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节

  二人来到前殿,只见门中的人都已经聚集在了一起,再一看前方,正是烬冗一行人。

   孟承看到余双,眉毛一皱,斥道,“你看你做的好事!”

  “什么意思?” 余双不解。

“到现在你还装做不知道,啊 !”孟承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家爱徒。

“呵呵,余双掌殿既然还不知情,那么我来说好了!”烬冗斜刺里出声,邪笑着看向余双,下一刻,却是突然闪身来到了水碧的旁边一个掌风劈下来,只见她脸上的面具破碎成两半掉落在地!

他是招呼不打就忽然出手的,水碧一个措手不及就这样让自己的右半边脸暴露在众人面前,而那个“堕”字则是直白毫不遮掩的显现出来,连她自己也是呆住了!

众人见状都吸了口凉气,禁不住议论起来。

“天哪,国君说的没错,没想到水碧姑娘竟然是堕仙!”

“真是完全没想到啊,之前还怀疑她是奸细,后来被师叔祖辟谣了,现在看来倒好,是这样一个身份,啧啧……”

“不过现在想来也觉得不可思议,这水碧姑娘竟是九天的人,那可是九天上的神仙啊!”

“那又怎样,不还是做了糊涂事,被罚跳了诛仙台,成为堕仙!”

“我还自认为上次怀疑她是我的过错,没想到事实真相却是让我……”孟承说到这里,又指着余双,情绪激动起来,“你真是……真是太让我失望了,知道实情竟然还帮着隐瞒,你……你……”

“掌门,这与余双无关,从头到尾都是我在欺骗他的!他……”水碧回过神来,赶紧插进话去帮余双解释。

“不要多说了!”余双抬手打断水碧,抬头看向孟承,“是,自始至终我都知道她的身份,所以我让她待在我的身边。”

“你……”

“那又有什么错,是堕仙就应该人人喊打,诛而杀之?她做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么还是犯下滔天罪行了?你们都要这样针对她!”

“你!”孟承气极,拔高了调骂他,“真是糊涂,混账!我看你是被迷了心窍到现在还不知对错!”

“照余双掌殿这么说的话,错不在你和水碧,而是错在我们了?”烬冗故意反问着余双。

“这是上清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余双冷他一眼。

“哦?”烬冗笑着慢吞吞道,“未必是这样,既然我是这个的国君……”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下一刻迅速袭向余双,拔出剑来,“那么我就有这个权利来管这件事!”

“看你还有没有那个本事!”余双冷哼了一声,也拔出剑与他打斗了起来。

水碧站在一边焦急的看着,想要上去帮忙。

“你就在那待着,让我与他单打独斗!”余双斜眼瞥见水碧想要冲过来,出声止住了她。

水碧于是停了动作,想想也是,若是她加入进去,未免博了余双的面子,传出去让别人觉得他以多欺少。

余双一开始打得还好,与烬冗不分高低,水碧看着心里也踏实了下来,然而就在下一个出招的时候,余双面容突然拧了一下,闪现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出手也是顿了一下,被烬冗压了下去。

“余双!”水碧急的喊了出来。

“呵,不行了!”烬冗趁机一剑刺过去,余双只感到头部在这时传来连绵不断的疼痛,全身提不起真气,穴道像是被堵住一般,就这样中了他一剑!

“余双!”孟承虽一开始不准备理睬二人的争斗,现在发现他受了伤,也是慌了,朝着他吼道,“快停下来!还打什么打!”

余双没有理他而是咬咬牙又准备接下烬冗的招,却是这一下脑部疼的更厉害了,整个人颤了一下,生生接下来烬冗一掌,被打的往后倒退了数十步!

“胡闹!”孟承一个飞身过来,携起了余双就飞回去落地,“你不要命了!”

“放开我!”余双见烬冗一步步走向水碧,挣扎着要过去,然而手脚只是乱动了几下就停止了动作,瞪大了眼睛,原来是孟承下了缚咒在他的身上!

“人我交给你了!”孟承朝烬冗作了一拜,“虽然我这徒弟藏了这人不在理,但是望国君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同他计较。”孟承看烬冗做事狠厉,并且还是一国之君,就连着将事情降到最小化解决掉,他认为水碧是个堕仙,留在上清肯定不行,既然烬冗要捉拿她,他也就愿意做这个顺水人情!

“那最好了!”烬冗大笑着,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看向水碧,“如此一来,你还要逃吗?”

