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压力

  好多年没和家人一起过春节了。

  所以,当一大家子人围着桌子吃着团圆年饭,相互摆谈着这一年里各自经历的各自听到的逸闻趣事时,热闹而亲切的场面,让我这个常年漂泊在外自从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就没怎么和家人团聚的人来说几乎是用感激的心情在聆听。可话题却逐渐闲扯到了年轻单身男女回家面对父老乡亲时最尴尬也最害怕的话题上——我的终身大事。

  老妈首先开口:“妞(我的小名),你妹妹单位里有个小伙,家境长相都不错,我和你爸都觉得这小伙和你很般配。过了年你也没什么事,就抽个时间,让小珊陪着去看看吧!”

  询问的口吻,命令的语气。

  我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只得埋头使劲扒拉碗里的饭菜,闷声不吭。

  “是啊,是啊。去看看,去看看。小伙子人长得好,对人也好,工作也优秀,毕业出来没几年就成为了单位里的骨干……”一辈子在家事上做陪衬时刻高举老婆最大紧随老婆步伐的老爸估计看不下去老妈提议没有得到我的回应,出声附和。

  其余的人见状,也纷纷投入,积极添柴扇风,加火加油……

  “……男人四十还是花,女人三十就豆腐渣了……你再不上心的话,以后想找个条件好点的男人嫁就难了噢……”

  “……是啊,女人年龄越大,生小孩越难哪!……”

  “…………”

  听着家人们口径不同目标一致的苦言相劝,看着父母越发苍老的面容,感受着无数道焦灼忧虑的目光,我的心底涌出悲怆的疼痛,一种无奈的凄楚开始从头蔓延到脚。

  不是不想找个人依靠,不是不想成个小家,不是不想卸下父母心头的包袱,只是……

  一颗伤痕累累的心,连疼爱自己的勇气都不够,又如何敢去疼爱别人?

  “姐,你别那么死心眼好不好?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一口井里的水枯了就该另挖一口井,而不是当个死心眼的傻子坐在井边等死!你就别再神神叨叨,记着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将你大好的青春美丽的脸蛋浪费在一口没有意义的‘枯井’上了……”

  桌子一侧传来妹妹小珊噼里啪啦的说教,把男人比作水井的形象比喻像一个狼牙棒,瞬间击散我所有的自怜自叹。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竟生出一种再也悲怆不下去的感觉……

  也许我确实应该朝前看,毕竟,生活的重心永远不止只有爱情。

  “这世上,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别‘浪费’了咱爹妈偏赐给你的优良基因,快点找个男人才是正事……”

  小珊还在絮叨。

  我抬起头,有些好笑地看向这个年龄比我小心态却比我老事事经常不是我替她着想反而是她替我考虑的妹妹小珊。小珊的容貌比我要逊色一些,所以她总爱开玩笑说父母把优秀的基因偏传给了我。而事实上,小珊继承了我妈的肤色我爸的面容,于外表上,比我更多具有与父母相似的地方。

  “……趁现在还没过三十,还有机会挑选,抓紧时间利用你的相貌和学历优势,找个与你般配的优秀男人吧!姐,时间不等人,机会一旦错过的话,要再找各方面条件都优秀的男人,就难了啊!我们单位的这个小伙子,人真的很不错,不但长得特帅,生活习惯也非常好,没什么不良嗜好,特别温柔体贴,经常帮我们做这事做那事,我们学校许多老师都喜欢他呢!我现在一见到他,就有一种恨不得再嫁一次人的冲动……”小珊一边给小侄儿喂饭,一边唠唠叨叨,显然对于我的无动于衷很是着急。在她的臆想里我是被坏男人情伤至深才单身这么多年,所以开解语中总是难免带上一些这世上还是好男人多优秀男人多的说词。

  虽然真实的事件与她所想相差无几,我确实也是因为情伤才单身这么多年,可要是让她们知道我是因为在感情上伤了别人而不是别人伤了自己蹉跎这么多年青春,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认为我脑子不正常。

  “哎哎哎,越说越不像话了!”大概是觉得小珊的话有些过头了,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妹夫黄波不乐意了。他吆喝着酸溜溜地出声,打断小珊“过于热情”的描述。

  “你闭嘴!”小珊没好气的斜睨了黄波一眼。

  “你呀你,找对象是姐姐自己的事,去不去见那个人,她自己会决定……”黄波没有闭嘴,显然,他没有被小珊的气势镇住,反而豁出勇气像一个高扬道德旗帜给有出轨想法的老婆及时戴上紧箍咒的标杆,“你干嘛唠唠叨叨地说个没完?给人感觉就像是你很想嫁给那个小伙子样!你可别忘了,你是‘名花有主’的人了,那小伙子再帅再好,你都已经没有资格再惦记了!”

