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侍女将水碧脖子上的伤口包扎后,凛羽筋疲力尽的挥手让人下去,自己则是静静守着她。

片刻之后,水碧微微动了动眼睛,手指也跟着颤动起来,凛羽搭在她手上的手感觉到了动静,立刻抓着她的手,刚想要说话,却见水碧眉头一皱,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后,张口就是:

“我怎么还在这里?”

“呵!”凛羽刚才心急的表情顷刻化作了嘲讽,换了脸色下来,冷着眼看她,“你是不是很失望,最后还是没有逃出去!”

“我……”

“你为了离开我,什么都不顾了,绝食就算了,连自己的命都可以拿来威胁,是么!”凛羽说着边低下头靠近他,一字一句的说出来,“你就打赌我是那么爱你,见不得你受丝毫的伤对么?所以你敢不要命了的拿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是么?”

“……”水碧被他问的不知道拿什么话回答,看着他的脸一寸一寸贴近自己,呲着牙恨不得把自己捏碎了的样子。

“你连命都不要了,你还有什么在意我的?”凛羽突然失神的看着水碧,拿手放在她脖子上方才被白丝包裹着受伤的地方,来回摩挲着,忽然使了点力气按上去,水碧痛的皱起来眉头,看到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这么不在意我,而我却那么怕你受伤,你还是要千方百计的逃离我的身边,让自己受了伤,你不知道我有多心痛……”凛羽喃喃说着,“你不知道我心有多痛,那么与其这么担心你受伤,不如我一次性毁了你,可好……若是这样的话,你会不会就乖乖留在我的身边,谁也不去想,谁也不会提,谁也不去见,这样就好了……毁了你就好了……”说完竟是低下头亲吻了她。

水碧看到凛羽密密麻麻的吻落在自己脸上、身上。不带着一丝情感,只是凛冽冰冷的气息,木然空洞的眼睛盯着自己,忽然见他伸手要解开自己的衣领,惊的抬起手来想要阻挡着他,却是一下就被他抓在手里束缚住。

“你若整个人都是我的了,你也不会整天到晚想着逃跑了。”凛羽边说边点了她的穴道,看着她一动不动的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苦笑了一下啊, 之后却是很快的也脱了自己的衣服,裸露出来的肌肤完完全全的贴在她的身上,手上顺着她的轮廓游走着,抚摸着,眼神没有了平时的灵动,一片死寂如灰,只是机械的侵犯着她。

“不,不要!”水碧想到马上要发生的事情,泪水全数涌了出来,全身颤栗着,哀求着凛羽,然而对方只是给了她一个绝望的眼神,下一刻却像是野兽一般撕咬着她的嘴唇,却只是进行到了一半,他突然停了下来。

因为口中涌出来一大滩血,不是他的,是水碧的!

凛羽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身下的人,只见水碧唇边沾染着一大片血渍,脸色苍白,满脸痛苦,竟是生生咬破了自己的舌头。

“你若再……若再这样……我这条命,不要了就是……就是……了。”水碧奄奄一息的看着他,突然惨淡的笑了起来。

“来人!来人啊!”凛羽看着这般疯狂求死状的水碧,一下子慌了起来,抱起她大惊失色的朝着屋外喊道。

“帝君,怎么了!”侍女听到声音慌慌张张的推门跑进来,却是看到屋中的情形被吓坏了。

“还不快传药君!”

侍女紧赶慢赶的跑到了药君殿中,才听殿里的小童说,药君有事外出了。

“这可,这可如何是好啊?”侍女见状在一旁直跺脚,差点就快哭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小童见侍女这般,禁不住问她,却是下一刻看到了夕君,赶紧拜了拜,说道:“夕君大人,您来还书啦?”

“是的。”夕君点点头,将前几日从药君书屋里借的书籍递过去。

“啊,夕君!”侍女看到夕君,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赶紧跪下来,“夕君大人,能否请您随我一起去下偏殿!”

“何事?”夕君抬头看了看侍女。

“是……是……”侍女想了想,又犹豫了下,也不敢随随便便就说出是水碧出事,急得眼圈都红了,“是救命的事啊,还请夕君大人您随我一起去吧,药君大人又不在,到时候天君怪罪下来,我们可担当不起啊!”

夕君听到天君的时候,眉毛禁不住皱了皱,正待回答他,忽然玉清的声音插了进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夕君大人肯定会答应的。你这便领我们去吧。”说罢笑意盈盈的看着那侍女,对方看到他这般温润的样子立刻红了脸,好久后才回过神来,赶紧带着二人往偏殿方向去。

“你怎地也跟来了?”夕君面无表情的问跟在后面的玉清。

“看看是什么大事让我那大外甥这般……。”待还未说完,他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嬉笑的面容收了起来,能让凛羽乱了分寸的事不是水碧那丫头的事还会是什么,那次和他将水碧接回九天后,凛羽将她不知安置在哪里,就连他提起也不曾告诉。后来他准备将这件事告知历劫回来的夕君,可却也是因为他归来后一系列事忙的让他忘了说,看刚才这侍女的样子,定是水碧出了事。

“我说……”想到这里,他正要开口,突然道路中间出现了个宫殿,侍女推开门将二人带进去。

“就是这里了,麻烦夕君大人您帮帮忙吧!”