“我看你再敢靠近她一步试试!”余双突然鬼魅般掠至水碧身边,挡在她面前。

“你!”孟承一惊,原来是他生生挣脱了缚咒!

这缚咒是孟承亲自下的,力道也是不小,余双硬拼着解开来,加上刚才那受伤的地方,脸色早已是一片苍白!

“你都这样了还要同他打么!”水碧看着余双的样子,觉得定是中了什么毒,不然也不会这般虚弱,她急的连忙扶住了他的身子,不小心搭到他的脉搏,又是一惊,“你方才又强行运了真气解咒!现在情况很危险,快到我后面去!我一个人对付他可以的!”

“我都说了,无论发生什么,有我在!”余双转过头苍白了脸对着她挤出一丝微笑,“不要担心,一切有我!”

“都这样了还有时间在这里闲聊!”烬冗阴沉着脸一个长剑斩过去,水碧赶忙将余双拽到自己身后,而这一刻,孟承也是担心余双而奔出来,出手想要拉过在后面的余双!

可是下一秒他却发现被自己拼了力气强拉过来的的竟然是水碧!

原来是刚刚被水碧拽到了身后的余双雷电一般又闪到水碧前面,接下了烬冗这一剑。

“没想到你真接了?”烬冗故作惊讶状,“怎地这般示弱,一点都招架不住,你以往的本事呢?”说完又是一掌拍过去,余双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撞到了旁边的石柱上,狠狠吐出来一大口鲜血!

“余双!”水碧疯了一般跑过去,扶起他,发现他已是气若游丝!

“我说了要保护你!”余双笑着抬起手缓缓攀上她的面庞,抚摸着她的脸,断断续续道,“你哭……哭什么,你平时……不是……不是厉害的很么,这会子怎么这般?”

“不要说了!”水碧哭出声来,狠狠摇着头。

“哭做什么?”余双想要抹干净她脸上的泪水,却是因受伤糊了她一脸血,水碧的脸上满是大片大片的血迹,看上去面目狰狞,“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守着你了,你受的苦太多,我都没来得及慢慢抚平你的创伤,就这样……就……”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水碧捂住自己的嘴,呜咽着泪流满面!

“双儿!”

“师叔祖!”

孟承和刑玉大喊着跑上前,水碧见二人来到,将余双轻轻交给他们,“请照顾好他!”而后转过身,满身杀气,红着眼眶面无表情的走向烬冗!

“烬冗,这是你逼我的!”

水碧仰天长啸,浑身的血液像是沸腾着的开水,带着一股不能忍受的怒气,从脚底心直冲到脑门,额头青筋跳动,脸色渐渐涨红,牙齿咯咯作响,眼睛迸出火一般凌厉的目光,满头长发挣离了发带张牙舞爪了开来,立刻绞住了烬冗身边十几个保卫着他的士兵,一下子就勒的他们断了气!

“这是……这是要入魔了!”

“果然是堕仙啊……”

“完了……”

烬冗冷笑了一下, 看来那女子做事倒是顺畅,果然就让余双倒了下来,至于水碧这帖药么,呵呵,让她这么癫狂,自己倒是更有理由带走她了!

“看来……”他准备自己出手制住水碧,话还未说完,忽然整个广场的空气就像凝结了起来,只见天空涌动,乌云滚滚,由远及近传来一阵铿锵有力的声音:

“水碧,莫要动怒!”

众人都被这声音震了一震,还未反应过来,只见一群人踏着祥云落地而来!

“天哪!”

“这是……这是天兵,天兵啊!”

“这可是真正的神仙哪!”

“咱们上清这次不知是走的什么运气,竟然召来了天神!”

孟承眼尖,这为首走下来仙气袅袅的几个人,其中一人他就从壁画中见过,竟是那南极长生大帝!

“修仙者孟承见过长生大帝!”孟承边说边下跪行礼,众人见他这般话语又是倒吸了一口气!

“免了。”说话的正是玉清,他笑着摆手,然后指向身旁稍微年轻些的男子,孟承一看,虽是没认出来,但看这人气宇轩昂一副王者风范,倒是猜出来个大概,却又不敢肯定,毕竟对方是这样大的身份!

“这是天君凛羽!”玉清看着孟承想喊又不敢喊的纠结样子,好笑着去提醒他。

“拜见天君!”孟承赶紧拉了门中弟子一齐下跪拜礼。

“水碧人呢?”那男子出声,果然同方才半空中传话的声音一致,他并未理会他们,镇定的脸上微有些急色,待看清楚一旁眼色混浊神态癫狂满身鲜血的水碧,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她!

