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试探

    那天叶晓荷并没有去见梁思思,而是逃荒似的回到了壹号院。她突然觉得只有这个静谧的世界才是属于她的。这里,没有程子睿的回忆,没有程子欣的羞辱,没有父母的盘问。这里,只有她,张妈,还有他,尽管他已经三天没来了。应该是在忙婚礼的事吧。想到这里,叶晓荷不由黯然地闭上了眼睛,任由正午强烈的阳光射在她身体的每一处。  

  “你在做什么?”当霍东阳来到庭院时,看到的便是斜躺在躺椅上闭着眼睛晒太阳的叶晓荷。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此刻的阳光有多强烈吗?她还嫌自己不够黑吗?  

  叶晓荷听到头顶传来霍东阳冷冷的微愠的低沉嗓音,心里竟是一阵欢喜。他怎么会在这个点回来?她立刻睁开眼来,就这么静静地望着他背着光的俊脸,并没有搭腔。  

  霍东阳望着她那张被晒得红扑扑的小脸,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唉,晒得再黑也不妨碍她的好看。他还是这样喜欢她。他缓缓地弯下身子,将双手撑在她的身旁,深深地吻住了她。  

  叶晓荷再也克制不住内心深处对霍东阳的思念,环住了他的脖子,热情地回应了他的吻。整个庭院顿时春色旖旎,花儿看了都羞红了脸。情人,这两字得到了最原始的诠释。  

  事后,霍东阳坐了起来,点了一根烟,缓缓地抽了起来。他的眼神在烟雾中显得迷离又复杂。这也正是他内心的写照。那天叶晓荷的行踪,老李已经悉数回报,当然也包括了程子欣说在准备婚礼的事情。呵呵,婚礼?他这个准新郎官怎么不知道有这事?可见程家大小姐真是急红了眼啊。不过,他倒是很想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到底对这事是怎么想的。但另一方面,他又很害怕听到她的回答。如果她告诉他她丝毫不在意的话,他怕他会恼羞成怒,做出伤害她的事情来。这样的话,倒还不如不问。  

  叶晓荷终于平复了激情,也坐了起来。她并不知道霍东阳平静外表下的暗潮汹涌。她对自己刚才的全情投入再次感到懊恼。这样下去,不光是她的身体,就连她的心也会沉沦。到时候,难堪的可是自己啊!不,她只是他的契约情人,绝对不能对他动心!想到此,她的心冷了下来,淡淡地说道:“太阳太大了,晒得慌,我先进去了。”  

  霍东阳并没有阻拦,只是默默地抽着烟,嘴角浮现了一丝苦涩的笑容。是了,这就是他的情人。只有肉体的承欢,没有感情的给予。做时有那么一刹那,他觉得她是喜欢他的。而做完后她判若两人的冷冰态度告诉他,他有那样的想法,纯粹是脑袋失血时的错觉罢了。  

  在叶晓荷合上客厅门的瞬间,她望向了霍东阳的背影。这个一向挺拔的男人的双肩竟是下垂的。她不想去多想,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他不是因为自己的离去而难过。  

  这种只用肉体释放内心情感的交流成了霍东阳和叶晓荷的相处模式。两个骄傲又倔强的人谁都不愿先开口问对方的感觉,因为谁先开口,谁就输了。一方面越来越在意对方,想要不断地靠近,而另一方面,欲说还休,相互猜测的心情又深深地折磨着彼此。  

  时光飞逝,2009年的夏天悄然而至,叶晓荷和霍东阳在一起已经5个月了。  

  这天晚上,霍东阳从香港出差回来了。他的航班原定在明天一早,事情提前办完了,他便坐了最近的一班航班回来了。他的心情是极好的,因为他的手提箱里正放着他在香港用5000万拍得的一款稀世珍珠项链。这款项链原本是英国收藏家考德雷子爵夫人的旧藏,由42颗珍罕不凡的天然灰色海水珍珠串成。他在拍卖行一看到它就喜欢上了,因为它的气质和他心里的那个女人一模一样。  

  他一进家门,张妈就笑呵呵地迎了上来道:“少爷,您回来啦?”  

