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水碧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偏殿的时候,殿中几个人的穴位不知是被谁已经解开来,几人一见到她就簇拥着上来,纷纷下跪:

“帝妃,您下次可千万别再这样了,这样出去的话很危险的。”

“对啊,要事天君知道了……”

“哼!”水碧起先是不理睬他们,后来听到提及凛羽,一声冷笑,“说到他我倒是来气了,他人呢?”

“回帝妃,天君应该有事还未回来。”

“呵呵,不来也好,我去找他,我倒要同他好好算一笔账!”水碧拉下了脸,气势汹汹的朝着殿外走去。

“帝妃,帝妃!”几个人跟在后面喊着,想要拦下她。

“不要命的话,你们可以过来试试!”水碧直接抽出腰间的双斧,嗜血的双眼瞪着四人,不带一丝感情的压低了音调说道。

几个人迫于她这股杀气,只得眼巴巴地看着她越走越远。

偏殿虽是地处偏僻,但是走了一番之后她还是找到了路来到了天君住的大殿。

“来者何人?”殿门前的侍卫出手拦住了她。

“滚!”水碧怒视着对方,侍卫一抬头就看见她脸上的堕仙标记,怔了一下, 旁边另一个侍卫倒是惊了一下,禁不住脱口道:

“战……玄武战神……水……水碧!”

“呵呵。”水碧嗤笑着,“哪是什么战神,是你们口中所谓的邪神才是!”然后迅速出手击晕了二人,一掌推开殿门,走了进去。

“大胆,何人!”醉舞半裸着肩膀将锦被扯上来,赶忙坐起来瞪着外面斥道。

“头疼……”凛羽此时被动静惊醒,晕晕乎乎的抬起来手抚着额头,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待看到被自己半抱在怀中的裸着身子的醉舞,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外边的水碧却是毫不知情的一个掌风劈下去,划开了帘子,看到的却是光着身子靠在一起的凛羽和醉舞,足足愣了好一会,才微微扯动着笑得僵硬的脸嘲讽道:

“看来,我是耽误了你俩的好事!”

“水碧!”凛羽赶忙起身拿了外袍披在在身上,着急的解释道,“不是你看到的这般,你误会了!”

“呵呵,都睡在了一起,还在这里狡辩什么!”

“他是我夫君,同我一起就寝是天经地义!干你何事?”醉舞看到水碧,先是怔了一下, 而后很快又反应过来凉凉的反问了水碧。

“我同你说话了么?”水碧面无表情的看着醉舞,冷下了脸来问她。醉舞被她这般阴沉的表情震住,好久都未缓过神来。

“你闭嘴!”凛羽也是斥责着她,待看到水碧已是转过头朝屋外走去,慌得立刻将衣服草草穿好,跟在她后面追过去。

“水碧,水碧!”凛羽看着就快要追上她,大声喊着,“殿外人杂,你不要随意走动,被别人看见了不好!”

“哼!”水碧嗤之,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面走。

“你要往哪里走!”凛羽也是心中一急,生怕她被多余的人看见,一下飞到她后面一个手刀照着她脖子劈下去,水碧还一个措手不及就被他敲晕了过去。

凛羽赶紧抱起了她驾着云来到了偏殿。

将她放到床上去后,凛羽转过身沉下脸呵斥着侍从们:

“叫你们看好她,看好她,怎么让帝妃跑出了门去!”

“天君,我们也是拦不住啊!今日一早帝妃就吵着要出去,我们被她点了穴位定住,直到傍晚帝妃才赶回来,然后又是闹着要去找您!”

“可知她是去哪里了?”凛羽问道。

“奴婢们也不知,只是无意中听到帝妃自言自语说着是要去上什么清的地方!”

“哼!”凛羽听到上清两个字后倒是明白了过来,气得袖子一甩,拍了桌子道:

“你们下去吧,再有下次,就不要过来见我了!”

“是。”

水碧清醒了过来后,一个猛子坐起来从床上跳下来走到凛羽旁边,指着他厉声问道:

“你还把我带到这里!”

  “你不在这里待着你要去哪?”凛羽含着笑问她。

  “别虚情假意了!”水碧厌恶的看着他,“我倒是想问你来着,你究竟有没有将丹药送给余双!”

  “你认为我没将丹药送给她,你意思是我骗了你?”凛羽听到她这样问自己,气得眉毛提了起来,压低了声音靠近她,一字一句道,“水碧,在你眼里我就这般不堪?需要用这下三滥的手段去害区区一个凡界的人!”

  “难道不是么?”水碧看他受伤的表情,心里也是有点虚,却是依旧恶声恶气的回答着他,“若不是这样,余双怎么会……”

  “够了,那都是他命不好,注定活不下来!”余双挥手打断她的话,攥紧水碧的肩膀,逼迫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我听侍女说你清晨闯出去,就是因为要下界看那余双?”

  “是又怎样!”水碧直视着他,“就算你后来送了丹药,但若不是你强行将我带回九天,我若是留在上清的话,他也不会死!我那么的修为度给他,他会死吗?都是你害的!”

