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节

  凛羽一行人返回了九天。

因着情况特殊,他们这次前去的人本就不多,刚踏入南天门,凛羽肃起脸来看着同去的十几个人说道:

“今日之事,万不得向他人透漏!”

“属下遵命!”

“都下去罢。”

玉清少有的没了往日的看热闹心情,叹口气拍了拍自家外甥的肩膀,看着他又是激动又是担忧一样复杂的表情,摇摇头道:

“我也先走了。”然后走至他身旁丢下轻轻一句话,“好好说话,解决问题。”

凛羽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然后转过头来拉过旁边一开始来就默不作声的水碧,道:

“我们也走吧。”

水碧懊恼着挣脱开他的手,“去哪里?”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我要回也是回夕君那里!”

“你!”凛羽看水碧张口就提及夕君,气不打一处来,刚刚积蓄好的温言细语顷刻间都化为乌有,他皱起眉头,一下子夺过她的手攥紧,逼着她问,“你说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找夕君!”水碧昂着头气势汹汹的瞪着他,也是毫不示弱。

“他眼下正忙着渡劫哪有心思去管你!再说现在是非常时期,你最好是老老实实的同我待在一起!”说到这里他恶狠狠的拽着她换了个方向走,一路七弯八绕,不知将她带到了哪里。直到她回过神来,已是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十分不起眼的偏殿里。

“跟着我。”凛羽带着她走进去,推开门来,她却是发现里面早就有了侍从,不多不少,正正好四个人。

“这两个仙婢是服侍你饮食起居的,另外两个人是门前看护的侍卫。”凛羽指着这几个人一一说道,“你只需好好的待在这里就行了。”

“好好的待在这里?”水碧环顾着四周,突然停下来冷笑了下,直直看向凛羽,“我倒不知,凭我这姿色,竟让人有了金屋藏娇的本事了!”

“水碧!”凛羽提高了音调,气得面庞发紫,好半会才缓过来一字一句道,“我有时真的想拆开你的脑袋来看看,你里面装的是什么!你到底是怎么想我的!”

“那又怎样呢?”水碧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无所谓的答道:“我怎样看你和你又有何干系!”

“你到底有没有心?”凛羽拧了脸咬牙切齿的靠向她,一把攥住她的双肩使劲晃着,歇斯底里的吼着,“你到底有没有心啊,啊!”

“呵!”水碧狠狠一把打开他的左手,嘲讽道“问我有没有心?你把剑刺进我身体的时候,可曾有心,嗯?”

“……”

“我和你之间……”水碧忽然伸出左手点在她的胸腔上,轻蔑的笑着,“我们两个到底是谁更比较没有心?”

“那是误伤!”凛羽一时之间被她反问的愣住,片刻后又是后悔又是心急的喊了出来,“我是无心的!我……”

“无需再争论了!”水碧打断他的话,“你既然娶了醉舞,杀了我,就不要再同我有什么纠缠了!我已经累了。”说完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眶红了起来。

“水碧我……”凛羽脸上悲痛的表情浮现,然后却是小心翼翼又担心受怕的动了动自己的左手的小指,再充满期冀的看了看水碧的右手,果然她的小手指微微动了动,他愤怒的神情立刻消散了去,眼神也是瞬间就柔和了下来,仿若一眼清泉深情的看向她:

“不要再这样同我说话了可好,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处理一下事情,稍后再来看你。记住,不要乱跑!”

水碧看着他的背影慢慢走远乃至不见,然后整个人一下子瘫软了下来,跌坐在地上,潸然泪下,哭泣道“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要怎么办?凛羽,你究竟是要怎样!”

“帝妃,时候不早了,到了歇息的时候了!”旁边的侍女提醒着。

“现在是几时了?”水碧一下子停了下来,抓着那侍女急急问道,也没来得及否认这侍女对自己的称呼。

“回帝妃,已是子时。”

“我要去见凛羽,我要去见他!”水碧想到了余双,都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余双的伤势怎么样了!凛羽在上清的时候答应会派人将丹药送过去,不知这会他还记不记得,丹药究竟有没有送到!想到这里,她赶紧站了起来,匆匆忙忙的就要往殿外跑去,哪知刚踏在门槛上,就被两个侍卫拦住了。

“你们要做什么?”水碧怒瞪了两个人一眼,低声喝道。

“帝妃,我们是禀了天君的命,务必让您待在这个大殿,帝君说了为了确保您的安全,不得让您踏出大殿一步!”

“你们……你们这是在囚禁我!”水碧气得提高了音调,斥责着两个人。

“帝妃息怒,我们也是逼不得已。”两个侍卫纷纷弯下了腰作拜,“还请帝妃不要为难我们。”

“你们就不怕我杀了你们!” 水碧压低了声音,眼里露出一丝杀意。

“我倒不记得你是个嗜杀成性的人。”凛羽的声音突然插进来。

“你怎么又回来了?”水碧看着又折过来的他,不解的问道。

“这是我的地方,我为什么不能来?”凛羽走向她,靠近,一把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夜已深了,我们歇息吧。”

“你突然靠这么近做什么,想的倒美,滚开!”水碧恼怒的想要挣开她,然后又转向他问道,“你有没有去给余双送药?”

