你们住手!”

  我想拉开她们,想阻止她们的殴打,却没想到,我的出现,不但促使战斗转变了方向,还加速了战斗的升级。

  因为,林宇浩的妈妈,一见到我,立刻眼露凶光,把进攻对象转变成了我。

  “哼!赖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副尊容配不配得上我那优秀的儿子!”她一把推开我的母亲,骂咧着向毫无防范的我冲过来,抬手就是一个狠狠地耳光。

  “啊!”脑子里像是陡然间炸开了,毫无准备的我惊叫一声,踉跄几步,一个趔趄,歪倒在地。

  喧嚣的风无情地刷过树梢,迎面的阳光明亮得令人眩晕,我的眼前一阵漆黑又一阵暗红,脑袋里象是陡然间炸开了,耳朵里嗡嗡作响!

  我的妈妈,一见我挨打,几乎是目眦欲裂,立刻像失去理智的母狮,咆哮着扑上前去与之更奋力地扭打在一起。

  我狼狈地歪坐在地上,脸颊和手掌一片火辣辣地疼痛,心里既愤慨,又茫然。

  不明白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地就挨了打,更不明白两个女人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会在这光天白日、朗朗校园里动手开打。

  幸亏她们头脑还清晰,知道选个没什么人经过的僻静角落。

  也幸亏上课的铃声已经响过。

  仿佛两只被激怒的野兽,两个女人重新忘我地掐在一起,彼此脸上是不可抑制的恨意与狰狞,在初春这样明媚的天气里,竟让人有一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寒意。

  我突然觉得有些荒谬,荒谬到想哭。

  林宇浩的妈妈和我的妈妈,居然因为我和林宇浩的事,变成了两个庸俗的泼妇,在安静的校园里打架!

  心底仿佛裂开了了一条口子,一条渗着自责和迷茫的伤口……

  “老子不重用,儿子也不会强到哪儿去!林家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妞儿,这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也别与林家的男人有任何瓜葛!”不知过了多久,“战斗”结束,妈妈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口,扑到我面前,抚着我红肿的脸,咬牙切齿地说。

  梳理着头发,整理着衣服,正准备离开的林宇浩妈妈,听到我妈妈的话,立刻转过身。

  “这话应该我说,”她面无表情地站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上的我和蹲在我身边的我妈妈,像一个裁决众生的女神,“别再纠缠我儿子,否则——”她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向我妈妈投去一个冰冷而又别有深意的眼神。

  我妈妈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这种长辈间有恩怨的情况,深深地刺激了我的内心,而林宇浩妈妈用的“纠缠”这个形象描述男女关系中没有尊严的词语,更是一下子灼痛了我敏感而傲娇的自尊神经。

  所以,我周身的血液都往脸上涌去,眼泪也开始在眼眶里打转。我恨恨地瞪着她,仿佛用尽了力气才可以抑制住内心的愤怒和委屈。

  那一刻,我第一次深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衔冤负屈,什么叫做怒火中烧,什么叫做力不从心。

  而在我目眦尽裂的眼神中,林宇浩浩的妈妈,忽然笑了起来。

  她笑得很灿烂,可我却无端地感觉到了一股森冷的恐惧,因为她虽然在笑,可是目光很冷,带着一股渗入骨髓的凉意。

  “真像啊!”冷冷的扫了我妈一眼,她感叹一般的说,而盯向我的目光阴森得好似吐着蛇芯的毒蛇,夹杂着我所无法了解的恨意,“这个眼神……”

  “住口!”平地里蓦然一个暴喝,将她要说的话盖了过去。我抬起头,母亲黑沉沉的面容上满是愤怒,“李玉莲,你若敢再多吐一个字,我马上让你那宝贝儿子知道他娘老子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好事!”

  母亲的语气很阴冷,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暴怒。

  听见我妈的威胁,林宇浩妈妈的身体霍然一僵。她紧紧盯住我妈的眼睛,看了一会,嘴角慢慢扯出一抹讥讽的笑意。

  “好,旧事不提!”目光嫌恶的扫过我,转而落在远处一棵被人削掉了半边枝丫的榕树上,她冷冷的开口,言辞中充满了警告:“管好她,别再让她纠缠我儿子,否则我不介意让她成为下一个李秀兰!”

  成为下一个李绣兰!

  当时的我,因为懵懂,并不清楚林宇浩母亲说的那句话里包含着多少隔年往事前尘旧恨,所以在羞怒愤恨和好奇心的驱使下,一回到家,我忍不住拉着挂了彩的妈妈问,李绣兰是什么人,为什么我再与林宇浩纠缠的话,会成为下一个她。

  我善良的妈妈,在与林宇浩的妈妈奋力“搏斗”被抓得一脸伤痕时没有流泪胆怯,反而在我问到李绣兰这个人时脸上勃然色变,胆怯惶惶起来。

  旁边听到我问题的爸爸,看了眼脸色不安沉默无语的妈妈后,接过问题。

  “孩子,你问的那个人……她是……你的姨娘,你妈妈的姐姐……为了一个抛弃了她的男人……她疯了,然后死了。”

  “真的吗?那我以前怎么没听到你们提起过?”我望向爸爸,心中十分疑惑。

  爸爸怔了怔,目光投向妈妈,见她涕泗横流,悲伤难抑,犹豫了半晌方道:“一提这事……你妈就……很伤心……所以……”

  爸爸没有再说下去,我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因为太害怕难过和心痛,所以不敢提那些陈年的旧事,也不去碰触那些陈旧的伤口。

  “那……那个男人呢?他心里不难过后悔吗?”我天真地问,无法想象那个男人背负着这样的情债,会过得幸福。

  “他难不难过,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现在活得很好,有钱有势,有头有脸,有儿有妻……”脸色沉了沉,若有所思地扫了一眼妈妈,爸爸声音黯哑地说。

  我不会被别人抛弃,因为,在别人抛弃我之前,我会先抛弃别人。

  我不会为情而疯,更不可能为情而死。

  所以,从妈妈那里听到姨娘为情丧命的旧事后不久,我就以高三学习压力大,为了不耽误高考和各自的前程要上了大学后才交男朋友为理由,很果断很迅速的与林宇浩,断绝了恋人关系。

  当时那样做,只是觉得能避免自己受到伤害,却没想到过,会给林宇浩怎样的伤害。

  现在想来,才感觉自己当时有多么的自私幼稚,狠心残忍。

  我们的恋情,从开始到结束,持续时间不到三个月。

  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

  却是我和林宇浩同班十五年里,关系最和谐,相处最美好的时光。

第十章 噩梦回忆之冲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