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兰文看到自家主子抱着水碧出现的时候,被吓了一跳,自从水碧出事后,主子脸色就变得比之前更难看了,连话也跟着好几天才听他说出来一句,现在突然带着她过来,他倒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兰文,去取药箱。”夕君走过他身边吩咐道,“还有,再去药君那里将珍贵药材一并取了来。”

“是。”兰文随刻去办,只是好奇怪,刚才他是不是幻听,怎么听着主子的声音有点点的颤抖,难道是他耳背了?

夕君紧紧抱着怀里的水碧走在去往屋子的小路上,她浑身瑟瑟发抖的,左手微微抬起死拽住他的衣襟,神志有些不清道:

“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去偏殿那里!”说着说着她忽然高声尖叫起来,右手指骨狠狠勒紧夕君的臂膀,“夕君,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去!”

“碧儿乖。”夕君看着她这个样子,低下头用下巴微微碰了碰她的头部,温声道,“我们哪里都不去。”

“那就好,那就好……”水碧低下声来呜咽哭泣着,靠在他的怀里。

“你现在别说话。”夕君看着她脖子上系着的白布,现下又是浸出一圈一圈晕染的血渍来,刺的他眼睛微痛,却发现水碧又是昏死了过去。

来到屋子后,他将她轻轻放在床上,拿出被褥盖好,接过来兰文递上来的药箱,小心地清理着她的伤口,又替她诊脉,度了修为给她,忙了好一阵子才总算歇下来。

“您要不要休息一会。”兰文在一边看着夕君还是甭着脸一动不动的看着水碧。

“不了。”夕君回他,而让他退下去。

夕君望向面前的水碧,看到她惨白的脸色,整个人虚弱的躺在床上,连呼吸声都低小的几乎听不见,他有些担心,将耳朵贴过去,这才听到她细微的呼吸声,却又是一下一下的拧着他的心。

碧儿在堕了九天之后,怕是经历了许多他都不知道的痛苦,他却就这样放任她在外界一个人孤零零的待了那么久。这孩子自小就黏着他,依赖他,然而他却在她最需要关爱的时候没能陪在她的身边。想到这里,他禁不住叹了口气,缓缓抬起了她惨白细小的手,放在自己的手掌中包慢慢裹住。

碧儿,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兰文在第二天一早送上熬好的汤药递上来,夕君扶着半昏迷的她靠在床头,舀了一勺药放在她嘴边,然而水碧却是过了嘴边又尽数吐了出来,几勺下来,药汁根本没有服下去,全部吐了出来。

“这……”兰文在一边看着,急得提醒道,“主子她……意识不清明,根本喝不下去啊!”

夕君不说话蹙着眉头放下碗盏,想了片刻后吩咐兰文:

“你先下去。”

“好的。”兰文虽是有所疑惑还是走出屋子,临关上门之前特意说到,“您还是要帮忙的话喊我就行了,我就在门口候着。”

夕君看兰文走了出去,将水碧从床上移到自己身上靠住,左手揽住她,右手又拿起碗,这一次却是自己喝了下去,而后竟凑近到了水碧脸庞,一口一口将药汁度到了她的嘴里!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自己会这样做!虽是有所顾忌,但在刚才犹豫权衡了之后他还是选择这样,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碧儿就这样昏睡下去,不能再一次看着她受伤!

药汁苦涩至极,连带着他的味蕾都有些许的麻木,他机械的重复着哺喂的动作,不出一刻钟,竟将整整一碗汤药喂了下去。

这样静静地抱着她,却是觉得这孩子在自己的怀里轻的犹如一根羽毛一般,看着她细尖的下巴,脸上没了小时候那般肉嘟嘟的样子,就连眉眼也是没有了年少时的神采奕奕,变得黯淡低沉了起来。她是他自小抚养到大的,在他眼里,一直觉得她就是个成天只会捣乱的小孩子一样,也未曾想到她这么快就长大了起来,并有担当了起来。这样的变化让他第一次有了陌生的感觉。只是最后他却没能好好保护她,让她受了伤害。

