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一晚

    两天过去了,程子睿还是没有回来。这两天叶晓荷过得度秒如年。她根本无心工作,只是频频地望着霍东阳的办公室大门,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出来告诉她程子睿得救的好消息。但是,她一次一次失望地收回了目光。她时不时地看下手机,生怕程子睿回来后给她打电话,可是这两天除了收到一个广告外,手机静得可怕。  

  时间已经是下午7点了,如果明天程子睿还不回来,她就要去S市了。叶晓荷终于忍耐不住内心的焦虑,她微颤着手敲响了霍东阳办公室的门。半响后,里面传来霍东阳一如既往的冷冷的嗓音:“进来。”  

  叶晓荷推门进去,室内有点昏暗,只有霍东阳办公桌上的台灯发着微黄的光。霍东阳的眉头微皱着,一双冷眸紧紧地盯着电脑屏幕,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她的进来。  

  不知道为什么,叶晓荷知道此刻并不是打扰他的时候,他似乎在处理很紧急的事情。于是她就这样静静地站了十分钟。终于霍东阳停了下来,他抬起头来望向了低垂着眼的叶晓荷,冷淡地问道:“原来是叶小姐,有什么事吗?”  

  叶晓荷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明知故问,这种下班时间找他除了程子睿的事情还会有什么呢?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缓缓地抬起了眼,声音疲惫又焦虑地问道:“霍总,有子睿的消息了吗?”  

  霍东阳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他的眼神在烟雾弥漫中显得既慵懒又飘忽。半根烟后,他似笑非笑地盯着叶晓荷,答非所问地问道:“如果我说有呢?”  

  “真的吗?他在哪里?求你救救他!”叶晓荷一下子激动得不能自已。她不由自主地迈了几步,冲到了霍东阳的桌前,双手撑在了桌面上,身体向前倾着。她的心扑通扑通地狂跳着。  

  霍东阳望着叶晓荷充满了惊喜和期待的杏目,缓缓地吐出了一口烟,淡淡地问道:“给我一个救他的理由。”  

  叶晓荷的身体瞬间僵住了。程子睿是他的准小舅子,难道这个理由还不够吗?她充满疑惑地望着霍东阳高深莫测的黑眸,不解地回答道:“子睿是您的小舅子啊。”  

  霍东阳听了这个回答,突然低低地笑出声来。叶晓荷顿觉身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她有一种很强烈的不详预感,这个理由是不足以让眼前这个男人来救程子睿的。  

  果然,霍东阳收起了笑声,冷冷地道:“很抱歉。为了一个区区程子睿,我还犯不着得罪李继阳。”  

  叶晓荷沉默了良久,接着缓缓地站直了身体。她终于明白了在这个利益至上的商界,什么亲情、友情或是爱情都是一钱不值的。这些精明冷血的商人,从而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予和帮助,一切都要符合利益交换的原则。霍东阳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为了一个所谓的准小舅子而得罪李继阳,这个是不划算的买卖。  

  “你怎样才能救程子睿?”既然哀求无用,那只好来谈买卖。叶晓荷收起了她满心满眼的失望和痛苦,神情变得异常的淡定。  

  霍东阳站了起来,走到了落地窗前,望向了窗外。此时,B市已经华灯初上,鳞次栉比的高楼让这个城市显得既繁华又荒凉,既温暖又冷漠。这正如他此刻的心情。他终于等来了这一刻,但却没有任何的喜悦之感,反而有种苦涩酸楚的情绪弥漫在他的胸腔。他又点了一根烟,慢慢地抽了起来。接着,他压抑住了内心所有的躁动,冷冷地道:“如果今晚你陪我,明早即可见到程子睿。”  

  他的声音不大,但在叶晓荷听来却像是五雷轰顶。她万万没有料到霍东阳会提出这样无耻的要求。明明可以轻易救出程子睿,却要故意这样践踏她的尊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她?这样的他和李继阳有什么区别?叶晓荷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越想越气,越想越难过,反正横竖都是陪人上床,那她宁愿自己去救程子睿。她勉强定住了呼吸,充满了嘲讽地回道:“我办不到。”说完便要迈步走出去了。但接下来霍东阳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却让她停住了脚步。  

  “一晚和一辈子,你自己想清楚了。”霍东阳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回头。他在玻璃窗上看到了自己胜券在握却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哀伤神情。  

  叶晓荷被这句话戳中了要害。她的内心开始极度的纠结。如果去找李继阳,那就是要被囚禁一辈子,而陪霍东阳,只需要一晚。这样看起来划算的买卖,她到底做不做?叶晓荷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在一丝一丝的抽离。终于,她收起了悲伤,重新用坚强武装了自己,满不在乎地笑道:“那好,不就是陪一晚嘛,你可要说话算话,明早我必须见到程子睿。”但微微颤抖的声音还是泄露了她真实的内心。  

  霍东阳听了,终于转过了身来。他瞪了一眼满不在乎微笑着的叶晓荷,眼里闪过一丝愠怒。接着他走到桌前,关闭了电脑,拿起了外套,走到叶晓荷面前,黑眸紧紧地锁住了她的杏目,紧抿的薄唇微微上扬,缓缓地吐出几个字:“那你可要好生伺候了。”说完,阴沉着脸出去了。  

