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33章 方楚晨肚子痛

    第二天唐默早早的就醒了,去冲了个澡,又换了衣服,这才走到方楚晨的房间打算叫她起床。  

  唐默沿着两个房间之间的通道走过去,只见方楚晨整个人都埋在被子里,但是一双小脚却不安分的伸在被子外。  

  唐默含笑着走到床边,握住方楚晨的脚丫子,给她放回被子里去。  

  方楚晨感觉到一些些不适,呢喃了两句,又翻了个身,这下被子全都被她卷到另一边去了,自己身上一点没盖。  

  唐默无奈的摇摇头,这丫头睡觉这么不老实,感冒了怎么办,夏天正是多发流行性感冒的时候。  

  唐默低俯在方楚晨耳边问:“要不要起床,八点了。”  

  方楚晨哪肯起床,昨天晚上差不多一点才睡下,这会还在做梦呢,但梦里似乎隐约地听到唐默叫她起床的声音,于是方楚晨回答道:“不要,我要再睡会。”  

  唐默也不扰她,又说了一句,“等下起床了记得去吃早餐。”  

  “恩。”方楚晨迷迷糊糊地回了一句,这梦做得有点奇怪啊。  

  唐默坐电梯下楼,刚好遇到住楼下的陈盛。  

  “唐总早。”陈盛走进电梯。  

  “恩。”唐默点点头示意,“于珊珊呢?今天让她不要去开会了,在酒店好好休息。”  

  “好,我等下帮她带早餐上去的时候和她说。”  

  “昨天华达医院的实际情况你大致也了解了。”唐默说道。  

  “恩,和他们呈报上来的报告没有太大的出入,还算诚实,可是...”陈盛犹豫了下又说,“我觉得他们并没有打算让出所有权,这对我们的收购很不利。”  

  “恩。”唐默点点头表示认同陈盛的说法,“还记得陈总吗?”  

  陈盛点点头说:“恩,他是华达医院最大的股东,手上有30%的股份。”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陈盛知道唐默有心培养自己,而自己也对唐默十分佩服,一辈子换来换去找工作,不如忠于唐默一人。  

  唐默也感知到陈盛的心意,自然不想对他隐瞒,直接了当地说:“现在我们手上有23%的股份,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拿下陈总,他的另一个公司最近捉襟见肘,他原本是想买股份来支撑,可是看到我们来了之后反倒改变态度不愿意出售股份。”  

  “难道他是想提高收购价格?”  

  唐默一笑,“下午陪我去和陈总喝喝茶。”他打算让陈盛自己想一想。  

  “好。”陈盛知道唐默又让他自己思考了,自从跟了唐默真的是连脑子都不得不比以前转的更快了,不然根本跟不上唐默的思路啊。  

  方楚晨直接把一个上午给睡过去了,唐默开完会打电话给方楚晨时,方楚晨才刚刚起床在刷牙。  

  方楚晨给自己挑了一件一字领的条纹连衣裙,配了双小白鞋,头发高高的梳成一个丸子。这样的天气和城市最适合这样的装扮了,接着方楚晨又给自己涂了厚厚的一层防晒霜,高高兴兴地出门了。  

  因为唐默跟她说过让她自己先逛,晚上再陪她一起吃饭,所以方楚晨去了H市有名的植物公园。  

  植物园里的气温比正常要低一些,而且里面不仅仅有各种叫不上名字的植物,还有假山,和溪水。方楚晨很认真地观察这些长得奇奇怪怪的花卉,一边看还一边自拍,方楚晨突然觉得自己最大的优点应该是一个人也可以很好的自娱自乐。  

  植物园里造了一个小型的瀑布,顺着瀑布延长成一条清澈的小溪,现在天气比较热,居然溪面上居然还飘着点烟雾,溪不深,只不过没过脚踝。  

  方楚晨学着几个小朋友也脱了鞋坐在一块大石板上,把脚放溪里泡一泡,溪底都是光滑的小石头,踩着很舒服。  

  方楚晨一边泡着脚,一边从包里掏出饼干吃,几个小朋友见方楚晨吃饼干,都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她大笑,招呼着小朋友过来,将饼干分给他们一块吃,最后还不忘把包装袋放回自己的包里,打算找到垃圾桶再丢掉。  