“傻孩子。”他用手轻轻将她额前的碎发掠至而后,又将她抱回床上,自己则在一边守着。

水碧清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手被另一个大掌包裹起来,那熟悉的久违的温暖感让她小小的开心了起来,睁开眼果然就见到了夕君,她一把抱住他,泪流满面:

“夕君,真是你!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说什么傻话。”夕君瞪了她一眼,眉眼里却是淡笑了起来。

“夕君……你……”水碧突然看到这样温柔的夕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足足愣了一会,直到夕君弹了弹她的脑袋,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轻声说道,“真好,夕君,谢谢你没有因为我的身份,没有放弃我。”

“乱想什么。”夕君打断了她的话,摸摸她的头安慰,“你是我一手带大,说什么放弃?”

“我……”水碧看着清俊的他,泪水模糊了双眼。

“所以你也不用去想其他什么事。从此以后,你就在这里,安安稳稳的待下去。”

“主子,主子!”门外兰文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带着些着急的调子。

“何事?”屋里的气氛突然被打扰,夕君沉下脸来对着外面道:

“何事?”

“是天君!以及老天君他们来了!”

“他们是为我而来的!”水碧听到外面的动静后挣扎着爬起来走下床,夕君按住她,怒道,“伤还没好,别动!”话刚说完就见门被打开,为首的是凛羽、慕商、玉清以及老天君他们几个人。

“这么大的阵仗到我这里,是为何事?”夕君起身看着众人,整了整衣袖上的褶子云淡风轻的问道。

“呵呵,夕君这么问了,那我可以告诉你,是为你身后的人所来,还请你不要和我卖关子了!”

“父君我都跟你说过了,这事情我来处理,您怎么又插手了!”凛羽皱紧眉头插过话来,一边却又恋恋的望着水碧,后者则是一看见他就触电般的躲到了夕君的身后,怯怯的拽着夕君的袖子不去看他。

凛羽被她这直白的动作伤到了心,看到心心念着的人就在眼前,恨不得把她揉碎了放进手心里带走,还未回过神来,老天君一声怒斥,打断了他的思路:

“给你来处理?让你偷偷地把她藏起来好生照顾着?将我们都蒙在鼓里!”老天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儿子,“你从小到大心思缜密,做事深谋远虑,却唯独在她的身上出了绊子!”说到这里他眯起眼来指着水碧,“我倒没发现你这个女子如此姿色却有了祸水的本领!将我儿迷的七荤八素!哼,不枉为你邪神之女的身份,真真是个妖孽!”

水碧看着老天君当着众人的面用言语辱骂自己,气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加上身体还未完全恢复过来,身子有些摇摇欲坠的趋势,夕君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她,不着痕迹的伸出左手揽过她将她靠到自己身上稳住,冷了脸色下来直至对视老天君:

“眼下这是在我的宫殿,碧儿也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她怎么样,还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他沉下脸来盯着在场的人,“如若还是打着主意,大可以试试我的耐性。”

“哼!你早就有这个胆子了!”老天君白他一眼,想到凛羽大婚那日夕君当着众人的面阻拦他处置水碧的事,连语气也强硬了起来,“你打定主意救下这个邪神的血脉,难不成还要与整个九天为敌?”

“是又如何?”夕君气定神闲的看着众人,缓缓说道,“是蚩尤的女儿又怎样,碧儿的性子我比任何人都知晓不过,我既然能留了她下来,就敢以自己的性命作担保!他日碧儿若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会第一个杀了她!”水碧看着夕君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感觉到那句“杀”字的凛冽,连她自己都禁不住抖了抖身子,为夕君身上这股莫名的阴冷气息感到陌生。

若是自己做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夕君他……他是第一个会去拿她命的人么。这样想着虽有些后怕,可是再一思及夕君这是在为她立誓,她还是感动的红了眼睛。

“不光是碧儿她,就连我自己的性命,到时也会一并送上!”夕君继续着将剩下的几个字说出来,在场的人皆是面面相觑,这个誓立的太过狠毒,不过这还是起了效果,夕君的身份加上他这个命,足以让除了老天君之外的人心里都稍微动摇了下,面色犹豫着。

“这样就让我可以不杀她了?”老天君嘲讽的笑着,凛羽见自家父君还是这般,禁不住提高了调子,阴恻恻说道,“父君,你万不可忘了,如今这个九天,掌权的可是我。”