  这晚,叶晓荷回到了程子睿的公寓。这里的一切都还是几天前的模样,但却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她望着厨房,仿佛看到了程子睿在那里哼着歌做菜的幸福模样,不由潸然泪下。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摸着小腹,心中的悲伤更是无法抑制,眼泪也流得更急了。对不起,子睿。对不起,宝宝。  

  到了晚上11点左右,已经昏昏欲睡的叶晓荷终于接到了霍东阳的电话。他只是报了一个地址后便挂断了电话。她走进了卫生间,洗了个澡,顿时清醒了不少。她望着镜子中自己苍白瘦削的脸,突然决定要化个大浓妆。化妆完毕后,她又到衣柜里挑了一件最为暴露的低胸吊带黑色连衣裙,穿上黑色高跟鞋和黑色大衣便出门了。  

  出租车来到B市壹号院门口被保安拦了下来,询问了要找的房主并打电话确认后,开了大门,让他们进去了。出租车司机似乎是第一次来这片豪宅区,兜兜转转了好久才终于找到了霍东阳偌大的别墅楼。叶晓荷付钱的时候,清楚地看到了他眼里似乎了然于心的暧昧眼光。  

  没等叶晓荷按门铃,门开了,一个满头银发六十岁上下的女人开了门。她一见浓妆艳抹的叶晓荷,似是吃了一惊,结结巴巴地问道:“请,请问,你是叶小姐吗?”  

  叶晓荷知道是自己吓到了眼前这位五官姣好体态匀称的阿姨,因为自己惨白的脸,深重的黑眼影和血红的嘴唇,在深夜里看起来肯定和女鬼没什么两样。她很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轻轻地道:“不好意思吓到您了,我是叶小姐。”  

  “哦,没有,没有!呵呵,不好意思,只是你看起来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这位阿姨赶紧捂着嘴,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她忙不迭地说道:“快进来,外面太冷了。屋里暖和。”  

  叶晓荷进来后,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以黑白灰三种色调为主,简约又不失典雅的客厅,不由感叹这也和自己想象中富豪们大多喜欢的奢华欧式宫廷风的装潢不太一样。整间客厅除了一排浅灰色的真皮沙发,白色烤漆茶几,和一个壁炉外,竟空荡荡的没有多余的东西。唯一的装饰品就是墙上的几幅风景画。她的视线被客厅东北角挂着的一副画吸引。那是一个瘦小的男孩在空旷的绿色田野上奔跑的背影。  

  正当她看着出神的时候,身后上方想起了霍东阳冷冷的声音:“上来吧。”  

  叶晓荷被吓了一跳,赶紧站起了身转过头去。只见楼梯上方的霍东阳在看到她转头的那一刹那,本来冷冷的无表情的脸闪过一丝惊讶。看来,也是被她的妆容“惊艳”到了。  

  叶晓荷顿时失去了欣赏任何东西的兴致,她像即将走向刑场的死刑犯人一样亦步亦趋地迈上了楼梯。尽管她的心在狂跳,双脚在微微颤抖,但她的眼睛还是毫不示弱地迎着霍东阳深沉的黑眸。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她终于站定在了他面前,微微仰视着他。  

  霍东阳的剑眉微微皱着,眸色变得更加暗沉了。他一下子将叶晓荷拦腰抱起,往卧室走去。叶晓荷先是惊喘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该来的总是会来,早死早超生,只要熬过今晚就好了。不知道是因为他身上淡淡的麝香味道,还是因为心里的紧张,她感到自己的头晕乎乎的。  

  她并没有如她预期般的立刻被抛到床上,而是被放在了卧室的一张沙发椅上。她疑惑不解地张开了眼,难道这霍东阳的兴致独特,要从这沙发椅上开始?一分钟后,只见霍东阳拿着沾了水的白色毛巾过来,冷着一张脸嫌恶地说道:“是要帮你擦,还是你自己擦?”  

  叶晓荷先是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接着她的脸一下就红了,幸亏涂了厚厚的粉,不然真是更加尴尬。她接过毛巾,悻悻然地说道:“我自己来。”  

  她低着头默默地擦着。擦了一会儿后,发现白色的毛巾已然变成了调色盘,不由暗暗心惊,自己今晚到底是发了什么疯,怎么会往脸上涂那么多颜色?她难堪地道:“擦好了。”  

  “抬起头来我看看。”霍东阳居高临下地命令道。他一直站在她的跟前,沉默地看着她一点一点擦去她拙劣的伪装。  

  叶晓荷不得不慢慢地抬起头来,迎上霍东阳的眼睛。只见那双黑眸里先是闪过错愕,接着是忍耐不住的笑意。他竟低低地笑出声来。  

  叶晓荷一下站了起来,冲到了卫生间里。天哪,望着镜中的自己,她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因为没有卸妆油,这用水擦拭,不光没擦干净,反而让她的眼妆糊了一大片,整个眼睛就像熊猫眼一样黑乎乎的。本想利用这个风尘味十足的妆容,告诉霍东阳也告诉自己,今晚只是一场交易,没想到现在反而弄巧成拙,把自己搞成了熊猫。因为这个小插曲,她的心情有了片刻的轻松。笑完后,她盯着镜中的自己,重新拿了一块毛巾,沾了热水,继续挫败地擦拭着。  

第四十五章 一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