  方楚晨逛完植物园出来时,便觉得天色很暗,还隐隐地听到雷声,南方的夏天就是容易下雷阵雨,方楚晨没带伞,于是只好在手机地图上寻了一家就在植物园附近的百货商场逛着。  

  这家百货似乎看起来很高端,方楚晨随便走进一家店闲逛,本来就没有打算买,所以也不看价格,也不试穿。  

  倒是专柜小姐很热情,一直尾随她之后做推荐,方楚晨很少遇到这么热情的销售,有点招架不住,只能随便看了看就出来了。  

  反正逛街也不买,还不如找家店吃一吃。方楚晨从商场里的楼层介绍里看到负一层有许多特色餐厅,于是便直接去负一层找了家美式西餐店坐了进去。  

  方楚晨给自己点了一杯冰橙汁,还有一份美式火烤鲜蔬牛肉培根堡和水果杏仁好色沙拉。方楚晨本来以为量不多,没想到上来时着实吓乐方楚晨一跳,这也太大份了吧。  

  无奈只好坐在那边翻着店里的杂志,慢慢地吃着。  

  直到唐默来方楚晨都还没吃完,反倒是看杂志看的津津有味,连唐默站在她身后都没发现。  

  “看什么呢?”唐默一手拿过她的书,坐到对面的椅子上。  

  书上的内容不禁让唐默皱了皱眉,“怎么看这个?”  

  “哎呀,我看的正起劲呢。”方楚晨一把抢回书,“这里面那个女的太惨了,居然被老公抛弃,好友背叛,我正看到她如何逆袭呢。”  

  “你这是在暗示我吗?还是在学习如何逆袭技能?”唐默拿起方楚晨喝一半的果汁解渴。  

  “暗示你不要出轨吗?”方楚晨大笑说。  

  “恩?”唐默也饶有兴致地看着方楚晨。  

  “那我刚好学下这些技能,等我翻身之日就是你永无出头之日。”方楚晨自己都被自己逗乐了。  

  “别看了,现在吃晚饭还吃得下吗?”唐默问。  

  方楚晨为难地看着唐默说:“吃不下了。”  

  “那我们不吃了,出去逛逛吧。”  

  “那你呢,你不吃吗,不饿吗?”方楚晨追问。  

  “我刚刚喝了一下午的茶,都喝饱了,晚点再陪你一起吃。”  

  唐默拉着方楚晨的手就往女装的那一层走。  

  “你干嘛?不会是要陪我逛街吧,我不用啦,我们去逛你的吧。”方楚晨实在不想逛街了,更何况那些衣服那么贵,怎么下的去手。  

  “随便看看,等下再看我的。”唐默紧紧搂着方楚晨的腰,免得她逃脱。  

  唐默不由分说地将方楚晨带进一家看起来比之前她自己逛的那家还贵的样子的女装店,店里的衣服不多,但是方楚晨看的出来每一件都设计的十分好看。  

  唐默浏览的很快,选了一件白色的无袖欧根纱连衣裙,连衣裙的上半身只有一层纱,所以里面配了件白色的吊带,纱上面手工绣着几只小朵的鸢尾花,下半身是由好几层纱组成的,带着点少女味道。  

  “去试试。”唐默拿着裙子说。  

  方楚晨企图用水汪汪的眼神阻止他,没想到唐默丝毫不领情,直接给她推更衣室去了。  

  等方楚晨换好衣服出来时,她明显看到唐默眼里的一丝赞许。连专柜小姐都直夸说的好看。  

  方楚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不由的被自己惊到,头发被专柜小姐放了下来,裙子不长不短,既不会显得过于暴露,却又把她的腿展露的刚刚好,衣服上秀的鸢尾花透着淡淡的紫蓝色,更加烘托出她的气质,此时的方楚晨更像一只蝴蝶,在灯光的照射下,她的脸上透着点红晕,整个人闪闪发光。  

  “不错。”唐默也是看了好几秒才说出这句话来的,他不得不承认,方楚晨的确是个可雕塑的美人,她长得符合南方女子的温婉,却又不失调皮可爱。  

  方楚晨都不好意思再看下去了,“我换回来好不好。”  

  “恩。”  

  见唐默点头,方楚晨立刻回更衣室把衣服换了。等她出来时,见唐默手上已经提着个袋子,方楚晨想到唐默应该是买单了。  

  “你买了?”方楚晨还是忍不住想要确认一遍。  

  “恩,穿的很好看不是吗?”  