“水碧!”他紧紧箍住她,想要摇醒她,然而水碧还是分不清任何人的状态,发狂着要从他怀中挣脱出去,“快醒过来,不要动怒!”

“咳,天君,这是从药君那里拿的清心丸。”玉清走过去,递给凛羽一个药丸,示意他让水碧服下去,凛羽立刻拿了过去迅速塞到水碧的口中,狠狠拍了几下她的背,只见药丸顺了进了去,半刻钟后,水碧果然神色清明了起来。

“是你!”水碧看着眼前这人,头皮一下子炸开来,不知是怎么样一个情绪去看他,好一会后,她冷了脸色,“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接你回九天!”凛羽看着她这幅神情,心一下凉了半截,却还是笑着揽过她,“我们回九天,可好,终于让我找着你了!”

“呵,找着我!”水碧嗤笑了一下, “我记性不差,你亲手杀了我,然后我坠入诛仙台,成为堕仙,现在你跟我说你要带我回九天!你是在同我开玩笑么,回九天做什么,继续接受你的假情假义,继续做那可笑的玄武战神!”

孟承他们听到这话又是一惊,他们只认为水碧是九天的神仙,却没想到她竟然是九天的战神,而且是天君凛羽在意的人!

“都是我的错!”凛羽痛苦着表情,神色黯然下来,下一刻却是牢牢抓紧她的手臂,解释道,“可这之中也有误会,你先同我回去,我再与你解释?”

“回去让你再杀我一次么?”水碧冷笑。

“她像是不愿意同你一起去哦!”烬冗调侃着插进话来,“天君这是闹得哪一出?”

“闭嘴!”凛羽冷眼瞪他,起了杀意,旁边玉清却是小声提醒,“大侄子,知道你现在恼火的慌,可这人界皇帝也是遵循了天道的,你这样断然要了他的命,即使你是天君,也是要遭天谴的!”随后玉清又换了威严的样子看向烬冗,“天君这次下界是有要事在身,其他懒得去管不代表他就不会出手,你个人界皇帝若是执意在这里不看脸色行事,莫要怪我们拿了你的命去,让你入了轮回!”

玉清平日里虽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但是这样冷着面孔说下这一番狠话来,也是有模有样的很,怪叫人敬畏的慌。

“主子,九天的人来了,再怎么样还是要让着点,若是叫他们盯上了……”阿诺在烬冗身后耳语,“不然之前所有的一切都白费!”

“好!”烬冗想要带走水碧的如意算盘被打了翻,脸色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却只得携了他的人撤去,临走前还阴阳怪气的看向水碧,对着她口语:

“别想逃出我的手心!”

“好了,都差不多了!”玉清又换回来温和的面孔同孟承解说道,“水碧本就是九天的人,是凛羽天君的帝妃,中途因为其他原因下界来,天君这次来是带她回去的。”

“本门知道,还请天君带她回去。”孟承虽是有些疑问水碧怎么一下子成了帝妃,但还是恭敬的回话,现在水碧在于他是烫手的山芋,留在门中也没什么好处,既然天君要带她回去,他当然不会说什么了。

“谁是帝妃!”水碧瞪了凛羽一眼,“莫要将我同你扯了关系,九天我也是再也不会去的!”

“你确定?”凛羽问她。

“废话!”

“我如果说我能救活这个人……”说到这里凛羽指了指靠在刑玉怀中昏死过去的余双,“条件就是你要同我回了九天!”

“你!”水碧指着他,气得不知该说什么骂他。

“是拒绝同我回去还是要救他的命,你考虑好了!”凛玉细眯着眼睛打量着水碧。

“好!”水碧闭眼想了一会终是下了决心答应下来,“我同你走,但你务必要救活他!”

“我待会会派人将药君的救命丹药送下来,你还是先同我回去。”凛羽不容分说的拉了她的手臂,拽过她。

“你若是食言的也不知话,我会要你难看!”水碧撂下狠话,然后挣脱了凛羽,跑到了余双旁边,又落下泪来:

“余双,我要走了。希望你好好的活下去……”然后噙着泪水叮嘱刑玉,“一定要照顾好他!”

刑玉也是红着眼眶答应,然后就这样看着她同九天一行人踏着祥云离去。

第六十四章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