玉清刚说出口的话又被打了回去,只得跟在夕君后面进了里面,还未踏上门槛,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再一抬眼就看见浑身是血的水碧倒在凛羽怀中,而凛羽则是光着上身直接披了件外袍,头发凌乱的的搭在额头,赤着脚狼狈的紧紧抱着怀中的人。

“这是……”玉清话还未说完,凛羽听到声音马上抬起头来看着他们,大声吼道,“快,救她!”

“碧……儿。”夕君被眼前的情景刺了一下,慢慢的将这两个字艰难的吐了出来,像是经历了许久一样,自从知道她还活着后,他虽是挂念却没有去找她,因为九天是她的伤心地,她定是不想回来的,而她也是大人了,无需他时时刻刻在身边保护她,她一个人在外闯荡游历也好。只是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了她!可眼下这般,她苍白着脸色一动不动的瘫在那里,虚弱的好像随时会死去,心里立刻感受到一阵接一阵锥心的痛,拧的他整个人都迟钝了起来,好大一会后,他眼中恢复了清明,沉下脸盯着凛羽冷声问道:

“这就是你答应要照顾的人?”

“不要废话了,赶紧过来医好他!”凛羽面无表情的发令道,“快,医她!”

“把碧儿给我!”夕君一步一步走过去。

“你们这是!”玉清看着他二人针锋相对的样子,气氛压抑到了极点,想要出手去制止两人。

“夕君,你不要忘了身份!”凛羽眸子中聚起一股杀意,一下子拔出来剑指着他,君主不怒自威的气势从周身四溢开来。

“我不说第二遍,莫要我不顾君臣礼节伤了人。”夕君看着对方一字一句道。

“呵,你眼里还有君臣礼节么。”凛羽突然嗤笑了一下,怒视夕君,“水碧是我的人,你如何要带走她!”

“碧儿是我一手带大的,她去向哪里,应该由我来定。”

“你!”

“好了好了,你两个人在这争论做什么,水碧这丫头还晕着在,你们这也不是耽误时间么。”玉清看着两人就快要打起来,赶紧上去劝架,又拉住凛羽道,“人夕君就是水碧的长辈,你再怎么的还是要懂些道理的……”

“不用你说!”凛羽一下子粗暴的打断玉清的话,手一挥,“我是天君,这九天之上,还不能留个人?”话刚说完,就发现怀里的人似乎是动了动,他一惊,立刻低下头去喊道:

“水碧!”

“……”水碧睁开眼绝望的看向四周,待看到夕君,竟是泪水滚滚流出,哆嗦着双唇不断哀求道:

“夕君,带我走,带我走!”

“水碧!”凛羽看到水碧这般惊恐的神情,连调子都是变了,震惊不已。

“碧儿,我这就带你回去。”看着水碧漆黑无神的眼睛求助的看向自己,夕君的心像是被拧了一般,从未有过的疼痛感排山倒海的袭过来,几步走过去,伸出手欲要抱起她。

“你!”凛羽青筋暴跳,想要制止,夕君一个凉意的眼神扫过去,霎那间是一股强烈的杀气从他身上散出,凛羽有片刻的微怔,清醒过来后才发现水碧被他抱在了怀中,正待上前去要人,却被玉清拦下来,他苦口婆心劝道:

“夕君等于是她半个爹,再说现在只有他才能救得了这丫头!”说到一半他又压了压声音,“你手中实权还未握住,这丫头突然出现在你这里被传了出去,有的是你要处理的。再比如你父君他们,这九天之上要她命的人不止一两个,你即使再护得了她周全,能时时刻刻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还是让夕君照顾着她最好,一是因为他比你有时间,二,也是最主要的,上尊的身份拿出来也是可以震慑人的,即使是你父君,也是要给个面子的。”

其实他这最后一句话也是要说给凛羽听得,他这外甥虽然在当上了天君后变得老神在在,心思缜密,可是一旦碰到了水碧的事还是容易急得跳脚乱了常理。上尊是什么,从古至今,也就只有那么两三个,而这两三个尊神早已就避世了,这漫长的几十万年后才出夕君这样一个上尊,不要说是九天其他的权贵,就是天君,见到了尊神还是要说些客气话的。夕君已然历劫成为上尊,如今这在世的,恐怕修为最高的也就是他了,只是他本人无心政事,游于权力之外不抛头露面罢了。所以刚才自家外甥那么嗤鼻子瞪眼的与夕君争执之时他还是捏了把汗的,莫说是水碧是夕君的掌上宝,就以身份和修为这几点来说,夕君要是怒起来掀翻了整个偏殿也是没什么不妥的。

“我……”凛羽欲言又止,手伸出去了半晌最后只得恼了下来,“即便如此,也是碧儿现下因受惊我才让她暂时在你那里修养一阵!你莫要忘了,她本就是我的人,最后还是要回到我身边的!”

“呵。”夕君微不可见的小声冷笑了声,没有回答他而是转身走了出去。

第六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