  “可是...可是我本来不打算买的,你怎么可以擅自做决定呢。”方楚晨有点生气,语气也不太好。  

  “再过几天是你生日,这是生日礼物,这样不过分吧。”唐默说道。  

  方楚晨面露惊讶,“你怎么知道我生日。”  

  “病例上写着呢。”  

  方楚晨突然觉得医生就是个查户口的嘛,不仅仅要知道家庭住址和身份资料,连有什么病史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那你生日什么时候?”方楚晨可不想到时候错过唐默的生日。  

  “到之前我会告诉你的,你可以有充分的时间准备礼物。”唐默搂过方楚晨的肩膀说。  

  “我有点累了,我们回酒店吧。”方楚晨怕在逛下去,不知道唐默又要以生日给她买多少东西,虽然唐默的经济条件好,可是方楚晨从小就被父母教育不可贪心,不可拿别人无故的东西,有拿就要有还。  

  “不吃饭了?”  

  “回去吃吧,对了,我刚刚吃的那家店东西还不错,我们去打包点带给陈盛和姗姗吧。”  

  唐默轻笑道:“你倒是记得别人,怎么不打包一份给我?”  

  “我知道你不爱吃汉堡类的东西。”  

  听方楚晨这么一说,唐默倒是感到十分欣慰,有种小朋友终于长大了的感觉。两个人打包好后便开车回酒店。  

  方楚晨拿着房卡先上楼休息,唐默刚好有事要和陈盛谈,便顺便将打包的东西给陈盛和于珊珊送去。  

  方楚晨回到房间便直接去泡了个澡,直到她泡澡出来唐默都还没回来,估计是公事太多,方楚晨便躺在沙发无聊的看电视剧。  

  等到唐默回来的时候,发现方楚晨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唐默打算把方楚晨抱回卧室去,却发现她缩卷成一团,全身都冰凉冰凉的,额头上还冒着冷汗,方楚晨一边睡着一边皱着眉心呢喃着。  

  怎么回事?也没有发烧啊,“楚晨,你醒一醒。”唐默不得不把方楚晨叫醒。  

  方楚晨慢慢地睁开眼睛说:“我回来啦。”  

  “你怎么了?”  

  “我肚子痛。”方楚晨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要不要去医院?”唐默用手抹去方楚晨额头上的汗,紧皱着眉头。  

  “不用啦,我就是来那个了,今天下午吃了点冰的,所以...”方楚晨第一次在唐默面前说这种事,自然有点难以启齿。  

  唐默听到方楚晨的解释,心里稍微放心点,便抱起方楚晨,“我们去房间里睡吧。”  

  方楚晨任由唐默抱着她,手脚已经痛到没有力气了,平常快来月经的时候她都会注意不吃冰的食物,可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提前了几天,一时没有防范,就痛成这样。  

  唐默小心翼翼地将方楚晨放到床上,又替她盖好被子,“你先睡一会,我去买点药。”  

  “不要,你陪着我好不好。”方楚晨拉住唐默的手。  

  “好,那我去换身干净衣服再过来,好吗?”唐默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说道。  

  “恩。”方楚晨半闭着眼睛应道。  

  等唐默换衣服回来时,手上居然还端着一碗红糖水,“来喝一点。”唐默将糖水放在床头,抱着方楚晨坐起来。  

  “没想到你还是妇科医生。”方楚晨虚弱的笑着说。  

  “我对妇科了解的程度就和你差不多,早知道当初应该好好修门妇科。”唐默一口一口喂着方楚晨喝。  

  方楚晨倒也乐在其中,喝了点红糖水肚子马上暖起来,明显不那么难受了。  

  “你快躺下吧,你刚刚真的吓到我了,把你带出来玩,还弄得你生病,我要怎么交代。”唐默将碗放回床头上,“做手术都没你这么吓人的。”  

  方楚晨笑道:“哪有那么夸张,你是没见过女生痛经吗?再说你要跟谁交代。”  

  “跟你爸妈交代。”  

  这么一说方楚晨脸都红了,立刻转移话题,“明天就要回去了吗?”  

  “恩,怎么了?玩的不尽兴吗?”唐默将手掌覆在方楚晨的肚子上,轻轻的揉着。  

  唐默的手掌很大,也很暖,被唐默这么一揉,方楚晨觉得全身都放松多了,她感受的到唐默手掌的温度,热乎乎的,好舒服。  

  “没有,我玩的挺开心的。”  

  “那就好,抱歉我没有陪你。”  

  “你现在不就在陪我嘛。”  

  唐默笑了笑道:“快睡吧,我看着你睡。”  

  “恩。”  

  在方楚晨印象里能这样陪着她,等她睡着的人只有她的爸爸妈妈了,每次自己生病还是不舒服,爸爸妈妈总是陪在她床边,等着她睡着了才离开。  

  唐默居然给她一种家人的感觉,就像一个受了伤可以躲避和依靠的港湾,在这里她可以随意的任性,这种感觉到现在只有唐默能够给她,或许唐默真的是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第033章 方楚晨肚子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