“你就这么关心他?”凛羽方才还是浅笑着的脸上瞬间阴了下来。

“你到底是送了还是没送?”水碧也是气极,一把推了他老远,怒道。

“既然是答应了你的事情,我自然是做到。”凛羽压了压脸上的怒气,缓下性子来再走到她身旁,“乖乖睡一觉,明早起来,他应该就会好了。”说罢就拦腰抱起她往床边走去,侍女们看了这情形也是会了意,立刻撤了下去,关上门。

“你这是在做什么,放我下来!”水碧被他这样抱着,气得大喊大叫,在他身上乱动,不断拍打着他。

“你听话。”凛羽安抚着她,极尽了耐心想要稳住她,哪知下一刻水碧却是动作大的过了头,整个人从他身上摔了下去,一下子撞到了床角上!

“水碧,水碧!”凛羽看她这么一摔,急的奔过去一把揽过她,满眼都是关切之色,“疼不疼,要不要紧?有没有伤着哪里?”

“你走,你走开!”水碧依旧是哭闹着推开他,不停打着他,“我叫你走,你听到没有吗!我不要你待在这里!”

“好好,我不待在这里,不过你要先好好休息,你看你都这么消瘦了……”凛羽说到这里爱怜的捧起她的脸,心疼的说道,“在下界颠沛流离的这段日子,你受苦了。”

“不干你的事!”

“怎么不干我的事!”凛羽一把抓过她挥舞的手放到自己的心腔处,也是红了眼睛,“你是我的命,你说,我怎么连我的命都可以不顾了?”

“都被你断送了,是你亲手结束的!”水碧嚎啕大哭着,说到这里也是红了眼睛忿恨的望向凛羽,“我告诉自己,再也不要和你有瓜葛了,你为什么偏偏要找到我!为什么!”

“不要哭了,不要哭了,可好……”凛羽手忙脚乱的想要擦净干净她脸上的泪水,却是怎么擦也擦不完,只得抱着她放到床上,拉住被褥盖在她的身上,“休息吧。”

“你走!”水碧指着他不停地哭。

“我在这里看着你睡,等你睡着后就走。”凛羽近乎乞求的看着她,“别这样赶我了,好么,水碧,我也会伤心,我待会就走。”

水碧虽是想要心狠然而在看到他这幅样子后终是不忍,只得背过身去对着墙面,泪流满面。

凛羽守在一旁,看着她小声的抽噎着,渐渐睡了过去,痴痴望着她的侧颜,低声说道。

“水碧,我终于找到你了,可是,你却连看都不愿看我一眼么。我们,还能同从前那样么……”片刻后,他的眼角闪现出坚毅的目光,自顾自接了下话,“会的,不管怎样,不论发生什么事,你始终要陪着我,一起,生生死死,直到永远。”

凛羽就这样在漆黑的夜中静坐着看着她,直到天亮,到了上朝的时候了,他才起身离了屋子,悄悄地带上门离去。

还未走几步,正好遇到了等在一旁的慕商,他一惊,脱口问道:

“你怎么在这?”

“知你昨日下去接水碧回来,却到现在还是没有回到自己正殿,恰好碰到醉舞要找你,替你挡了下来,想想你肯定是这里忙不开。再来我也想去看看水碧。”说到这里,慕商笑了一下, “其他人不知,你父君母后也不知,整个九天只有我知道,这一处自小以来就是你的一个秘密之地,所以我就找了来。”

“醉舞?”凛羽听到慕商提到她,眉头立刻周了下来,毫不遮掩的厌恶感流露出来,“她找我作甚?”

“她没说,不过我已经替你回了她,无关紧要了。”慕商说完看着凛羽满脸愁容,眼圈处又浮现微青,一副疲倦不已的样子,试探着问道,“怎么,水碧那丫头那里让你头疼了?”

“哪是头疼两个字就能带得过去的问题。”凛羽闭起眼揉了揉太阳雪,而后又睁开,“她看我,已经不是从前了。”

“这……”慕商看着他低落的样子,叹了叹气,“也不怪水碧,毕竟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她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受的了。”

“所以我才想把她留在自己身边,想要一心一意去待她好,可是她……却不领情。”

“她不是在你这边,自然不知道你在失去她之后经历的痛楚,没想到你曾经也想过要跳了诛仙台,没想到你过得那段浑浑噩噩生不如死的日子,没想到你为了她同自己的亲生父母对弈,甚至反目成仇。也没想到甚至是现在,你依然是为了她精心布局,为的就是要她好好的安稳的待在九天。”慕商又顿了一下,看向凛羽继续道,“同样也是,你不是她那边,也肯定不知道她堕仙以后在下界所经历的种种痛楚。”

“虽是这样,可是她为什么就是这样急切的否定我!她一回到九天,就提着要回夕君那里去,吵着闹着要我送药给那个修仙的余双,她任何人都提起,任何人都关心,唯独我!就只有我!难道我比不过……”

“好好想想吧,静下心来,不要被愤怒冲了头脑。”慕商拍了拍他的肩摇摇头离去。

第六十五章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