  “你,你!”凛羽气得指着她语无伦次,左手指狠狠掐进去,恨不得将她掰碎了开来,“你左一个余双右一个余双,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千辛万苦将你从上清寻了回来,你竟然天天在我面前提及另外一个男人,为了他竟然连自己安危都不顾下界去找他!水碧,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心,就是铁做的?”

  “呵,这倒是要问你自己了!”水碧突然冷笑了起来,“你的心,难道就不是铁做的?一边将我困在这里口口声声是说为我好,只爱我一个人,另一边就跟着醉舞在床上睡了,你倒真是博爱啊!”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那个是误会,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凛羽急的拽过她的手解释道。

  “别碰我!”水碧一下打掉了他的手,恶狠狠说道,“真是不嫌脏的很!”

  “你说什么!”凛羽咬牙切齿的看着她。

  “我叫你不要用碰过醉舞的手再来碰我!让我觉得恶心!”水碧大声回答着他。

   凛羽被她嫌恶的表情看到,内心像是被灼烧了一般,一把怒火燃了起来,狠狠地揽过她的肩让她贴近自己,自己则是毫不怜惜的强吻了下去。

“唔……你……”水碧挣扎着,双手挥动着去打他,使了好大的劲才推开他,立刻皱着眉头捂着自己的嘴,“你疯了!你在干什么?”

“是,我是疯了!”凛羽又期身压了上来,捉起她的手抬高压过头顶,又狠狠亲了下去。

“啪!”水碧毫不留情的一巴掌甩到他脸上,只见凛羽左脸上立刻印下五个通红的指印,“你不要逼我!”

“是我在逼你还是你在逼我!”凛羽对着她大吼,“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啊!”

“我早就说了,我跟你之间,隔着太多太多,已经……已经不可能了……”水碧泪眼婆娑,看着几近癫狂的凛羽,突然降低了语调,恳求着对他说:

“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好不好?”

“你做梦!”凛羽细眯着眼看她,恨恨的说,“你还是不要这般瞎想了,你这生生世世,都是要我纠缠在一起的!”

“好,那你也别怪我无情!”水碧变了脸色冷着眼看他,“我今天就是把你这拆散了架也要闯出去!”

“那我倒要看看!”凛羽突然诡异的一笑,水碧见他这幅表情冷哼一声提气准备挥掌拍掉禁锢着他的手,却是发现自己根本运不了真气!

“你使得什么!”水碧一惊,提眉瞪向凛羽。

“呵呵。”凛羽突然笑了一下, 接着摇摇头,“水碧,你不要太低估我,方才在你晕过去的时候,我已经取了化骨燃在屋子里,你早已吸取了大半进去,现在根本是发不了力,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罢。”

“你!竟使出这等卑鄙的手段!”水碧指着他,“你还要不要脸面了!”

“那又如何!”凛羽一把攥住她的下巴迫使着她昂起头与自己对视,“只要能锁住你,不让你离开我,我什么都愿意做!”他伸出手来缓缓的沿着她的脸廓滑下,水碧身上浮起一粒一粒的颗粒,惊悚着看向他!

“不要这般看我,我会受伤!”凛羽轻声喃喃说着,举手横盖住了水碧的双眼,又贴上了她的面庞,一点一点的顺着亲下去,一直到她的嘴唇,在上面流连来回着深情轻吻,忽然一个用力,竟是撕破了水碧的嘴角,一股血腥味在屋子里弥漫看来,水碧的唇上立刻浸漫出来了血花,血红的唇缀在她苍白无色的脸上,看上去那么刺眼却又离奇的妖艳!

“永远不要激我,水碧,不然,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我怕伤害到你!”凛羽用手触点在她受伤的地方,忽然拉过她一把抱住,轻轻柔柔的说道,眼里的泪水落下来,滴到了水碧的脸上却是灼人的烫。

“你真是……入了魔了……你疯了……!”水碧此刻被他像珍宝一样揽在怀里,却是丝毫没有感受到温暖之情,一股陌生的感觉迎面袭来,她从未见过这般偏激的凛羽,这样的他,太吓人了!

然而还未等她从这怪异的氛围中反应过来,凛羽却是将她抱回床上,盖好被子,然后双手一挥,只见从天而降一个巨大的玄青色牢罩住了整张床!

“你这是在做什么!”水碧清醒过来,从床上跪坐起来,扑到床沿上想要出去,却是被困在里面,她紧抓着牢笼的栏杆大声吼着:

“凛羽,你放我出来!你怎么这样把我困起来!”

“你要离开我,你要逃离我的身边,水碧,我没有别的办法,只得这样将你留下来,原谅我!”凛羽走进抓住她的手,面无表情的像是叙述一个事实一般,“只有这样,你才能在我身边。水碧,你在这里等着,等着我将其他阻碍我们在一起的人与事都除去,等一切都好了,我们就能永永远远的在一起了!”

“你放我出去啊!”水碧拍打着栏杆哭着对他吼道,然而凛羽却是稳了情绪下来,转过身去吩咐赶过来的侍女道:

“侍候好帝妃的日常起居!帝妃若是再消失不见,有你们好看!”

“是!”

第六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