  “你还好意思说?”正给儿子擦嘴的小珊听到黄波说的虽然是事实却很扎心的话,勃然大怒,像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瞬间炸毛,“这还不都是你害的?没有你做的好事,我能这么年轻就当妈?”

  “这好事可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得出来的啊!”戏谑地看着小珊,黄波笑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又暧昧,又得意!

  “你……”估计黄波的话一下子戳中了事实,小珊竟一时语塞,无言以对。不过她毕竟不是轻易服输的人,何况还当着家里这么多人的面,所以一刹那的怔愣后,她一阵风似的冲过去,气咻咻地在黄波的胳膊上使劲拧了几下,“叫你乱说!我叫你乱说!”

  “哎呀,老婆,我错了!我不该说出大家都知道的事实真相!”咬着牙倒吸一口气,黄波在沙发上一边东倒西歪地躲避,一边絮絮叨叨地嚷嚷,“你别生气,别生气,生气容易长皱纹……”

  “你还说!”闻言,小珊一下子更来气,扑在黄波胳膊上一顿猛掐。

  “哎哟,老婆,你轻点!”****一般的蹂躏,使得黄波差点从沙发滚下来,他急忙抱住小珊,脸上挂起讨好地笑:“消消气,老婆,消消气……我是开玩笑的……我是开玩笑的……”

  因为胳膊上的肉还被拧在小珊的手指间,黄波笑得呲牙咧嘴,比哭还难看,虽然怎么看都是一副“我是受气小媳妇,我好委屈,我好冤枉”的模样,但他的眼角眉梢却堆满了满满的包容和宠溺。

  家里其他人见状,纷纷开始出言规劝小珊。而我老妈,更是搬出了“丈夫是天,女人不能随随便便地对自己的天出手”的传统贤妻言论对小珊的“暴力”进行洗脑教育。

  见一大家子人都开始指责小珊偏向自己,黄波过意不去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大家,“你们别责备小珊,刚才我们只是在开玩笑。”紧接着又心疼地看向小珊,“老婆,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说完还拉起小珊的手,在自己身上捶了几下。

  “讨厌!”小珊羞红了脸,似嗔似恼般地在黄波背上捶了几拳………

  幸福的小夫妻,看似是打闹,实则是情调,充满了爱与被爱,宠与被宠的亲昵。

  看着他们甜蜜的编织着生活的丝网,我欣慰不已,可想着家里人对自己的希翼,想起多年前那个在似火骄阳中踯躅远去的身影,想起前不久在超市里碰见的携肩并头伉俪情深的某人,抚摸着胸口那颗已经不会轻易为某个人某个场景激烈跳动的逝爱之心,我又忍不住烦闷伤感。

  也许人就是这样矛盾,见到的时候不珍惜,不敢面对,不敢正视自己的感情,等到人走远了,失去了,才会想念,才肯承认那些结伴而行的甜蜜里满含喜欢。

  妹妹小珊提到的那个老师因为放寒假去东北看望一个亲戚顺带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我们没有机会见上面。我天真的以为相亲风波就这样无惊无险的过去了,却不想为了给我尽快找到合适的结婚对象,父母和家里亲戚费尽苦心,开始在所有认识的熟人里撒网,四下打听谁家有未婚单身男青年。这直接造成了我每天睁开眼第一要面对的就是被老妈逼着打扮,然后去某个咖啡店或茶楼和一个一点也不熟悉的陌生男人或面对面的干瞪眼半天或枯燥无味的交谈一番彼此的爱好家底,最后再返回家里接受一连翻的审判。

  这样痛苦的日子煎熬起来让我感觉家已经不再是栖息的港湾,而是训诫所了,所以过了不到一周,我就受不了了。为了逃避相亲痛苦的煎熬,为了避开父母以及其他亲人的劝叨,也为了尽量不待在家里受训,我不得不整天以带小侄儿出去玩为借口,流连在超市、公园、游乐场……

第二章 压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