  “嗯。晓荷呢?”霍东阳一边换鞋,一边往客厅里张望了一下,俊眸里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张妈看在眼里,真心替这位少爷高兴。她看得出来,他眼底的笑意是发自内心的快乐。她笑着说道:“叶小姐应该已经休息了,天色也不早了,少爷,您吃宵夜吗?我这就去做。”  

  “不用了,我在飞机上吃过了。”话音未落,霍东阳便提着箱子,三步并作两步地上了楼。  

  他轻轻地推开了卧室的门,房间的顶灯未开,只有床灯闪着柔和的黄光。叶晓荷并没有在床上。他听到浴室传来的水声,不由会心一笑。她看到他出现在房间里,会不会吓一跳啊?  

  霍东阳把手提箱放到了床上,正准备打开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床柜上面放着一盒药。她生病了?他立刻拿了起来,对着灯光查看着药的说明。他眼里的笑意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漠然和嘲讽。  

  当叶晓荷走出浴室,看到霍东阳一脸铁青地站在床头的时候,她忍不住惊呼出声。糟糕了,原本以为他明天回来的,今天吃完避孕药就没有收起来。这下该如何是好?  

  “这是什么?”霍东阳大手一挥,将手里的那盒药直接扔向了叶晓荷。他全身上下已经被冰雪笼罩了,声音更是冰冷得毫无温度。  

  叶晓荷望着弹落到脚旁的那盒药,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她不由自主地用双手抓紧了浴袍的衣襟,低下头去,颤着声音回道:“我…我不想怀孕。”  

  霍东阳像听了一个大笑话似的,怒极反笑起来。这笑声让叶晓荷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汗毛根根竖了起来。她从来没见过他这副样子,不由在心里哀叫起来,这下真的糟糕了。  

  “晓荷,你知道有多少女人千方百计想要怀上我的孩子吗?但是,我都没让。”末了,霍东阳慢慢地走向了瑟瑟发抖的叶晓荷,边走边轻柔地吐出了这句话。  

  “我,我不管其他女人怎么想,反正…反正我不想。”叶晓荷说出这句话时,心里的恐惧反而有所减轻。也好,早死早超生,迟早要说的事,还不如趁现在把话挑明了。她努力定住了自己的情绪,迎着霍东阳风暴来临前的眼神,艰难地开口道:“我们只是三年的情人关系,当初的约定里并没有谈到要替你生孩子。”  

  霍东阳一步一步将叶晓荷逼到了墙角。他不得不佩服她在此刻还有反驳他的勇气,更不得不承认她说出的实话字字扎进了他的心脏。他冷冷地嘲讽道:“好一个只是情人关系,好一个不想替我生孩子。但叶小姐你别忘了,你说过除了这具破败的身体可以给我,你没有其他可以offer的了。既然你已经把它给了我,那我就是它的实际主人了,不是吗?从今天起,我命令你不准再吃这该死的避孕药。”  

  叶晓荷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眼睛开始湿润了。霍东阳刻薄但又无从反驳的话语让她哑口无言了。可他为什么非要让她生孩子呢?这孩子生出来没名没份的,这又是何苦啊!不行,她已经对不起了一个无辜的生命,她不能再糟蹋另外一个。  

  叶晓荷努力忍住了眼里的泪水,抓住了他的衣襟,不肯放弃地低声哀求道:“霍总,不,东阳,我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好不好。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求求你不要是这件事。”  

  霍东阳冷冷地望着眼前这张声泪俱下的脸,心里又痛又怒。为什么她会如此抗拒有他的孩子?难道他霍东阳在她心里真的什么都不是吗?她能怀程子睿的孩子,为什么就不能怀他的?要是换做其他女人,这该是多么大的恩赐啊!因为有了他霍东阳的骨肉,就等于有了一座金山,这辈子就可以无忧无愁了。可他现在把金山主动奉上,她却不屑一顾。这真是太可笑了!  

  霍东阳扯开了叶晓荷冰冷的手,剑眉挑起,嘴角冷冷地扯出一丝笑意,接着用实际行动回应了她刚才的哀求。  

  当最后一刻来临的时候,霍东阳的眼里是无尽的悲哀和荒凉。他不想承认的是,他想让她怀孕的初衷只是为了留住她。他以为有了他的孩子,她就会忘记这该死的三年之约,她就会一辈子留在他的身边,最终,爱、上、他。

第五十三章 试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