这一句话就这样毫无遮掩直白的说了出来,倒叫旁边的慕商、玉清等一行人觉得有些挂不住,而老天君的脸则是完全黑了下来,玉清禁不住咳了咳悄悄拽了拽凛羽,小声说道:

“我说,那可是你自己老爹,你带这样在外人面前驳他的颜面吗!”话刚说完就看到凛羽脸上那股不容置疑的威意,丝毫没有退让的余地,只得尴尬的转过头朝着慕商笑。

这小子,只要是水碧那丫头的事,就变得不是平常的他了,才敢这般顶撞老天君!

“既然如此。”夕君凉薄的声音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我会带碧儿离开九天,回到栖梧崖。”

“你!”老天君听了他的话也是气愤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是糊涂了!”玉清听得夕君这般说,也是一惊,“你老爹要是知道你离了九天,不跟你脱离父子关系才怪!”其实无怪乎玉清这么说,虽说夕君在九天不司任何职位,相当于一个散仙,但是他在九天代表的就是整个火凤族,加上他又刚列为上尊,忽然间离了九天回到火凤崖,无异于是给整个火凤一族打了一巴掌,丢了面子不说,九天之上没有火凤族的人司职,相当于火凤族他们开始在天宫中说话没有分量!夕君这样做,他父君要不被他活活气死才怪。

“你们都惧怕碧儿本身的力量,那么我把碧儿带离九天,还有什么要说的。”

“好,好!”老天君被弄得想不出来什么话回击他,气得甩袖转身就离开,临走时留下一句话:

“只是到时候莫要后悔今天所说的话,所发的誓!”

“你真是糊涂了哎!”玉清重复着刚才的话,指着夕君直摇头。

“不行,水碧她怎么能随你回火凤崖!”凛羽看着夕君说道,“她是我的人!你怎么能把她带走!”

“你算什么!”夕君冷冷看着他,凉了半截声音问道,“我以前说过,她若有闪失,唯你是问。你自己算算,碧儿待在你身边,你又护得了她几次?”

“……”凛羽被他这么一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正在发愣的时候,夕君又接着说道,“既然你护她不了,那么她还是由我来照看。”说罢牵起了水碧的手,绕过他们并未向剩下的人打完招呼,就这么离开屋子走了。

“实在是欺人太甚!”凛羽反应过来看着水碧已被拉走,气得要冲上去,旁边慕商和玉清赶紧拉着他。

“你父君都卖了他一个面子,你还要在这里和他争,你是不是疯了!”慕商拽着他袖子低声说道。

“我上次和你说的话你都忘了吗?”玉清也跟着劝他,“眼下那丫头重返九天的事在九天传了开来,九天对她来说也是不安全的,夕君这样做,也是为了她好。你现在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等你将所有事情都忙妥了,再去找她也不迟!她在火凤崖那里难道会长了翅膀飞了不成!”

“你们懂什么!”凛羽红了眼眶挣脱了他们,大声吼着,“你们知道我有多在乎她!好不容易找到她,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再一次离开我吗!”,他狠狠捶打着自己的胸部,整个人崩了情绪下来,一字一句说道,“你们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啊,那是我最爱的人!啊!”

“你这孩子,不是说了,这是权威之计吗!”玉清看着他癫狂的样子,叹了口气,小心劝说着他,“你再想想,夕君带她回火凤崖,不也是为了她安全着想。”

“长生大帝说得没错。”慕商接下话来,“现下这里光要她命的不止你父君一个,再想想你身边那个女人,还有那些老顽固……”。他这话一说完,玉清忽然明了几分,怪不得之前看凛羽对醉舞的态度甚是怪异,不冷不热,却是疏离的很,他后来倒是从夕君那里隐隐约约听到一些,貌似水碧那个妹妹,是个心思不一般的人。不过这是后话了。

“我……”凛羽听二人这般说着,心里再是悲痛,只得咬了咬牙振作起来,“好,好,我倒要让那些看她不顺眼的人,一一有些个好下场!我倒要看看,到时候,还有谁能阻止我和她在一起!”

第七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